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妖魔江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遇袭

妖魔江湖 写雨心风 4624 2020.08.06 10:07

  自从第一次遇到妖魔,内心产生了难以控制的恐惧后,羽化尘就通过和妖魔大量的战斗,逐渐克服了自己对它们的恐惧。

  但是就在刚才那一刻,自己和那只突然出现的仿佛滴着血的眼睛对视后,他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心里防线,再一次发生了动摇。

  人们总是说,克服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它。但是当恐惧超过了你的心里极限后,面对它只会让你丧失所有的斗志和勇气,彻底沦为它的奴隶。

  那只眼睛似乎就蕴含着同样的力量。它不仅让羽化尘害怕,竟然还让他产生了一种想要跪地求饶的卑微情绪。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羽化尘的嘴里念念有词,一股股无形的念力在他的眉心汇聚,让他心神逐渐稳定,不再受到那莫名地蛊惑。

  这是道教八大神咒之一的净心神咒,乃八大神咒之首,具有排除杂念,安定心神的功效。

  施展咒术之后的羽化尘,状态明显比之前要好上许多。他此刻也是怒火中烧,没想到自己一个不小心,险些要着了那诡异眼睛的道。

  其实羽化尘所感受到的恐惧情绪,都是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作用,那种力量将他的恐惧无限放大,才让他进入了刚才的状态。

  “妖孽,找死!”羽化尘饱含怒意地一剑挥出,剑光一闪,明瓦所制成的窗户不堪重负,直接崩碎开来。

  然而窗户后面什么也没有,那只眼睛已经不翼而踪。

  羽化尘向屋内看去,发现了之前看到的那张桌子,但是桌子上的那只手已经消失了,桌子旁的椅子上也空空如也。

  “去哪了?”羽化尘目光横扫,但是这个房间本就不大,根本没有可供藏身的地方。

  突然,背后又是吹来一道微风。

  羽化尘再次回头,但是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妖孽,还敢再耍我?。”羽化尘大喝一声,身体向后一转,手中的剑直接横斩了出去。

  “啊!”剑似乎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但是没有丝毫阻力便切了过去。身后也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待羽化尘完全回过了头,才看见,那屋内的窗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趴上来了一个人。

  此人穿着一件织金衣衫,腰上还绑了一根黑色的蛇纹玉带,看得出他身份的尊贵。不过他的衣袖口露出的双手却是骨瘦如柴。看样子此人正是之前依靠在桌角的那只手的主人。

  它的脸上似乎被羽化尘的利剑所伤,正低着头用手捂着脸痛苦地低吟,让羽化尘没有办法看清楚他的样貌。

  “你究竟是谁?”羽化尘右手持剑指向男子,出口问道。

  虽然之前看到的那只眼睛十分诡异,完全不像是正常人所拥有,但是在这个人身上,羽化尘却是完全没有感受到妖魔的气息。

  “呃。。。呃。。。”那人还在低吟,但是双手也是缓缓放下,露出了捂住的脸庞。

  “嘶。。。”饶是以羽化尘的接受能力,也被这人的样貌惊得不轻。

  那是一张完全没有血色的脸,皮肤皱褶无数,没有光泽,紧紧地贴着脸上的骨头。那样子就像是一个骷髅脸上皮了一张人皮。

  它的行动也是异常缓慢,放下的双手就像是年久失修的机括一样,运转不畅,嘎吱作响,活像是个刚从土里挖出来的干尸。但是不同的是,这人的眼睛倒很正常。虽然此刻它还是双眼禁闭,但是眼眶内的凸起表明,他的眼珠完好无损。

  眼眶下方还有一道划痕,正往外汩汩地冒出黑色的血液。看来就是刚才被羽化尘所伤的地方。

  看到这人似乎没有下一步举动,羽化尘倒也没有再次出手,他还在盯着那干瘪的脸庞,似乎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嗯?这额头的宽度,眼鼻嘴的间距?好像真的是莫节?”羽化尘看到过叶霜拿出的莫节的画像。因为是城主的缘故,那副画像画得栩栩如生,非常写实。所以即便现在此人的脸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但羽化尘还是能隐约看出曾经莫节的影子。

  这就让人纳闷了,今天早上木一清和潘立两人不是还来过城主府吗?只是一天的时间,这莫节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难道说眼前的莫节并不是本人,还是说早上那个和四卫见面的莫节另有其人?羽化尘的脑子也有些转不过弯来。

