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非正常死亡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动机

非正常死亡纪事 凛千秋 2331 2021.01.15 12:44

  “姓名。”

  “黑三。”

  “年龄。”

  “三十四。”

  “职业。”

  “送货的。”

  “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么?”

  “不知道。”

  “不知道?”

  李飞“啪”的猛的一拍桌子,“自己干什么了心里没数么?老实交待!本月16号做什么了?”

  “送货。”

  “送什么货?”

  “送鱼。”

  “别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你属二踢脚的么?一屁一崩!说!从哪送的?给谁送了?什么时间送的?一一招来!”

  李飞双手拍桌子,震得寇扪眉头几不可见的一皱。

  “阿飞那么用力拍桌子,手不疼么?”

  留在监控视的慕容懿看见李飞为了营造气势而拍桌子,像是“感同身受”似的,吡着牙、咧着嘴。

  粟问摇头轻笑,“只要他不说,谁知道他疼呢!”

  “也对!”

  慕容懿十分认同的点着头。

  “我是西城水产市场部负责送货的,当然是从水产市场开始送了。”黑三抬眼扫了一眼李飞,复又低头继续道,

  “16号那天,我从早上六点就开始送货,周末要货的多。我先了去了城东的有间酒家,大概是六点半左右;然后去了美食街;接着去了城东的来福老菜馆,以及老菜馆周围的几家饭店,最后去了盛高中学。等回到水产市场已经是下午二点半了。”

  黑三淡定的说着,黝黑的脸上没有一点情绪的起伏。

  “你是几点到盛高中学的?”

  寇扪双手交握放于桌面上,幽深的目光定定的看着黑三。

  “大概中午吧!记不清了,不过我好像有听到过课间铃声。”

  “卸货期间,你去过哪里?”

  “没去哪里,就找了个地方抽根烟。”

  黑三嘴角微勾,抬头间,却化作了憨厚老实的微笑,像是农家汉子说话说到不好意思时露出腼腆的笑容。

  “就抽根烟?然后呢?”

  “然后就回去继续卸货了。卸完货就回水产市场了。”

  黑三仍是那副憨憨的样子,他抬起头直视寇扪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笑意却不达眼底。

  寇扪眼睛微微一眯,像是猎豹在捕捉猎物前做着最后的判断。

  二人的目光在这一刻交汇,仿佛有无数看不见的电闪雷鸣在这一瞬交集。直到“叩叩”的敲门声,打断了二人的对视。

  技术组的人拿着一份化验单交给寇扪,并在他的耳边耳语几句。

  寇扪扫了眼化验单上的结果,嘴角上扬,勾起一丝冷笑。

  “是你自己交待,还是我给你说?”寇扪扬了扬手中的报告单,给黑三下了最后的通碟。

  黑三依然保持沉默。

  “好!很好!”寇扪嗤笑一声,“我给过你机会的!”

  “其实那天去盛高中学送鱼时,你中途去了一趟位于食堂北面旧校区的一个画室,并且还杀死了一个女人,我说的可对?”

  黑三面色不变,依然是那副憨憨的样子。

  寇扪眼皮微微上抬,扬起那本封在证物袋中沾了鸡血的童话书,继续道,

  “我们在画室中间的画架上发现在这本书,是你的吧!”

  “你也不用急于否认。我问过食堂采购的人,那天正巧赶上食堂杀鸡,你还帮了忙,不小心将书掉在了鸡血上。我们验过了,书上的指纹就是你的。所以,你在说谎!”

  寇扪看着黑三,凌厉的目光中,带着逼人的杀气。

  黑三眸光微闪,眼睛微瞌,继续保持沉默。

  “你不要以为自己沉默不认,我们便奈何不了你!我告诉你!只要警方掌握足够的证据,照样可以定你的罪!”

  面对黑三软硬不吃的态度,寇扪心中蹿起一股无名的火。

  将黑三交给李飞审问后,寇扪出了审讯室。

  站在楼顶,点燃手中的香烟,看看一圈一圈飘散开的烟雾,寇扪心中暗暗思索。

  事实上,他们目前的确缺少一些直接的证据。而已经采集到的信息还正在化验中。审讯之前,他已经派孟逸和技术组的人员去西城水产市场搜查黑三用来拉货的车了,希望能有所收获。

  “原来你在这儿!”

  粟问推开顶楼的门,便见到在角落里的寇扪。

  一见是粟问,寇扪下意识的想要掐灭手中的烟,却被粟问抬手阻止了。

  “你不是闻不了烟味?”寇扪微微疑惑。

  “我有这样讲过?”

  忽然想起上次在顶楼见粟问时,她自己手中正掐着一支烟,只是没有吸。

  寇扪摇头轻笑,是自己想太多了!见粟问靠着栏杆没有要走的迹象,便问道,

  “你找我?”

  粟问笑笑,不同于标准礼仪式的微笑,虽然还是有些不太自然,但却少了从前的僵硬。“没有头绪?”

  “找不到杀人动机。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那你有查过他之前的事情么?”

  “查过,他没有案底。”寇扪按灭手中的烟蒂。

  “我是说,你查过黑三从前在老家的事情么?”

  “嗯?”寇扪疑惑的看着粟问。

  粟问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密封在证物袋中的名片,递给寇扪,

  “我建议你给他老家的派出所打个电话问问。”

  寇扪翻看着名片,“哪来的?”

  “他家的衣柜里。”

  “他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寇扪薄唇微抿。

  如果是这样的话,很有可能对量刑上有一定的影响。

  “谁说看心理医生就一定是心理有疾病的?你这是偏见!”粟问罕见的抛了寇扪一个白眼,

  “当人精神压力过大时,也可以通过心理疏导来治疗的,这不算什么。”

  寇扪耸了耸眉,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一声,“懂了!谢谢你!”

  说着,立刻转身下楼打电话核实去了。

  粟问指出的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原来早年黑三在老家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准备结婚的对象。

  之所以说是准备结婚,是因为他所在的乡下大都不领证而同居,等生了孩子才办婚礼。

  黑三为了这个老婆,几乎花尽了积蓄,后来终于有了身孕,他便想要准备婚礼。

  但办婚礼要钱,所以他将老婆安置在老家后,便去了煤矿上班。打算在孩子生下来之后,办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

  有了生活目标的黑三干劲十足。

  然而黑三工作的是一家黑煤矿,安全措施不合格,发生了矿难。

  消息传回了村里,黑三的老婆大受打击!一开始她还在等黑三能活着出来。

  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她的肚子也开始显怀了,都没能等到人。

  邻居实在看不过去,便劝着她改嫁。她一个人没办法养活孩子,便收了抚恤金做了引产。

  一年后,黑三回来了。

  但是那时他老婆已经改嫁了,住的仍是他那间房子。黑三一回来便撞见她与人亲密的情景。

  出于愤怒,黑三转身进厨房拿了菜刀将那淫夫砍伤。还是他老婆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才没将人杀死。

  村中的人得知事情后便来调解。

  调解的结果就是那被砍伤的人不告黑三,条件是他的老婆归那人所有。

  再后来,黑三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