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神医施妙手,圣药烹百味

鬼雨仙踪 鬼雨 14386 2005.10.28 09:51

    也不知道游出了多远,青弋江畔渐渐有了村落,许仙的身体也再度变得冰冷,少女小心翼翼地浮出水面,转头看看四周,发现追捕许仙的人早已不见了影子,于是游到岸边,顺手解了只无人小舟,提了许仙跃入舟中。

  一叶扁舟顺水而下,两岸青山相对而出,凉风吹拂耳畔,只觉得格外凉爽。

  少女心中喜悦,静静地望着许仙,等他醒过来。

  许仙紧闭着眼睛,牙齿犹在咯咯直抖,身上的水滴却如炒菜锅里残余的水痕,眨眼之间便被蒸发干净,白里泛青的皮肤很快变成红得绛紫的颜色。

  不一会儿,他的衣服尚未干透,身体却已经恢复了先前热气蒸腾的样子。

  这一次,他虽然没再疯狂躁动,可是手足还是那么强直,脊背也有些向后弯曲,眼睛也没有睁开,神志似乎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少女伸出纤纤玉手摸了摸许仙滚烫的额头,细细的眉峰皱了皱,心中变得焦躁起来,于是再度提起许仙浸在河水里。大约过了盏茶工夫,只待许仙浑身冷透,才又提起来放在小船上。

  可是情况依旧不见好转,没过多久,许仙的身体又热得滚汤。

  少女没有办法,只得将他一次又一次浸在河水里。

  如是三番五次之后,许仙身上的热气逐渐消失了,可是却变得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牙关紧闭,神智不醒,仿佛僵尸一般,再没有一点生气。

  少女这下慌了手脚,想要找个人帮忙,可是周围偏偏没有什么人,偶尔碰见一两个渔夫,显然也帮不上忙。

  她手忙脚乱地操起小舟,急速向下游划去,一边划一边望向两岸,希望能看到个庙宇、道观,或许能找到不世出的高人,出手救助许仙。

  一口气划出二十里,庙宇、道观没有见到,却来到一个热闹的水乡小镇上,远远望去,一座座错落有致的翻轩骑楼隐没于苍松翠柏之中。

  少女急切地划了船在小镇上穿行,快到镇尾的时候,忽然看见一片红砖青瓦的房舍,门口泊了不少的小船,船上有人提了大大小小的药包,对着远处的人大声吆喝:“皇甫先生回来了!你老娘的病有治了!还不快将她抬过来!”

  远处岸上有人答应着:“真的假的?我都等他十年了!天呐,他终于回来了!”

  闻听小镇之上竟有名医,少女喜出望外,忙将扁舟向岸边泊去,好不容易在众多的小船中挤了个位置。这时,只见她做出小家碧玉娇软无力的样子,眼泪汪汪地望着岸边的人们,叫道:“各位兄长,叔叔伯伯们,能不能帮我一把,把我哥抬上岸去,他病得厉害,快不行了!”

  旁边的人见她生得端庄美丽,面上凄苦可怜,口中又叫得亲切,赶紧将半死不活的许仙抬了上去,一边往前走一边帮着大叫:“大家先让让,这人病急,快没气了,我们就让他先瞧吧。”

  少女跟着众人往前走,穿过一个题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门帘的圆门,来到一个梅花盛开的院中。眼前正有一个年约六旬、长发披肩、面白无须的大夫坐在石墩上给人看病。

  众人不敢打扰大夫,只是将许仙放在旁边,然后便退出了圆门。

  大夫看完一个,转头看见少女,不觉眼中放光。

  少女敛衽说道:“我哥病得厉害,求先生搭救。”

  大夫飞快地瞄了躺在地上的许仙一眼,随即望着少女问道:“姑娘是哪里人?好象不是本地人吧?”

  少女声音怯怯地答道:“我们是外地来的,如今寻亲不遇,兄长偏又病了。求先生给他好好看看。我就这么一个兄长,若是他不行了,我可怎么活啊……”

  大夫微微一笑:“你哥哥的病不要紧,他只是内有燥热,外感风寒,只要服下我一剂药,再稍微处理一下,便没事了。老夫耽心的却是姑娘你呢。”

  少女以为这大夫不过是个口花花的登徒浪子,不以为意地道:“我没病没灾的,就不劳先生费心了。您只要看好我哥的病就行。”

  大夫依旧望着她,双目精光闪闪,留连在她的印堂眉端之间,直到看得她眉峰紧蹙,这才转头看了许仙一眼,提起笔来写了几个字:“黄芩、黄连、黄柏各三两,水煎服……”写到这里,他忽然停住了,弯腰搭了搭许仙的脉搏,沉吟片刻道:“这病治标容易,治本却难,若是他从此不服石药,自然不会有事。若是他服药上瘾,日积月累之下,只怕还会复发。”

  少女见他问也不问便说出“石药”二字,不由得不信,问道:“请先生直言,如何才能不再复发?”