  还有一点也值得注意,那就是面前的莫节身上依旧没有半点妖魔气息。他这个样子,要是人类之身,断然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就算是实力再强的真武人也是如此。那就只有一种解释,是妖魔作祟。可是此处却又没有半点妖魔气息,当真是有些古怪。

  事情越来越复杂,本来以为经过今晚的调查,敌人会露出马脚,但是直到现在,依旧是敌暗我明,毫无进展。

  既然想不通,那便不再去想,先试一试眼前的莫节,到底是什么东西。

  羽化尘想着,一剑刺出,直指莫节的胸膛。他这一剑没有使出全力,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想看看这莫节会作何反应。

  “嘶。。。”又是一声非人的动静。莫节听到了剑破开空气的声音,但是他的双眼依旧没有睁开,只是伸出了手抓向了刺来的一剑。

  手上的皮肉已经干瘪,羽化尘的这一剑直接划穿了它的皮肉,切到了骨头之上。

  任然没有受到任何阻力,剑不仅割裂了手中的白骨,还顺畅地插到了他的胸膛之中。

  这手感和昨夜面对夜叉时完全不一样,仿佛面前的莫节真的就只是一个行将朽木的普通人。

  羽化尘反手用力,就准备将剑抽回来。但就在此时,屋外忽然狂风大作,屋内的蜡烛全部被吹灭。周围瞬间陷入漆黑之中,只有点点月光洒在二楼,提供了些许的光亮。

  这一次,羽化尘体内的内力开始翻涌,他终于感受到了妖魔的气息。

  妖魔气息是一种很难理解的存在,它不是寻常的,可以被鼻子闻到的一种味道,而是一种会引起内力共鸣的奇特波动。所以,寻常人是感受不到这种气息的,只有拥有内力的真武人,才可以发现妖魔的存在。

  身前的莫节,紧闭的双眼再次睁开,其内的确是刚才羽化尘看到的血红色瞳孔的眼睛。

  奇怪的悸动再次袭遍全身,那种恐惧,那种想要屈服的感觉再次出现。

  不过这次羽化尘早有准备,他直接搓开了左手的一张符咒。这是一张刻画了净心神咒的符咒,虽然没有直接施术效果好,但是胜在快捷方便。

  金光一闪,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驱散一空,这次的负面情绪没有刚才来得剧烈,羽化尘也不知道是这莫节虚了还是自己已经有了抗性。

  “既然你真的是妖魔,那我便一剑斩了你!”感受到妖魔气息的羽化尘,没有丝毫犹豫便是挥剑直砍。

  “惊雷!”惊雷剑式一出,二楼又是一片电光狂闪,把本来黑暗的环境照得透亮。

  就在这一剑要把莫节斩成两半的时候,羽化尘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赶忙寻找这感觉的来源。他注意到了自己印在地面上的影子,刚才的月光淡淡,影子不是很明显,但是现在在“惊雷”的加持下,影子印刻在地面上,漆黑如墨。

  诡异的是,羽化尘的影子。。。竟然有两个头!

  身后有人!羽化尘汗毛乍起,手中的剑势已成,已经来不及换招了,情急之下,他直接松开右手,身子强行扭转,双手又是金色内息瞬间覆盖。

  “化龙掌!”双掌拍出,直接轰向了身后的人。

  “刺啦!”羽化尘的左手被锋利的刀刃划开,但同一时间他的右掌也是拍在了实物之上,将一人直接打飞。

  但是那人在空中伸开双臂,抓住了两边的门框,硬生生把后退的身躯停了下来。

  羽化尘撕下一条布料,缠到了左手的伤口上,作了个简单的包扎。此刻他才发现,身后的那人虽然是人类的样貌,但是浑身散发着黑气,双眼无神,那浓郁的妖魔气息竟然是从他身上传出。

  也难怪羽化尘会没有察觉。他潜意识以为,那妖魔气息是来自于身后的莫节,所以并没有想到会出现另一个人。

  羽化尘刚包扎好伤口,就被莫节从身后一把抱住,他的身子虽然软绵无力,但却像是韧性十足的绳索一般,牢牢地捆住了羽化尘。

  他的头颅上还插着羽化尘的剑,剑的前端已经完全没入了头骨之中。即便如此,莫节的行动如常,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就在莫节困住羽化尘后,对面的那人也是再次暴起,举着刚才伤过羽化尘的砍刀,就是一刀劈了过来。

