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宝石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小哑巴之死

全球宝石猎人 南来无痕 2668 2020.09.23 18:23

  双方一路追赶,子弹的破空声接连传来,哒哒哒,杰克不时的探出身子向后还击。

  坐在后排的方秋平三人,听着耳畔传来“嗖嗖”的声音,根本不敢抬头去看,只把身子伏得更低了,子弹偶尔打中他们所乘坐的陆巡,发出当当的声响。

  哗啦,由于不是防弹玻璃,后视窗被子弹打破,马尔斯肩头被密集的子弹擦伤,疼得马尔斯直咧嘴,差点就让车辆失控。

  杰克这时的压力陡增,冲着后排的三人大喊:“快还击,不然都得交代在这里。”

  小哑巴阿昆最先响应了杰克,端起AK47就透过空荡的后视窗朝着武装分子一阵扫射,情况危急,老约翰和方秋平为了自保也一咬牙端起了武器加入了反击的行列。

  老约翰至少会用枪,而方秋平纯粹就是赶鸭子上架,端起枪朝着后面也不瞄准,就是一通扫射。

  也是方秋平瞎猫碰见死耗子,还真被他打中了后方一辆军用吉普车的轮胎,轮胎被打爆,车辆顿时失去了控制,猛的撞向了道路边上的护栏,一阵巨响过后,车辆侧翻在了一旁。几个武装士兵被撞得七荤八素,晕乎乎的从碎裂的车窗口爬了出来,在后面骂骂咧咧。

  小哑巴那边也干掉了一辆车,子弹直接洞穿了驾驶员的要害,整辆车直接飞出了公路,连同车上的武装分子一起,车毁人亡。

  这时,追杀杰克他们的只剩下了那辆改装过的皮卡车。还未等方秋平三人庆祝他们成功干掉了敌人,就见那皮卡车兜里的武装分子调转了那大口径重机枪的枪口,瞄向了他们。

  子弹射击在车上,叮叮叮,激起了一团团火花,方秋平的视野里,一团火花急速的在眼睛里放大着,犹如彗星撞击着地球一般,画面在脑海中爆炸开来,接着方秋平的视野里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小心,老约翰猛的出声提醒。

  哇哇哇,小哑巴也看到了,一边叫一边猛的扑向了方秋平和老约翰,试图把他们按下身子,躲避重机枪的火力袭击。

  哒哒哒,也就在小哑巴扑向方秋平和老约翰的过程中,那清脆的机枪声再次响彻了这方天地。

  方秋平和老约翰被小哑巴按倒在了车厢里;老约翰撞了个头晕脑胀,嘴里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咸腥的味道,伸手一摸,入眼处是满目的鲜红,只是,老约翰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只可能是其他人中弹了,老约翰一惊,也顾不得头疼,连忙翻身起来,只见到趴在他身上的小哑巴,背部开了一个大大的血洞,汩汩的鲜血不断的从伤口处涌出,染红了后背的衣衫,也染红了老约翰的头脸,而方秋平则歪倒在了一旁昏迷不醒。

  小哑巴!老约翰惊声尖叫。

  杰克和马尔斯也看到了中弹的小哑巴。

  阿昆!杰克目眦欲裂!惊怒万分;此刻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老约翰急忙将小哑巴翻过了身子,小哑巴面色惨白,朝着众人勉强的一笑,看到杰克惊怒的表情,小哑巴吃力的抬起手,朝着杰克比划了一个竖起大拇指的手势。

  杰克看懂了小哑巴要表达的意思,这是他们宝石猎人特有的手势,表达了宝石猎人不畏艰险,勇于拼搏的冒险家精神,这是以前杰克告诉小哑巴的。

  比完了手势,小哑巴就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快开车,加速,给老子加速去医院。”杰克状若疯狂咆哮到,然后从车窗探出了半个身子不顾危险的疯狂朝着后方的皮卡车扫射,以此来发泄自己的愤怒,老约翰也被小哑巴的中弹,激起了血性,跟着杰克一同反击。

  那皮卡车上使用重机枪的士兵被密集的火力压制得不敢露面,手有利器,但还是惜命的,没有必要去和一群疯子搏命,驾驶员也被杰克一伙人的疯狂吓了一跳,连忙把车急停在了路边,只能远远目送着这陆巡向着泰国方向急速驶去。

  泰国国立医院,急诊手术室的门口,马尔斯和老约翰三人,一脸焦急的在来回踱步。

  杰克则是靠在一旁的墙根处,紧紧皱着眉头,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地上已经丢满了烟头。

  这已经是他们逃回泰国的第二天凌晨,方秋平和小哑巴被送进了急救室抢救,方秋平还好似乎是眼睛受伤了,只是经过治疗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被送进了住院部静养。

  而小哑巴却没有那么幸运了,毕竟打中他的是大口径的重机枪,创口大,失血过多,加上没有第一时间得到治疗,送到医院的时候显然已经不行了,人已经在急救室里抢救了十多个小时了,任然没有动静,让等在门外的三人相当的煎熬。

  叮咚!