  大夫望着她道:“治疗这种病,最重要的是一味黄柏。黄柏既可泄火,又可坚阴,乃是治疗火毒炽热不可或缺的良药。可惜世间的黄柏大都是凡品,效力无法持续。距此不远有座珩琅山,山上有棵生长数千年的黄柏树,若能去那里取来树根,当可收得奇效,哪怕将来再服五石散,十年之内也不会犯病。”

  少女闻言心中一松,娇笑道:“既然如此,我去取来便是,还求先生看护我家兄长。”

  大夫淡淡地道:“好说,我先施以金针之术,吊住他的性命,只要姑娘能在三日之内赶回,便没事了。”说到这里,他见少女急待往外走,赶忙将她叫住,又道:“姑娘小心,黄柏树下有只千年神蟆,口中吐涎,中者无救!”

  少女闻言转过身来,双目放出异样的神采,问道:“什么样的神蟆?怎会居于千年黄柏之下?先生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

  大夫一面取了金针不急不徐扎入许仙的百会、印堂、大椎、三里,一面傲然道:“姑娘年纪尚轻,未曾听说我皇甫先生的名字,那也情有可原。嘿嘿,当世三神医,除了长桑世家神龙见首不见尾,排在第二的便是老夫了。存于世间的良药,老夫若然不知,还有谁能知之?”说完再度望向少女,神色凝重地道:“千年神蟆久居黄柏树下,每日服用柏籽以及驻足树上的鸟雀,早已修成内丹,姑娘若能将其一剑斩杀,服下内丹,当可增加三百年的功力,或许可以渡过眼前的大劫。否则,不出十日,你便有大难临头了。”

  少女听得遽然而惊,身躯后退三布,双目盯着对方,不知这面白无须的大夫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一眼看穿自己的秘密,甚至连天劫什么时候来都知道,那岂不是神仙之属了?

  大夫微微一笑,温言安慰她道:“姑娘不要怕,老夫只知救人,不想干涉人世间的是是非非,对于姑娘未存恶意,只是却有一个请求,不知姑娘肯否答应?”

  少女惊异不定地看了他片刻,发现对方面色从容,似乎真的如其所言不存恶意,再回头看看扎满金针的许仙,发现他胸腹起伏有了呼吸,于是问道:“不知先生所求何事?既言只知救人,为何要诛杀神蟆?”

  大夫似乎完全明白她言下之意,当下“呵呵”笑道:“姑娘听仔细了,我说的乃是救‘人’,不是救助世间所有的生灵。姑娘‘生’得如此美丽,真是我见犹怜,怎会舍得伤害?请帮我取点蟾酥来,我要炼丹配药。”

  少女闻言放下心来,嫣然一笑道:“好说,除了内丹之外,我将千年神蟆整只交给先生,任你随意割舍。”

  大夫喜上眉梢:“好!果如此,老夫必有厚赠!”

  少女转身出了圆门,向周围人问清珩琅山所在位置,当即摇着扁舟去了。

  直到天黑之后,少女才趁着夜色回到小镇,手里提了个大大的包裹,未经通报便闯入皇甫先生居住的小院内。

  皇甫先生尚未安寝,此时正在油灯下著书不辍。他身后的书架上堆满了整排的书籍,粗看上去不下二三十种,每本都署名“皇甫”两个字,桌上则摆着一叠厚厚的手稿,书名赫然是《黄帝明堂针灸甲乙经》。

  听见动静,他急忙出门查看,见是少女回返,不禁喜上眉梢,招手道:“姑娘回来得真快,请跟我到药房说话。”

  少女一面提着包袱跟他往前走,一面轻声埋怨:“先生也真是的,话也不交待清楚。等我去了才知道,珩琅山可不是什么善地,那棵黄柏树原来是枯木门的宝贝。这次幸亏他们门主不在,几位堂主也凑巧都出去了,只有一个护法守在家里。纵然如此,我也是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摆平了那人。出去一趟,差一点就被先生给害死了!”

  皇甫先生“哈哈”笑道:“怎么会?我已经算得很清楚,你的劫难还要过几天才到,此去却是有惊无险,不会有事的。” 说着推开隔壁的房门,迈步走了进去。

  少女跟着入内,一眼看见许仙正躺在一张长长的医桌上,身上的金针已经取下,呼吸很是平稳,面色也有些恢复了,显然情况不算太坏。

  她心中一松,将手中的包袱望放在桌上,笑道:“幸不辱命,不但蟾酥有了,神蟆也在这里。”说着打开包袱,露出一只三尺大小的癞蛤蟆,通体金黄,四肢完好,只在胸腹部有道伤痕,可能是她挖取内丹时留下的痕迹。

