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宝石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异能初现

全球宝石猎人 南来无痕 3813 2020.09.24 14:35

  出了公墓,众人上了车,方秋平看着杰克愣愣的望向了远处的风景,于是,提议大家到酒吧喝一杯。

  老约翰和马尔斯欣然同意,毕竟逝者已逝,生活还要继续,他们都试图借助酒精的麻醉来冲淡小哑巴的死所带来的悲伤气氛。

  酒吧里,四人围坐在一起,杰克点了很多的酒水,也不敬大家,当先喝了起来,他喝得很猛很急,不一会儿双眼就迷离了,脸上充斥着醉意,他搂过方秋平的脖子,整个身子斜挂在了他身上。

  杰克喷吐着满嘴的酒气,开始和方秋平讲起了他自己和小哑巴的相识。

  原来小哑巴阿昆从小是一个孤儿,他的童年都是在泰国一家孤儿院里度过的,而杰克恰巧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捐助了一笔钱给了阿昆所在的这家孤儿院。

  这也许就是缘分吧!在当时还算幼小的阿昆心里,这位大他二十岁的白人大叔算得上是一个好人。

  其实,杰克经常的会捐助一些孤儿院,不管是米国或者是其他的国家,这不是说他有多么的善良,而是他自己就是一个孤儿,所以特别理解和同情这些孩子,用咱们华夏的话来说,大概同是天涯沦落人吧!

  方秋平看着这个满脸酒意的四十岁男子有些意外,没想到船长先生还有这样的一面。

  直到阿昆十六岁的时候,再呆在孤儿院显然是不合适了,他只好走上了社会,只是由于他是哑巴,遭受了很多的白眼,无奈之下,阿昆脑海中想起杰克了,在孤儿院长哪里得到了杰克的联系方式。

  就这样阿昆当起了杰克在泰国这边的线人,专门给杰克的团队提供有价值的宝石消息,四年间他们建立起了很深厚的感情,其实在小哑巴心里把杰克一直当做了父亲一般,只是他是个哑巴,又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

  杰克仿佛讲故事一般的讲了好久,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

  这时杰克的酒意也随着时间渐渐消散了许多,看了方秋平一眼,伸手从衣服内侧拿出了一个信封,推到了方秋平面前说到:“方,谢谢你听我说了一晚上的废话,这是这次的报酬一万美刀,明天我就要开始提炼那些夕阳红宝石原石了,希望能成功。”

  方秋平也不做作,客气了几句收下了信封。

  老约翰和马尔斯早就喝醉回去休息了,酒局结束后杰克和方秋平也各自回去休息了。

  酒吧就在住宿的隔壁不远,还是那家他们第一次见面住宿的泰国农家小院。方秋平洗漱了一番躺在了大床上,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这一次的宝石之旅,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这次的冒险,比起他之前平淡的人生来说,显得刺激惊险太多了,同时也让他大开了眼界。

  不仅稀里糊涂的加入到了传说中的宝石猎人团队,还看到了普通人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夕阳红宝石原石,而且见证了宝石猎人这行业的凶险。对比起自己之前平淡的人生来说,实在是太特喵的刺激了!当然,小哑巴的死,也让方秋平有了生命是如此脆弱的感慨,心里对生命充满了敬畏之情!

  摸了摸怀里的一万美刀,想到明天就可以还上自己欠赌场的十万华夏币赌债,又想到了自己不久后终于可以回国见到自己的爸妈……胡想乱想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第二天,方秋平特意起了个大早,然后到银行里,把自己从朋友同学那里借来的三万多块加上自己的一万美刀凑了十万整数的华夏币,还给了赌场。

  打完了赌场的电话,告知对方,已经把钱打到了对方的账户上,走出银行大门的那一刻,方秋平顿时觉得轻松了好多,并且暗暗告诫自己,赌博终归害人害己,以后要远离,再也不能入坑了。

  虽然此刻还欠着同学朋友三万多块华夏币,方秋平却没有那么担心了,只要自己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还完。

  心情不错的方秋平打车来到了老约翰的切工作坊,这是他当老约翰学徒时,经常呆的地方。

  下了车,方秋平远远就看到了一成片的建筑群。

  今天,是周末,正是宝石市场开张的好日子,一间间的切工铺子早已经打开了门做起了生意。这些切工店铺,每家门前都拿着一根竹竿,竹竿上随意粘连着一颗廉价的宝石原石……,以此来说明他们是切工师傅的身份,如果你有买宝石或者加工原石的需求,可以进去找他们谈。

  更多的则是一排排的顶着白色透明棚顶的房子,每家店门前都会摆上一张桌子,放上一把或者几把椅子,然后宝石买家或者说是宝石收购商就坐着,他们往往会把自己需要的宝石种类,克拉数等等要求写在纸上,就这样悠闲的等着卖家上门。

  由于是开放日,市场的人很多,人山人海的,一片繁忙的景象,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有宝石商,有宝石小贩,甚至是宝石掮客等等可谓是鱼龙混杂。

  方秋平只一会就看到很多卖家不时的找到一张桌子,从兜里或者包里拿出一个密封塑料袋,然后把原石或者加工好的成品倒在桌子上供收购商查看。

  当然市场里大部分都是以红,蓝宝石为主,只有少量其他品类的宝石。

  一般游客如果只是随便玩玩,不是投资或者买来收藏的话,只需要花几十上百块华夏币就能买到几颗看着还不错的宝石,当然,有时候也容易买到假货,真正顶尖的宝石,一般是很少流进这样的市场内的。