  羽化尘没能在第一时间挣脱开莫节的束缚,所以这一刀看来是很难闪避了。但是羽化尘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惊雷——破!”他的双眼突然光芒大盛,电光在其中疯狂地流转。下一刻,内息化成的万千电流裹挟着骇人的气势爆裂开来。羽化尘也是双手用力,他身后的莫节直接被崩断了双臂,倒飞了出去。而身前那举刀挥砍的人更加凄惨,被狂暴的内息击中,直接飞出了屋子,越过二楼的栏杆,重重地摔到了楼下。

  内息逐渐稳定,周围已是一片狼藉。羽化尘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起来也是消耗了不少力量。

  这一招惊雷破是惊雷剑式的变招,可以无剑的时候施展。但是这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武功,只不过是将内力全部爆发,从而产生直接可观的威力。简单粗暴,但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刚才的那一击就是直接消耗了羽化尘七八成的内力,六品内力的全力爆发,这才使他得以脱困。

  羽化尘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体内紊乱的内力。身后的莫节躺在地上已不知死活,羽化尘转身从它的头颅里拔出了自己的剑,便没有犹豫地从二楼飞身而出。

  他要撤退了,虽然莫节看起来已经没有了生息,但是另一人如果真的是妖魔的话,那一定不会因为刚才的一击而失去战斗力。反观自己,左手受伤,内力枯竭,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就真的危险了。

  羽化尘从二楼落到地面后,足尖轻点,便向着院外飘去。他特意看了一眼落在不远处的疑似妖魔的人类,他果然正在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但是身形有些摇摇晃晃,看来刚才的一击还是对他造成了一些影响。之前室内昏暗,现在借着月光,羽化尘还发现这个人的面孔似乎也有一些眼熟。

  但是情况紧急,也容不得他细想,踩着极快的步子,羽化尘开始原路返回。

  这一路上竟然出奇地顺畅,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因为是逃离的缘故,羽化尘只注重速度,没有隐蔽身形,所以他也做好了交手的准备,但是府内那三三两两的巡逻队就好像蒸发了一般。“不会是还在追之前那两个太极门的弟子吧?”羽化尘心里猜测道。

  城主府最外围的围墙已经可以看见了。羽化尘完全是按照进来时候的路线撤退,只要再穿过前面一个不小的花园,应该就可以离开城主府了。

  “有人?”羽化尘听到了前方的花园中有人说话,再仔细一感应,才发现不止一人,其中还有几道熟悉的气息。

  再次跃上了院墙,羽化尘藏身在一棵大树之后,向花园内看了过去。

  几道熟悉的气息自然是刚才遇到的太极门弟子和那院中出来,追捕他们的两人。但是此刻园中的场景完全出乎了羽化尘的意料。

  两个太极门弟子不仅没能逃脱,此刻也已是一死一伤。那男弟子静静地躺在地上,没了生气。看不清他身上的伤口,但应该是在胸膛之上。直到现在那附近还有血液流出,向四周扩散。看这流血的速度,似乎还没死多久。

  另一人,也就是这位死者的师妹,也已经被击倒,趴在了地上。她嘴角的血迹还没有凝固,整个人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愤怒,浑身上下都是颤抖不停。

  “妈的!就你们能跑!来,我看看,现在你们还怎么跑?老实交代,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但是任凭此人如何叫嚣,那女弟子都是一言不发,眼神中也是充满了恨意。

  “还不说!看来要我也给你来一刀?”这人一下来了火气,举起刀就是要砍下去。

  羽化尘也不是见死不救之人,虽然他之前一直以为这两人可以安全撤离,但是没想到最后却发生了这样的悲剧。既然现在看到了,便出手救她一命吧。

  “吼!”就在羽化尘准备出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似乎是那妖魔追了上来。

  没想到这一声吼叫,倒是把园中的众人也震住了。那举刀的人立刻放下了手臂,神色凝重地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怎么回事?这家伙怎么被惊动了?这下可麻烦了。快去找城主!不对,难道是城主出事了?府内还有其他人,快搜!”

  听到命令,整个园子乱成了一团,有不少人都是流露出恐惧的神情,赶忙借着搜查的名义,离开了花园。

  “好机会!”看到下面的人,注意力都被分散,羽化尘也没有犹豫,一个加速,就是冲到了那女弟子的面前,然后在她惊恐的眼神中,一把抱起她,头也不回地向府外奔去。

  “在这!这还有个人!”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但是为时已晚,羽化尘已经趁乱翻出了院墙,隐入了街巷之中。

  他还没有走出多远,身后的城主府里就是传来一片混乱的叫喊,其中似乎还夹杂了野兽般的嘶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