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节 茶馆

鬼雨仙踪 鬼雨 3851 2007.02.01 08:00

    屋内传来一声大叫:“什么?邓兄不是开玩笑吧?”

  就听邓香“哈哈”笑道:“新主人到门口了,还不敞开大门,请他进来?”

  房门“咣当”一声开了,一个身材魁梧、肌肉虬劲的汉子窜出来,睁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四处观瞧,同时口中叫着:“新主人在哪?哪有新主人?”

  山伯没想到杜预的手下这样强悍,禁不住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拱手,说道:“周兄莫要误会!我们只是杜公的朋友,从他那里得了把钥匙,只是想来暂住而已!哪是什么新主人?”说着取出钥匙,交给对方查验。

  周旨也觉得很惊讶,眼见面前站着一位弱不禁风的书生,身后跟着一个面目姣好的姑娘,禁不住呆了一呆,迟疑着接过钥匙,翻过来掉过去看了好大一会儿,才将钥匙交还山伯,同时抱拳拱手道:“周旨见过新主,新主里面请!”

  山伯过意不去:“快别这么称呼,在下梁山伯,周兄直呼姓名便可。这一位是祝姑娘。”

  英台微笑着上前见礼,轻声道:“周大哥好!”

  周旨简直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躬身道:“好,好,里面请!”说着推开房门,请两人进去。

  进得茶馆,一眼看去,只见里面很宽敞,拥有茶座近百,可是却没有什么人,看来生意清淡得很。

  两个侍女正在闲坐,见人进来急忙起身相迎。

  邓香在旁边笑道:“别忙了,那两位不是客人。真正的客人在这儿呢!”说着大马金刀坐定,大声道:“来碗‘云梦乌龙’!走了这么久,我口渴了!”

  周旨笑道:“邓兄先坐,今天别急着走,待会儿我请你去对面的‘天外天’喝酒!”

  “不行啊!我还要回去复命,去晚了羊公会怪罪的!”

  “羊公仁德之人,怎会不通情理?咱哥俩难得聚在一起,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邓兄稍等片刻,我将主人安顿好就来陪你。”说着转头招呼山伯、英台:“请主人至内宅休息。”说着头前带路穿堂而入。

  山伯谢过邓香,伴着英台往后走去。

  茶馆后面是一个中等大小的院落,四面围墙高起,正中一座雕梁画栋的小楼,边上有数间侧室,院内栽满****散发出怡人的香气,四角各有一棵又高又大的“鬼月乔”,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同时发出耀眼的金光,照得院子异常明亮。

  周旨站在小楼前,双目略显迷惘,叹道:“自从杜公去后,小楼一直封闭,已经好多年了!”

  英台感到不解,问道:“难道说这么多年,从未有人进去?

  周旨点点头:“不错,杜公临走前交代,未得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踏进小楼半步。我当年便是他手下牙将,军令如山,自然不敢违抗。新主拥有小楼的钥匙,您请自行开门吧,我就不进去了。

  山伯稍感迟疑,停了片刻,缓缓走上前去,将钥匙插入锁孔里,用力摇晃了几下,才将几乎生锈的长锁打开。双手推开房门,首先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入门看时,只见前后窗子紧紧封闭,香炉里满是香木灰烬,想来是杜预临走前燃起的,目的是为了驱霉防蛀。

  屋内比较宽敞,设施一应俱全,屋角一个木质楼梯,可以通往上面的阁楼。

  英台站在房内四处观瞧,令她感到欣喜的是,虽然时间过了很久,各种家具还保存得好好的,而且积尘甚少,只要稍加清理,便是一个很好的住所。

  她首先推开前后窗户,令鬼树之光穿窗而入,然后对站在门外的周旨道:“周大哥,您进来吧,杜公不在,而且以后恐怕都不会再来,他说的话就不必遵守了。

  周旨大手一挥,断然道:“不可!人虽不在,言犹在耳。若是违背,我心难安!新主请在此休憩,茶水饮食一会儿便有人送来。我要去陪陪邓香,而且店里还有生意需要打理。

  山伯笑道:“休憩就免了,我们跟你过去,大家一起聊聊,顺便了解一下本地的情形。

  来到店中,只见邓香正跟两个侍女聊得火热:“杜鹃、杜芮,你俩在这儿多少年了?还能干下去吗?我看周旨做将军还行,做生意就差强人意。好好的茶馆没有客人,怎能经营下去?”

  侍女还没答话,就听周旨笑道:“又在说我的坏话!我做生意差强人意?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现在鬼市开茶馆的有几家?哪家生意在我之上?不是我一个人生意不好,是大家都不行!”

  邓香反驳道:“杜公在的时候怎么那么好?你自己水平不够,还能怨别人吗?”

  “那不一样!人家是冲杜公的名望来的,主要还是为了交流修炼心得,并非单纯为了喝茶。”

  邓香笑了笑:“我看你不如将茶馆改作酒肆,那样保管客人还多点儿!”

  “这个……”周旨露出为难的样子,“我也不是没那样想过,只是若改作酒肆,就要聘请厨师,改建厨房,更换餐具,每一项都需要资金呢!不瞒邓兄你说,杜公当年留下的资金都被我消耗光了,现在只能勉强支撑着,过一天算一天了!”