  包袱内还有一个牛皮纸包裹的小包,里面是些黄柏的根皮,还有一个小小的玉瓶,里面装了小半瓶乳白色的液体。

  皇甫先生见了玉瓶双目放光,一把抢在手里,笑逐颜开地道:“这可是生死人而肉白骨的好东西!有了它,我可以配制上万颗丹药,救活无数的百姓……说不定还可以拿到昆仑仙墟去卖个好价钱,嘿嘿……”

  少女听说“昆仑仙墟”几个字,不觉眼前一亮,明白此人绝不是等闲之辈,于是展颜一笑,问道:“先生要蟾酥还可以理解,却不知要神蟆肉有什么用?您老也真是的!让我小小年纪扛着这么大的家伙,还要受人追杀,若不是能够借水而遁,差点就回不来了!估计此刻枯木门的高手都已经回来了,说不定有人正向这边追来。若是他们来了,我可要在这里躲一躲,求先生救我。”说着眼中神采流离,似乎在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皇甫先生目中神光扫向窗外,傲然道:“姑娘莫怕,老夫虽不能独闯枯木门,却也不怕几个不开眼的小贼来至此处。”说到这里,他收回目光注视着桌上金色的癞蛤蟆,笑眯眯地道:“这家伙一身都是宝,肉性寒味辛,可解毒医疮,消积化症;皮性凉味辛,可清洁除虫,解毒散肿。除此之外,蟾皮、蟾头、蟾肝均可入药……”他越说越快,口若悬河,直如爆豆一般。

  少女见他说得眉飞色舞,忍不住道:“先生知道得真多,若是能将我哥的病治好,我情愿拜您为师,向您学习医术,不知您老肯不肯收?”

  皇甫先生上下打量她一眼,双眉一挑,笑道:“怎么?你也想行医济世,是否想借此消弭罪孽?可惜我懒得收徒。这样吧,你若有心,有空时不妨过来看我行医,顺便多读几遍医经,自己琢磨琢磨,兴许能学到一点。来,我先教你最基础的医理。你去熬药,救治这位公子。”说着从牛皮小包里取了几片黄柏的根皮,又从身后一排药厨中抓了点黄芩、黄连,放在一个不大的捣臼中,道:“先研成大的颗粒,然后文火慢煎一个时辰,我去去就来。”说着提了癞蛤蟆往外走,看样字是剥皮取药去了。

  少女静静地坐在小凳上,一面轻轻研轻敲打石臼,一面不时抬头看着躺在案上的许仙。夜色深沉,油灯暗淡,她的眼中时而精光闪烁,时而流露出几许温柔。未几,她忽然想起一首水边歌女经常传唱的曲子,禁不住轻轻哼了出来:“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她的音色极佳,曲调又是极美,只是对曲意的把握有些不准,只能隐隐约约猜测曲中的意思。

  研磨完毕,看看黄柏、黄芩都成了小块,她便取了沙锅慢慢煎药。

  瞧着火苗在灶内窜来窜去,她的心里开始时还是有些担心,不过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口中又开始哼起小曲,仿佛在给睡着的许仙催眠一般。

  过了好久,皇甫先生终于回来了,听见少女唱得温柔婉约,禁不住轻叹一声,道:“姑娘很聪明,学什么像什么。只是我劝你别想得太多,千万别去想感情的事,否则你会痛苦一辈子。”

  少女的面色有些不自然,急着辩解道:“先生猜错了,他虽然不是我的兄长,却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要救他是有些原因的,……”

  皇甫先生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命中多桀,要想成就仙路,必须经过三十六重劫难。有了这位公子的帮助,至少可以轻松渡过一半的大劫。”

  少女面现惊服之色,当即问道:“先生究竟是什么人?怎会知道得如此详细?比我义父说得还清楚!”

  皇甫先生只是笑道:“这有何难?你的道行尚浅,若以仙家境界比拟,大约才至真人界中期,如何能瞒得过仙家之人?再者,老夫通晓阴阳血脉,目光所及又非常人可比。”说到这里,他忽然收了笑容,意味深长地道:“无论是修仙修魔,都是任重道远的事。你可要小心了,一旦陷入情劫,不但害了你自己,也会害了这位公子,其中的道理你即使现在不明白,日后也会明白的。”

  少女娇躯轻颤,面色变了两变,缓缓点头道:“谢先生指点迷津,小女子谨记在心不敢或忘。”

  皇甫先生也没有再说下去,而是走近前将沙锅端了下来,先用一块白布滤去药渣,不待药液冷却,径自取一漏勺,凑近许仙嘴边,然后伸指在下关、颊车二穴各点一记,待其嘴巴张开,便将药液灌了进去。

  热汤入腹,许仙浑身抽搐了两下,然后便没有动静。

  少女看得心惊,生怕许仙就此送命。

  此时却见皇甫先生一手托起许仙,一手在其背部用力拍击了几下,然后一转身将许仙放在一个大大的蒸笼里,抓了把药材丢进锅里,然后随手盖上笼盖,笑着吩咐:“旺火清蒸半个时辰!”

