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漫游修真世界952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水波其三

漫游修真世界9527 075 2094 2021.07.10 12:27

  李丘看着杜理佐身旁的那两盆水,上下看了一眼,一边走了过去,一边问道:“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还是这个样子。”

  杜理佐说道:“再等些天看看吧,清水所含的灵力实在过于稀薄,就算经过这么长时间反应,没有明显的现象也在意料之中。”

  李丘挠着脖子,说道:“说句实话,我倒希望着这两盆水真有点联系。”

  杜理佐笑道:“你是希望虫母的真正目标是牛栏坑吧。”

  李丘被看穿,不好意思道:“我当然希望会是这样子。如果虫潮袭击的真正目标是我们村子的灵植的话,不管怎么样,乡亲们的损失都是难以避免的。倒是目标变成牛栏坑的话,那我们的损失至少可以少一些了。”

  杜理佐点头,说道:“我能理解你有这种想法。不过这次虫潮的最终目标是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虫母,一旦虫母进阶成功,被其突围潜逃的话,按照它必定需要进食大数量的灵植,那就会一直是你们周围的定时炸弹,而且进阶后的虫母根本不是你们区区一个县府能应付得了的。所以可不能抱着治标不治本的想法,这次务必斩草除根才行。”

  李丘瞪大了眼睛,杜理佐所说的点出了他的想法中所疏忽的地方,只能摸摸头,尴尬地说道:“你说的对,这次一定要不留后患。不过这虫母这么狡猾,到现在都没有其踪迹一点消息。你说这虫母会不会已经被我们吓跑了。”

  杜理佐乐了,说道:“你这么想的话太过侥幸,与其抱有幻想,不如使自己变得更强。”

  李丘拍拍头,无奈道:“好吧,我会继续修炼的。不过我有个问题,关于吐纳的规律指的是什么,你能解释吗?”

  杜理佐语调一变,故作神秘道:“不行哦,大部分具体修行的事情,都是宗门禁止透露的事项。不过我之前其实都已经示范过了,你这么聪明,想一想应该能明白的吧。”

  李丘头疼,杜理佐果然又在给他下套。

  然后杜理佐又说道:“对了,刚刚那个刘师爷是不是问过关于你修行经历的事情。”

  李丘点点头,答道:“是的,不过他好像误解了什么。我说我才刚刚入门三四天...”

  杜理佐听完,严肃地对李丘说道:“这段时间,不论是谁问关于你修行的事情,你都尽量回避,就说这是我宗门内的秘密,懂了吗?”

  李丘不明所以,但看到杜理佐不想开玩笑的样子,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杜理佐忽然伸出一只手,将李丘的一边脸蛋拉得好远,然后手一松,又像年糕一样弹了回去,自得道:“好了,你可以继续回去修炼了。”

  李丘疼得嗷嗷叫,只能忍着,揉着脸,只能生气地看着杜理佐。

  ...

  下午,小院里无人打扰。

  李丘花了一两个时辰,又将几天前还有些晦涩的吐纳过程重新运行了一次,经过这一天的强化练习之后,李丘能够较好地控制自身进入放松冥想的状态,保持丹田呼吸灵力的运行也流畅了很多。李丘完全可以很自然地保持住这种状态,再也不会有时不时发生的体内灵力流动如打结一般的逆涌之感。

  看来这种修炼方式还挺有效的。

  但是李丘并没有成功,因为他看向手中的那盆水,依然是如金鱼吐水一般,一阵一阵地冒出泡来,完全不似杜理佐所演示的那般如喷泉般跃起。李丘以为只要他继续这般练习,只要他能一次性发出足够的灵气,那么也能达成杜理佐那种效果吧。

  可是时间就这么持续流动着,一天过去了,李丘还是原地踏步的样子。

  ...

  这天下午,阳光有些焦灼。

  李丘心想再这么练下去也不是办法,得停下来仔细思考一下才行。

  他回想起杜理佐演示水见式时的画面。

  杜理佐静息凝神,掌中那小半盆水先是微微泛起波澜,不一会儿,两掌之间发出的灵力敲击水面,发出一圈圈波纹,而后愈演愈烈,盆中规律波纹不断碰撞,水面更加起伏。这时,杜理佐突然气息一盛,释放出更强的灵压,盆中之水更是猛地分别在两端压下,两圈裹着巨大暗劲的激流,相向冲去,碰撞在一起,顿时炸起冲天水花,犹如喷泉一般。

  李丘一直误以为杜理佐之所以能够使盆中之水如泉涌一般跃起,是因为杜理佐在最后时刻爆发出的那股气势使然,但杜理佐明确告诉李丘,这其中灵压只发挥了一点点作用,关键仍在于其中技巧。

  显然,杜理佐没必要在这一点上为难他。所以,其中的关键不在于两人之间修为的差距,而是一些其它的窍门。李丘放开思维,如果完整的水见式是只需要在瞬间对水释放大量灵压,那杜理佐根本没必要花费一些时间燃起气势,因为李丘曾见识过杜理佐释放法术,那等破坏力可不是激起水柱这么轻微。

  李丘突然有一丝灵光闪现,既然关键点不在于最后一刻的爆发,那一定藏在准备阶段的蓄势待发之中,不然杜理佐何必要花费那般功夫去唤起道道水波。李丘开始琢磨起这水波之中到底藏有什么奥妙。

  李丘也不含糊,与其空想捏造,不如行动检验,索性先动手尝试制造一些水波,感受一下这些普通的水波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古怪。不过,一下子又有一个难题摆在了李丘面前,李丘明白只要对盆中之水释放一次灵力,水面就会产生一阵起伏,那么理论上来说,只要不断地向水中释放灵力,自然就产生了连绵的水波。可问题是怎么才能调整自己释放灵力的节奏,规律地向水中释放灵力,形成杜理佐那般连绵均匀的波纹了。

  这个难题实在是难倒了李丘。就像一个魔术师向学徒传授了魔术的原理,学徒看懂了,也搞明白了,可问题是手法没学会啊。

  李丘抓抓头发,心想,看来自己对于吐纳的控制还是不够纯熟,不能达到灵活运行丹田吐纳灵力的程度。说到底了,还是个熟练度的问题,不过还能怎么办,练呗。

  好在现在终于有了新的头绪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