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生死归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问道金锁关—近在咫尺

生死归队 托木尔 2053 2020.06.28 21:56

  一个穿蓝色铁路制服的人,站在门口大声通报:“这几天的客车都被国军征用了,乡党们要坐火车,只能坐过路拉煤的车了。愿意坐的,待一会儿就到旁边的售票处买票吧。”

  候车的人们吵吵起来,“运这么多国军啊,又要打大仗了吧。”“打仗,打仗,打到啥时才打完啊!”“天这么冷,坐拉煤的火车,不把人冻死才怪哩。”

  吵归吵,说是说,当听到“卖票了”的喊声时,十几个人还是涌出门去,到售票处门口排队买票。

  人不多,朱良山就没排队。等别人都买过,才到窗口买了一张到铜川的火车票,才一块钱。

  等到半中午,才来了辆西安到铜川运煤的火车,“咣当”一声停在站台上。在蓝制服铁路人员的引导下,十几个人爬到一节空车厢里,靠着半人高的车厢板站下来。

  火车开得并不快,风也不大。但迎风行车,加大了风力。感到的是寒风呼呼,冻得站在车厢里的人瑟瑟发抖。朱良山也缩着身子,不得不蹲了下来,靠着车厢板。这个时候他更加感谢王来水大哥,幸亏他把带皮里子的夹衣换给自个,不然,到了铜川不冻病才怪哩。

  火车运行不一会,速度就慢了下来,越来越慢,“咣当”一声,干脆停了下来。蹲着的人们又站起来,看看两边发生了什么事。不靠村不靠店,也不是车站,为什么停在这里啊?你问我,我问他。谁也不知道。有的人冻得受不了,就在车厢里走动起来,还有的晃动着小跑起来。

  朱良山也站起来,扭扭腰,踢踢脚,伸伸胳膊。

  这时,听到远方有火车汽笛的声音,接着传来这“突突突”的火车声。是一辆客车驶了过来,火车停在这里是等着会车。

  开过来的是一趟军列,车厢里坐满了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军人。他们是一二三师三团的全体人马。

  桑子带领警卫排的人,坐在卧铺车厢的两头。中间的几个卧铺包厢里,都是三团团部的军官们。

  有几个军官在走道里吸烟,把卧铺车厢搞得乌烟瘴气。

  桑子坐在靠窗口的位置,就把车窗玻璃摇下来半边,让烟气散发出去。

  车速慢下来,因为会车,旁边的路轨上停着一列拉煤的火车,车厢板都黑乎乎的。两列火车的间距只有几尺远,一节一节闪过去,闪过去。一节车厢旁,站着几个人,可能是装卸工吧。桑子这样想着……突然,一个熟悉的脸庞移过来,移过来,一双眼睛正望着这边的车厢。

  桑子猛地站起来,“指导……..”“员”字没有喊出口,他意识到旁边有警卫排的士兵。桑子把头伸出窗外,大喊:“啊……啊……啊……”

  尽管桑子嗓门很大,那边车厢里站的人仍然毫无反应,火车行驶的声音太大了。

  距离越来越远,渐渐地,那列货车就消失在视线之外了。

  桑子失望极了,慢慢坐下来,一拳砸在腿上。

  “排长,看到熟人了?”一个士兵问。

  桑子摇摇头,否认着,“没有,噢,刚才一个人,很像我的一个老乡,没看清楚,火车太快了。”

  实际上,桑子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是指导员朱良山。那个在三岔梁突围战中掩护自己的指导员,那个在高桥镇被抓了壮丁被人识破又被自己救了的指导员,那个在娘娘坝找到音信的指导员,那个在天水城被错抓绑票的指导员,那个几次冒死相救却没能见到面的指导员,那个自己日夜思念的指导员,他怎么会站在拉煤的火车上呢?

  很可能,指导员在天水被救出以后,不敢滞留天水,立即赶到宝鸡,坐火车到咸阳,再到铜川。因为客车被军队征用了,只好搭乘拉煤的货车。到铜川后再往北走,越过封锁线,奔赴延安,去找三五九旅老部队。可是,指导员哪来的路费呀?对了,一定是那个建筑公司的罗经理给他的。指导员是因为罗经理才被坏人绑票的,罗经理哪有不资助路费的道理?

  可是,国民党调集这么多军队来进攻延安,从这条路走,要通过多少封锁线啊!要经过的凶险太多了,太多了。

  怎么办?桑子想到了朱良慧医生。对,必须马上告诉朱医生。

  桑子站起来,对旁边的几个士兵说:“弟兄们多留意点,我到处走走,透透气。”

  桑子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找,在第十节车厢找到卫生所的人,见到了朱良慧。“朱医生,参谋长请你过去一下。”

  朱良慧当然明白,就背起卫生包,跟着桑子走。穿过两节车厢,在两节车厢的接头处,桑子小声问:“刚才错车的时候,看到什么没有?”

  朱良慧瞪着眼睛,不明白桑子问的什么意思,摇摇头。

  桑子靠近一些,小声说:

  “我刚才看到了指导员,就在刚才错车的那辆拉煤的车厢上。”

  朱良慧眼睛一亮,“你看清楚了?”

  桑子点点头,“就是在夜里,我也能认出来。”

  朱良慧会意,“他也往北走。”

  桑子说:“太危险了,这么多国军包围延安。万一……”

  朱良慧也急了,“是啊,那边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和什么人也联系不了,我们没法帮他,只能看他的运气了。”

  桑子说:“我有个想法,跟着参谋长不自由,我想请求到连队去。到黄陵以后,国军肯定要接防所有的封锁线,去延安的路会封闭得更加水泄不通。我如果能下到哪个连队,说不定能碰上指导员,说不定能帮上忙。”

  朱良慧说:“让我想想吧,到了黄陵后见机行事,但不能莽撞,更不能暴露……哎呀慧姐,你也在这列车上啊!”

  朱良慧看到了从桑子背后走过来的柳中慧,连忙大声叫起来。

  柳中慧面含微笑走过来。“慧妹,我正要去找你,在这给碰上了。三哥在那节车厢?”

  朱良慧说:“在卧铺车厢,我正要说去找他,正好,咱们一块去。桑子,快领我们去。”

  “是,朱医生。”桑子转身往卧铺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