  方秋平按着记忆找到了老约翰的店铺,是一栋处在宝石交易市场边缘处的建筑,是一座有着明显英伦风格的二层小洋楼。

  老约翰喜欢安静,用他的话来说,安静的环境可以让你能静下心来,加工宝石的过程中不受外界的打扰。

  今天是杰克提炼那批得之不易的夕阳红宝石原石的日子。此刻老约翰的店铺门都没开,看着被卷帘门关上的店铺,方秋平拿出手机给老约翰打了一个电话。

  呼啦,电话刚刚打完,卷帘门就被拉开了,露出了老约翰的地中海脑袋,见到了站在门口的方秋平朝着他招了招手。

  两人走进了店铺,就被老约翰引到了二楼的客厅里,然后老约翰给方秋平泡了杯茶才坐到一边,伸手指向一个走廊道:“杰克正在提炼那批夕阳红宝石原石,马尔斯守着门口,我们在这里坐着等一下。”

  方秋平知道老约翰手指的方向是他自己平时的工作间,柬埔寨夕阳红宝石原石的提炼,方秋平也略有耳闻。

  夕阳红宝石原石刚刚开采出的样子是十分粗糙的深红色宝石,从卖相上看着还不如一般的成品红宝石,只有懂行的行家才懂得这些宝石的价值。

  而只有经过1000℃高温的提炼配上宝石行家们独有的高超打磨技巧,才能让夕阳红宝石绽放出它独一无二的魅力,杰克也有自己的独家打磨技巧,当然,这些都是轻易不外传的。

  而加工过程中有时候也会因为温度过高或者不够,打磨过程中一不小心弄碎原石等等原因,而让夕阳红宝石的加工有了很大的风险。

  方秋平和老约翰闲聊喝茶一直等到了下午三点钟,期间两人还趁机出去吃了顿饭,当然是老约翰请客,方秋平现在穷得叮当响,只剩下了几千块钱。

  听到走道里响起了脚步声,首先出现的是马尔斯,这个大汉还是一副男子汉背心打扮;紧接着是杰克,穿着一身工作服,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可见宝石加工的辛苦,来到客厅看到了方秋平,便招呼到:“东方小子,你也来了。”

  “是的,船长先生,我就是好奇来看看传说中的夕阳红宝石。”方秋平微笑以对。

  “怎么样了?”老约翰显然也很关心这批宝石,急忙向着杰克询问。

  杰克看到老约翰急切的样子,长叹一声这才说到:“唉,宝石加工失败了!”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纸包,摊开放到了老约翰面前的桌子上,表情显得十分的沮丧。

  “失败了?”老约翰吃了一惊,连忙看向了摊开的宝石。只见纸包里有十多颗宝石,色泽晦暗,根本没有传说中夕阳红宝石那样绚丽的色彩,老约翰也感到一阵阵心痛和叹息!

  大家费尽心思,历经艰险,甚至小哑巴还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一时间还是很难以接受的,他是见证与参与者,只有宝石变成了成品,才能算是成功,才能够给死去的小哑巴一个圆满的交代。

  正当老约翰捶胸顿足的叹息时,方秋平却看到了马尔斯和杰克在一旁偷偷的憋着笑,眼睛一转便明白了,老约翰被杰克骗了,这个人,连老人家都骗,当真是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啊!太可怕了!

  看到老约翰并没有注意到大家都表情,还沉浸在惋惜中,方秋平不忍这个可爱的英国小老头伤心,出言提醒到:“老师,你再好好看看这宝石的数量?”

  额,老约翰听到方秋平的提醒回过神来,连忙看向了桌上的宝石,一看之下,感觉数目不对,他们那批宝石原石当时他也参与鉴定了,最起码有七八十颗,现在怎么才这点数量,再看到马尔斯和杰克脸上忍不住的促狭笑意,那还不清楚自己被杰克骗了,气得老约翰用颤抖的手,指着杰克:“唉,你,你怎么连老人家都骗,用华夏语说就是世风,世风什么来着?”

  “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老师!”方秋平看到小老头又开始拽成语了,连忙补充着。

  哈哈哈,众人都被老约翰逗得大笑出声,方秋平更是眼泪水都笑出来了。

  笑闹打趣了半天,杰克这才从包里拿出了另一个纸包说到:“这才是真正的成品,之前给你们看的是试手时候的失败品,温度没有控制好,好在不多只有十多克拉。”

  见到杰克摊开了纸包,顿时一抹鲜艳的血红色,在眼前炸开,老约翰和方秋平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那晶莹剔透的感觉,血红的色彩随着光影转换仿佛活了起来,像是流动的血液一般;纸包上的一小堆夕阳红宝石,就犹如一名性感的少女展现出动人心魄的美,简直美轮美奂……

  老约翰痴迷的被成品的夕阳红宝石吸引,趴在桌子上,不顾形象的拿起镊子,一颗颗的,不时的对着自然光欣赏着,看了好半天才恋恋不舍的把手里的镊子交给了方秋平。

  方秋平也被这夕阳红宝石的美所折服了,心里暗想,不愧是最顶级的宝石之一,光看看就让人赏心悦目。

  正当方秋平把脸凑到了宝石前,仔细观赏着这些传说中宝石的时候,从眼前的这小堆夕阳红宝石中突然升腾起了一道道的红芒,红芒汇聚在了一起,像一束激光一样电射进了方秋平的眼眸中,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方秋平吓了一跳,跌坐在了地上,看到方秋平的异样,众人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你们没看到吗?”方秋平反问,问得大家一头雾水。

  只是方秋平此时已经无暇解释了。

  他的脑海里此刻正在发生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来无痕

南来无痕

大家猜猜异能是什么?嘿嘿嘿

2020-09-24 14: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