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宝石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雷区惊魂

全球宝石猎人 南来无痕 4251 2020.09.19 15:59

  第二天一早,方秋平刚刚洗漱完毕,走出房门,就看到老约翰,杰克以及马尔斯已经在做着准备工作了。

  昨天几人为了庆祝,除了杰克以外,都喝高了,宿醉后就下榻在了这家泰式餐厅,原来这家泰式餐厅是有客房服务的,就在餐厅的背后,是一个具有泰国特色的农家小院。

  马尔斯正在摆弄着一把折叠匕首,看到方秋平出来朝方秋平微微一笑算是打过了招呼,只是那笑容配上脸上的刀疤,怎么看都有点瘆人。

  方秋平报以一笑回应,对于这位话很少的肌肉男,方秋平还是很感兴趣的,当然不是对于那身发达肌肉的兴趣,而是对于他作为宝石猎人团队保镖的身份以及背后所经历的故事感兴趣。

  “东方小子,早上好啊!”打招呼的是团长杰克。

  “早上好,船长先生”虽然他叫杰克,但是方秋平,更习惯称呼他为船长,因为他的名字,让方秋平很容易的联想到,那部电影中海盗船长的角色,就像杰克称呼方秋平为东方小子一样。这是他两特有的称呼方式。

  此时老约翰和船长,正在鼓捣着一套类似于金属探测器一样的设备。问了老约翰才知道,这是一套排雷的扫描仪。

  听到是这玩意,方秋平来了兴趣,只是同时也产生了疑问,不是去找宝石卖家么?怎么还需要排雷的设备。

  似乎是看穿了方秋平心头的疑惑,老约翰笑着说道:“方,你知道我们即将要去的那个地方,什么最危险么?”

  “武装份子,贩毒份子?”方秋平脱口而出。

  “不不不”老约翰摆了摆食指。

  “比那些更可怕的就是埋藏在地下不知道多少年的地雷,比起明面上的危险,这些暗地里的潜在危险才更加可怕,一不小心踩到你就可能变成一堆碎肉。”

  经过老约翰的解答,方秋平这才恍然大悟,柬埔寨被称作“一个被地雷包围的国度”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些战争遗留的产物,至今为止任然是这片地区不可忽视的威胁。

  据柬埔寨排雷机构公布的最新统计报告显示,柬埔寨近30年来共有约6万人因触雷伤亡,其中约有近2万人触雷死亡,4万多人触雷断肢。

  柬埔寨人口1040万,181035平方公里国土被埋下1000多万颗地雷,比总人口还多,几乎遍及柬埔寨全境,由此可以看出“地雷之国”到底有多危险!

  四人小队整理完毕,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钟,每人都换上了一套丛林迷彩,因为可能要经过雨林,为了更具有隐蔽性。

  方秋平背了一个军用大背包,里面装的是刚刚那套排雷设备,老约翰也背了一个双肩小包,里面主要装的是一些宝石鉴定用到的放大镜,强光手电等等小物件。

  杰克则是在腰间挎了一个腰包,看那鼓鼓的样子,应该就是这次用于购买原石的资金了,只是被他用迷彩衣掩盖在了里边。宝石原石特别是顶级宝石,往往都是用现金交易的,因为在那些地方可没有网络以及银行服务。

  肌肉男马尔斯则是背着一些必备的食物和淡水还有指南针,也不知道他从那儿弄了一把沙漠之鹰手枪,被他随手别在了身后,对于这种大杀伤性的武器,方秋平还是有所了解的,看到有了武器,对于此行稍稍感到了一丝心安。

  嗡,一声马达的轰鸣声传来,四人此行乘坐的陆巡便驶出了这座农家小院。

  车辆一路穿街过巷,差不多两个小时以后,来到了一个叫蒙丹萨的小镇。当然这里不可能是什么旅游景点,而是一个纯粹的位于泰柬交界的小镇。

  小镇上人流很少,入眼的基本上都是当地的老百姓,看到方秋平一行四人的组合,纷纷侧目。

  杰克下了车靠着车门口点了支烟,深吸了一口,随手丢了一只给方秋平,方秋平接过来点上问道:“我们停在这里干什么?”主要是被陌生人当猴看方秋平很不习惯。

  “等人”杰克吐了个烟圈淡淡的说道。

  一支烟的功夫,就看到从不远处走来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瘦瘦黑黑的男子,男子走到近前和杰克热情的拥抱打招呼,只听他“阿巴,阿巴”的嘴里嘀咕着,用手语同杰克交流着什么。