  少女被吓了一跳,尖声叫道:“要死人的!公子还是凡夫俗子,怎能耐得如此折腾?”

  皇甫先生摆摆手:“不要怕,老夫‘皇甫’两字不是轻易叫得!此法攻守兼备,内有苦寒之药泄火坚阴,下有麻黄之水发汗解表,如此一来,不出半个时辰,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好人。”

  少女半信半疑地站着,心中踌躇,不敢帮他添火上柴。

  皇甫先生“哈哈”笑道:“你这孩子,怎么恁的想不开,像他这样的资质,虽说已是难得,却也不是盖世无双,即使死了也不难找到新的,你怕什么?”

  少女蓦的睁大了眼睛,花容失色地道:“先生莫要玩笑,人命关天呐!”

  皇甫先生赞了一声:“好,你既能说出人命关天的话,将来再大的劫难也有望渡过!”

  夜色沉沉,万籁俱寂,只有灶内燃烧的劈柴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

  少女忐忑不安地望着热气腾腾的蒸笼,生怕见到许仙被蒸熟的样子。

  皇甫先生静静地站在窗口,神目如电穿窗而出,似乎看到了百丈开外的光景。

  油灯昏暗,火苗不时从灶中窜出,将两人的身影投射在墙上,一老一少,一张一弛,相应成趣。

  忽然,远处传来寒鸦凄厉的叫声,似乎有人凌空飞到树上,惊动了睡得正甜的鸟雀。

  少女神色一凛,便待出去察看。

  皇甫先生摆手将她止住,转瞬之间,眼中的神光更加亮了。

  没多久,就听一个略有些嘶哑的声音从数十丈外的小河边传过来:“皇甫先生,皇甫先生,您老睡了没有?”

  皇甫先生不急不缓地道:“来的是什么人?今日天色已晚,不宜见客,若无要事,还是等明天吧。”声音穿窗而出,弥漫在空中,久久不散。

  嘶哑的声音干咳了两声,然后道:“在下枯木门主古松。实在对不住,您老有没有见到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女?身材苗条,容貌秀丽,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

  话未说完,便被皇甫先生打断:“什么少女?没见到,我这里来的都是老弱病残,怎会有十三四岁容貌秀丽的少女?”

  此言一出,外面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似乎来的人不少。

  没多久,嘶哑的声音又道:“有人看见那少女到你柳湖庄来了。皇甫先生,您与她非亲非故,您就莫要袒护她了,还是将她交给我们吧。我们枯木门上下感恩不尽。”

  少女望着皇甫先生,面上神色自然,看不出一丝紧张的样子,不知她是对皇甫先生有信心,还是对自己逃生的能力比较自信。

  皇甫先生不慌不忙地道:“古门主,你也有几百年的修行了,干嘛跟一个黄毛丫头过不去?传出去不怕与你的名声有损吗?”

  话音刚落,一个尖锐的声音抢着道:“小丫头出手狠辣,不但伤了本派孙护法,杀了敝门二三十位弟子,还砍断千年黄柏,抢走绝世神蟆,让我们枯木门丢尽了颜面!”

  皇甫先生不以为意地笑道:“贵派宝物甚多,弟子更是多如牛毛,不缺那两个人吧?以我看,不如给我个薄面,这件事就这么一笔勾销了吧。”

  外面传来乱七八糟的狂叫声:“做梦!快把人交出来,不然一把火把你的房子烧光!”

  皇甫先生微微一笑,似乎对这种小角色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果不其然,那些人叫声未落,便听见古松厉声骂道:“都给我滚一边去!老子还没发话,你们鬼叫个什么!”

  少女还是默不作声,静静地看着皇甫先生,瞧他怎么解决。

  皇甫先生也保持沉默,露出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仿佛吃定了枯木门一般。

  过得片刻,只听古松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皇甫先生,您老的面子谁敢不给?只是这件事实在太大,神蟆被抢倒也罢了,那棵千年黄柏可是我们枯木门的至宝,如今给她毁了,本门的损失太大了!”

  听说黄柏树被毁,皇甫先生也吃了一惊,禁不住回头瞪了少女一眼,意思是:“你闲着没事砍那古树干嘛?我只是让你取点根皮,干啥砍个连根倒?”

  少女伸伸舌头,低声巧笑道:“我御剑斩蛤蟆,一不小心将黄柏树斩作两截,嘻嘻,我不是故意的,是老树不结实!”

  皇甫先生微微摇头,叹了口气,没有责备她什么,只是对着窗外提高了声音道:“这么说,连老夫也护不了她?枯木门就真的不肯给这个面子吗?”

  却听古松嘶哑的声音道:“不……这个……要是您老擎出医仙令,别说小丫头斩了黄柏树,就算杀光我枯木门弟子,我也不敢找她的麻烦……”

  皇甫先生双目精光闪烁,怒道:“老夫凭空得了医仙令,至今已有八十余年,一直没有机会用出去,到如今几乎忘记了这回事!哼哼!闹了半天,你们怕的是医仙令啊!老夫的面子竟然一点都不值钱!”

