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宝石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天降横财与书信

全球宝石猎人 南来无痕 4181 2020.10.01 01:37

  听到方秋平的呼唤,宋文友也是一惊,连忙凑了过来,方秋平手上动作不停,一会儿地下的东西就露出了它的庐山真容;这是一个长方形的铁盒子,长宽高大约有五十公分左右,外面似乎包裹着一层衣物,只是埋的时间久了,衣物都腐烂了,成了一坨坨黑乎乎的败絮。铁盒子也早已经被腐蚀得坑坑洼洼,锈迹斑斑,但可能是盒壁较厚的原因吧,并没有穿透到内里。

  方秋平和宋文友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喜悦之情。

  铁盒上同样也挂了一把锁,只是眼前可不是开箱寻宝的好时候,为了掩人耳目,三人把铁盒用外套裹上,转移到了竹林的外围隐藏了起来,一直等到了黄昏时分,游客渐渐散去,才由方家两父子抬着盒子来到了停车场的外边,宋文友前去开车,接上了方家父子,连忙驱车离开了崇明寺,往市区的方向赶去。

  箱子还很沉,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对此三人都很期待。

  回到了宏源小区,依然是方家的客厅里,此刻已经吃过了晚饭,方家三口和宋文友,四人都期待的看着桌子上的铁盒子,依然是方秋平来开锁。

  只见他拿着工具,鼓捣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传来,箱子被打开了。

  方秋平看向了一脸期待的宋文友打趣道:“宋叔,要不您老来开箱,嘿嘿!”

  宋文友听着方秋平的打趣挠头道:“嘿嘿,这样多不好意思!”

  “老宋,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明明就是很想开箱子,这会儿还谦虚上了,赶紧的,我还等着看有啥宝贝呢?”

  方妈看着宋文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也跟着儿子调侃着。

  是啊!面对宝藏又有谁能够免俗呢?宋文友也不再推辞,走到了铁盒面前,深吸一口气,然后才缓缓打开了铁盒的盖子。

  盒子被打开,并没有传说中亮瞎人狗眼的七彩宝光,里面的东西被裹在一匹丝绸中,顶端打了个结,丝绸色泽艳丽,如水一般柔和,显然并非凡品。

  丝绸上摆放着一封牛皮纸包着的信封,只是大家的目光此时都被丝绸中的东西所吸引,并没有过多关注信封的内容,宋文友随手拿掉了信封放在了一旁,接着解开了打着绳结的丝绸包裹。

  嘶!这!房间中四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被包裹里的东西惊得目瞪口呆,久久回不过神来。

  只见包裹中,入目处,全是一颗颗龙眼大小的南红玛瑙佛珠,颗颗肉质饱满,色泽圆润,红中透亮,无论从色,肉,珠子的圆润度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让方秋平震惊的是这一盒子的南红佛珠,大小外形都是一样,色泽和品质都一致,这只能说明是从同一批顶级南红料中筛选出来并完成制作的,这就显得非常难得了。

  要知道南红料,特别是顶级南红料中,要想得到一部分都是千难万难,更别说是大批量了,而且,你还要优中选优,从大量的顶级料子中选出最好的,经过不知道多少日夜的打磨加工,才能得到这一箱子的佛珠。

  紫光灯下了,方秋平看着毫无半点裂纹的一颗颗南红佛珠迷醉了,检查完了所有珠子,这才颤抖着说道:“爸妈,宋叔,都达到了顶级南红中锦红的级别,而且每一颗都是完美,毫无裂纹!”

  听着方秋平的话,方爸和方妈都激动的把手都握紧在了一起。

  哈哈哈哈!宋文友更是放声大笑,笑得一张胖脸都如同一朵老菊一般,红润之极;几人身体都是一抖一抖,那是激动的,就像买彩票得知自己中了大奖一样。

  所谓财帛动人心不外如此,方秋平知道这箱子锦红级南红对那些南红爱好者意味着什么!这可能就是他们一辈子的终极梦想啊!果然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整盒南红总共一百零八颗,代表着百八烦恼,也就是人一百零八种烦恼;也就是佛门中人常说的“贪,嗔,痴”等等,看来这似乎是同一串佛珠,品相还如此顶级,方秋平想象不出是什么样级别的大德高僧才能佩戴如此奢华的一串佛珠。

  四人沉浸在喜悦中久久不能自拔,方秋平还好点,毕竟他可是有金手指的男人。

  过了好大一会,方秋平见爸妈和宋文友都缓过来了,这才看着宋文友道:“宋叔,现在你看这盒南红佛珠怎么处理?我倒是认识一家珠宝公司里的高层,高悦珠宝集团您听过吧?在国内还是比较有名气的,要是您想要出手的话,我倒是可以帮您问问,你也知道一般的小收购商都给不起配得上这批南红佛珠的价格!”

