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非正常死亡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铜塑里的尸体

非正常死亡纪事 凛千秋 2111 2020.10.15 05:10

  寇扪从局长办公室回来,见刑侦队里诡异的气氛,眉头微皱。

  “新来的法医到了么?”

  “到了!到了!刚和慕容进去了!”李飞立即收敛起方才八卦的神色,正色道。

  “知道了。”寇扪点点头,“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他昨天答应粟问会了解一下情况,但是局长不在。是以,今天一早就去了局长办公室堵人。局长只是说法医科缺人,就调配个人手过来,听说粟问大学修的也是法医学,实习期也做过法医,就直接发了调令。

  对于局长的解释,寇扪并不信服。却也只能这样回复粟问了。

  “很抱歉。”寇扪在解释完事情的始末之后,对粟问表示歉意。

  “不是你的错,道什么歉。”

  粟问对这事儿除却刚得知的当下有些许愤懑之外,倒也不再纠结,大不了受不了时就辞职,回去开个寿衣店。

  这样即听从的奶奶的遗言,不做活人的工作,也乐得清闲。

  “虽是这样说,但……晚上一起吃饭吧!算是欢迎你正式加入我们刑警队!”寇扪伸出手,对粟问发出邀请。

  “不必了,我不能喝酒,扫兴。”粟问想也没想的拒绝着。

  慕容懿眼看着二人之间的聊天内容尬死,连忙救场道,“别别别!小粟问你的酒我一人挡了!咱就是图个开心,不必要有心理负担!”

  粟问有些犹豫。

  寇扪见粟问没有再拒绝,就直接开口道,“就这么定了!”

  “那我们晚上去锦园,还是老城东啊!”说道吃,慕容懿立时精神起来,准备安排晚上的活动。

  “小粟问,我跟你说,这个论吃啊,我可是甩了老寇十几条街的,你说,你想吃什么,哥哥都能给你在江城找到!”慕容懿拍着胸脯对着粟问打着保票。

  “随意,你安排就好!”

  “行,那行!那你就等着吃吧!”慕容懿立即拿起手机,准备给饭店打电话。

  电话还没接通,法医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老大!刚接到群众报案,东坪山庄小区广场的雕像里有死尸,电视台的人已经在报道了,领导要求我们立刻出警。”李飞面容严肃的走了进来,向寇扪汇报着情况。

  “慕容,先别点了,干活!”寇扪习惯性的招呼着慕容懿出现场。当目光落在粟问身上时,才恍然想起,现在科里有两个法医的事实。

  “粟问,你也一起。”

  当警车抵达东坪小区时,广场中央铜塑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了,还有电视台的记者正在直播报道。

  昨夜江城下了场雷雨,而这座雕塑又是金属外包的,所以遭了雷劈。早上在广场锻炼的大爷、大妈们发现雕像的后背裂开一条缝,有些许的臭味传出,向里面一看发现类似死人的肋骨,这才报了案。

  有没上班的年轻人,见着稀奇,就拍下来,发到了网上,引来了记者。

  “王明,清场!”

  “李飞,调个吊车来,我们需要把铜像搬回局里。”

  寇扪做着调配,分开人群,进了隔离带内的现场。

  照例,王明向周边的人群问话,李飞则去物业查询有关雕像的信息。慕容懿与粟问则戴上手套,检查雕塑。

  这是一个用古法做旧的男士铜像。铜像的底座高一米,上面雕塑的男子看上去面容大概二十几岁,头微微低垂,右臂向上伸展,左手在胸前回钩,指尖与右手平行,他的左路膝弯曲向左侧展开,右腿向斜后方伸直。那动作有点类似于飞机起飞前的指挥动作,但又不全然是那样。

  被雷劈到的是雕像后背心脏一侧的位置,表皮的金属开裂后,露出里面的石膏体。可能设计者在做石膏体时硬度不够,里面的石膏已经碎裂了,露出一截森森白骨。

  粟问用手掰了几下,那石膏就成块脱落,露出来的白骨面积更大了。那骨头的形状与走像皆于常人无异。应该是凶手将人埋进了石膏里,然后又镀了层金属,做成了铜塑。

  “这里面的确的人骨头没错,立案吧!”粟问拍拍手上的灰,对寇扪道。

  不知道为什么,粟问昨天看见这座雕像时还没什么感觉,但当今天再见到这座铜塑时,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样的,沉甸甸的,不舒服。

  “这里有血迹反应。”慕容懿指着雕塑左膝位置的一处凹痕处。凹痕位于雕像左膝下方,像是一道裂缝,所以这里的血迹没有被雨口冲刷干净。

  粟问瞟了一眼,“我的。”

  “什么?”慕容懿没反应过来。

  “我说,那血迹可能是我的。”

  “不是,怎么可能!你又不住这里!难不成是你半夜梦游来的,还专门往雕像上撞一撞?”慕容懿摆着手惊呼,脸上一副“你又逗我”的模样。

  寇扪也看向粟问,眼神中满是疑问。

  粟问见状,撩起早上临时剪的刘海,露出一块略显红肿的包。这已经是用粉底遮盖过后的样子了。

  “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我还以为你去了哪家医美垫了额头呢!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早上还想夸你来着!”慕容懿挠着脑袋憨憨地说着,成功的收获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昨天回来路过这里,被一位学轮滑的青年人撞倒,就磕在这里了。”粟问淡淡的解释着。

  寇扪点点头,随后问道,“你搬这里住了?”

  “嗯,昨天搬的。”

  “嗯。”寇扪没再说什么,只是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在初步检查确认铜像里的尸体就是人体后,寇扪叫人将雕塑搬到警局,准备进一步的尸体检查工作。

  看着手术台上的铜塑,慕容懿脸上一片犯难的神色。

  “要不,我们利用高温将外层的金属熔化掉?”

  粟问摇摇头,“高温会破坏物质的结构,别废话了,上电锯吧!”

  三个小时后,在粟问和慕容懿的通力合作下,镀在雕像外层的金属终于切割完毕。由于金属是包裹在石膏外层的,所以此时二人也变成了白发苍苍的模样。

  慕容懿朝粟问竖起大拇指。

  看着面前剖天的雕像,他不由在心中感叹,尸检果真还得要专业的帮手啊!

  在小心的敲到外层的石膏,又用1mol/L的盐酸溶解掉多余的石膏后,铜塑中的尸骨就完整呈现在了二人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