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非正常死亡纪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寇扪的警觉

非正常死亡纪事 凛千秋 2053 2020.10.16 08:44

  铜像里的尸体已经腐化成白骨,有成年男子身量的大小。

  “死者,男,身高一米七五。根据臼齿的磨损程度来看,死者年龄应该在二十二到二十七岁之间。死者全身骨骼完好,没有明显的骨折。”

  “死者的口鼻处有水泥残留,应该是活着的时候被人抛入水泥池中窒息而死的。另外包裹尸体的石膏内侧有一层薄薄的水泥,可以证实这一点。”粟问检查着死者的尸骨,述说着尸体所呈现出来的信息。

  “行啊!小粟问。你法医学学得这么好,怎么不早来刑警队呀!在殡仪馆简直屈才了!”慕容懿对于粟问如此高的专业水平很是惊叹。

  “我上学的时候在医院实习过。”

  慕容懿一听粟问实习过法医,就存心考考她,“哎!那你说说,这个死者的死亡时间。”

  粟问抬头,看了一眼慕容懿,见他表情认真,方道,“死亡时间应该是二年前,也就是16年的八月。”

  “你都没做耻骨联合,怎么说的这么精确?”慕容懿一脸惊奇。

  对于不做耻骨联合,只根据骸骨就判断死者的年龄以及死亡时间,这一点就算是有经验的老法医都不一定能说得这么精确的!难道小粟问在法医学上有什么过人的地方?

  慕容懿的眼中充满期待。

  “东坪山庄是16年八月建成的,同年开始陆续入户。而这个铜塑据说是一个年轻的雕塑家打造的首个全身金属雕塑,当时东坪山庄早在工期的时候就以这个为卖点做宣传了。铜塑被立当日还请记者做了被特别报道,当时还上了电视台新闻。”

  粟问的解释让慕容懿一脸懵逼。

  敢情他还以为粟问是根据多年的经验看出来的!原来是有外界新闻做辅助……

  “有问题么?”

  “没……没问题!”慕容懿连忙摇摇头。

  他能有什么问题,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蠢。他可能真的应该听寇扪的话,没事的时候多读一些书,吧?

  慕容懿在心里暗暗规划着。

  “死者的左手食指与手掌接连处的骨骼有增生的痕迹,应该是受过伤,看这个愈合情况,应该是粉碎性骨折后没有养好。仔细看的话,还存在同一部位多次受伤的情况。可以根据这个为线索,查一下失踪人口中有没有曾经左手骨折的人的就医记录,应该会帮助我们锁定死者的身份。”

  说到这里,粟问的眉头微皱,她忽然想起前一天晚上的那个梦,应该就是这个人了吧!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东西。

  她昨天刚刚摔了,晚上就做了梦,今天又发现了尸体,并且这具尸体外的金属包层上还留有她的血迹。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看,她怕是又被枉死者遗留的磁场所影响了。

  她想做点什么,可以快速结案,但是又不想再经历垂死挣扎的窒息之感。

  她真的是太难了!

  二个小时后,尸检工作结束。

  慕容懿将尸检报告送去给寇扪。

  “这次尸检怎么这么快?”寇扪翻阅着报告,随口说道。

  慕容懿靠在桌沿,长长的叹了口气,哀怨着,“谁让你给我找来一个那么能干的帮手呢!我感觉自己都没有用武之地了。哎!我存在的价值啊!即将被掩埋……”

  “说忙不过来要人手的是你,说自己没有用处没有存在价值的也是你!你怎么那么矫情!”

  慕容懿瞪大着眼睛,仿佛听见了什么扎心的话,“我矫情?我……”

  “行了行了行了!别演了!你说说,这报告是怎么回事!”寇扪打断慕容懿正在酝酿的年度催泪大戏。

  “哦,你说这个呀!自己问粟问去!这都是她写的报告!”慕容懿撂下话,甩头就走。

  哼!他被寇扪伤了心,没有一顿烧烤根本好不了的!

  没理会正在拧巴的慕容懿,寇扪拿着尸检报告找到了粟问。

  “在这里工作还习惯么?”

  “对我来说都差不多。”粟问耸耸肩,目光落在寇扪手中的尸检报告,“你是有哪里不清楚的么?”

  “哦,你对这次的尸体有什么看法?”

  报告上面的内容,他大致看得懂,不过他想听一听更专业人士的意见。

  “嗯?报告上不是都写了么?”

  “我是说,你自己的想法。”寇扪直视粟问的眼睛。

  他觉得以粟问的敏感,应该对于案件有着不同的看法,或许可以给他们办案带来帮助。

  “那,我随便说说?”粟问目露询问。

  寇扪摊摊手,表示随意。

  “我发现死者的左手食指与手掌连接的部分有过骨折的情况,骨骼增生的样子不像是单纯一次的骨折,这有可能与他的职业有关。”粟问斟酌着开口。

  “职业?”寇扪眉头一皱,手指轻点着桌面。

  “对,没有人会没事就砸自己的手吧!除非是职业造成的,不然我想不出还有什么。”

  “那你认为是什么职业?”

  “会长时间摆弄锤子这类东西的,不是建筑师就是雕刻师吧!”粟问像是随意却又故意的说着。

  “雕刻师?”

  “嗯。”

  “比如?”

  “那个做铜塑的人。”粟问在回答寇扪问题的时候,一直直视着他的眼睛。当说出雕塑师后,忽的笑了。

  “我总感觉你很神秘,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寇扪在粟问直视他的时候,也一直在回视着粟问。所以对于粟问一次次的试探,他可以感觉的出来。

  “嘘!被人知道了,就没有神秘感了哦!”粟问眼睛微眯,唇角上扬,活像是一只勾人的妖精。

  “你……”寇扪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粟问见寇扪有被自己惊到,忽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骗你的!”

  “我记得二年前东坪山庄在宣传小区时宣传的铜塑不是这样的造型。我怀疑,这个铜塑被人替换了。反正你们查案的时候也要查这个铜塑的来源,就顺便查一下喽!”

  “你说的没错。谢了啊!”

  寇扪想再说点什么,但是又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题。因为他的感觉告诉他,粟问没有说笑。所以最后只得放弃了继续聊天的想法,匆忙结束了对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