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宝石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噩运宝石的传说

全球宝石猎人 南来无痕 3220 2020.10.06 23:51

  方秋平和徐天鸿两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着对方,方秋平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见南派玉王徐老头,而徐天鸿也没有想到竟然在高建国家里见到了方秋平。

  你们认识?陈长风看着两人惊讶的模样,自己也懵了,按理说,一个是珠宝贩子,一个是玉雕界的泰山北斗,两人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交集,自己还想着给双方介绍认识来着,既然双方认识也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徐天鸿旁边站着的是叶媚,看到这个女人,方秋平顿时明白了陈长风口中的那个故友之女是谁了。不过方秋平又有点糊涂,徐天鸿不是姓徐么,如果叶媚是他女儿的话怎么是姓叶呢?

  陈长风也看出了方秋平的疑惑,连忙上前朝着方秋平耳语了几句,方秋平这才恍然,原来叶媚是徐天鸿四十多岁时候才生下的小女儿,随着母亲姓。没想到徐天鸿不仅玉雕得好,生个女儿也是祸国殃民的大美女。

  叶媚今天打扮得倒是很居家,一身碎花裙子配上白色皮凉鞋,但是那股子若有若无的魅意还是不经意间散发了出来。

  感觉到了方秋平看来的目光,她朝着方秋平微微一笑问好道:“方先生,你好,又见面了,上次的事情实在是抱歉,我代表高悦珠宝集团给您真诚的道歉,希望您能原谅!”声音还是悦耳轻柔,听得方秋平的骨头都酥了二两。

  叶媚说完还朝着方秋平鞠了个躬。

  方秋平对于上次的事早已经释怀了,连忙道:“没事,没事,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

  由于叶媚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老爸徐天鸿,所以徐天鸿并不知道她女儿和方秋平之间的事,而徐天鸿自己也还没来得及把方秋平委托拍卖南红佛珠的事情告诉陈长风,直到现在双方见面才知道。

  这时,陈长风上前说道:“既然误会都解开了,那大家就坐下来慢慢聊吧,家宴已经在准备了!”

  高建国也热情的招呼着大家落座,到方秋平这里时,高建国和方秋平握了握手和颜悦色的说道:“你就是方秋平吧!陈老哥可是在我面前经常的提起你,年轻人很不错嘛,我像你这样大的时候,还在厂里混日子呢!”

  方秋平第一次和珠宝大佬握手,感觉很紧张,听到高建国的夸赞,忙说:“高总谦虚了,我只是运气好,弄到点好东西而已!”

  高建国笑道:“哎,过份的谦虚就是骄傲了,我都听陈老哥说了,这次我们没有收购到你的那串南红佛珠,原因主要在我们公司这边,不过,接下来我们要是参加南红佛珠拍卖的话,秋平你不会介意吧?”

  “高总说笑了,公平竞争,我哪里敢有意见,上次也是我脾气不好,还请高总见谅,以后大家还有机会合作嘛!”对方给了自己面子,方秋平自然也不能揪着不放,两人一顿商业互吹后,才分别落坐。

  茶都喝过了几轮,众人相互寒暄着,聊着天,一开始聊的是一些趣闻和时事,接着就是天南海北的聊着,高建国作为国内的珠宝大鳄,见识自然不差,加上陈长风这个老人精和大师徐天鸿,不仅是方秋平,就连叶媚也听得津津有味,方秋平自觉获益良多,真可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这时,方秋平不经意间瞄了一眼叶媚,发现她正听得入迷,并没有发现自己在打量她,看着她樱桃小嘴上挂着浅浅的笑意配上凹凸有致的迷人身材,方秋平都看呆了,差点哈喇子流了一地,暗想:“真是个妖精!”

  众人聊着聊着,话题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关于这次沪市珠宝拍卖会上来了,然后,只听见高建国神秘一笑道:“你们可知道,这次拍卖会上将会出现一颗传说中的珠宝?”

  “哦,高老弟,你可是有什么内幕消息?”徐天鸿精神一震问道,他可是对这方面很痴迷的。

  众人都被高建国的话勾起了强烈的兴趣,连忙让高建国爆料。

  高建国稍微思索了一下才问众人道:“你们可知道关于噩运宝石的传说?”

  徐天鸿激动的站了起来,望着高建国道:“高老弟,你说的是真的,真是噩运宝石?”