  古松在外面“嗯,啊”之声不绝:“不是那么回事……啊,您老的医术天下第一,面子当然比谁的都大……不过……嗯,这个……那个……我也没有法子……”支吾了半天,不管怎么说就是不松口!意思是离了医仙令决不放人!

  听见“医仙令”三个字,少女的面色一下子变了,心中禁不住对皇甫先生肃然起敬。她知道,八十年前有一场浩劫,当时正邪大火拼,死伤不计其数,要不是有一位神秘老者出手救治,至少有数千名高手身赴黄泉。当时老者见一个救一个,不论正邪,不管伤势多重,只要没死,全都救了回来。后来被救的人感恩戴德,经过商量之后,将一块金字令牌送给他,说是只要他开口相求,不论什么事都帮他做到。但是医仙令只有一块,他也只有一次机会,用过了便不能再用。

  皇甫先生向来一帆风顺,此时却感到很是气瘪,心道:“怪不得这么多年走南闯北无往不利,每个人都对我点头哈腰,原来不是因为我的功夫高,也不是因为我的医术精湛,而是因为我身怀医仙令的缘故!哼,气死我了!医仙令!难道说离了医仙令我就寸步难行了?我偏不信这个邪!”他越想越生气,最后勃然大怒,对着窗外大声叫道:“既然如此,老夫今天就为了这件小事动用医仙令!古门主,请你传话天下:‘我要用医仙令保这位姑娘三百年内不受黑白两道的伤害!’听见没有?”

  外面传来“轰”的一声,很多人齐声答道:“听见了!从今而后,我们见了她就躲得远远的!”

  古松嘶哑的声音传过来:“枯木门谨遵吩咐!”

  皇甫先生冷哼一声,不想再说什么。

  少女又惊又喜,没想到天下武林垂涎三尺的医仙令今天竟落到自己头上!她觉得匪夷所思,不知道皇甫先生这是怎么了,他不会忽然发疯了吧?

  这时候,一个甜甜的女音传过来:“皇甫先生请放心,我们祈风教绝不与那位姑娘为敌,即使她过来割我们的脑袋,我们也只能缩着头走路,绝不敢还手。”

  接着是一个老妪的声音:“我乔三娘以项上人头作保,玄阴教十几万弟子都不会与她为难,以前的恩恩怨怨也全部一笔勾销!”

  然后是一个阴沉沉的男声:“敝人宁七魅,忝为宁幽宫二宫主,愿意谨遵医仙令行事!”

  随后又有来自白骨门、化血门、阴阳门、拜火教的人发话,甚至连兰若殿、幻神殿的人也都说了几句,一宫二殿三教四门竟然全都来了,而且没有丝毫异议!

  少女听得心花怒放,“咯咯”笑道:“这么多人任我为所欲为,捧我做天下独一无二的小魔女,真好玩!皇甫先生,这是您的本意吗?”

  皇甫先生仿佛没有听见她说的话,眉头紧锁望向窗外,喝道:“今天为何这么热闹?难道说百年一遇的‘万圣会’ 提前举行? 就在老夫门前召开不成?”

  外面传来嘻嘻哈哈的怪笑声,然后是古松嘶哑的声音:“这么多人聚在这里,是想求您老人家帮个小忙,大家都不好意思开口,只好有我来挑明了。”

  闻言之下,皇甫先生满头青丝根根直立,厉声喝道:“你们究竟看中老夫什么东西?竟然如此用心良苦,不惜先行挤兑老夫,让我抛出医仙令无以自保,这次你们称心如意了!”

  少女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本没将自己砍断千年黄柏、抢走神蟆的事放在心里!那么多人原来是为了别的事?那会是什么事呢?一回头,她看到热气腾腾的蒸笼,心中禁不住嘭嘭直跳!

  果不其然,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很快被宁七魅阴恻恻的话语压了下去:“只要先生交出那位姑娘的同伴,我等立马散去,却不敢打扰先生清修。”

  闻听此言,皇甫先生“嚯”地转过身来,一双眼睛瞪着少女,低喝道:“那小子究竟是什么人?你是从哪里捡来的?怎的如此烫手?”

  少女花容失色,声音怯怯地道:“不就是许真君的孙子嘛……天知道为何这么多人要找他?吊靴鬼一般,从金华一路追到这里来……”

  “哪个许真君?莫非是奉玉帝之命率十万天兵荡魔除寇的许逊真君?天呐!我被你害惨了!”皇甫先生一拳敲在窗台上,口中埋怨道:“小丫头片子,干嘛不早说?”

  少女颇感委曲地道:“许真君又怎么了?难道说传言会是真的?当年他飞升的时候真个留下了不少宝贝?”

