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节 鬼师

鬼雨仙踪 鬼雨 2722 2007.05.01 20:42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

  姑苏是江南水乡的代表,水网密布,纵横交错。城中是水,城外是水;园中是水,园外还是水。

  巳时未至,山伯便赶到姑苏城南的山岗上。

  烈日当空,阳光灿烂,他不得不穿上蝶衣,在周围飞来飞去,四处寻找生着鸟巢的柏树。

  山上林木茂盛,所幸柏树并不多,架着鸟巢的柏树就更加少了。

  巡视一圈,他终于确定了目标。

  那是位于山岗北侧的一株高大的柏树,树干本身并不高,早早分出两个枝杈,每个枝杈却都高得出奇。枝杈正中一个鸟巢,足比别的鸟巢大两三倍还多。

  柏树之下立着块无字的墓碑,碑后石壁上有一个人工开凿的山洞。洞深八尺,宽约三尺,仿佛石雕的棺材一般。

  再往下看,墓碑距离山脚足有三四十丈,眼前的林木都被砍掉了,空出宽约五尺的通道。

  山伯瞧得暗暗点头,心道:“看来庞统所言不错,郭璞早就做好了准备,就等兵解那一刻了!此处距离姑苏城不远,只要人一死,不出半个时辰,肉身就能抬过来。却不知抬棺的人是谁?会不会妨碍我与郭璞的交流呢?”

  他站在柏树荫中遥望姑苏,心想:“这郭璞真是个怪人!既然做过三位阎君的师爷,显然在阴间位高权重,又何必重入人间,忍受兵解的苦楚呢?难道说他也要入世修行,积累功德不成?”

  “还有,他为何要修散仙?难道说是因为鬼气太重,元神不足的缘故?”

  山伯越想越觉得难解,既然想不通,只好忍住不去想他。

  他从蝶衣口袋中摸出庞统给他的那册《游仙诗》,从头开始阅读起来。

  “‘青溪千余仞,中有一道士。云生梁栋间,风出窗户里。借问此何谁,云是鬼谷子……’好诗!‘云生梁栋间,风出窗户里’,这两句诗说的该是‘坐忘’的境界了。鬼谷子闭目端坐,凝神敛息,头顶上云雾缭绕,耳畔边清风习习。此时天地无存于心,物我皆忘,与道冥一……果然是好诗啊!”

  读着读着,他禁不住高声赞叹起来!

  “‘悠然心永怀,眇尔自遐想。仰思举云翼,延首矫玉掌。啸傲遗世罗,纵情任独往。明道虽若昧,其中有妙象。’……思维挣脱了人世的罗网,如大鹏展翅,天空海阔,纵情往来。看来郭璞先生在探索‘大道’啊!老子云:‘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这是多么奇妙的景象!”

  山伯一边读一边感叹。

  他本来就是个书呆子,这一摸起书来,早将整个身心沉浸在书本里,浑然忘记自己的来意了。

  “……杂县寓鲁门,风暖将为灾。吞舟涌海底,高浪驾蓬莱。神仙排云出,但见金银台。陵阳挹丹溜,容成挥玉杯……升降随长烟,飘摇戏九垓。奇龄迈五龙,千岁方婴孩……”

  他一首接一首地朗诵着,眼前似乎展开一幅幅群仙嬉游图,出场的神仙有陵阳子明、容成公、嫦娥、张洪崖、宁封子等。这些仙人各显神通,各献其伎,长生不老,逍遥快乐。

  正朗诵间,午时三刻已过,晴朗的天空忽然变得阴霾密布。

  “咣咣”几个响雷之后,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那雨下得太大了,仿佛翻江倒海一般,地上刹时全是积水!

  山伯从诗书中惊醒过来,心知到了关键时候,郭璞的肉身以及元神很快就要到了!

  大雨透过浓密的树枝泼在身上,他已经无法立在大柏树下,不得不躲到无字碑后的石洞中,展开诗册接着诵读。

  “六龙安可顿,运流有代谢。

  时变感人思,已秋复愿夏。

  淮海变微禽,吾生独不化。

  虽欲腾丹溪,云螭非我驾……”

  偷眼望去,只见山下洪水滔滔,一条银练劈波破浪而来!

  到得近前,才发现那竟是一件白色的长袍!

  袍上平躺一人,双目紧闭,神色自然,颈项之中有道伤痕,却不见丝毫血迹!

  长袍托着肉身径自漂入石洞中,就停在山伯脚边。

  山伯心中一紧,几乎有种亡魂皆冒的感觉。

  他连忙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定下心来,接着朗诵下一首:“四渎流如泪,五岳罗若垤。寻我青云友,永与时人绝……”

  他感觉这诗恰好符合眼前的情景,瓢泼大雨仿佛老天在流泪,只是为了祭奠郭璞的兵解。

  谁知一首诗未诵完,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深沉的低喝:“年轻人让出石洞!不要坏我大事!”

  山伯一惊,生怕得罪对方,急忙飘身出了石洞,立于大柏树下。

  此时骤雨渐停,天上阴霾不减,冷风习习,吹得人浑身发凉。

  正在心神不定之际,耳边忽然响起“咔嚓”一声脆响,回头望去,只见石洞外壁忽然从上落下,形成一道石门,将长袍、肉身彻底封存在内!

  山伯担心郭璞的元神就此飘逝,急忙又翻开一章:“静叹亦何念,悲此妙龄逝。在世无千月,命如秋叶蔕。兰生蓬芭间,荣曜常幽翳。”这么念着,他心里有些恍惚,不知是在悲叹自己的早逝,还是在叹息郭璞的仙逝,诵完之后,禁不住双膝跪地, 口中叫道:“晚辈梁山伯,求前辈指点迷津!”

  然而周围却没有一点声音,似乎这么眨眼工夫,说话人已经去远了!

  山伯还不死心,张口又诵:“晦朔如循环,月盈已复魄。蓐收清西陆,朱羲将由白……”

  刚念一半,忽然被人打断了,只听一个深沉凝重的声音道:“年轻人,你可真会挑时间!是谁指引你来的?所为何事?”

  山伯再拜道:“晚辈身患阳魂残缺之症,欲赴冥界一行,又恐不能全身而退,承蒙凤雏先生和尾三先生点化,来此求前辈指引一条明路!”

  “尾三?你在何处见到了他?”听声音有些惊讶,却只是针对尾三一个人,似乎对庞统没什么感觉。

  “尾三先生静坐数百年,神功大成,已经出关了,此刻正在中原地界,晚辈前几天还见到他。”

  “嗯,好!”稍停片刻,深沉凝重的声音道:“你欲去冥界?我跟平等王、都市王有些关系,可以帮你疏通一下。只要你没犯下十恶不赦的大罪,应该问题不大。”

  山伯心中大喜,叫道:“多谢前辈!”

  “不过,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你最好多准备点钱物,能量石,或者吃的东西,多交买路钱,才能一路平安。”

  “谢前辈指点!”

  “冥界变幻无常,很难说会发生什么事。若遇极大困境,始终无法走出冥界,你可以设法赶到大海之底正西沃石下,都市王大殿的西侧,那里有个郭师爷寓所,我有些东西留在彼处,对你来说或许有些价值。开门的钥匙就在左侧石狮子屁股底下。”

  “晚辈感激不尽!”

  “不用再谢了,我是看在尾三的面上才帮你的!唉,其情可悲,孽缘可悯,尾三这个人呐……”声音渐消,似乎已经去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