  噩运宝石!方秋平也是了解过的,这可是宝石界里的一个传说。

  如果说噩运宝石的话,可能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如果说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里女主露丝手中的海洋之心,相信大多数人就都知道了,而噩运宝石就是海洋之心的现实版原型,也被称之为噩运之钻“希望”。

  提起噩运之钻的来历,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相传是当年蒙古帝国西征时从斯拉夫小国掠夺而来的。这次西征也被称为“长子西征”,是蒙古帝国的第二次西征,以成吉思汗之孙拔都(术赤次子)任统帅发起的一次大规模版图的军事扩张。

  噩运宝石,是蒙古帝国宫廷内四块巨型宝石之一,相传是用来占卜和观测天象的,据传闻,该块宝石通体碧蓝,大小“与玺相若”,可见这块宝石之巨大,当真是世所罕见!而场地的话,也是产于列坦地区也就是今天的巴基斯坦西部,当然这些都是猜测,并没有确切的证据。

  而元末之时,据说蒙古帝国在被明太祖朱元璋驱赶至长城以北之后,蒙古贵族们在迁徙过程中不慎遗失了噩运宝石,然后宝石就下落不明了,虽然,有人说曾在二战时期,德军攻占基辅时在苏维埃国家银行的地下金库里见过噩运之钻,但是后来这件事的真实性也没有得到证实。

  而噩运宝石在接下来的时光中就仿佛石沉大海一般,消失无踪,它的身影第一次出现还要追溯到公元1642年,是由法国的探险家兼珠宝商人塔维密尔,在印度西南部找到了这块传说中的巨大金刚石。

  当时,这块厄运宝石仅仅剩下了112克拉的重量,这块具有着鲜艳深蓝色的透明宝石也再次浮出了大众的视野。被称为“希望”的噩运之钻,并没有给他的历任拥有者带来希望,而是带来了噩运和死亡,这块宝石的传说,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塔维密尔得到宝石之后,将它献给了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国王封了塔维密尔做官,并且还赏赐了一大笔钱给他,但他的噩运也由此开始,他的财产被自己的不孝子败了个精光,塔维密尔从一个万贯家财的地主变成了穷光蛋,不得不在八十岁高龄的时候还去印度打拼,试图东山再起,只是他在哪里被野狗咬死,一代大鳄客死他乡。

  接着噩运就降临到了国王路易十四身上,他将噩运宝石请人打磨成了一块重69克拉的宝石,自己仅仅戴了一次不久就患天花去世了。

  然后噩运宝石又辗转到了继位的路易十五手里,他自己虽然发誓不戴噩运宝石,但是他把宝石借给了自己的情妇佩戴,结果他的情妇在法国大革命中被砍了头。

  宝石又落到了后来的路易十六手中,他的妻子经常佩戴,结果夫妻双双被砍了头,后来宝石又落到了路易十六妻子好友兰伯娜公主的手里,后来也没能逃过法国大革命中被杀的命运。

  后来这颗钻石于1792年在法兰西的国库中被窃贼所盗取,再次被重新打磨了一次,而此时的噩运之钻仅仅只有45克拉的重量。

  再次出现已经是在1830年的伦敦珠宝市场了。当时被银行家霍普花费了一万八千英镑买下了噩运宝石,并且以自己的名字为此钻石命名,由于霍普名字翻译过来是“希望”的意思,所以后来噩运宝石也被称为“希望”,霍普到晚年把宝石传给了自己的外孙,并且强制要求他改姓霍普,接着小霍普取了一个米国当演员的妻子叫约西,后来小霍普破产,约西和他离了婚,1906年,小霍普为了清偿债务被迫卖掉了宝石,但是晚年的约西过得穷困潦倒,常常抱怨是噩运宝石给她带来了噩运,于1940年死在了米国波士顿。

  噩运宝石后来又经过了几次交易,都是噩运不断,直到他的最后一任主人温斯顿将它作为礼物捐献给了国家,现藏于米国华盛顿的史密森研究所。噩运宝石诡异且传奇的历程也由此落下了帷幕。他不再是炫富和装饰女性美丽的宝石,而是成了科学研究的标本。

  关于噩运宝石的故事,方秋平也是感慨良多,噩运宝石的传说当真是离奇诡异,让人惊叹,只是接下来不由得有些疑惑的看向高建国,不是说被米国研究所当科研标本了么?怎么这次拍卖会上会出现?难道是研究所经费不足,想出手宝石赚他一笔?

  高建国听了方秋平的问题爽朗一笑道:“哈哈,你想多了,秋平,这次噩运宝石的登场可不是上拍的,而是米国的珠宝大收藏家威廉.克里斯先生从收藏品中拿出来作为展览的。”

  藏品?不是在研究所里当标本么?方秋平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呀!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绝对的事情,在米国一切讲求资本,标本也有被研究完的一天,而那些大资本家想要的话,无非就是钱多钱少的问题”高建国耐心的给方秋平解释着。

  方秋平恍然大悟,暗叹自己还是年轻,在资本的世界里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就在众人谈性正浓时,保姆过来告知高建国说是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高建国会意,然后主动停止了交谈,邀请着众人移步走向了餐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