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鬼雨仙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8节 松阵

鬼雨仙踪 鬼雨 2704 2008.03.02 23:38

    立足鳄鱼背上,素梅脚不沾水过了河,走上河岸,进入一片松林之中。

  林内杂草丛生,简直没有落脚的地方。一眼望去,看不见穿林小径的踪影。

  找了一阵没找到路,她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那么多人走过去,硬踩也踩出路来了!可是我为何看不见呢?”

  她微微摇头,将天圣剑提在手中,披荆斩棘往前走去。

  一口气走了里许,还没有走到尽头。那松林竟似很大,仿佛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一般。

  周围很安静,静得有些可怕,既听不见鸟雀的欢鸣,也听不见野兽的呜咽。

  猛一回头,她吃惊的发现,刚才披荆斩棘经过的地方,竟然看不见落叶的痕迹!

  她心中一紧:“不对!这片林子大有古怪!很可能袖里乾坤,暗含有某种阵法。我刚才不够小心,一下走了这么远,大概已经深入阵法的中心了!”

  她站在原处四下里观瞧,希望能看出蛛丝马迹。

  一眼看去,周围全是绿油油的马尾松,高矮粗细都差不多,简直分不出东西南北。

  往前看,五丈开外似乎有些低矮的荒坟,坟头还立着墓碑。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她只有横下心来过去看看。

  荒坟似乎不止三两座,有些经历了多年的风雨,已经变平了。剩下清晰可辨的,一眼看去数不胜数。

  她走近一座荒坟,细看那破损的墓碑,只见上面刻着:“玄阴教护法汪之宪,过五关,入林冢,登树顶,为飞鸟狂啄而死。”

  “飞鸟狂啄而死?”素梅吃了一惊,抬头往树梢看,却见空中烟雾朦胧,隐约可见鸟雀悄无声息的飞过,其中有些鸟相貌奇特,来去如电,身长三尺,腿细嘴长,双眼放出绿光,看起来十分凶猛。

  “看来树顶是没法走了!我刚才还想上去瞧瞧方向呢,幸亏没飞上去!”

  她觉得有些后怕,转过身去看另一个墓碑。

  那墓碑斜斜插在坟头,上面写着:“兰若殿护法兰采风,过五关,入林冢,饿死于此!”

  “老天,这人出不了阵,竟然活活饿死在这里!”

  素梅心中不忍,再走两步,去看下一个墓碑,却见上面写着:“枯木门堂主崔百善,过五关,入林冢,饥饿难耐,捕鸟果腹,死于尸毒。”

  敢情这位老兄饿急了捉飞鸟充饥,结果却中毒而死!

  原来那些飞鸟吃了人肉,都已经染上尸毒了!

  素梅一连看了七八座坟墓,发现死者都是魔门各派护法、堂主之类的人物,看来能一路走到这里,功力都不算太低。虽然如此,那些人还是死了!

  “可是那守在关外的红花仙姑当年是怎么过关的?难道说她的功力极高?还是因为运气好?或者说精通阵法的缘故?”

  众多的墓碑之中,她发现除了魔门各派高手之外,还有一些所谓名门正派的高人,其中包括白马寺的白鸿罗汉,冲虚观的清风道长等人,死因没有详述,只标着“蜱桴撼树,不自量力”几个字。看样子是想来降龙伏虎的,结果伏虎不成,反而送命于此。

  看了那么多坟墓,素梅心中很是压抑。

  “我不会死在这里的!我一定能闯过去!”她深吸一口气,自己安慰自己道:“既然红花仙姑、化骨长老都能过去,说明这阵法不算太难。我只要静下心来,一定能成功!”

  反正时间还早,她干脆坐在一块干净的墓碑上,静思破阵之策。

  老实说她对阵法还是有些研究的,在帮许仙进入竹林之前,就曾跟一位魔门高士学过一段时间。在见到竹林七贤之后,每日里进出竹阵,参悟了不少的机关学问,对于阵法的理解更加深入了。

  这时候,她先将已知的阵法在脑海中过了一边,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小包中取出一把百年蓍草,口中默祷:“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二以象两,挂以一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于勒以象闰……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以成变化而行鬼神……”

  双手不停摆弄,口中念念有词,时候不大,已经起好了一卦,卦辞曰:“龙困于林,东三南五,行而勿疑!”

  见此卦象,她心里已经明白了,禁不住松了口气:“果真不难,东三步,南五步,一路下去就能走出去了!”

  她站起身来,四下察看方向。

  头顶烟雾迷蒙,看不见日月星辰。

  足下的荒草一样的茂盛,看不出疏密差异。

  不过这却难不倒她。野外生活多年,什么样的困难没有经受过?总起来说,她也算久经考验的生灵了!尽管幻化成人之后,她每天沉浸在人性的喜悦里,尽量以人类的良善来要求自己,然而却未忘记那些古老的谋生手段。

  只要砍断一棵树,她就能辨认出方向,找到哪是南,哪是北。

  左前方有一棵松树,相对来说稍微细一点,她走过去挥剑砍伐。

  “梆!”宝剑砍在树干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像砍在铁石上一般。

  那树竟没有断,只留下一个两三分深的口子。

  素梅哭笑不得:“真是岂有此理!我这是天圣剑哎,无坚不摧,削铁如泥,竟然砍不断松树!”

  她运起八成功力伐木,希望能将松树斩作两截,最好能留下一个平整的截面。

  可是宝剑陷入树干中,也只是深入两寸!

  此时她已经明白过来,就像竹林七贤居住的竹林一样,在阵法的保护下,那里的竹子变得十分坚硬。同理,这里的松树也被阵法强化了。

  因此之故,绕是她有宝剑在手,也砍了好大一会儿,才砍断一棵松树。

  低头看看年轮的稀疏,一般来说年轮较密的方向对着北方,年轮较疏的方向对着南方。

  略一察看,她知道怎么走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她已经来到密林边,只要再跨两三步,就可以出去了。

  透过树叶的缝隙,可以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庄院,数间茅屋包绕在篱笆之内。

  院中有一个硕大的丹炉,青烟袅袅,隐隐传来丹药的清香。

  素梅心中狐疑:“刚才这一关是不是最后一关?如果是的话,打从开头算起,我才用了不到四个时辰,如果现在走出去,会不会惊世骇俗?不行,我不能现在出去。据说以前用时最短的也花了六个时辰,好点的要三两天,长的要个把月,那些人为何用那么久?估计他们要么花时间在破阵上,要么用来寻找鳄鱼蛋了。还有‘火晶钓芋’那一关,如果找不到窍门,也要费不少功夫。”

  盯着丹炉看了一会儿,她瞧见一个身材精瘦的老者从茅屋里走出来,将手伸在丹炉里试了试火温,然后一屁股坐在炉边不远的太师椅中。

  过了一会儿,只见老者从椅子侧面摸出根森森白骨,不知是人腿还是兽腿,凑近嘴边“咔嚓”咬了一口。

  “噬骨长老!”素梅差一点惊叫起来!

  记起红花仙姑交代的话“闯关结束时面见‘噬骨长老’”,没想到这位老先生还真靠啃白骨过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