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宝石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南红玛瑙佛珠

全球宝石猎人 南来无痕 3386 2020.09.28 01:15

  一家三口,坐着方爸的老式夏利车,一路说笑着回了家,期间不经意间还说起了方秋平小时候的趣事,当然,也提到了方秋平家的这台老式夏利车,这台小车伴随着方家已经十多年了,可以说是方家的大功臣。

  方爸名叫方义,方妈名叫李秀梅,两人年轻时都是市食品二厂的职工,方妈是劳保处的出纳,方爸则因为当年当兵是运输兵的缘故,会开车,退伍后转业到了食品厂当了送货员。

  那个年代会开车,有驾照还是很吃香的,方爸也因此成功娶到了当时算是产花的方妈,只是随着改革的浪潮扑面而来,食品厂的效益越来越不景气,方爸和方妈也面临着下岗的问题。

  方爸和方妈一合计,就决定下海,方爸拿出了家里的全部积蓄,并且还和亲戚朋友借了一部分买了一辆夏利小车,跑起了出租车生意,而方妈则是干起了小吃的买卖,贴补家用。

  方秋平印象中那还是千禧年,当时自己只有十岁,还记得老爸第一次买了新车开回家时的场景,那时候的小汽车对于他们这边西部欠发达地区来说还是稀罕物,也正是靠着这辆车,方爸养活了一家老小,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是衣食无忧,所以方秋平说,这辆老式的夏利是一家的大功臣。

  方秋平还记得小时候每逢放学学时老爸都会开车来接自己的场景,岁月是把杀猪刀,往事还历历在目,只是一晃神,依然十多年的光阴流走了。

  这辆老夏利,其实早已经到了淘汰的边缘,早该报废了,只是当时的方秋平留学需要用钱,就一直保留到了现在,不过由于方爸平时保养得比较好,外观绝对看不出来这是一辆十多年的老古董。

  方秋平这次赚了钱,俗话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他就想着给老爸换一辆新车,不然平时开着这辆老古董也不安全;虽然现在方爸已经退出出租车司机的工作一年了。

  开了十多年的出租车,方爸的身体也落下了许多的老毛病,方妈担心方爸的身体,才强行让方爸提前终止了出租车的工作,现在方爸在方妈开的小吃店里帮忙,平时就是收收银,也没跑车时那么辛苦,虽然赚得不多,日子倒也清闲。

  方家住的地方叫宏源小区,住的都是食品厂里的老员工,方爸方妈由于脾气好会做人,所以很有人缘,夏利一开进小区停好,就看到了路过的老邻居街坊过来打招呼。

  看到方秋平又把方秋平一顿好夸,说方秋平是海龟了有出息了要好好报答父母,有夸方秋平越来越帅气了,直言方妈和方爸这回可以享方秋平的福了之类一些恭维话,甚至还有给方秋平介绍对象的,搞得方秋平一阵头大,自己长相随老爸,只能说是普通,何来帅气一说?

  但这些都是长辈,不能表现出不耐烦,只得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的打了一通招呼,李秀梅则是笑得合不拢嘴,任那个做母亲的听到有人夸自己儿子,都会很高兴吧!在方妈心里自己儿子就是最帅的。

  方秋平打过了招呼就背上背包和方爸先上楼了,留方妈一个人还在和邻居们家长里短聊个不停。

  宏源小区都是一些老的单元楼,方家住在二楼,倒也方便,随着方爸打开房门,方秋平又回到了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地方,越是离家远,就越是让人想家。

  这是一套七十多平米二室一厅的房子,方爸和方妈住一间,方秋平单独一间,推开了自己房间的房门,还是熟悉的一切,墙上还贴着几张自己上初中时买的明星海报,虽然长时间不住,但是没有一丝灰尘,显然是方妈李秀梅经常打扫的功劳。

  回到家,方秋平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心都跟着宁静了不少,老听别人说家是心灵的港湾,这句话果然没错,方秋平缓缓闭上了双眼,想小憩一会,结果不知不觉就睡过头了。

  醒来时已经是黄昏十分,当方秋平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房间时,方妈早已经张罗好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方妈为了今天接方秋平回家,小吃店都关门休息了一天,就是想给方秋平做点好吃的,为人子女的都知道,母亲总是认为你瘦了,就是饿的,变着法子的给你弄好吃的,这就是无声的爱!

