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宝石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不欢而散的交易

全球宝石猎人 南来无痕 4120 2020.10.02 22:20

  翌日,早上八点,方秋平还在和周公聊天的时候,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方秋平揉揉惺忪的睡眼,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抓起手机懒洋洋的说道:“大清早的,谁啊?”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您好,请问是方秋平先生吗?我们这里是高悦珠宝春城分公司,我是这边分公司经理,我叫叶媚,我们是来和您谈收购南红佛珠事宜的。”

  “奥,你好,你好!”没想到,陈老这么效率,一大早就来了,方秋平连忙打招呼。

  对方已经来到他家楼下了,方秋平赶忙洗漱,随便套了件衣服,就要下楼去接人,这时候方爸方妈和宋文友也醒了,看着三人的熊猫眼,怕是昨晚一晚上都没睡好吧!

  方秋平跟三人说了句自己要下楼接客人,就自顾自下楼了。

  来到了楼下,一眼就看到了他家楼底下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方秋平还未上前,车里的人看到了方秋平就提前开门下来了。

  一双美腿首先映入了方秋平的眼帘,笔直修长,配上黑色丝袜和高跟鞋,尽显魅惑。

  下车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穿着格子小西装和短裙,五官精致,留着齐耳短发,显得很干练,一副职场精英打扮。

  看到方秋平,还未等方秋平开口就先上前说道:“想必,您就是方先生吧!你好,我们是高悦珠宝公司,我是叶媚,刚刚和您通过电话。”

  “你好!”

  方秋平上前和叶媚握了下手,柔弱无骨,滑如凝脂。

  当然,只是一触即分,方秋平可不是猪哥,但也不得不感叹,这女人皮肤真好。

  和叶媚随行的还有个中年男人,五十岁左右叫左国庆,穿着灰色中山装,带着一副老花镜,只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古板面孔,让人生不出好感,而他则是春城分公司的首席鉴定师。

  待方秋平上前和左国庆握手时,左国庆显得很傲慢,并没有和方秋平握手,只是象征性的点了下头,方秋平也不介意,引着两人就上楼了。

  开门的是方妈,双方见面又是一番介绍,左国庆还是一副死人脸的模样,似乎像别人欠了他钱一样,聊了一会,叶媚才说道:“你好,方先生,如果方便的话,可否让我们先看看东西?”

  “那是当然!”方秋平点了点头,给宋文友使了个眼色。

  宋文友会意,转身去拿佛珠,并且把铁盒放在了桌子上,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左国庆从兜里掏出了一双白手套,慢条斯理的戴在了手上。方秋平在一旁暗自腹诽:“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真是丑人多作怪!”,对于刚刚这个老头不给自己面子,拒绝和自己握手,方秋平还是有点生气的。

  戴好手套,宋文友才打开了铁盒,南红佛珠的美丽霎那间映入了众人的眼底,左国庆也是难得的露出了一副迷醉的模样。

  看真假,看色泽,看细节,左国庆倒是整得挺仔细,足足过了半小时之后,才鉴定好。

  只见他脱掉手套收好,对着叶媚点了点头,脸上还带着一丝丝的兴奋和激动。

  左国庆对着叶媚耳语了几句,然后就退到了一旁不说话了。

  叶媚展颜一笑,当真是满堂皆春。

  好看的剪水双眸瞄了方秋平一眼,才询问方秋平的意思:“方先生,您的这串南红佛珠,确实是真品,我们这边已经鉴定好了,不知道,您打算什么价格出手?”

  方秋平看了宋文友一眼说道:“东西呢是我旁边我这位叔叔的,宋文友先生,刚刚你们也认识了,至于价格的话呢,我和宋叔也不是特别了解近几年南红佛珠的价格,我倒是想听听贵公司能出个什么价?”

  方秋平老太极了,还是玩的他当初卖红宝石那一套。

  叶媚听完了方秋平的回答,好看的眉头皱了皱,然后舒展开来笑道:“价格方面,当然不会让您吃亏,您是总公司那边推荐来的客户,我们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您看五百万怎么样?这在南红交易中已经算是高价了!”

