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1节 领粥

鬼雨仙踪 鬼雨 2393 2007.09.16 10:52

    四周都是冰雪,洞内也是奇冷。

  开始还不觉得十分难受,到后来冷得实在难熬。

  山伯勉强支撑了半天,最后冻得双唇青紫,面如白纸,手足都僵了。

  正想取出毛毯裹在身上,他忽然听见一阵清脆的铜锣声。

  “咣,咣!”

  与此同时,谷内人声鼎沸,骤然变得喧闹起来!

  “快!快呀!”

  “快点去,晚了就没了!”

  山伯努力起身来到洞口,看见无数衣不遮体的人从各式各样的冰窖中爬出来,手捧大大小小的瓷碗往谷口跑去。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连忙拉住住在隔壁的一位老汉,想要问个清楚。

  老汉急躁地将手一甩:“别拉我!领粥时间到了,要快点去!”

  “喔,是为了一碗粥啊!怎么闹这么大动静?”

  老汉哼了一声:“说得轻巧!若不想死,你最好快点!好了,你松手,别耽误我的好事!”说着奋力挣脱,摇摇晃晃地跑了出去。

  山伯心中琢磨:“这么多人都赶着去,看来我也要过去瞧瞧!”

  他跟在众人身后快步走着,结果没走多远,就见前面的人你推我拥排成一列长队,一个个伸着脖子往前瞅。

  更远处,正有两人抬着一只巨大的木捅,不紧不慢走向一个突起的平台。

  看来木捅里盛着稀粥,果然是要分粥的样子。

  此时天气正冷,木捅口冒着白烟,看得人口水直流。

  见此情景,山伯也赶紧排在队伍中。

  夹在人群里,他也学着众人的样子,拼命摇晃脑袋,试图看见前面的景象,可是队伍排得不怎么整齐,地势又是高低不平,他始终只能看见别人的后背。

  时候不大,队伍开始慢慢往前走。

  “别挤,排好喽!”

  “再挤就不发了,把稀粥抬回去,饿你们一顿!”

  声声吆喝传入耳中,队伍的秩序稍微好了一点。

  等到有人端了粥往回走,从众人面前经过,一边走一边喝,那种幸福的样子仿佛中了六合彩一般,看得山伯好生纳闷。

  等了好大一阵,前面的人纷纷叫起来:“怎么这么少啊?连半碗都不够!”

  随即是一声呵斥:“别嚷!爱喝不喝,就这么多!”

  “怎么能克扣伙食呢?”

  “叫什么叫?身入地狱,你们有叫苦的权利吗?”

  “啊呀,眼看要饿死了,还不准我们叫?”

  “哼哼!饿死是你们前世作孽的报应,活该!”

  领到粥的人一边啜饮一边抱怨,没领到的一声不坑,生把得罪分粥的鬼卒。

  等到轮到山伯,一个鬼卒见他两手空空,当即骂道:“没碗你来干嘛?给我滚回去!”

  山伯不卑不亢的道:“在下新来此处,不知在哪里能领到碗筷?”

  那鬼卒瞪他一眼,正待破口大骂,忽然被另一名鬼卒拦住。

  “这人是厉老爷亲自关照过的,我这里带了几只碗,给他一个。”

  “哦,原来这样,那就给他盛上吧。”

  说着提起木勺,给山伯装了满满一碗。

  周围的人见了,又忍不住叫屈起来:“太不公平了,凭啥他的那么多?给我们偏偏这么少?”

  两个鬼卒对那些人睬都不睬!

  山伯生性平和,更兼平日修成了内敛的功夫,见惹起众怒,便将碗里的粥倒回桶里一些。

  两个鬼卒看得奇怪:“咦?给你还不要!你这人是咋得了?”

  山伯笑道:“我饭量小,少要一些就行了!余下的分给大家。”

  鬼卒撇了撇嘴,没再说什么。

  后面还没领到粥的众鬼纷纷露出感激的目光,赞道:“好人呐,不知道怎么沦落到地狱来了?”

  “看他年纪轻轻,想来前世一时不慎犯了错,大概是情孽之类吧。”

  山伯也不分辩,对众人笑笑,端着碗往回走。

  低头看时,却见那碗粥又稀又薄,色呈淡黄,仿佛绍兴的黄酒一般,只是没有酒的芬芳。

  他将碗凑近嘴边轻轻喝了一口,然后咂了咂嘴,感觉味道平淡无奇,除了有一种类似甘草的药味之外,几乎就是一碗白开水。

  他微微摇头:“就为了一杯水?大伙儿忍着寒风、拼着挨骂排半天的队?”

  谁知等他喝下第二口的时候,腹中忽然涌上来一股热力!

  那股热力来得莫名其妙,偏又十分受用,让冰凉的躯体都变得暖和起来!

  “呀!这玩意果然有些门道!不知道里面添加了什么?”

  隐约之间,他感到这种忽冷忽热的刺激似乎对自己治疗“阳魂残缺”有些好处。尤其是冰冻之后再喝那碗粥,竟能给他久违的欢畅,那是一种遍体温煦、酣畅淋漓的感觉,似乎触动了他藏在深处的魂魄!

  一想到这点,他就忍不住激动起来:“难到说真有奇效?怪不得长桑世家的人说‘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建议我到阴间来寻找秘方,如今单是这么一碗不起眼的稀粥,对我就有好处,可见我还是来对了!”

  他小心翼翼地端着碗回到洞穴,生怕弄洒了一滴。

  等他喝完稀粥,那种浑身爽快的感觉更加明显,几乎想仰天长啸了!

  他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盘膝坐在冰洞里,让暖气在腹中盘旋,却将绵绵思虑进入冥想的境界。

  这种盘膝静坐的法子是他平日里自己琢磨出来的,也说不上什么功夫,只是对他来说十分有效。特别是当他静夜读书感觉疲倦的时候,只要这么坐一会儿,就感到疲劳消失,神采奕奕。

  他猜测其中可能有些不为人知的道理,于是经常用来闭目养气。

  记得当初遇见葛洪的时候,也听对方说过:“唐尧虞舜,上天垂象,鹰负八卦,龟背六甲;周公之时,四海咸服,说梦解字,画地为牢;及至孔子,‘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大儒之道,就此失传!如果能找到修儒之法,说不定能走出一条新路。”

  不知道这“静坐冥想”会不会暗合于古儒功法。

  如此修炼了好大一阵,腹中的热气慢慢与聂承远留下的功力结合在一起,隐然成了他自身的一部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