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5节 购物

鬼雨仙踪 鬼雨 2162 2007.11.16 13:07

    

  次日一整天,山伯坐在火堆旁静静用功。

  辛苦修炼的两点阳魂不幸被笮贵的阴功击毁,他要尽快炼回来。

  老者“王梦”悄没声息的出了山洞,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山伯坐了好久,一直不见王梦回来,想起玉蝶中还有些九薇木,便取出一根投入火堆中。

  九薇木乃是修鬼的神木,只要有一小段,就能将炽烈的火焰变成温柔的火苗,因而特别适合阳气不足的鬼魂修炼。

  自从来到阴间,山伯一直想点燃九薇火,只是这火有种淡淡的香味,一旦生起来,很容易被人察觉,必须躲到密闭的洞穴里,才能慢慢享用。

  现在这机会终于来了。

  时候不大,石室中充满了九种薇花固有的香味。

  山伯面对红红的火苗,盘膝静坐,定下心来,努力吸收来自九薇火的温养之力。

  才坐三个时辰,就听见脑后“叮”的一声:“主人,您失去的阳魂恢复了一点!”

  山伯心中惊喜,顿时从静坐中回过神来:“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看来先前消失不见的两点阳魂并没有真的丧失,只是被笮贵击散了,再加把劲就能找回来!”

  正想再度凝神修炼,却见老者“王梦”从外面走进来,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布袋一进来就嚷:“小子别干坐着,快帮我把东西卸下来!大老远跑一趟,累得我满头大汗!”

  山伯赶紧帮他将布袋一个个放下来,问道:“前辈,这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啊?”

  “你打开瞧瞧,不就明白了!我跟你说,都是宝贝哩!”

  山伯解开一个布袋,伸手一摸,发现是些新鲜的桃子,个个都有拳头大小,白里透红,很是诱人,忍不住惊叫起来:“果然是宝贝,您老把人家上坟的祭品偷来了?”

  王梦胡子一翘:“偷?说什么话!老夫我啥时候做过贼?嗯,要做也做窃国大盗,怎可能只偷几个挑子?你再看看别的!”

  山伯又解开一个布袋,再度惊叫道:“五香牛肉干!这阴间竟然还有牛肉?不是说不准杀生的吗?”

  王梦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吃牛肉叫杀生?吃猪肉鸡肉叫不叫杀生?都不吃肉养那么多猪作什么?唉,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所谓六道轮回,都是佛宗吃饱了撑的弄出来的玩意,根本就是骗人的!那些个清规戒律,都是为了糊弄老百姓的,你也真信?”

  山伯知道面前此人有些偏激,因而也不与对方争论,改口问道:“这些东西您买来的?哪里有卖?”

  “不是跟你说了?老龙潭庙会啊!阴曹地府有很多的鬼市,只要有钱,啥东西都能买到!有些东西还是从人间偷运过来的呢!”

  山伯听得吃惊:“什么人能将东西偷运进来?”

  “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吧!鸡有鸡路,鸭有鸭道,只要能赚钱,干什么的都有。来往阴间的不都是普通人,还有各路神佛,妖魔鬼怪!魔道中人有着特殊的路径,进出冥界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

  山伯将布袋一个个打开,发现装的都是些食品菜肴水酒,还有些木炭,除此之外就是些淡蓝色鸡蛋大小的鹅卵石。

  他摸起一颗鹅卵石,感觉入手阴凉无比,却又不觉得寒气逼人,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似乎很舒服呢!”

  王梦面上露出得意的笑:“你知道我为啥去那么久?就为了去挖‘九幽石’!我在大黑山挖了两个时辰,弄出来满满一袋,卖了一半,剩下的就带回来了。这东西看着不起眼,却能值大钱!要不然这些水酒哪能买得来?光是那一袋五香牛肉,就花了百多万金币呢!”

  山伯摸着石头不肯放手,问道:“这东西究竟有啥用?”

  王梦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这是能修炼阴阳二气的灵石。若想修阴气,可以直接吸收其中的阴寒之精;若想修阳气,可以用它作‘引子’,阴中求阳,借以激发阳气氤蕴。它有一个好处,阴气连绵不绝,却有不会太冷。如果太冷的话,就容易折损阳气。打个比方,就像这寒冰谷的透骨阴风,你如果在山腰修炼的话还能激发阳气,如果到了山顶,寒气太盛,阳气一下子就耗光了!”

  说话间,王梦忽然发现火堆的颜色跟先前有些不同,石洞内也多了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叫道:“三薇火?四薇火?不对,好似五薇火呢!小兄弟,是你放进去的神木吗?”说这话时,他连对山伯的称呼都改了。前面一直叫“小子”,此时忽然成了“小兄弟”。

  山伯也不说破这是十分难得的九薇火,只是微笑道:“前辈有神铲在身,在下也有一些小玩意,既然占了您老的洞府,就不能再白吃白喝,总要拿出点宝物才行。”说着又取出一把在七襄鬼市购买的天湖石、飞云石,笑道:“还有这些东西,前辈若是有用,就请不要客气。”

  王梦摸起一颗飞云石在手,凑近鼻子闻了闻,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好!有这些东西,够我们修炼一段时间的了!再炼三年五载,说不定我就能功德圆满了!小兄弟,若能出去,你都有什么打算?”

  山伯想起英台,就想起万松书院的静室,大禹古墓中的肉身,然后是七襄鬼市的小楼,不觉心中酸楚,一时陷入了迷惘。

  王梦的笑声在石室中响起:“嘿嘿,我若出去,非得再过回皇帝瘾不可!他娘的,上回才作了十几年,只顾着改革变法,还没来得及享受……”

  说到这里,他忽然住了口,暗道:“我怎么一时口快,将老底漏了!没来由给年轻人笑话!”

  再一看山伯,还是那副神思不属的样子,显然没将王梦的话听入耳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