  手术室上的红色应急灯变成了绿色,门被缓缓从内里推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三人连忙凑了上去。

  医生摘下了口罩在杰克充满希冀的眸光中缓缓摇了摇头。

  看到医生的动作,杰克希冀的眸光渐渐变成了失魂落魄,嘴里喃喃自语着:“不不不,我不相信,阿昆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死掉,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险,他都没事......”

  老约翰和马尔斯同样感到心痛,但是这就是残酷的事实,无法更改。连忙上前拍着杰克的肩膀低声安慰着他。

  小哑巴的遗体被推出了手术室,上面盖着白色的床单,杰克不敢上前去看小哑巴最后一眼,他没有勇气去面对他最好,也是最亲密的伙伴。

  方秋平受伤第二天就醒了,医生告诉他,他是被剧烈的金属磨擦所爆发出的火花,灼伤了眼睛,被送来时,连眉毛都烧焦了,紧闭的眼眶内还流出了大量血液,按照这种情况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玻璃体受创,变成瞎子,怕就怕还伤到了神经,那就比较麻烦了,可能会造成身体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只是让所有主治医师和眼科专家疑惑不解的是,在随后的细致检查时,发现方秋平的眼球竟然没有受伤,也没有发现毛细血管有破裂的迹象,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只是做了简单的清理,方秋平第二天醒来时,就能够视物了,让一众医生百思不得其解,毕竟那眼眶内流出的鲜血做不得假,但是没有创口,血又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方秋平听了医生的描述,知道自己没有大碍后,就放心了。至于医生所说的什么奇迹啊!什么要求要方秋平配合医院再检查检查啊,为了眼科医学做出贡献什么的一大堆废话,方秋平敬谢不敏,他不相信那些,只认为自己的运气不错,躲过一劫。

  望着一群围着他的医生那灼灼目光,方秋平打了个哆嗦,赶紧让杰克帮自己办理了出院。

  开玩笑,他一个大好青年,可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做了小白鼠。

  两天后,郊区外的公墓,小哑巴的葬礼上。

  今天的天气十分不好,天空阴沉着脸,让人感觉到了一丝萧索与凄凉,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方秋平,老约翰,马尔斯,杰克四人穿着黑色的西服,左手打着同样黑色的雨伞,在一处墓碑前默默伫立着。没人发出声响,怕打扰到了逝者的安息,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滴滴答答打在雨伞上的声音在回荡。

  过了好久好久,杰克才动身走到了墓碑前,缓缓蹲下了身子,把手里的一束白菊,慢慢放到了墓碑前,伸手摩挲着那光滑的墓碑低声道:“你累了,好好休息吧!”说完,便转头向外走去,只是没人看到他眼角悄悄滑落的泪痕。

  众人依次上前献花,并围着墓碑说了一会话。

  方秋平是最后一个上前献花的,他轻轻把手里的白菊放在了墓碑前,直起了身子,眼睛泛红的默默注视着眼前的墓碑。

  他没有嚎啕大哭,不是他对于小哑巴的死,不悲伤,不心痛。他和大家一样为小哑巴的死感到惋惜和心痛,毕竟小哑巴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他和老约翰的救命恩人,没有他那奋不顾身的一扑,也许,现在躺在地下的就是他和老约翰。

  方秋平想到了和小哑巴阿昆初次见面时的情景,这个黑黑的,憨厚的年轻人,微笑时露出的一口大白牙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想到了小哑巴阿昆见到自己疲累地背着扫雷设备时,上前帮忙的热情场景;想到了小哑巴露出身上的炸弹,震慑武装分子时的那分英勇和无畏;想到了小哑巴中弹后微笑着竖起的大拇指。想到了这些天以来他们和小哑巴阿昆的点点滴滴,方秋平不知不觉间早已经泪流满面......

  这几天,方秋平一直在想,人生的意义到底在那里?而这些宝石猎人到底在追求着什么?当然,可能别人会说,他们追求的只是金钱,毕竟鸟为食亡。此刻方秋平懂了,他们真正追求的是那份深深镌刻进骨子里的宝石猎人精神,这已经像血液一般早已经在他们身体里流淌。他们追求刺激,冒险与无畏,他们为了达成目标,不惧怕艰难险阻。

  如果换位思考的话,方秋平自问决计做不到小哑巴那样。此刻小哑巴阿昆在方秋平心里,是一名宝石猎人,一名真正的宝石猎人。

  小哑巴的宝石江湖结束了,而方秋平的江湖又在哪里呢?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来无痕

南来无痕

写完这章时,我莫名的竟然有些伤感,但为了剧情的需要,无奈写死了小哑巴这个角色,小哑巴虽然死了,但是老南想说的是,宝石猎人的精神永存!

2020-09-23 18: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