  虽然面对着巨大的诱惑,方秋平不敢说自己不心动,但是这批南红佛珠从根源上来说,还是靠宋文友的那串假佛珠才得到的,方秋平只是从中分析并且帮了大忙。

  所以,怎么处理还是得听听宋文友的意见,毕竟两家是邻居也是至交好友,方秋平相信宋文友不会亏待他的,他很了解这个人,虽然爱财,但是人品不差,不然也不会看也不看就拿十万块钱给朋友救急了,只是不知道他那朋友得知那串假佛珠背后有这样一批价值不菲的顶级南红佛珠该是什么感想?祸福相依,宋文友也是因祸得福了,看来以后还得心怀善意啊!方秋平暗想。

  而且,这一票最让方秋平高兴的不只是这盒子佛珠,更重要的是他所吸收的原气值已经高达六千点了,这可是一笔隐形的财富啊!他可是眼馋那些技能中的技艺好久了,毕竟自己学到的,才是自己的,方秋平始终坚信,打铁还得自身硬。

  老爸老妈和宋文友听到方秋平的话不由有些吃惊,这个他们眼里的乖宝宝,似乎出国回来后就变得不一样了,不仅仅对宝石方面很熟悉,而且还认识珠宝公司的高层,高悦珠宝集团他们听说过,毕竟也是国内鼎鼎大名的珠宝集团,每个城市都有他家开设的分公司。

  其实,方秋平自家知道自家事,什么对珠宝熟悉啊,他只是个刚刚上路的菜鸟,一切都是宝石之眼的功劳,只是宋文友和爸妈不知道,这可是他的秘密,可不敢乱说。

  方爸方妈都很欣慰,暗想儿子终于长大出息了,就连方爸这个平时不苟言笑的男人都露出了笑容,这一刻他为儿子感到骄傲。

  宋文友也不由高看了方秋平一眼,暗想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娃如今不简单。

  方秋平还没有告诉爸妈自己赚了一百万的事情,要不然他们还不知道该高兴成啥样呢?

  宋文友同意了方秋平的建议,一方面是他认识的人确实吃不下这批南红佛珠,另一方面他也是好奇,想见识一下方秋平的能量。

  方秋平见到了宋文友同意了自己的建议,于是当下便拿起了手机给陈长风拨打去了电话,同时拿出了当时在泰国珠宝商城给老妈买的耳坠,他刚刚回国就遇到了宋文友这档子事,所以还没来得及送给老妈,方妈收到礼物,果然很感动,儿子长这么大第一次给她买礼物,说不高兴是假的,但是,同样也免不了埋怨方秋平乱花钱。

  在方秋平眼里老妈就是一个朴实,勤劳,贤惠,节俭的好母亲!

  电话刚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了陈长风爽朗的笑声:“哈哈,方小友,怎么想起老头子我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方秋平组织了一下语言,就把自己家里的一位长辈手里有一串顶级南红的佛珠,都达到了锦红的级别,现在想要出手的事情告诉了陈长风,问他感不感兴趣?

