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宝石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寺庙挖宝

全球宝石猎人 南来无痕 3545 2020.09.30 01:09

  快看,有东西,还是宋文友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小纸团,连忙上前捡了起来。

  “秋平,你怎么知道,这颗真品南红佛珠里另有乾坤?”宋文友很好奇,同时,方爸也转头疑惑的望向了他。

  “嘿嘿!运气,运气!”方秋平谦虚一笑,这才缓缓解释着自己之所以会去摔那颗真品南红佛珠的分析。

  原来,刚刚开始的时候,方秋平也是不得其解,只是后来细数了佛珠数量后,让他发现了其中的一个破绽。

  他们手中的这串假佛珠,在数量上总共有十九颗,稍微对佛珠的形制有一点研究的都知道。十九颗的佛珠是没有的。

  念珠讲究一个象征意义,最接近这个数字的,也只有十八颗,俗称“十八子”,也就是所谓的十八界,分别代表着六根,六尘和六识。

  而偏偏这串假佛珠,多出了一颗,而且还是整串佛珠唯一的一颗真品,这就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了。

  再结合着在木盒底部找到的打油诗,和紫光灯下真品佛珠细微的裂痕,方秋平的直觉就告诉他这颗真品佛珠一定有问题。

  当然,他也有赌的成分,万一是他的估计错误,就得白白损失一颗顶级的南红佛珠。

  方秋平的解释听得宋文友和方爸一愣一愣的,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道道。

  只是同时也感概,这造假之人的人手段当真是了不得啊!已经称得上鬼斧神工了,到底是用怎么样的手段才能把小纸团藏入珠内,而达到了让人连在紫光灯的辅助下都难以发觉的地步,看来,这可能又是一项绝技了。

  方秋平接过了小纸团,缓缓展开,发现是一张巴掌大的信笺,上面只是简单的写着一句话:“北郊灵竹寺,百年老梅树下。”

  这句话,写得没头没尾,但是提到了具体的地点,有点像是藏宝图中的宝藏埋藏点。

  “灵竹寺?这是哪里?好像这边没有一个叫灵竹寺的地方!”

  “灵竹寺吗?我好像知道”,这时,方爸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啥?爸!你知道灵竹寺在什么地方吗?那你说说,具体在哪里?”没想到自己老爸居然知道,方秋平面色一喜。

  方爸回忆了一会,组织了下语言,这才说道:“灵竹寺,就是以前北郊那一片的一座寺庙,年头已经很久了,反正上百年是有的了,以前叫灵竹寺,不过现在已经不叫这名字了,好像改名了叫什么崇明寺。这还是你爷爷在世的时候偶尔提到过的!而且几年前,你去泰国留学时,你妈还去过哪里,给你求平安来着,说是很灵验。”

  额,方秋平没想到老爸还真知道地方,因为,有些地名由于时间太过久远,改了称呼和叫法,这都很正常,所以往往按照以前的叫法来找,多半是对不上号,或者找不到的。

  方秋平决定去看看,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不去看看宋文友和方秋平都有些不甘心。

  因为已经是晚上了不方便出行,于是宋文友和方秋平与方爸约好第二天去灵竹寺也就是现在的崇明寺去看看。

  第二天一早,方秋平和方爸,宋文友三人先是在方家的小吃店里吃过了早餐,然后就由宋文友驱车载着方秋平父子两人一路向着春城北郊而去。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颠簸,上午十点终于是到达了目的地—崇明寺。

  这是一处坐落于山脚下的寺庙,寺庙红墙青瓦,碎石铺就的小路,曲径通幽,别显一番风味,周围紫竹环绕,清幽宁静,上空袅袅升起的香火气,更为他增添了几分飘渺与神秘,方秋平暗想这可能就是这里以前叫灵竹寺的原因吧!只是不知道后来为什么改名了。

  今天,由于是周末前来拜佛烧香的人还不少,大量的香客来往络绎不绝。

  三人停好了车,寻着小径一直来到了正门前,正门此刻有许多兜售香火和小吃的小贩,看到方秋平三人连忙热情的上前推销着自己的产品。

  方秋平买了一把长香,别说还挺贵,居然要八十,方秋平撇撇嘴,暗自腹诽当真是“佛前香火贵啊!”

  三人混进了正门,寺庙不大不小,是一个二进的院落,正门处是两尊法相威严的神将,越过门廊两边塑刻有八百罗汉相,雕塑形态各异,活灵活现,颇有佛家气息。

  一路直行,越过走廊,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间宽敞的院落,两边的阁楼看起来有些年月了,最起码不下百年。正中央是大雄宝殿,供奉着文殊普贤两位菩萨,院落中间则是青石铺就的石板,几株老树和一些花花草草点缀期间,更显得浑然天成,古意盎然。

  阁楼上,不时的有佛家弟子上下进出,方秋平上完了香,便和方爸,宋文友三人在院落里转悠,只是三人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那株纸团里提到的百年老梅树。

  这时,“咚咚咚”的撞钟声在院落间回荡了开来,这是这边的斋饭时间到了,到此地而来的香客或者游客们可以在这里花上几块钱就可以吃一顿正宗的斋饭,吃倒是可以,但是寺庙规定不许浪费。

  这边的斋饭还是颇有名气的,方秋平以前也听老辈人讲过,于是三人决定先去尝一尝这边的斋饭。

  斋饭的地方很简单,只是摆了一排的桌椅板凳,然后都是自助的模式,自己动手打饭菜,斋饭钱的话就自己投进一个箱子内,全凭自觉,你投不投也没人监督你。

  方秋平占了个位置,就看到方爸和宋文友端着饭菜过来了,方秋平尝了一口菜,确实不错,炒菜的师傅很有功底,简单的素菜被炒得很有卖相,青翠欲滴,同时还保留着其原来的味道。

  三人吃过饭,出门时,方秋平瞥见了门口处的一位路过的小沙弥,连忙上前询问小师傅,这里是不是以前有一株百年老梅树?