  说到资金不足,一个容颜俏丽,身材单薄的侍女笑着插言道:“这不是说笑!周哥上月只给我一个冥币的工钱,说是等以后生意好了再给我补发。”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淡黄色的纸片,平方在桌上。

  邓香一见便替她叫起屈来:“哎呀呀,只是一个铜币啊!可真够小气的!”

  周旨面皮发胀:“叫什么叫!我不是说了吗?等到鬼月,生意定然好些,再给她补发!”

  英台伸手拿起纸片,凑近眼前细看,见其足有两寸大小,质地很薄,乍一看仿佛祭祀所用的圆形冥纸,摸上去却硬实得多,正面印了“铜币一两”,反面印了“冥司监制”,禁不住惊讶道:“这就是冥币?敢情本地交易就用这个?”

  周旨点点头,压低声音道:“这是最小的币种,上面还有银币、金币,嘿嘿。”说着斜眼望向插话的侍女,“我说杜芮啊,你也不要怪我,谁叫鬼市的税率那么重呢!再这样下去,连续三月交不上税款,房子都要被人家收去了!你总不想被人家赶出鬼市吧?”

  侍女紧蹙眉头没有说话,显然心中很是无奈。

  另外一个身材丰满、相貌较为普通的侍女大声道:“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还是想想法子吧。”

  周旨的眉头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心中一筹莫展,只能挠挠头皮道:“杜鹃啊,你有什么好法子?”

  杜鹃也凝住了,抱着茶壶说不出话来。

  邓香不忍再看下去,“嚯”地站起身道:“罢了!我也没有法子!老弟既然穷成这样,我也不给你添麻烦,‘天外天’的酒就免了!我现在就回去!告辞!”

  周旨面上更加挂不住了,一把将其拉住,大声道:“我周某向来慷慨,哪怕生意不做,也不能对不住朋友!”

  山伯也起身劝道:“邓兄别急着走。以我之见,若是喝酒,也不必去‘天外天’。祝姑娘这里还带了几坛百花酒,你与周兄难得相聚,总要喝几杯再走。”

  话未说完,英台已然避入厨房,悄悄从蝶衣口袋中取出一只酒坛。那坛在蝶衣中小若芝麻,取出之后却又大若水缸。

  刚刚打开封口,一股清香立即充满了整个茶馆,引得邓香、周旨二人纷纷掀动鼻子,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异口同声叫道:“好酒!”说着一个箭步窜入厨房,惊喜若狂地围着酒坛不肯离开半步。

  英台望了两人一眼,笑语轻嗔道:“还不到外面等着!让小妹给你们倒酒。”

  两人口中喏喏,两对眼珠却不肯移开。

  杜鹃、杜芮抢上来:“还是让我们倒吧,姑娘乃是主人,不该干这粗活!”

  英台斥道:“什么主人?别说这话,拿大碗来!”

  杜鹃叫道:“我们全是茶碗,都不太大!”

  “那就先倒茶壶里,请准备三个干净的茶壶!”

  杜芮将茶壶一字摆开,说中道:“酒坛太大了,很不好倒!”

  周旨抢着道:“让我来,这活不是女孩子干的。”

  这边厢英台已经轻轻提起酒坛,举重若轻地倒起酒来。

  那酒形成一条银白的细线,不偏不斜流入茶壶里,瞧得众人无不肃然起敬。

  “真想不到,姑娘还有这身功夫!”周旨脱口赞道。

  英台微微一笑:“这不算什么,比其杜公还远远不如。周大哥恐怕还不知道,杜公已经将鬼仙修到极致,开始入世修人仙了!”

  周旨睁大眼睛:“真的?哪里能找到他?”

  英台摇头:“不知道。人海茫茫,很难找的,周兄就别费心了。来,我们到外面喝酒!”说着将三个茶壶提在手里,走了出去。

  杜鹃早已备好茶碗,准备给大家添酒。

  英台道:“这里有三壶酒,周兄、邓兄各用一壶,另外一壶我们四人分享。”

  杜芮连忙摆手:“我就不要喝了!我从不喝酒的!”

  英台笑道:“这不是普通的酒,乃是小妹采集百花酿制而成的百花酒,功能补气提神,能够增长功力,来,大家都尝尝。”

  邓香已经抢到一壶,正在忙着给自己倒酒,酒未入口,已然连声赞叹:“看这色泽就知道是难得的佳酿。即使拿去‘七襄阁’拍卖,也能卖个好价钱。”等到酒入咽喉,满口芬芳,他反而不说话了,眯起眼睛摇头晃脑,似乎喝醉了一般。

  周旨也好不到哪里,咂着嘴道:“将这酒稀释十倍,然后在本店出售,肯定能赚大钱!我看比天外天的‘古蔺郎酒’还要好!”

  英台笑道:“难道真要改酒肆了?”

  “改!”周、邓两人异口同声地叫着。

  山伯却笑着摆手:“不用改!我们这个月以卖酒为主,只品酒,不售菜肴。等到进入鬼月,还继续经营茶馆,我有法子让生意好起来,鬼客盈门,络绎不绝!”

  “什么法子?”众人都转头望着他,就连英台也不清楚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山伯“呵呵”笑道:“莫急,我这想法还不是很成熟,等到考虑好了,再说不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