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节 花酒

鬼雨仙踪 鬼雨 2442 2007.01.03 10:44

    

  每当夜幕降临,星月满天的时候,梅花谷都显得很热闹。

  有了温暖和煦的九微火,众人的功力都在突飞猛进,短短两月的功夫,几乎赶上过去几年的修行了。

  英台更得益于数十种名花花露的作用,进境比别人还要快得多。

  只有山伯还是老样子,不管怎么修炼,都没有明显的变化。看来真是应验了神僧法显和葛仙翁的话,佛道两家的大门都没有为他敞开,而儒家的修炼又是虚无缥缈的事,没有人知道是否能行得通。既然没有合适的功法进行修炼,怎能奢求进步神速呢?

  这些天里,他的兴趣很大程度集中在那具从清幽洞带出来的肉身之上,虽没有再次进入年轻人的肉身,却也没有将其抛弃,而是常把肉身放在篝火边,诵一段佛经,再背一段孔孟之言。

  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肉身似乎对佛经没有感触,而对圣言极为敏感。

  每当圣言响起的时候,肉身的面部都泛起一层淡淡的光泽,映着皎洁的月光,肌肤显得愈发白嫩,仿佛新出浴的少女般明艳动人。而当圣言停下超过半个时辰,那层淡淡的光泽便消逝了,代之以一片死寂,甚至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为了使梅花谷充满祥和宁静的气氛,山伯每隔一个时辰便需诚心正意背诵一段《论语》、《大学》、《中庸》等。圣言朗朗,如雷贯耳。其积于中者,浩如江河之停蓄;其发于外者,烂如日月之光辉。其清音幽韵,凄如飘风急雨之骤至;其雄辞闳辩,快如轻车骏马之奔驰。

  如此念诵了两个月,他觉得自己的心胸比以前开阔了很多,心神也变得安定下来,失去肉身之后幽怨愁苦的感觉大为减轻。比其当年在万松书院读书的时候,现在的他目光更加深邃,神情更加悠然,虽没有真个修成儒功,却也初步具备了一代大儒的风范。

  英台很喜欢他现在的样子,温温尔雅,处事不惊,这才是她梦寐以求的山伯。

  这一日到了六月下旬,她酿的百花酒已满百日,大都可以开封了。

  她将一只大大的酒坛搬到篝火边,在众目睽睽之下试着打开了一坛。

  刚开一条缝,便闻到沁人心脾的香味,如蕙似兰,又如丁香白芷。经过酿制的百花酒既保有多种鲜花的清香,又多了美酒的醇香,两者合在一起,百味杂陈,甜香怡人。

  众人一片欢呼,纷纷拿来各式各样的杯子、酒盅,争着品尝美酒。

  “别急,挨个来!”此时的英台仿佛变成红袖当垆的酒娘,挽起皓皖先给山伯舀出一大碗,然后给每人倒了半杯。

  “天呐!竟有如此美酒?这是真的吗?”

  “这酒比人间佳酿,甚至皇家御酒还要好百倍!”

  在众人不绝口的称赞声中,山伯小心翼翼端起碗来,凑近篝火边低头察看。

  美酒色泽鲜红,仿佛玫瑰花的颜色,又吸收了九微火的灵动,似乎渐渐融化在清冷的石碗中,一点点渗透、蔓延,仿佛碗壁里生出无数透明而纤细的血管,那血管一点点延伸扩散,血液流经的地方隐约中泛出几点班驳的华彩,犹如星辉。注入了血液的石碗仿佛瞬间有了生命,每一个纤维都散发着通透的灵性。

  百花酒似乎冥冥中就有着万种的风情,她高雅而华贵,却没有远隐尘世的孑孓与拒人于千里的决绝;她艳丽而妩媚,却不带丝毫凡俗与轻浮;她香醇而热烈,却不显浓重与唐突。

  山伯轻轻地呷了一口,感觉那酒就像红颜知己,交流起来没有丝毫语言的羁绊,只需一个对视,她便悄无声息的潜入心底。

  “好酒!”他只是轻轻赞出两个字。

  英台凑近他的跟前,轻轻叹息道,“可惜不知道回阳百花酒的配方。这些酒是按照刘伶的法子酿制的,只有补气的作用,少有回阳的功效,别人都有用,对梁兄却价值不大。”

  山伯微微一笑道:“我感到这些酒隐隐然似有生命,对于失去肉体后修持鬼仙、灵仙的人极有好处,你也要多喝点。”

  英台点点头:“小妹只能喝一点点。”

  这时裴秀的声音传了过来:“不错,果然是举世罕见的美酒,不但口味绝佳,更能增长功力,若是拿到鬼市去卖,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大家都悠着点,别把酒糟蹋了。”

  英台笑道:“裴先生去过鬼市吗?”

  裴秀连连摇头:“呜呜,鬼市远在云梦大泽的深处,距此数千里,一路之上诸多妖魔鬼怪,我可不敢去!我啊,只在活着的时候到过云梦大泽的边上,变成鬼之后就胆小了,哪里都不敢乱走。”

  英台又问:“鬼市能买到回阳的丹药吗?或者买到回阳百花酒的配方?”

  裴秀咧了咧嘴:“我对鬼市所知有限。真是可惜了,你们该多问问杜老的,他当年在鬼市住过不少年。”

  山伯想起杜预留下的笔录,微笑道:“没关系,相信总能找到的。”说着将酒碗放在篝火边的空地上,迈步走近酒坛,帮众人又添了点酒,朗声说道:“请大家开怀畅饮!这样的酒我们共酿制了十八坛,准备带走十坛,剩下的留给大伙慢慢喝。”

  众人纷纷摆手:“哎呀,不用那么多。留下两坛,尝尝鲜就行了!”

  王道凡出身道家,活着的时候就好饮酒,自从变成鬼,这还是第一次重温旧梦,心里觉得两坛不过瘾,可是又不好意思多要,于是道:“梁兄弟,能不能将酿制百花酒的法子留下来?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如果喝完了,就去采点鲜花,再酿制几坛,那样就不愁没酒喝了。”

  英台探手取出一个小袋,从里面抓了把蚕豆大小的白色粉球,说道:“我这里还有不少的酒曲,也给大家留下一些。酿酒本身并不难,难的是鲜花的品种多样和质地新鲜。若想在短时间内采集多种名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些百花酒每坛都有上百种鲜花在里面,所以滋味才那么好。”

  王道凡哈哈大笑:“不必那么复杂。梅花谷多的是梅花,单单一种梅花酒,就够我过瘾的了!”

  众人笑道:“这人是个酒鬼,只想喝酒而已,给他百花酒也是暴殄天物!”

  山伯也笑了。

  这一刻,连他也没有发现放在篝火边的酒碗已经空了!

  酒碗附近没有任何人,只有那具端坐不动的肉身。

  而此时,肉身如玉般的面颊上却已经蒙上一层淡淡的玫瑰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