  小沙弥被方秋平问得一愣,想了想才回方秋平道:“施主,这里以前听师傅们提过,确有一株老梅,只是后来,老梅枯死了,加之后来寺庙改建,具体地点我也不清楚了,不过,我们的住持他老人家或许知道的比较多。”

  刚开始听到小师傅说老梅枯死,院落改建,方秋平就心底一沉,不过听到小师傅说这边的寺庙住持或许知道,心里又高兴了起来。

  方秋平向小师傅提出了想求见住持的想法,小师傅也没有拒绝,一路引着三人就来到了一旁阁楼二楼的一间静室面前,小沙弥前去敲门,半晌后,门被打开,一位须眉和胡子都发白的老住持在一位小沙弥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

  老住持留着及胸的胡子,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看见小沙弥身后的方秋平三人,开口问道:“三位施主,你们这是有何贵干?”声音有些沙哑,透着一股世事沧桑!

  方秋平连忙上前表明了来意,老住持看了方秋平一眼,点头会意,做了个请的手势,把方秋平三人迎进了房间。

  几人分宾主做好,方秋平便和老住持聊了起来。

  聊天中得知老住持今年已经是一百零三岁的高龄,自幼便呆在寺中,此前的崇明寺确实叫灵竹寺,而寺中确实也有一株老梅树,不过却是在另外离这里不远的菜地旁,以前的灵竹寺很大,只是后来战乱时期,被破坏了不少,后来改建,就重新规划和选址,改名叫崇明寺!

  方秋平得知老住持居然有一百多岁的高龄了,不由得肃然起敬,心里感叹,这可真是陆地活神仙呐!也不知道老住持是怎么保养的。

  期间,老住持还特意询问了方秋平,知道这里以前有株老梅树的人可不多,问方秋平是怎么得知的?方秋平只是打了个哈哈说自己也是听家里的老人说的,感到好奇于是特意打听了一下,并且还询问老住持能不能让人带他们去老梅树的地方看看。

  老住持沉吟了半晌,这才同意让自己旁边的小沙弥领着众人去菜地。

  方秋平三人连连感谢,并且宋文友还捐了一大笔的功德钱,告别了老住持,随着小沙弥一路来到了菜地前。

  这里已经是离得那崇明寺有八九百米的距离了,是被紫竹包围的一块平坦的地方,后来被寺庙弄成了种植蔬菜的菜地。

  小沙弥把众人带到了地方后,便指着一处有着一口老井的地方道:“各位施主,这里便是以前老梅树生长的地方,你们可以随便转,但是千万可要注意别踩坏了蔬菜地里的蔬菜,好了你们看吧,小僧就先行离去了。”说完朝着方秋平三人施了一礼,就原路返回了。

  方秋平等了一会,待到小沙弥走远了,看不见人影,这才开始打量起了这个地方。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菜地,由于是在寺庙的背后,周围又是茂密的紫竹林,所以这里除了寺庙中人,外人或者游客一般是没人到这边来的,这样正好,省得被别人打扰。

  小沙弥所说的老井其实就是一口石岩的水井,老井确实是老井,从石壁上的磨痕可以看出年代的久远。

  方秋平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确实没人后,就开始在老井的周围探查了起来。

  当然他可不是小说里的那些什么摸金校尉,可没有寻龙分金定穴的本事,他只是在找那株枯死的老梅树所遗留的痕迹。

  安全起见,方爸被方秋平喊去了一旁放哨,毕竟待会可能要刨土挖地,这毕竟不是什么上的了台面的事情,为了防止被别人看见产生误会,还是小心些好。

  方秋平找了一会,也没有任何发现,这才对着宋文友说道:“宋叔,要不咱爷俩在老井的周围挖挖看看?说不定有什么发现。”

  宋文友也是这个意思,刚好菜地旁搭建的临时棚子里有些锄头一类的农具,方秋平和宋文友各拿了一把,开始挖找了起来。

  挖了一会,方秋平的锄头突然一滞,似乎是遇到了什么硬物,方秋平连忙三下两下的刨开了面前的土,入眼处是一坨老木桩子,木桩子很粗大似乎还没有彻底的腐烂,连接着根部,很牢固的埋在土里。

  这兴许可能就是那颗老梅树的树根了,看到有了线索方秋平兴奋了起来,连忙在树根的周围加快了挖掘的进程,挖了一个小时,只是挖下去一米多深,只听得“铛”的一声金属交鸣,方秋平精神随之一震,连忙喊一旁的宋文友道:“宋叔,快来,我这边有发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