  原来是个哑巴,放秋平看了那个男子一眼,这才恍然。

  杰克和小哑巴交流了一阵,随后一起回到了车上对着众人说道:“先介绍一下,这是我在这边的线人阿昆,这次夕阳红宝石的消息也是他给的。”

  杰克介绍了阿昆,众人纷纷和他打招呼,但他是哑巴,只是咧着嘴摸着后脑勺憨厚的笑着回应众人,黝黑的脸盘上露出了一圈大白牙。

  打过了招呼,杰克接着介绍,根据阿昆得到的消息,这次出土的这批红宝石,是在距离蒙丹萨小镇四十公里外的一个农场主的手里,目前只有几克拉的原石流出到泰国市场这边,可能是那卖家想要试试市场的反应,我估计许多的宝石商人和其他宝石猎人团队可能已经得到了消息。

  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赶在他们前面拿到原石,从这里开始,没有通行道路,开车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徒步,期间会经过一条河流,不过阿昆已经安排好了摆渡的船只,到时候船主会在码头处接应我们,此次任务时间要抢在一天之内到达,一天之内撤离,大家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即刻出发,阿昆会随我们一道,给我们引路。

  听完了计划,众人纷纷表示没有问题,随后一行人驱车离开了小镇,几分钟后停在了一片密林的边缘地带,杰克去把车藏好后,一行五人就各自带上了装备上路。

  密林里静悄悄的,不时有不知名的动物叫声传来,大块头马尔斯手握着一把蝴蝶刀在前面开路,一行五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在荒无人烟的密林中穿行着,由于气候的原因,这边的雨林都比较湿热,只是一会儿,众人的汗水便打湿了衣服,老约翰更是累得直喘粗气,不时的拿出军用水壶灌上一口。

  而其中属方秋平最累,因为他背的整套扫描设备还是有些分量的,此时,又热又潮湿的环境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小哑巴阿昆看到方秋平疲惫的样子,连忙走到方秋平面前,比划着示意方秋平把背包给自己,方秋平原本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因为毕竟这就是他的本职工作。

  可是小哑巴阿昆却执意的抢下了方秋平的背包背在了身上,对于小哑巴阿昆的热心肠,方秋平是心存感激的,想表示感谢,小哑巴只是露出标志性的大白牙笑着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

  继续走了一会,突然,走在最前面开路的马尔斯,挥拳举了个暂停的手势,杰克连忙问道怎么了?

  马尔斯朝着旁边灌木丛里的一块指示牌上努了努嘴,众人一看,指示牌上用油漆画着一个黑色骷髅头的标志,下面写着“小心地雷”的泰语以及英文字样,才明白,他们这是已经到达了雷区了,方秋平也暗自佩服船长先生的深谋远虑,要不然事情就麻烦了,不愧是吃宝石猎人这碗饭的主。

  方秋平卸下了背包,由着杰克在一旁鼓捣组装,几分钟便装好了仪器,杰克背着设备,右手持着扫描仪,转头对众人说道:“一会大家跟紧我,按照我走过的地方走,千万不要自己走自己的。”

  见到众人点头表示明白,便当先朝着雷区探去。

  这是一片比较平坦的地方,长满了及膝高的灌木和野草,横亘在众人面前划出了一道大约一公里左右的地带,众人亦步亦趋的跟在杰克后面,不敢越雷池一步,很是顺利的就走了中间地带,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只是刚刚要走接下来一半路程的时候,走在最后的老约翰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啊!蛇,该死的这里有蛇。”

  老约翰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草丛里,众人连忙上去查看,万幸的是老约翰没有被咬到,可能是蛇被吓跑了,只是虚惊一场。

