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漫游修真世界952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火阵与毒雾

漫游修真世界9527 075 3933 2021.08.05 09:12

  杜理佐所赠丹药果然神奇,李丘服下片刻,身上的疼痛就被压制住了,体内的灵力也恢复了四五成,还有所剩小半药力未吸收。

  李丘扶着大腿就站了起来,还没到消沉的时候,现在外面可还有一只虫母活着。

  李丘走到树前,发现局势不太妙。

  ...

  杜理佐根本没想接下虫母这一撞击,然而是完全避之不及。

  杜理佐被虫母反手击飞,身体在空中停滞,竟一时大脑空白,身体失去了控制。她现在的处境极度危险,在高速运动的战斗中,身体失控就意味着无法应对对手紧接而来的攻击,甚至会因此命丧敌手。杜理佐情急之下,舌尖一咬,一股灵力由脊椎极速通向四肢,欲要暂时替代身体电流,强迫身体解除麻痹状态。

  但此时,虫母上身一仰,张牙舞爪,挥起利爪就要将杜理佐拦腰斩去。

  “坏了!”李丘吓得傻了,这么短的空隙,根本无法避开。

  杜理佐也惊觉危险,但此刻身体还是麻木状态,根本无法做出防御。

  就在在场众人皆深感绝望之际,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

  “嘶!”虫母突然翅膀狂扇,发出撕裂狂响,身体喷出的毒气更是狂涌不止,本来这斩向杜理佐的一击还未挥下,就好似突然遭受莫名重击一般,一阵钻心而来的剧痛,身体因疼痛失衡而倾倒,满地打起滚来。

  杜理佐本来已经闭上眼睛,但最后虫母并未斩向她,反而莫名其妙地倒地翻滚起来,其倒地压起的大风将她排飞许远。她摔在地上,看着虫母肥硕的躯体在地上陷入疯狂似地不断打滚,双手赶忙一撑,将自己立起,单脚半跪在地上。她急忙内视一番,这才察觉到之前在不知不觉中沾染了一些毒雾,正是这些毒气盘踞在体内,才使她身体短暂麻痹。

  “好烈的毒。”杜理佐赶紧运转丹田,好在虫母所释放的毒气是土木属性,被她的火系灵力克制,她一咬牙,燃起体内的火系灵力,做一番紧急处理,才将大部分毒气从指尖逼出体外。

  “看来这虫母突变的代价极其巨大。”杜理佐喃喃自语道。“应该还有一线取胜的机会。”

  虫母一阵翻滚后倒下,四周尘土和毒雾混合,并向外扩散开来,这片场地内又陷入了一时寂静。众人在抵御毒气的同时,抓紧恢复起气力,不敢贸然向倒地的虫母发起攻击。果然,虫母并没有完全昏厥过去,只是为了镇住疼痛而暂停了一下,马上,虫母的双目又亮起橙红亮光,像是又恢复了理智。

  ...

  杜理佐看了一眼周县令,周县令立刻明白了,点头示意。

  于是,杜理佐朝地面挥出两剑,顿时地上生出两条火焰之路,各向虫母的左右延伸而去,形成一个“V”字型。

  杜理佐等人已经发现了,突变之前的虫母虽以智慧著称,但在突变之后,性情中掺和了几分狂暴易怒,虫母见杜理佐胆敢主动挑衅它,勃然大怒,不顾一路升起的火焰炙烤,仗着自己身体坚实,再一次猛扑而来。

  虫母一路贴着火线袭来,在火光的照耀下,其身躯愈发显得丑陋而狰狞。转眼间,虫母便飞射至杜理佐跟前,但杜理佐也不露惧意,立于原地,等的就是虫母扑到面前的这一刻。

  虫母即要起身下劈,这一击刚刚起手,便能感受到其中有碎石断金之威能,虫母仰身之际,原地刮起一阵上升强风,使得地上的火之余灰也尽数随风卷起,将虫母整只硕大的身躯尽数照亮,同时四周毒气蒸腾弥漫,这一爪的势能可见一斑。