  虽然叶媚说的好听,一副很有诚意的样子,说是什么高价,但是,方秋平却是嗤之以鼻的,他昨晚可是上网查资料,提前做了不少功课的。

  五百万如果说是普通的顶级南红佛珠的话确实已经是高价了,但是别忘了这可是大小一致的锦红级别的大颗粒佛珠,而且还是百年以上的南红佛珠,说是古董都不为过,如此的数量,如此的品质,而且还是规格一致的顶级南红佛珠,别说是见过,听都没有听过,方秋平也没有从网络上看到任何能够媲美这串佛珠品相的其他佛珠。

  如果,排除了其他藏家手里藏品的话,这串佛珠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是孤品,这就叫奇货可居,方秋平评估过,如果这串佛珠上拍卖会的话,有可能拍出一个天价,保守估计最少都有三千万,五百万?开玩笑当自己是傻子呢?

  要不是,对方是高悦珠宝公司的人,只怕方秋平早就开骂了,当然,这会儿方秋平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方秋平冷冷一笑,既然对方当自己是傻子,那也没必要给什么好脸色了,当即说到:“五百万,真是好高的价格奥,既然贵公司毫无诚意的话,我看我还是另寻买家吧!请,慢走不送。”

  叶媚不傻,当然听出了方秋平话里的不悦,也不生气,笑笑说道:“方先生,做买卖不就是你来我往吗?您看要不这样,一口价,一千万怎么样,我们可是抱着满满诚意来的。”

  “不用再谈了!我还有事,就不耽搁你们了。”方秋平摆了摆手,起身就要送客。

  宋文友和方爸方妈不懂,听到对方把价格已经提到了一千万,说实话,他们已经很心动了,一千万呐,那是多少钱?对于方爸方妈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宋文友呢虽说自己开了个手串店,也赚了些钱,但是有几百万的身家顶天了,一千万可是相当于他两倍的身家了。

  见到方秋平毫不客气的要起身送客,方爸方妈也暗暗担心这笔生意黄了,宋文友也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方秋平暗自给三人使了一个安心的眼色。走到了桌子旁合上了铁盒盖,就要抱走佛珠。

  叶媚这时候看到方秋平的动作也急了,急忙起身拉住了方秋平,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方秋平道:“别急嘛,方先生,您要是对价格不满意,那您说个价格?”

  方秋平看看眼前的这个小美女,再看看一旁的爸妈和宋文友,见他们也是一副再谈谈的意思,这才无奈的放下了铁盒,伸出了一个巴掌,语气淡然的说道:“一口价,五千万,要就要,不要就算了,买卖不成仁义在!”

  听到方秋平报价五千万,还不待叶媚说话,一旁的左国庆就愤怒的说道:“年轻人,人要学会知足,张口就是五千万,你知道南红的价格吗?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当是纸啊?这是华夏币,五千万!你怕是这辈子都没见过吧?”

  “呵呵!我是没见过五千万,但东西是我的,价格我说了算,就五千万,不买拉倒!”

  方秋平不想再和对方扯这些,同时,心里也很不舒服,暗自责怪这陈长风搞什么鬼,电话里讲的好好的,结果给自己来这么一出,明显就是把自己当凯子耍嘛,要不是自己做过功课,还真被骗了也说不定。

  交易便在不欢而散中结束了,临走时,左国庆还叫嚣道:“知道我们高悦珠宝集团在国内珠宝界的地位么?小子,要么你识相点卖了佛珠,不然我让你的东西卖不出去,你信不?”

  方秋平厌恶的看着左国庆的嘴脸,“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实在是这老货太让人恼火了,方秋平可不是吓大的,想让自己东西卖不出去?呵呵,只要东西好,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卖不出去的时候,只是价钱的多少而已。

  方秋平可不会把左国庆的威胁放在心上,这会儿他已经在考虑去哪里找一家有实力的拍卖行,卖掉南红佛珠了。

  方妈见方秋平坐在桌子上也不说话,眉头紧紧皱着,以为方秋平被左国庆气着了,连忙给方秋平倒了杯水,安慰道:“秋子,没有卖出去,你也不要气,另外找买家就是了!”