  皇甫先生面色阴沉不定地在屋内走来走去,口中嘟囔道:“当年那场大战,你无法想象是何等的惨烈,不但正派群雄死伤近半,几十万魔众死的死,伤的伤,就连魔门九脉近千的堂主、护法也尽数战死,逃出来的没有几个。其中更有各派掌门以及魔门一百零八位种子高手失踪,他们掌握的魔门秘笈和各种法器也都凭空消失了,这么大的秘密,你叫这些人如何甘心舍弃?”

  少女听得焦躁:“那可如何是好,难道说就这么把许公子交给他们吗?哎呀,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他是不是应该出笼了?”

  皇甫先生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依旧在屋子里不停地走来走去,看样子是是在绞尽脑汁想法子。

  等了一会儿,外面的人耐不住了,不住有人催促,其中一人叫道:“先生留着那小子也没用,还是交给我们吧。我们幻神殿情愿拿一株生长五百年的天山雪莲来换。”

  皇甫先生眉毛跳了两跳,接着又恢复了平静。

  然后听见来自祈风教的女子柔声道:“先生请放心。他一个小小的孩童,只要肯说实话,没有人折磨他。”

  皇甫先生嘴角抽动了一下,还是没有吱声。

  这时宁七魅阴恻恻的声音传过来:“嘿嘿,先生若是不肯,我们就待在这里不走,哪怕是三年五载,十年八年,也有耐心等下去。”

  皇甫先生面上现出怒色,想说:“你守上一百年又咋的?难道说老夫还熬不过你?”

  话未出口,就听乔三娘得意的笑声传过来:“还是我老婆子有先见之明,先将那小子用阴阳泉浸过,他现在皮肤水灵得很,浑身上下有一种奇特的香味,极易辨认,走到天边也逃不出我的耳目!”

  皇甫先生听了,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嗤,回头望了眼正在冒着热气的蒸笼,两步三步跨到药柜旁,探手抓了些肉桂、白芷、麝香,又取了些不知名的颜色黑黑的药粉,一手挪开蒸笼,一手将药材投入锅内,然后他打开了蒸笼。

  在蒸笼打开的那一刻,少女惊喜地发现,许仙已经睁开了眼睛,面色也恢复了先前晶莹剔透的样子,显然他服食五石散留下的热毒以及河水浸泡所受的风寒都已经全部祛除了。

  她刚想上前将许仙扶下来,就见皇甫先生出手如电,食指连点,落在许仙百会、大椎、膻中、至阳等诸般大穴之上,然后轻轻一拨,将其推入滚烫的热水之中!

  少女被吓了一跳,急着上前想将许仙捞出来。

  皇甫先生手一伸将她挡住,同时“嘿嘿”一笑,口中蹦出几个字:“姑娘急什么?这道菜还没熟呢!清蒸之后,尚需红烧!”

  少女呆若木鸡,哭笑不得。

  皇甫先生双手不停,提了许仙的衣襟将其在锅内翻来覆去地涮,就像大冬天准备吃涮羊肉一般,又像染坊的伙计在染布,不一会儿,许仙满头满脸都是酱紫色的水液。等到出锅的时候,本来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就成了黑里透红的庄户放牛娃。

  少女看得眼前一亮,心中更是欢喜:“如此一来,还有谁能认得出?只要稍后找个机会,就可以逃出去了!”不过转念一想:“若是那些人紧追不放,终究能看出破绽。过段时间经水一洗,许仙就会原形毕露了。此举还是瞒不过外面那些狡猾的狐狸!”

  皇甫先生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嘿嘿”干笑两声,传音入密道:“老夫的清蒸鲤鱼、红烧排骨乃是天下一绝,若没有解药,哪怕一辈子也不会掉色!解药之法你想不想学?”

  此时话已说到关键之处,少女生怕外面的人听见,只能一个劲地点头,满脸兴奋之色。

  皇甫先生意犹未尽,从腰间取下个小小的烫金葫芦,小心翼翼地倒出一粒金丹,塞进许仙口中,轻叹一声道:“最后一颗了!时间过得真快,眨眼离开师门很多年了。这小子,唉,这小子还是要救的,不然将来见到许真君,只怕不好说话。”

  金丹刚一入腹,许仙身上就发出“噼里啪啦”爆豆般的声音,只见他全身后仰,脊柱拼命伸展,四肢骨骼扭曲着向外延伸,只是片刻工夫,每节骨骼都似乎变长了半寸。爆豆般的声音只尺许了一小会便消失了,代之以细碎的摩擦音,仿佛春天的小雨轻轻敲打在脸上,许仙的肌肉迅速生长着,改变着,由细变粗,由短变长。不过盏茶功夫,他竟然长高了半尺,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变成了二十余岁农家青年的样子。

  见此情景,少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心知许仙服下的那颗丹丸定然是了不起的仙家神丹,要不然不会有如此神奇的功效。她将一双眼睛盯在皇甫先生面上,感觉这人越来越神奇,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不知他出自何门何派。

  皇甫先生上下打量了许仙一眼,旋即伸出手去在他面上拿捏了两下,很快地,许仙面上的肌肉就变了样,本来圆圆的脸庞变得有些细长。经过如此翻天覆地的改变,纵然是乔三娘来了也不可能认得出。

  直到这时,皇甫先生才将许仙被点的穴解了,传音直入他的耳中:“小子,别作声!你也听见了,外面那些人全是为你来的!我可是已经尽心了,你小子若不努力,功力一直这么差的话,早晚被那些人捉去!你从师门学到了什么功夫?趁现在金丹之力尚存,还不紧着练功?”

