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非正常死亡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死而复生的女人

非正常死亡纪事 凛千秋 2162 2020.10.10 02:53

  灰蒙蒙的天,一直下着雨。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

  这场雨从前一天半夜的时候就开始下,直到时粟问起床的时候都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每逢这样的天气,殡仪馆的工作都会比平常多一些,加班是常有的事儿。粟问从衣厨里找了件黑色的西装外套,匆匆的出了门。

  粟问刚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喝口热水,那边小王已经从业务厅打印当天的接运任务回来了。

  “粟粟来啦!我告诉你个好消息!今天的接运任务不多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小王笑着晃运着手中的任务单。

  粟问啜了口热水,“任务少是好事儿。”

  “对我们而言是好事,但是对馆里可就不一定了。”小王笑得意味深长。

  粟问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呶!这是你今天的任务,今天只有三位需要化妆的往生者,够意思吧!”小王将任务单派给粟问就去找其他人了。

  粟问拿着单子去了大殿,将需要整理仪容的几位往生者的遗体找出,转移到她专门的工作间里。

  这是三具外形完好的尸体,一位往生者是位老者,看样子像是寿终正寝的,走的时候很平静,面部的纹理都带着安祥。像这种往生者,只需要清洗一下,给他穿好寿衣,再化个看着气色不错的妆容就差不多了,要不了多少时间。

  第二位是个名叫宋雅的中年女人。她的样子很美,是那种温婉、柔和的美,颇有一种书香世家小姐的感觉。这种美,美在气质。如果她活着,粟问相信,她一定是那种拥有江南女子那种温柔小意的性格。

  粟问翻了翻她的资料,发现她居然是一位大学老师,在三年前发生意外,由于大脑缺血时间过长,变成了植物人。昨天夜里病情突然恶化,抢救无效而死。

  第三位是一个看上去十几岁的小男生。他身形瘦削,面色带着不同常人的苍白,嘴唇是不正常的青紫色,手臂上血管突起。看样子是因为心脏方面的疾病而去世的吧!

  粟问摇摇头。一个人生前再怎么风光或是不如意,大概死后都是一样的吧!赤~~裸裸的来,又赤~~裸裸的走,什么都不带来,又什么都带不走。

  将三位往生者按老都、少年以及中年女子的次序摆好,粟问就开始了她今天的工作。

  之所以按这个顺序摆放,是因为她想给那个很有气质的女人化一个精致的妆容。

  人在认真工作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半个小时后,粟问就将那二位往生者的妆容化好了。

  接下来,只剩下那个气质婉约的女子了。

  粟问仔细打量着这个女子的外貌,不禁想象着这样一个女子站在讲台上讲课的情景。手不自禁的抚上那柔和的面庞。她的肌肤还保持着弹性,那闭着眼睛的样子像是睡着了一样。

  “嗯?”粟问心头感到一阵怪异。

  她连忙抬起女子的手臂查看,没有形成尸僵,又翻过女子的身体,也没有尸斑。

  难道?

  粟问不敢想下去,她脱了手套,探向女子的左胸,那里有着不易察觉的缓慢且虚弱的心跳。

  她还活着!

  顾不得其他,粟问就要跑出工作间去叫人,却突然感知有东西拉着她的衣角。

  粟问回头,那位中年女子半睁着眼睛,微抬着的手臂正拉扯着一件白色的防护服。

  “帮……我……”

  那女子哑着嗓子,吃力的说着。

  粟问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你……”

  “帮……我……”女子定定的看着粟问,眼神中充满了期盼。

  “你要我怎么帮你。”粟问扶女子坐起,又喂了她点温水,问道。

  “电话。”

  半个小时后,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眼戴墨镜的青年男子来到了粟问的工作间,带走了那个气质婉约的女子。

  还不等粟问多想,那边传来小王的呼喊。

  “粟粟!快!来大活了!”

  粟问顾不得其他,只得把刚刚发生的事放在一边,迎了出去。当看到送来的往生者后,粟问无奈的摇摇头,她就知道!

  殡仪馆送来两具刚死去不久的女尸,甚至,粟问还能感觉到她们身上的温度。

  一具年纪大一些的早已难辨形体,血肉模糊,内脏和器官散落四周,血水滴滴淋淋。另一具更年轻些,上身完好,下身的一只大腿断了,另一只从中间被分成两半,宛如残忍肢解的凶杀现场。

  她们是一对母女。女儿过生日,母亲用电瓶车载着女儿,从蛋糕店骑回家,因为闯红灯,两人连人带车被一辆运渣土的大货车平碾。

  用来做遗体整容的操作室不封闭,尽管穿着好几层防护服,仍能听见苍蝇在空中飞旋的声音,嗡嗡咙咙。即使经历大雨的冲刷,那味道依然浓烈,天气也热,好几层的口罩也阻挡不了几乎要黏在身体上的恶臭。

  粟问将尸体冲洗干净之后,开始了漫长的缝合工作。

  她和董师傅从遗体旁的一滩血水和污物中逐一捡出器官和内脏组织,填回体内,再按照人体原来的结构将皮肤组织缝好。

  但尸体过于破碎,仅是母亲,他们就操作了四个小时。尸体的腐化速度非常快,两个小时后,苍蝇已经在遗体里面孵出了卵。不久,白色的蛆虫覆在腐肉上,蠕动了起来。

  哪怕对职业入殓师来说,视觉冲击力也太大了。粟问身上的防护服穿得特别严实,若中途出去休息,回来再换会很麻烦,只能抓紧时间处理。到最后,已经忍到极限,粟问扎个十几针,再换董师傅扎十几针,如此轮流几番,等他们把口罩防护服脱下来,取下手套,倒出来的都是汗水。

  与粟问一起缝合的董师傅已年近五十,从业数十年,每每处理这样极具视觉冲击的尸体,心理防线仍会被瞬间击垮。

  像这样特殊死亡的遗体,首先要复原、填补,以及缝合遗体。缝合步骤尤其耗费心力,因为耗时最为漫长。缝合手法与外科手术的缝合基本一致,但有时,若遇到难以穿透的脂肪组织,还需要借用镊子等工具来辅助。

  遗体修复完成,粟问才开始为其化妆。先用高度白酒清洁,又在逝者的肛门、**、口鼻处塞入棉花,以防止体液泄露。最后,粟问与董师傅帮助逝者穿上家人准备的寿衣,穿好衣后放入冰柜。这才完成了今天的工作。

  再次走出门外,天都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