  听到方秋平的介绍,说是要出手一串一百零八颗的南红佛珠,而且每颗大小都一致,有龙眼大小,而且还是锦红级别的顶级货,陈长风声调又变了,一如当初方秋平卖夕阳红宝石原石时的样子。

  这也不怪陈长风激动,废话!做珠宝行业的谁遇见这样的好东西能保持淡定才怪,当即,陈长风就表示相当感兴趣,不可能不感兴趣啊,毕竟好货都是有价无市的,电话里一再叮嘱方秋平别给别人看,他这里有些事情暂时离不开,不过不要紧他明天一早会派这边春城分公司的人来看货,如果真如方秋平所说的,那么无论如何也会给方秋平一个满意的价格。

  陈长风之所以再三叮嘱方秋平,也是怕方秋平把好东西转手卖给了其他人,毕竟在陈老心里,这可是连宝石猎人团队都认识的主。

  陈长风再三感谢方秋平有好东西还能想到他,想到他们高悦珠宝集团,并表示如果方秋平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能帮忙的绝不二话,方秋平也和对方说着一些客气话,两人寒暄了半晌,才挂了电话,随后又用手机拍了照,把南红佛珠的照片发给了陈长风。

  打完电话,方秋平把陈长风的意思告诉了宋文友和老爸老妈,并表示明天早上高悦珠宝集团那边在春城的分公司就会上门来看货,并且协商收购事宜。

  宋文友这才放下了心来,当然,今晚上大家都没有睡意,实在是惊喜过度了,宋文友也留宿在了方家,霸占了方秋平的房间,铁盒也被放在了方秋平的房间里,收购的事一天没落实,宋文友也去不放心不是,倒不是提防着方家,小心一点,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深夜,方秋平一个人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先是给自己泡了一杯茶,这才有时间打量起了手中的那封来自铁盒中的信件。

  拆开有些掉色的牛皮纸信封,从里面取出了两张信笺,方秋平靠着沙发,双手持信,慢慢的读了起来。

  信里的内容,倒是不多,主要是说明了佛珠的由来和为什么会埋藏在灵竹寺的原因。

  信的主人是一名叫周元康的人,信里提到了他是一家京城当铺的掌柜,这串南红玛瑙佛珠是他店铺的镇店之宝,同时,他也是当铺里的大朝奉。

  至于佛珠来历信中没有提及,只是说晚清时期,八国联军入京城,当时为了逃难,周元康携一家老小逃出了京城,一路辗转,颠沛流离就机缘下到了滇省的春城,战争年代,兵荒马乱的,周元康逃到了春城时,全家人早已在路途中便失散了,只剩下了周元康一人以及这盒南红佛珠。

  当时的周元康又累又饿,又不敢转手手里的南红佛珠,怕引来杀身之祸,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当时还唤作灵竹寺的寺庙,昏倒在了庙门前,幸得寺庙里的老住持所救才捡回一条命,只是一路上流亡早已经让周元康染上了恶疾,于是,自知命不久矣的周元康就把装有南红佛珠的盒子偷偷埋在了老梅树下,并且用盒子里的工具和一些南红料子制作了那串假南红珠子,布下了这么一个局,他相信只有真正的舍得之人,才配得到他留下的宝藏,也相信只有这样的人才可能去帮助他完成心愿。

  周元康唯一的牵挂便是失散的家人,妻儿老小,他希望看到这封信的有缘人,得到了他的宝贝能够帮他去寻找一下他的家人,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他的家人,好让他们知道,也好给死后的自己一些告慰,并且还恳请如果得到自己佛珠的人在找到自己家人后,能够在经济上施于一定的援手,那他就感激不尽了,信的末尾还详细的附上了他家人的所有信息,籍贯,长相特征等等,可谓是详尽之极。

  方秋平看完了,缓缓把信纸送回来了信封,暗叹一口气:“看来也是个可怜人啊!”,在为周元康的遭遇感到同情的同时,也惊叹于周元康巧夺天工的手段,暗自惋惜又一项绝技传承的丢失。

  方秋平自我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但也算是心地良善之辈。

  历经百年沧桑,茫茫人海要去寻人谈何容易,但如果有机会,方秋平还是决定去寻找一番,相逢即是缘分,方秋平是一个相信命运的人,不然怎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得了宝石之眼。

  自己既然找到了这南红佛珠,就说明他就是周元康心目中的有缘人,这无关乎于其他,只是方秋平做人的底线而已,凡事不求光明磊落,但只求问心无愧而已。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来无痕

南来无痕

十二点已过,已经是十月一日啦,老南在这里祝大家国庆快乐,中秋团圆美满,码字十多天了,一直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谢谢大家的推荐票,老南都一一记在心里,莫不敢忘,再次祝大家双节开心,嗨皮,嘿嘿!

2020-10-01 01: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