  许仙其实早就醒了,先前还在蒸笼里的时候就已经听见了众人的说话,只是因为全身无力,无法动弹,才不得不任人摆布。此时服下金丹,他感到内外俱爽,浑身舒畅,简直有种心旷神怡、飘飘欲仙之感,于是上前一步,对着皇甫先生纳头便拜,随即又对站在旁边的少女拜了两拜。他不敢说话,只能依言闭目合掌,开始修炼师傅石叫天传下的五雷正心法印。

  皇甫先生转头对少女道:“夜已深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你在这里瞧着,老夫回去睡觉!至于院外那些人,既然他们愿意等,就让他们候着好了!我倒不信他们敢进来抓人。再说,我这小小的柳湖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得来的。”说完径自推门走了出去。

  少女在旁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眼见许仙用功正勤,想起自己也是刚刚服下千年神蟆的内丹,于是也坐了下来,潜心运功练化。

  次日一早,许仙提了药箱,跟在皇甫先生之后,大摇大摆出了柳湖庄。

  一路之上,见到不少人在旁窥伺,也有很多人走上前打招呼,其中包括几名先前见过的来自白骨门、枯木门的高手。可惜没看到乔三娘那个老妖婆,不知道她是不是只能选在夜里出来。

  许仙大着胆子装聋作哑,一切自有皇甫先生出面应付。

  皇甫先生不动声色地跟众人一一寒暄:“老夫出趟远门,诸位如果有兴趣,可以跟我出诊;如果不愿动弹,尽可以继续守在这里。只是不得损毁我柳湖庄的一草一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都不愿撕破脸面,因为每个人都担心大劫将至,很可能不出十年,便会再度出现天下纷争、血流成河的场景,届时,皇甫先生可就是无价之宝了!

  拜火教的展堂主原本性如烈火,此刻也不敢当着皇甫先生的面骄横放肆,只能低下头道:“先生发话,谁敢不尊?我们就分出一半人跟着先生,一半守在原地。失礼之处,还请恕罪。”

  皇甫先生冷哼一声:“那就来吧。”说着令许仙撑起一叶扁舟,沿着小河顺水而下。

  魔门众人判定许仙还藏在柳湖庄,生怕到手的香勃勃被别派抢去,因而绝大多数的高手都留了下来,真正跟上去的没几个。

  那些人似乎耐性极佳,干脆在附近找了房子住下,准备来一场持久战,或者等他个十天半月,若是皇甫先生回来了,那就接着再等;若是他一去不回,就想法动手逼许仙出来。

  众人等啊等啊,一连等了五天,才见到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女轻移莲步走了出来,手中捧着一只金光闪闪的令牌,口中“咯咯”笑道:“诸位好雅兴!大冷天还留在外面风花雪月,真是难得,难得啊!”

  众人见了,齐齐别过脸去,装作没有看见。

  少女知道这些人忌讳医仙令,没有人敢跟自己作对,于是越发胆大起来,叫道:“古门主,听说贵派有好几株十分珍贵的古树,除了千年黄柏之外,还有什么万年降龙木、绝世紫檀树,待我去一剑砍了如何?”

  古松哭丧着脸,叫道:“姑奶奶,求你高抬贵手,放过那些老树,那可是稀世之珍,国家一级保护树种,若是砍了可就真的绝种了!”

  少女笑道:“只要你将贵派之人全部撤走,我不去捣乱就是了!”

  古松咧着嘴没有动,手下几个堂主却疾疾离去了。

  少女又转头望向拜火教的展堂主,笑道:“听说贵派的圣火是从波斯不远万里弄来的,平时藏在一个神秘的山洞里,那山洞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凤凰山的紫云洞?待我去浇上一瓢水,帮你弄灭了吧!”

  展堂主勃然大怒:“小丫头片子,你,你……”说着环顾四周,发现不少人在盯着自己,于是心中一凛,再也顾不得别的,一提真气破空而去。显然他也没想到本派的秘密竟然被少女一句话泄了底,不得不紧着回去将圣火转移位置。

  少女见他去势狼狈,禁不住“咯咯”直笑,清脆的声音响在空中,仿佛黄鹂的歌声一样婉转。

  笑声稍停,她又转头望向宁幽宫的二宫主,也就是那个曾经追踪千里想要捕捉自己的人,甜甜地道:“听说宁幽宫有三个妙处。一是万花园,里面有数不尽的灵芝仙草;二是清幽洞,里面有五百年前十大天魔留下的秘笈;三是月华宫,其中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古怪。我准备挨个儿前去看看,不知贵派是否欢迎?”

