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参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参斜

二十二初

  • 玄幻

    类型
  • 2020.10.11上架
  • 0.24

    完本(字)

72位书友共同开启《参斜》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乐之

参斜 二十二初 2017 2020.10.24 11:00

  第二日。

  鸡鸣三声,清晨已至。

  王乐之一早便从床上爬了起来。被窝里的余温让他流连忘返,但不敢贪恋,因为还有正事要去做。

  老爹依旧赖床不起,在对门屋子里酣睡,呼噜声时高时低,就算距离三四十步,间隔两堵石墙,王乐之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早也习以为常了。

  一番洗漱完毕,王乐之打开屋门,来到后院。

  经历一场大雨冲刷,老柳树的枝条越发青翠欲滴。

  王乐之深吸一口气,却接连咳嗽好几声,心里一“咯噔”,该来的温病还是来了,昨日撑伞走了后半程,却也淋了前半段,雨又那么急,发热不奇怪。

  只是有件事他一直感到很怪异,就是昨日及时制止老爹与老朱争吵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也是老爹的病人,住在东边屋子,姓名不清楚,只知道后院里的众人都管她叫“仙子”。

  若是她真长得好看,王乐之倒不会疑惑,只不过……一位年逾七旬的老妪,居然会被人奉若仙子?实在费解。

  栽种老柳树的空地很宽阔,空地处放置了一口古井,两片药田,还有三只木桶。

  两片药田中间夹挤老柳树,留下两道坎沟,三者互不干扰,各自生长。

  王乐之今天要忙的活计,便是打理柳树与田亩。

  田里的药植是老爹亲自从西城门外的独山上采摘回来的,全是些王乐之叫不出名字的药材。老爹把它们当作宝贝,时常提醒王乐之小心呵护。

  三只木桶一高两矮。

  高木桶很普通,寻常人家都有,是用来浇灌老柳树的;矮木桶却有些特别,一黑一黄,黑色的那只像是乌木所制,黄色的则像梨木,是用来灌溉两片药田的。

  老爹以前说过,黄木桶要浇右边药田,黑木桶要浇左边药田,顺序是不可以打乱的,王乐之也一直照着他的吩咐办事。

  来到井边,王乐之最先拎起的却是高木桶。

  相比药植,这棵老柳树才真真是老爹的心肝儿肉,疼爱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他这个儿子。

  记得当初,王乐之年幼贪玩,不小心折断一条柳枝。王介当即大怒,虽然没有当场动手,但是为此发了好大火气,事后还禁闭他整整一个月,关在黑屋子里,吃喝拉撒一律只能在里头进行。

  回忆起来这种非人的折磨,王乐之尚且心有余悸,自然不敢怠慢老柳树。

  古井里的水十分清澈甘甜,比浑浊的雨水要好上许多,适合浇灌柳树,也适合用来淘米煮饭。

  众人吃的饭食也是用此井水做的。

  浇田,灌树,煮饭,洗衣,托扫……一番昏天黑地,又常年累月地忙活完后,王乐之伸了伸僵直的腰,打了个哈欠,身体热乎不少,淋雨而生的温病也好了几许,看来干活才是治愈烧热的良策。

  老爹他两颊凹陷,肤色暗淡,身子萧索,都快瘦成了鬼,一看就是长期惫懒,不活动导致。

  病人们起得晚理所应当。

  将每一份饭菜用木盒装好,然后再端到各间屋子门前凳子上,是王乐之从四岁记事起,每天坚持不懈要做的事情。

  今天王乐之只需要做八份饭。

  东屋两份,北屋四份,西屋一份,还有一份留给他自己。

  老朱的邻居叫安碑晋三,也是个秃子,已经闭眼了,前天刚横着出药铺。所以除了昨天敬他一碗死人饭,今天就不用再去做他的饭了。

  有时候想想,王乐之还是会忍不住发怵。

  药铺隔上一段时间进来一人,死了出去的比活着出去的多了多,老爹的医术水平有目共睹,可偏偏治不好后院里的这些病人。

  神医之名沾有污点,难怪老朱对他冷嘲热讽。

  风云难测,生死无常,王乐之时时刻刻都在经历着。

  他虽心有所欲,却也无能为力。

  “一口饭含凝作蝉,祈求来世羽化仙”,这是王乐之给死去病人最后的“恩惠”。

  吃完早饭之后,王乐之来到了王介的屋门外。

  呼噜声已经停止,他顿了顿,轻轻地叩了叩门。

  “柜台底下,第二个抽屉里头有名单,自己去看,药也在里头,赶紧去送,别扰我睡觉!”

  屋内传来王介不耐烦的回应,像是知道来者是谁,被人搅了清梦,满满一肚子的起床气。

  王乐之轻咳一声,小心提醒道:“昨天说好的,寒食不扫墓,清明再去扫,老爹你快点起床,不然赶不上好时辰了。”

  房间里没了动静,王介似乎又睡了过去。

  王乐之皱了皱眉,敲几下门,重新说了一遍,又敲了敲门。

  王介的声音突然变得恼怒起来,“不去了!去什么去!年年伺候死人,厌不厌?今年让那些个孤魂野鬼去吃残羹剩饭!”

  听老爹的语气,可能还对老朱的辱骂耿耿于怀。

  王乐之不敢夹话,只好灰溜溜地去了正堂。

  他从柜子下的抽屉里掏出一张纸,纸张有些泛青,右下边角还残存污渍,像是不小心沾染上去的草药汁,柜子里头还有十几包药材。

  王乐之手里捏着名单,名单上记着一行字:硫黄原是火中精,朴硝一见便相争;水银莫与砒霜见,狼毒最怕密陀僧……大凡修合看顺逆,炮爁炙煿莫相依。

  这句话是他前些日子写下的药歌,歌名唤作《十九畏》,主讲药理相冲惧和,也是老爹教给他的识药基本。

  将名单翻了个身,背面写有密密麻麻的一串小字,王乐之凑近看了看,大致是病人的名字、病情、用药、时日以及住址。

  这张名单上的病人并不是后院里头的病人,而是城内其他来天地药铺看病的人家。

  王介对他们倒不像对老朱那般随意,但凡问诊,必定看得十分仔细,用“嘘寒问暖”温暖来形容也不为过。

  对其中一些染了慢病需要调理的病人,王介甚至亲自将药材打包妥帖,送药上门。当然,这种跑腿的苦累活,都是由王乐之去办的。

  名单上的小字有一部分被圈圈点点盖住了,就意味着这位病人已经收到药材,或者……

  王乐之需要派送的是没有被划去名字的病人。

  六天前,他送过一次,一共送了八户人家,今天比较少,只需要送四户。任务很轻松,得了空闲还可以去干点自己喜欢做的事。

  第一个要送的人家可是淮水大户,王乐之早有耳闻。

  城内有名的富商,从又阳郡老鸦城举家搬迁到淮水城,不过三年便扎稳根脚,打通人脉,曾经号称“富甲半个老鸦”的沈家。

  沈府的家主名叫沈吝三。

  沈家取名有个特点,这也是淮水城人尽皆知的“秘密”。他的父亲叫作沈衣三,祖父叫沈尔三……都带了一个“三”字,颇为奇怪。

  据说他家祖上是扬州南浔郡人士,族谱因变故毁去半面,失了前几位老祖的名字,只留下老祖的一句话:名末三字重如姓,万万动不得!

  祖训难违,沈家历代家主也不好逾越规矩。

  而今天,王乐之去送药之人,便是沈吝三的小儿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