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生死归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问道金锁关—金锁年关

生死归队 托木尔 2031 2020.07.01 10:02

  朱良山说:“我从湖北来的,到处做点小买卖,前几天父母来信,叫我到陕北米脂去看望一个亲戚。”

  “陕北啊?”杏花一惊,看看朱良山,不经意地说:“今天都腊月三十了,明天过大年,你还是过了年再去吧,哪有在路上过年的啊?”

  朱良山想想也是,一门心思赶往边区,不知不觉都要过年了。大年初一赶路,万一遇到国民党军队盘查,真说不清哩。就答应过了年再走,“杏花,我在你们这过年,会给你们添麻烦吧?”

  “麻烦啥?人多过年才热闹哩,不麻烦,不麻烦。”

  朱良山说:“好,就在这过年。我初次到金锁镇,到外边转转去。”

  “去吧,去吧,你听听,外边到处都在放炮哩。”

  金锁镇也叫金锁关,是古代一座重要的关隘。朝代更叠,世事变迁,风蚕雨蚀,作为关隘的城楼墙垣早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一片关隘的遗址和金锁关这个很有意义的名字。

  眼下的金锁镇只有一条街,街旁商店,旅店,饭店绸布店,粮店一家挨一家。为了增加过年的气氛,每家店铺的门上都贴了对联,门框上都挂了一盏两盏红灯笼。不知忧愁的孩子们,三五成群地点放爆竹。有几个孩子,在用小铜钱玩游戏,比输赢,认真极了。

  朱良山从南街走到北街口,又慢慢折了回来。站在杏花的古镇杂货店门口,看到门上没贴对联,只悬挂了一个红灯笼。于是走进店里,对杏花说:“杏花,大过年的,你这店门口咋没对联啊?”

  杏花说:“是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忙昏了头了。一会儿你帮我看着店,我找人给写一幅。”

  朱良山说:“找什么人啊,我给你写一幅不就行了吗?”

  杏花大喜,“大兄弟,那太好了。我给你找纸找笔去。”

  不一会,杏花找来一张大红纸,毛笔,砚台,墨绽,放在柜台上。朱良山给砚台上滴点水,开始研墨。研好墨,又裁好纸,想了想,提笔写了幅“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横联“恭喜发财”,贴在店门两边。又写了幅“天增岁月人增寿,店添喜气家添福”,贴在后院门上。

  这时,门口有人叫好,“这对联写得好,写得好,意思好,字也好啊!有力道,少见少见。”

  杏花迎出去,“当家的,回来了!”

  一个中年男人走进来,看到正在收拾笔墨的朱良山说:“这位兄弟,门上的对联是你写的啊,你的字很有功夫啊,可以说神清骨健,气势非凡。”

  杏花忙着介绍,“这位是住店的客人,姓什么我也没问。”又对朱良山说:“这才是老板,我们当家的。”

  朱良山连忙拱手问好,“老板过年好!谢谢老板夸奖。”

  老板说:“我姓郭,喊我郭老板也行,喊老郭也可。敢问兄弟你大名?”

  朱良山考虑到路条上写的是陆新文,仍然说自己名叫陆新文。湖北人,做小生意。

  郭老板说:“陆老弟的到来,给小店带来了喜气。我在门口仔细看了,你的字咋一看平平常常,再看就觉得用笔独到,藏锋蓄势,聚墨成型,力感充盈。小老弟啊,你的字和你的年龄不相称啊,太不相称了。没有十年勤学苦练,达不到这种功力。你写的对联,也会给小店带来财气的。杏花,今儿见到这位陆老弟,高兴,又是大过年的,年夜饭多弄几个菜,我和这位陆老弟来个一醉方休。”

  杏花高兴地答应着,到后边厨房里忙活去了。

  朱良山回到住的客房里,心里还美滋滋的,为了郭老板刚才的夸奖,看来郭老板是个识得字的人。

  说实在的,夸他字写得好的,郭老板不是第一个。参加革命以后,在中原军区部队里,在县委机关里,在宣传队里,在学习班里,他的毛笔书法,他写的标语、会标、春联等,曾不只一次地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赞扬。现在想起来,真得好好感谢读私塾时的范老先生。

  朱良山第一次去见范老先生,给范老先生磕头拜师,是母亲死拉硬拽把他弄到私塾去的。他害怕,他早就听大人说过,什么“棍棒里边有学问”,什么“竹板底下出才子”。小伙伴们也经常讲,私塾里的先生一个比一个“凶”“狠”“厉害”。上过私塾的小孩子,都被打肿过手掌,都被打烂过屁股。所以在私塾里学习,他比谁都胆小,比谁都认真。范老先生叫他们大声读5遍课文,他就会读10遍。范老先生让写10张大楷,他必然要写20张。就是这样,他也挨过一次打,手肿得10天拿不了筷子。

  那天下课后,朱良山正在练大楷字,一个小伙伴来叫他,说有人在水塘里抓了一只老鳖,有锅盖那么大,快去看看。他放下毛笔就跑了。当他再回到私塾时,看到范老先生手拿着二指宽的竹板,正坐在他的座位上。他怕极了,可又没办法躲避,不得不伸出双手,接受教诲。10板子打过之后,范老先生问他,说说,我为什么惩罚你。他说,跑出去玩了。范老先生摇摇头,也对也不对。你看看你写的大楷,这个“做”字是咋写的?“做”字的单人旁写了,中间的“古”字也写了,“文”字旁为什么没写完就跑了?“做”这个字缺了“文”旁还是“做”吗?没有“文”你还能做事吗?文字文字,没有“文”还有字吗?你这叫半途而废,知道吗?写字就是写人,练书法就是练你自己。半途而废就学不了知识,半途而废就做不成事,更做不成大事。你给我记好了。

  他牢牢记住了范老先生的话,此后,他有空就练字,走到那写到那。石子、树枝、土块都成了他的毛笔。地、墙、树、门板、石磙、石槽,都成了他写字的纸,见到就往上写字。夜里写到手酸眼困,早晨醒来就先在肚子上比划,写够100个字再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