  在这种地方遇到毒蛇千万不要感到奇怪,每年当地因为蛇而丧命的事情屡见不鲜,特别是这里的大多都是剧毒蛇类,比如眼镜蛇,蝮蛇等等,可以说是除了雷区的第二大威胁。

  只是,还没等众人松一口气时,就传来了坐在地上老约翰带着哭腔的声音。

  “哦,谢特,杰克我可能碰到地雷了。”

  你先别乱动,保持安静,杰克听到“地雷一词”也慌了,急忙蹲到了老约翰跟前,这才看见,老约翰撑地的左手正压在一颗裸露在地表的地雷上面,地雷外表已经被锈蚀的斑驳了,看不出什么型号,一下子众人都感觉到事情有些棘手了。

  老约翰吓得一动都不敢动,老脸上泫然欲泣,如同受了很大委屈的小媳妇似的,对着方秋平哭诉到:“方,今天我这把老骨头可能要交代在这里了,哎,可怜了那些英国的小少妇们,他们将永远失去她们帅气的约翰先生。

  然后又看向了杰克说道:“如果我出了意外,拜托你给我远在英国的女儿凯瑟琳小姐带去我不幸罹难的噩耗,并且告诉他我对不起她,还有就是,杰克你帮忙把我这些年积累的遗产处理一下,包括这边的房子什么的,统统留给我的女儿吧……

  老约翰神经质的断断续续的絮叨着,交代着后事,情绪低落极了,方秋平看到老约翰的样子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安慰到:“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不是么,老师,相信你会好好的。”

  “该死的英国佬,别特么废话了,老约翰你给老子闭嘴,事情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事到如今只能够赌一把了,等会我会把匕首透过你的手掌,顺着缝隙压到地雷上面,我数一,二,三;我两一起向前扑到,这种地雷已经埋了许多年了,如果真的炸了,也可能威力不大,虽然你会因此落下残疾,但也好过见了上帝。

  现在,其他人,给我原路后退,退开到二百米开外。”

  杰克作为一个团队的头领,关键时刻也是果敢的,下达了指示,况且在这种情况下其他三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往后退去,只是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浓浓的担忧。

  见到众人退远了,杰克才回过头来,轻轻拍了拍老约翰的肩头说道:“老伙计,等会我数数,我们就一起向前跳,深呼吸,放轻松!”

  老约翰听到了杰克的安慰,求生的欲望再次占据了上风,深吸了一口气,向杰克点头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杰克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匕首,利用薄的刃面缓缓地插入了老约翰手掌的位置,豆大的汗珠从两人的脑门上冒了出来,时间在此刻就如同静止了一般,两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跳!

  突然只听见杰克一声暴呵,两人以极快的速度饿虎扑食一般向前面一跃扑去,想不到老约翰这个胖胖的小老头会有如此的身手,看来还是印证了那句话“人啊,不逼自己一把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那里。”

  过了几十秒钟,对于杰克和老约翰来说就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般漫长,预想中的爆炸,并没有出现。老约翰还趴在地上双目紧闭一动不动,杰克却是最先反应了过来,站起来大声咒骂到:“奥,放克,感谢上帝,这是一颗哑雷。”

  说完拿脚踢了一下老约翰

  “喂,约翰,没事了危机解除”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并且向远处的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可以过来了。

  老约翰翻身坐了起来,整个人还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看到方秋平三人过来,突然站起来扑到了方秋平怀里大声的哭泣着,像极了一个二百斤的孩子。

  从鬼门关走一趟,这种向死而生的心里逆转对于老约翰来说是真特喵刺激。

  方秋平伸出手轻轻拍打着小老头的后背,安慰着这个受伤的“孩子”。同时也为老约翰的好运感到一丝丝的庆幸。

  众人好一阵庆祝,场面简直可以评选为年度感动全球最佳场景,这才收拾心情,继续上路,大家都被吓怕了,后阶段的一段路走得格外的小心,所幸运气不错再也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走出密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呈现在面前的是一条几百米宽阔的河流,夕阳的余晖倾洒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泛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如同宝石一般璀璨,一条柴油铁皮船早已经等候在了靠边的码头上。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来无痕

南来无痕

小说里的地名等等都是杜撰,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老南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来码字,萌新一枚,希望各位书友多多支持

2020-09-19 15: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