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非正常死亡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就这么定了

非正常死亡纪事 凛千秋 2237 2020.10.04 04:04

  寇扪刚从审讯室出来,那边慕容懿刚好也完成了尸检工作。

  “哎!老寇,尸检结果出来了。”

  寇扪接过报告打开细细查看。

  “这闻了一下午的烤肉味,别说我还真的有点想吃烧烤了呢!”慕容懿双手一拍,眼神之中充满了向往的神色。

  寇扪听见他这话,白了一眼慕容懿,“你什么时候口味这么重了?”

  “什么叫口味重啊!那烧焦和烧烤除了少点孜然,那不都一个味么!我这饿了一下午,就闻那味了,能不饿么!”慕容懿抚了抚正在唱“空城计”的肚腑。

  “对了,说道吃饭,我上次上你办那事,你办了么?”

  他之前可是跟寇扪预定好了要加一个法医助理的,就是那个殡仪馆的那位。不过看着寇扪的神色,他不会给忘了吧。

  慕容懿微眯着眼睛,“我说老寇,你不会是给忘了吧!”

  寇扪头也未抬,“我不是跟你说了,需要点时间的么!”

  “靠!你居然真的给忘了!”

  两个人在一起相处这么久了,寇扪一个眼神,慕容懿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这家伙连忘了也说的冠冕堂皇的。如果不是打不过他,慕容懿真想拉过寇扪暴打一顿。

  实力不济,慕容懿只能用眼神发起对寇扪的控诉。不过都被寇扪给无视了。

  “助理的事之后再说!我问你,这段是什么意思?”寇扪指着报告上一段描述死者形态的文字,问道。

  “哦,你说这里啊!尸体呈拳斗的姿势。死者在外眼角没有形成被烟雾熏黑的‘鹅爪状’改变,角膜和结膜囊内有烟灰和炭末沉着。这些都是在解剖之前从尸体外观上得来的信息。人体在经过火焰焚烤的时候,肌肉萎缩,会导致四肢收缩呈拳斗的姿势。这个‘鹅爪状’改变是人体在经受烟雾时会自我保护性的紧闭双眼,这就会在眼角形成像是鹅爪一样的没有烟尘附着的区域。所以,”

  “所以,仁爱孤儿院是在孟院长死后才起火的。”

  慕容懿点点头,“是这样没错,我在解剖尸体时,死者的呼吸道以及气管中并没有吸入浓烟颗粒,这进一步证明了是死后焚尸。”

  “死因查出来了么?”

  “死者后脑骨骼有裂纹,并伴有脑膜出血、水肿等症状,应该是钝器击打所致。”

  “所以,是有人在杀了孟院长之后,放火伪造成煤气爆炸造成火灾的假象!谢了啊!”寇扪拍了拍慕容懿的肩膀,拿着报告就往刑侦办公室走去。

  “谢就不必了,别忘了给我找助理的事!”

  慕容懿在寇扪身后喊着,生怕他再忘记。见寇扪摆了摆手表示明白,这才放下了心,环抱着手臂,靠在审讯室的门框上。

  “咕噜噜……”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慕容懿循着声音低头,发现声音来自自己的肚子,瞬间想起他还没有吃晚饭的事实。让一个吃货饿着肚子,是对食物最大的不尊重。

  只“嗷”的一声,慕容懿捂着肚子奔了出去。

  而办公室内的其他人听见这声,只是失笑着摇了摇头,他们早已经习惯了。

  “尸检报告出来了,结果显示仁爱孤儿院的院长孟桂兰是在死后被人焚尸的,其真正的死因是因为钝器击中后脑导致的颅内出血。目前还没有锁定犯罪嫌疑人,”寇扪正在梳理着目前案件所有的线索,还没等他说完,就被一个细高的女声打断了。

  “怎么就没有锁定犯罪嫌疑人了?刚不是抓回来了么!”孙青满脸不愤的样子,她的话打断了所有人的思路,引发了众人的不满而不自觉。

  寇扪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身为警察,办案讲求的是证据,而不是你主观上认定谁是凶手,那他就是他凶手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什么叫做‘疑罪从无’?况且在粟问离开孤儿院的时候,孟桂兰还活着,这一点走廊以及孤儿院门口的监控视频都有记录。所以她不可能是凶手。”

  “可是……”孙青还想再说点什么为自己开解,寇扪却没有给她再张口的机会,而是冷硬的处理了孙青与王明的问题。

  “没有什么可是,两千字的检讨报告,明天早上交到我办公室。还有你,王明。”

  “是,老大。”王明知道自己做法欠妥,所以并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

  寇扪点点头,继续刚刚的话题。“目前我们并没有锁定嫌疑人。但是从粟问将孟桂兰送回办公室后,直至离开这段时间,这间办公室里除了她自己,并没有任何人出入过,而孟桂兰真正死亡的时间也是这段时间。那就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嫌疑人早已经潜伏在办公室里了。”

  “孟桂兰办公室的位置在二楼,外面阳台有栅栏阻隔,所以嫌疑人只能通过门来进入现场。我们在排查的时候,要扩大搜索范围,把凡是出入过孟桂兰办公室的人的所有监控调出来,嫌疑人一定在这些人当中!”

  “李飞,你那边监控查得怎么样了?”

  “从二楼走廊的监控视频中显示,从早上开始,只有三个人进入过这间办公室。两个是院里的看护,还有一个是院里的孩子。”李飞说着,调出监控拍摄到几人的画面。

  “有这三个人的详细资料么?”寇扪看着三屏幕上的剪影,直觉凶手就在这三个人当中。

  “稍等。”

  “这个看护叫宋扬,四十六岁,身高一米七三,在仁爱工作已经有十年了,平时做一些杂活。他话不多,只闷头工作,与孩子们并不算亲近。”

  “这个叫孟婷,今年五十二岁,身高一米六,平时负责做饭兼照顾孩子。她性格比较温和,虽然才来院里二年,但是大多数的孩子都喜欢她。”

  “剩下的这个孩子叫兰彩虹,十二岁。她曾经被领养过,听说与领养家庭发生不小的矛盾,被退回来了。从那以后她性格变得很沉闷,也不笑。”李飞指着屏幕上的人,一一讲述收集到的相应信息。

  寇扪食指轻点着桌面,眉头紧拧。

  “你和王明继续查看视频,看有没有被我们忽略的线索,孟逸你明天去仁爱一趟,核实一下兰彩虹去孟桂兰的办公室都做了什么。慕容,你明天跟我去医院。”

  “啊?”

  慕容懿外出觅食回来,刚走到刑侦办公室门口想听下案件的进展,就被眼尖的寇扪发现,抓了壮丁。

  “啊什么啊!就这么定了!”

  “不是,什么就定了!哪有你这么霸道的!”慕容懿的脸上写满了‘抗议’。

  “乌托邦烤羊腿。”

  “就这么定了!”慕容懿脸上的瞬间挂满了狗腿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