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非正常死亡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报警吧

非正常死亡纪事 凛千秋 2371 2020.09.26 09:07

  粟问与小王一起去接运。

  到达接运地点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了。那些人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和身边的人议论纷纷。

  小王与粟问刚下车,就有一个身上挂着工作牌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

  “是您打的电话么?”小王问道。

  “对对对!我是这附近街道办的。这个小区是老小区,没有物业,归我们街道办管理。我们办公室昨天接到小区住户的举报,说是这个单元楼总有臭味传出,还有苍蝇飞来飞去的,叫我们过来看看。这不,一过来,就发现302户的杨大爷死了么!这才叫你们过来!”街道办的宋伟国说着。

  “门是你开的么?”

  “对,我们街道办有他家的备用钥匙。”

  “那他的家人呢?你们没有通知他家里人,怎么就开了死亡证明了?”小王道。

  “杨大爷早年老伴死了,也没有再找。他有个不孝的儿子除了管他要钱,一年到头也不会回来几次的!所以平时都是一个人住。这不,前段时间,杨大爷觉得身体不好了,就立了遗嘱,让街道办的人来管他,等他死后,就把房子捐给街道办。这不,遗嘱我都拿来了,在这里。”

  宋伟国说着,就把一个文件袋递给小王。

  小王看了眼,又递给粟问。文件上的确是这么写着的,还盖了章。周围其他的邻居们也点头,看来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少,应该是真的了。

  将文件还给小王,粟问穿好防护服和鞋套,进了302室。

  “所以你们就打了殡仪馆的电话?你们报案了么?”小王接着问道。

  “这杨大爷这段时间身体不好,年纪又大了,这老死也很正常吧!哪里需要报警呀!”宋伟国有些不以为意。

  没过多久,粟问从里面出来,身上满是尸体腐烂后的气味。

  “你们报警吧!”

  她刚刚进去的时候,屋子里的空气很闷,大概有三十几度,到处都是飞来飞去的苍蝇。转过玄关,入目的是一个大概七十岁左右男子的尸体,呈仰卧位倒在客厅的茶几旁,脑下一滩黑色的血迹,这应该就是街道主任口中的杨大爷了。

  她凑近细看,尸体已经开始腐败,并且有明显的腐败血管网,尸身中,无数的蛆虫在蠕动,已经隐隐有腐败巨人观的迹象。现在已经入夏了,粟问根据曾学过的法医学来判定,这个杨大爷至少死了二天了。

  粟问用戴了三层的手套去探杨大爷脑后的伤,伤口很大,又对比茶几的角,那里虽有少量的血液,但是与她摸到的伤口并不不符。

  她转过沙发,在一旁和垃圾筒内发现了几个烟头。

  粟问越想越觉得不对,立刻停止了手中的查探,小心的绕过地面上的血迹,走了出去。

  宋伟国与小王听见粟问的话,俱都看向她。

  “杨大爷应该是死于他杀。你们报警吧!另外,下次如果再遇到类似这样的事情,一定要先报警处理。”

  粟问说着,脱下防护服与手套。里面的味道,那是相当的刺激了。虽然她经常做这些事,但是在面对未经任何处理的尸体时,还是有些接受不能,毕竟太挑战人类的嗅觉极限了。

  “哦!好的!”宋伟国也不啰嗦,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

  小王见有人报警了,就招呼着粟问离开,单位那边还有一大摊子的事呢!

  “已经报警了,那个,警方说让看过现场的人等一会儿做下记录,你们怕是还不能走。”宋伟国说着,脸上挂着歉意的笑,毕竟是他一开始没有搞清楚杨老头的死因,让粟问二人白跑一趟不说,还得留下来做笔录。

  “好吧!”粟问皱着眉头回到车上坐着,想着馆里积压的工作,怕是今天又要加班了。

  没一会儿,刑警队的车就到了。

  为首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五,看着像是队长样子的男人。

  他穿着黑色的短袖,身板笔直,军绿的工装裤塞进军工皮靴里,一副欧克利架在高挺的鼻梁上,颇有一种部队出身的感觉。

  在他的身后是一名身穿防护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男子的手中拿着一个工具箱。看他的装扮,应该是法医无疑了。

  再后面的车,下来了三个人,一个装束与先前的法医相似,不过还是有些差别,应该是痕检。另外两个是一起办案的警官,因为他们一下车,就找周围的人群了解情况去了。

  粟问透过后视镜,通过几人的穿着与行为猜测着他们的身份。

  “你好,我是江城刑警大队的队长寇扪,这是我的警员证件。”寇扪对着宋伟国出示了警官证,“是你报的案么?”

  “你好,寇队长,我是这片街道主任,是我报的案。是这样的……”

  “叩叩”敲车窗声响起,打断了粟问的思绪,她按下按钮,看着车窗外的人,道,

  “我们是殡仪馆工作人员,二十分钟前到达的这里。我进了案发现场,探过死者的后枕部,发现多处有明显的钝器伤,所以让他人们报的警。我是穿防护服进的的现场,二分钟后就出来了。在我之后,没有人进去过。这位队长还想要了解什么?”

  不等寇扪询问,粟问就道出了他们到这里的时间以及经过。

  寇扪显然没有料到粟问会十分配合,三两句就交待的他们来之后的经过。

  “呃,我们需要你去局里做一份笔录。你……”

  “你可以选择现在做笔录。”粟问打断了寇扪的话,她并不想浪费时间。

  “不好意思,不是我不配合,而是我们馆也忙得很。再者,我一不是目击证人,二与死者无任何关系,案发现场什么样,你们的法医与痕检应该都能检查出来,没必要非让我去你们局里。”

  “另外,这是我进去穿的防护服以及手套和鞋套,如果你们需要,可以拿去化验。”

  说着,粟问就把刚刚脱下来有袋子装好的防护服递给了寇扪。当然,她没有忽略他被上面粘染的臭气熏的微皱的眉头。

  “那你留个姓名和电话吧!”寇扪接过袋子,看着始终冷着脸的粟问,道。

  “粟问。”

  说完,又把放在驾驶座位旁边的殡仪馆的名片盒拿起来,从中抽了一张,隔着车窗递了出去。

  “寇队长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那我们就先回了。”

  粟问心情有些低落,因此说话的语气不自觉的有些冷。

  她是奶奶养大的。而杨大爷死状,像极了粟问奶奶离世时的样子,这让粟问的口气难免有些不好。因为她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一旁的小王像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模样的粟问,惊的目瞪口呆。

  粟问平时在馆里都是话少的很,而一次性说如此多的话,难免让他觉得惊讶。

  他完全没有见过这样的粟问。

  粟问扭头,看着一脸呆滞的小王,抬手在他眼前晃了下,示意他可以开车了。

  看着离开的殡仪馆的车尾,想着那张冷漠的美人脸,寇扪摇了摇头,嘴角微勾。

  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

  他有种预感,他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