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节 劝佛

鬼雨仙踪 鬼雨 2443 2006.01.10 11:10

    稍一迟疑,法显等人已经来到跟前。

  老和尚手扶念珠诵道:“阿弥陀佛,想不到在这里又见到女施主。”

  少女看他面色如常,似乎不含恶意,不禁松一口气,敛衽为礼,笑道:“真是巧啊,大师怎么也来了?”

  法显淡淡地道:“老衲行走天下,化缘四方,只为度化有缘之人。女施主又为何来到此间?”

  少女见他双目如电紧盯着着自己,根本容不得自己说谎,于是不得不据实答道:“这位许公子是金华山赤松观门下高弟,想要进入竹林向一位姓刘的请教,不料却为竹林所阻,因而小女子想助他一臂之力。”

  许仙见是两位宝相庄严的老僧,还有一位气度不凡的文士,显然都不是平凡人物,急忙上前见礼:“在下许仙,见过诸位师傅。”

  山伯听他说话的口音有些熟悉,似乎曾在某处听到过,然而看面目却陌生得很,不觉感到有些奇怪。

  法显上前两步,上下打量着许仙,问道:“尊师是哪一个?”

  许仙躬身答道:“家师石叫天,赤松七子中排在第三位。”

  法显闻言微微皱了皱眉,道:“原来是他!石叫天崇尚道法,小施主资质不错,想来很得他的欢心。赤松观不乏修道高人,黄大仙更是地仙级的人物,你只要勤于修心,不受妖邪袭扰,当可修成正果。只是……”说着有意无意地望了少女一眼。

  少女眉峰一蹙,心中很是不悦。

  许仙见老僧言语未尽,连忙问道:“只是什么?还请菩萨上师明言。”

  法显盯着他得面庞缓缓说道:“小施主双眉低垂,印堂不显,天庭有些阴暗,只怕前路多阻,劫难重重。”

  许仙心中一惊,连忙施礼道:“求上师指点一条明路。”

  法显见他说话彬彬有礼,给人的印象极佳,于是向他招手道:“小施主请过来,让老衲仔细看看你的仙路如何。”

  许仙心中生起希望,急忙走近前去。

  法显伸出一只干枯的手臂,轻轻搭在许仙的头顶,一面摸索一面闭目沉思。

  良久之后,他才面色晦暗地收回手臂,问道:“小施主是许真君的什么人?”

  许仙吃了一惊,抬头望着老僧,只觉得对方双目深邃,似乎可以一眼看透自己的前尘往事,于是不敢隐瞒,当下老老实实地答道:“小的是许真君嫡孙。您老人家怎么猜到的?

  法显点了点头,口中淡淡地道:“你的体内存有一股‘精一执中’之气。‘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那是许真君独创的净明道派独有的功夫。这么说,你是打小修行此功的了?

  许仙摇头道:“家祖离去之时,弟子尚不满十岁,并未听说过什么‘精一执中’的功夫,虽然说从小跟家人炼过坐功,那也不过是些极为寻常的呼吸吐纳功夫。

  法显闭目沉思了片刻,然后“嚯”地睁开眼睛,双目放出精光,望着许仙道:“令祖在你睡梦之中帮你输入了不少的真气,所以你自己不知道。这些真气将能会对你的修行大有裨益。尽管如此,根据老衲的推断,你的修仙之路仍旧极其艰难,可谓前途漫漫,步步危艰!倒不如跟着我修佛呢。”

  许仙出身于修仙世家,心中从没有过修佛的打算,闻言十分为难地道:“小子已经拜在赤松观门下,若然改换门庭,只恐家师不允。”

  法显叹了口气:“大错已成,如之奈何?大劫频降,极难渡过。唉,修什么仙啊……难!”说着转头望着少女,语气冷冷地道:“还请女施主好自为之!莫要耽误他的修行。

  少女心中恚怒,面上又红又白,恨不得一剑将他砍作两截,心道:“我又没做错什么,死和尚凭什么这样说话?

  许仙也觉得老僧说得太过了,转过头来满脸歉意地望着少女。

  山伯看了少女一眼便早早地转过头去,印象之中只觉得她楚楚可怜,不像是坏人,却不知法显何出此言。

  英台化身蝴蝶在少女头顶飞了一圈,心中也替她鸣不平:“老和尚自己四大皆空,因而见不得别人男欢女爱,未免太过于执迷了吧?

  五行门主邹凡更是不忍心看见少女受到责备,连忙打着哈哈道:“眼看就要到地头了,大家快些走!我已经闻到酒香了!”说着绕过少女和许仙,左三右四,曲曲折折地穿林而过。他也算是当世阵法大家,自然不会被面前的阵法困住。

  少女默不作声地跟在许仙身侧,时不时帮他拨开挡在面前的竹叶。

  山伯和法显走在最后,耳听林内传来“乒乒乓乓”的敲打声,同时伴随着阵阵欢声笑语,只觉得那里似乎很热闹。

  不久众人终于走出了竹林,眼前豁然开朗现出一片宽敞的空地。

  空地中间有几间竹子搭成的小屋,屋前正有几个汉子围着红彤彤的炉火打造兵刃。炉火边则摆了一张桌子和数张椅子,桌上放了两坛酒,桌下则有几个空坛。

  见到有人现身林内,那些人并未聚拢来观瞧,只是远远地招呼道:“邹先生怎么来了?快请过来喝两杯!

  邹凡一马当先走了过去,一面走一面高声笑道:“叔夜兄,一年不见,您的广陵散已经登峰造极了!适才小弟远远地听到美妙的琴音,端的是人间绝响!还有那余音绕梁的歌声,却不知是哪位在引吭高歌?

  一个披头散发的汉子笑着答道:“那是刘伶兄弟在唱刚刚写出的《酒德颂》,这会儿他已经烂醉如泥了,正在屋内睡觉呢!

  话音未落,一个光着上身的精瘦汉子摇摇晃晃现身竹屋门边,口中高叫道:“哪个说我烂醉如泥?‘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嵇老弟怎能小瞧我的酒量?邹兄弟,这几位都是何方高人?请给介绍一下。

  邹凡赶忙一一介绍:“这位是当世三大神僧之一的法显!另一位是维摩大师聂承远的兄弟。至于这两位年轻人,还是让他们自己介绍吧。

  许仙正待上前拜见,却见那些人根本不愿瞅自己一下,不觉有些沮丧。

  几个汉子听说两位老僧之中竟然有当世三大神僧之一的法显,急忙整了整衣冠上前拜见:“哎呀呀,竟然是法显大师来了!请恕我等有眼无珠,刚才竟没有认出来。

  刘伶跑进屋里找了件宽大无袖的袍子披在身上,站在门口笑道:“人说‘玄佛一体’。我们几个虽说是道家玄学流派中人,却也对名动江湖的法显神僧钦佩已久。今日难得大师法驾光临,就请给我们好好讲解一段经文再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