  方秋平看到老妈一脸忧心的模样,不由得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轻声道:“妈,您想什么呢?我可不会被那老货气着,那种人不值得我生气,我刚刚正在想着找一个有实力的拍卖行来卖掉佛珠呢!”

  额,方妈原来误会了方秋平以为东西没卖掉在生闷气呢,于是又接着道:“我们也不懂,可我看对方价格给的也不错,一千万呢!怎么?难道是价格给低了?”

  一旁的方爸和宋文友也是投来了疑惑的目光,等着方秋平解释。

  方秋平无语,只得和三位老人家一一说明了这串佛珠的价值,听到这串佛珠真的能卖出几千万的天价,三个人都震惊了,嘴巴张得老大,半天都合不拢。

  尤其是宋文友,已经是按耐不住脸上的喜意了,像个铁憨憨一般,只知道傻笑不停。

  “天啊!几千万,那得多少钱?老宋,你这下可发财了!豪车豪宅在向你招手嘛!”方妈调侃着宋文友,也是想缓解一下刚刚闹得不愉快的心情,揶揄着宋文友。

  “嘿嘿,同喜,同喜,毕竟这里面秋平可是最大的功臣,要是没有他,我可是只能赔了夫人又折兵了,秋平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像我的儿子一样,我是不会亏待他的。”宋文友脸都笑歪了,一边回应着方妈,一边保证到。

  这会儿众人的心情都很不错,方妈更是提议要庆祝一番,方爸和宋文友自然是欣然同意,于是方妈又风风火火的去菜市场买菜去了。

  晚上,方家三口和宋文友一起,吃了一顿庆功宴,虽然佛珠还没有卖出去,但是经过方秋平的讲解,众人都丝毫不担心会卖不出去,毕竟,这可是孤品。

  席间,方爸和宋文友还聊起了等佛珠卖出去,两人就相约一起买辆好车的话题。

  两人聊得热火朝天,酒酣耳热之际,只听方秋平冷不丁来了一句:“爸,您老要买车的话何必等以后,儿子明天就去陪你挑一辆,多好的不敢说,但几十万的车,你儿子还是买得起的!”

  方秋平的话说得三人都是一愣,方秋平只好解释说,自己前段时间实习的时候和一家珠宝公司合作,对方对自己的工作成果很满意,人家给了一百万的佣金,想想把杰克的开拓者宝石猎人团队称为珠宝公司也不算错,嘿嘿,杰克船长的那张大胡子脸又不由浮现在了方秋平眼前。

  听到,方秋平大学刚刚毕业就已经赚到了一百万,方妈则是为儿子感到高兴;方爸也是想到儿子赚了钱知道孝敬父母了,这个儿子没白养,一时间欣慰不已;宋文友也是把方秋平一顿好夸!说什么当初自己看方秋平长大后会有大出息,果不其然,应验了自己的眼光,还说要把自己闺女许配给方秋平,两家亲上加亲,同时,还不断怂恿着方爸,让他明天就去提车,儿子孝敬老子天经地义。

  方秋平也接过了话头,明天就去陪老爸买辆新车,毕竟家里的老夏利虽然是大功臣,可是也太老了,是时候该换了,方爸经不起宋文友和方秋平的怂恿,也是豪气干云的一拍桌子到:“好!明天就去买,天天看别人开新车,咱们也去尝个鲜。”

  庆祝免不了喝酒,方爸和宋文友不出意外的都喝高了,两人还勾肩搭背的唱起来了他们年轻时代的歌曲。

  方秋平看着两人搞笑的模样,也不由得被逗笑了,原来平时严肃的老爸还有如此的一面,当真是酒后才显真性情。

  其实方秋平知道,不是老爸不喜欢笑,而是被岁月磨平了棱角,毕竟整个家庭的重担都压在老爸一个人的肩膀上。

  以后这个家,由我来扛,爸,你也该好好歇歇了!

  方秋平握紧了拳头,心里暗暗发誓,同时,也渐渐明确了,自己以后所要走的道路……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来无痕

南来无痕

一章送上,国庆已过两天,大家玩得很嗨皮吧!

2020-10-02 22: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