  秋子,快去洗洗准备吃饭,你爸马上就回来了。

  “奥!好的,妈”方秋平还没缓过劲来,来到卫生间洗漱了起来。

  当方秋平洗漱好了,回到客厅的时候,方爸已经回来了,而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和方爸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人,男人戴着金丝边眼睛,微微有些发福,看起来笑眯眯的,显得很富态。

  这个男人方秋平很熟悉,名叫宋文友,是方爸的老朋友,也是老邻居,就住在他家隔壁,以前也是食品厂的员工,后来下海在古玩街开起了一家古玩行,主要做手串的生意,这些年兴起的车珠子热潮,号称万物皆可车珠子,着实让宋文友赚了不少。

  宋文友有一个闺女和方秋平同岁,叫宋婷婷,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了,小学,初中,高中都是读的一所学校,一个班级。

  方秋平依稀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经常欺负宋婷婷,没办法那时候男孩子都比较皮,每次都被宋婷婷向方爸方妈告状,而等待方秋平的则是一顿“竹笋炒肉”,而方秋平依然死性不改,继续欺负宋婷婷,一直到两人升到了高中,方秋平成熟不少之后,才有所改变。

  后来,宋婷婷由于学习成绩不错,考上了沪上的财经大学,而方秋平则由于考得不好,选择了留学泰国,虽然每年暑假方秋平也会回国,但是三年时间,都是没有再见过宋婷婷了,因为宋文友和他的妻子因为感情不和在宋婷婷考上大学后就离婚了,这边只有宋文友一个人住,而宋婷婷在爸妈离婚后,也很少来这边,都是跟着她妈妈生活。

  其实,方秋平小时候也不是故意就想欺负人家小姑娘,而是宋婷婷老是想让方秋平带着自己去玩,开玩笑,自己一个堂堂男子汉带个小姑娘,被小伙伴看见是要取笑自己,说自己娘娘腔的,现在想来是自己的大男子主义在作祟了。

  所以小时候只要宋婷婷要方秋平带她去玩,他就欺负宋婷婷,每次都弄得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的,给自己爸妈告状,然后又去找方爸方妈告状,方爸是比较喜欢宋婷婷这个好友闺女的,看着她委屈的小模样,听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欺负人家小姑娘,每次都大为光火,所以,方秋平小时候没少挨打。

  想到了这里方秋平不由得会心一笑,暗叹自己当年是多么的单纯啊!白白错过了这么好的带妹机会,那可是带妹啊!在现在看来是多么拉风的一件事,自己竟然还不不愿意,哎!还是社会经验少啊!

  “宋叔,您来啦!”方秋平和宋文友打起了招呼。

  宋文友看着方秋平微微一笑道:“我们的留学生回来啦!哈哈,嗯,几年时间成熟了不少嘛!不错!”

  听着宋文友的打趣,方秋平只是尴尬的挠着头

  方爸也笑着道:“刚刚遇到你宋叔,听到你回国了就说是来看看你,来我们边吃边聊,而且,你宋叔还有事情找你帮忙呢!”

  “帮忙,自己一个刚刚毕业的小年轻,宋叔能找自己帮什么忙?”方秋平很错愕,但也不急着问,依言上桌吃饭。

  吃完了饭后,方妈收拾着碗筷,方秋平刚想要去帮忙,就被老爸拉着坐了下来,然后方爸看向了自己的老友说道:“老宋,你不是找秋子有事吗?”

  宋文友听到方爸的提醒连忙一拍额头:“啊!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

  说完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了一个老旧的木盒这才说到:“前天,我的一个朋友找到我,说是急用钱,想转手自己收藏的一串佛珠,按他的说法是什么老南红玛瑙佛珠。

  你宋叔我虽然做手串生意,但都是木质方面的,像是南红玛瑙这种东西,我也不是太懂,你不是学习的珠宝专业么?就想来问问你懂不懂?帮宋叔我掌掌眼,毕竟我那朋友也是多年的老交情了,能帮一把的话我也不好推辞!”

  “南红玛瑙?”

  方秋平听到事情的原委,也知道了宋文友是想找自己帮忙鉴定南红玛瑙材质的佛珠。

  南红玛瑙他知道,是玛瑙中的一个品类,古称“赤玉”,质地细腻油润,是华夏独有的品种,因为产量比较稀少,近几年价格也是一路走高,而且南红还曾被古人用之入药,有着养心养血的效果。

  华夏自古以来就以玉为美,古人曾言:“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华夏是世界上最喜欢美玉的国家,就像西方国家不喜欢玉而喜欢各种宝石一样。玉在华夏独一无二的地位是其他宝石所不能替代的。这也就造就了和田玉和缅甸翡翠玉的大热,虽然西方不承认玉属于宝石,但是在方秋平看来在国人心目中玉就是宝石中的一种。

  而南红玛瑙作为新晋升的热门,已经和缅甸翡翠,和田玉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根据方秋平所知他的老家滇省和川蜀地区都是南红的产地,只是以前,方秋平没有接触过而已,看到宋文友让自己帮忙鉴定,方秋平有些抓瞎,自己也不是太懂啊!

  刚想摊牌,表示自己也不是太懂的时候,又看到了老爸和宋文友一脸期待的表情,又收回了想法,他不想让老爸失望,特别是让他在自己老友面前丢脸,自己好歹也是一个珠宝专业的海龟,要是说了自己也不懂,那该多尴尬啊!

  接着,方秋平又想到了自己还有宝石之眼,其中不是有鉴定珠宝的功能吗?

  想到这里方秋平心里有了主意,想要试着看能不能鉴定下南红玛瑙,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方秋平心里有些忐忑,当然更多的则是期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