  宁七魅面色变了两变,问道:“你从何处听说这些东西?莫要造谣,本派除了万花园之外再没有别的宝地!”

  少女并未说破自己冲出宁幽宫幻成人形的秘密,眼见对方再也无法认出自己,心情愈发轻松,笑道:“二宫主就不要隐瞒了,宁幽宫忝为魔门九脉之首,若不是有清幽洞留下的魔门秘笈,如何能每每力挽狂澜,长期霸占万圣会首席的位子?这件事已有不少人知晓,倒是那月华宫甚是古怪,二宫主能否解说一番,让我和在场诸位开开眼界?”

  宁七魅听她越说越详细,周围之人也纷纷露出惊异不定的神色,不由得着急起来,喝道:“诸位别听她信口雌黄,那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喂,小丫头,你说够了没有,说够就快些滚吧!”

  少女“咯咯”笑道:“看看,被我说到痛处了。请问在场的诸位长老、护法,愿不愿听我再说个秘密,你们是否知道,宁幽宫三宫主宁三魂最近在忙些什么?”

  话未说完,就听宁七魅冷哼一声:“我劝你还是不要说出的好!否则……哼哼……”言犹未尽已然不见了影子,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少女见自己三言两语说退三派高手,心中更加兴奋,接着对一位白骨门的高手道:“听说贵派的祖师骷髅圣君早已仙逝了,如今供奉在白骨洞里的乃是赝品,留着吓唬人的,不知是真是假?”

  此言一出,不单所有白骨门的高手被吓了一跳,周围的人也都吃惊不小,有人问道:“姑娘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这话有什么根据吗?”

  少女小嘴一翘:“呶,这事你得问他,不知这位白骨门的堂主排行第几,如果能排进前三位,说不定能知道这件事。”

  那位白骨门的高手只是狠狠地瞪着她,怒道:“姑娘究竟出自何人门下?为何会冒出这许多莫名其妙的话来?小小年纪,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古松用嘶哑的声音笑道:“白三堂主,你倒是说说她讲的是不是真的,我怎么觉得蛮像那么回事。骷髅圣君五十年不出江湖,就算是闭关修炼,也用不了那么久吧?”说到这里,他回头望了少女一眼,道:“姑娘知道得不少啊!是不是皇甫先生交待你的?”

  少女“嘻嘻”一笑不置可否,意思是你尽管瞎猜好了。

  这时候,一个祈风教的女子忽然道:“大家别听她瞎扯!先捉住姓许的要紧!别给她挑拨离间。”

  少女未待众人发话,抢着道:“这位祈风教的姐姐,听说贵教掌门上官小仙上了峨嵋山,跟空相大师相聚数月,回来便闭关不出,十月之后产下一子,取名上官小相,不知有没有这回事?”

  祈风教的女子以手塞耳道:“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无法得到证实。”

  闻听此言,众人没有一个人敢笑,而且无不面现惊诧之色,显然对此事甚为担心,生怕祈风教跟佛门搭上关系。

  这会儿宁七魅不知从何处又冒了出来,阴声道:“小丫头,任你舌战莲花,也

  休想起到调虎离山的作用。若论机智,你还差得远呢!”

  旁边的人纷纷附和:“对,任她说得天花乱坠,我们也不能走。先捉住姓许的,别的日后再说!”

  少女故作焦虑地回头看了柳湖庄一眼,轻咬银牙说道:“唉!我也算尽力了,许公子,你就听天由命吧!”随即环顾四周,“诸位也不要那么狠心,否则若是许真君重回人间,说不定会找你们拼命!”说完一跺脚走了。

  众人听说许仙果然还在庄内,各自面现兴奋之色。

  他们又耐着性子等了半天,还是未见皇甫先生回来,于是决定动手了。

  他们不想毁坏柳湖庄的房舍,故而舍弃火烧、水淹等粗俗的法子,先由幻神殿的高手飞至柳湖庄上空,居高临下撒了把“迷神幻影散”,然后由白骨门的高手发出“白骨搜魂”之音,最后由兰若殿的人催动一群彩蝶入内,结果费了半天的劲,只逼出几个奴仆下人,始终不见许仙的影子。

  他们又将那些奴仆下人逼问了半天,结果还是没问出个所以然。原因是这些人全被早早撵到后院干活去了,对于皇甫先生所做的事确实一点也不知道。

  这一下,魔门九脉的人都傻了眼。

  有人还不死心,暗想:“诺大的柳湖庄,肯定会有地窖。姓许的定然藏在洞里了!等到食水用尽,他自然会出来。”

  于是乎数百人散了一半,还有一半人守在当地不肯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