  但杜理佐这次并不打算再接下这一击,她仍立于原地也只是虚张声势,虫母举起利爪的瞬间,她便朝地面迅速横划出一道沟槽,之后一道橘红色的平行光幕从沟槽中升起。

  不过仅凭这薄薄一道火幕想要阻止虫母的冲击可不太现实。虫母未曾落爪,单凭肉身之力的惯性一撞,就轻易地将这道火幕撞碎,举起的利爪即要落下。

  火幕破碎,同时刮起一阵强风,杜理佐起身向后一跃,借着这强劲的风力,如蒲公英般飘出许远,堪堪远离了虫母的斩击范围。

  但这一回合的交手还远未结束,虫母的巨镰落入地下,未来得及拔出,突然天上不知如何凭空出现了一座巨大的木质牌楼,这座牌楼上贴着一张符箓,牌楼座下浮着红光圆阵。

  这座牌楼以泰山压顶之势落下,四根粗壮的楼柱将虫母扣住并沉入地下,同时红光圆阵悠悠镇下,终于将这只虫母暂时困在了此地。

  虫母被困住的地方正好是火焰“V”字的顶角,也是火势最凶的地方。此时,虫母的腰身被锁在此地,疯狂地扭动身体使整座牌楼都在颤动。忽然,地上腾起一道烈焰,终于使虫母的身体灼伤,虫母挣扎的力度稍稍减少了一些。

  这时,远在百米外的周县令双手对着牌楼输出灵力,面色通红,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额头滑落,像是在憋着一股气,在其身后有十余名练气期修士同样如此。周县令见虫母已落入陷阱之中,急忙大喊道:“杜小姐,速战速决,我们支撑不了太久。”

  杜理佐明白仅凭他们几个人要封印住这灾兽期的虫母恐怕过于吃力,便不再犹豫,果断将之前所用的火焰手环向虫母砸去。

  这道红色的光圈径直飘向虫母上方,滴溜溜地扩大到足以将虫母笼罩的大小,再猛地扣下。

  杜理佐左手置于胸前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而后双指一并朝前指去,一道凝练的赤红光芒朝虫母激射而去。

  这道红芒落于阵中,炽红圆阵充气般胀起,一股暴烈的气息似是慢慢苏醒,先是一缕躁动的青烟从阵纹中升起,这道青烟越抽越长,逐渐发散成丝丝缕缕的炙热气息,终于大阵再也抑制不住,完全胀破,一股灼热的气浪冲天而起。

  这股热浪虽是无色,但其中的夹杂的高温是足以令刀剑化为铁水。这时,这座将虫母镇住的木质牌楼也坚持不住高温的熏烤,牌楼的四根木柱也已化成橙红色的灼烧的木炭模样,发出“吧嗒吧嗒”的崩裂声,掉下的碎屑随着气流上升化作无数火星。终于整座牌楼摇摇晃晃再也坚持不住,完全断裂散架,焦化的木块片片散落,打在虫母身上,再次将其压倒。最后,这座牌楼完全垮塌,将虫母掩埋在其中,形成一片热浪环绕的柴堆。

  杜理佐也眼见这柴堆之中,虫母没有了挣扎的迹象,可能已经休克过去,也不墨迹,掐指向柴堆弹出一道火弹,顿时阵中升起一股烈烈炸响的火龙卷。

  众人见状,纷纷面露喜色,都相信这座燃烧的柴堆会成为埋葬虫母的坟茔。

  ...

  火龙卷扩散着赤色热烈之风,柴堆噼里啪啦作响,一副可将任何生物焚烧殆尽的可怖景象。

  众人皆静静等待着,看着这冲天的火光和飞舞的火星。要知道这可是一只灾兽期的虫母,多数在场之人可能这辈子也见不到一两只妖兽,而如今正被压在这火阵之中煎熬受苦。这些人都是面露忐忑和期待着。

  大约半刻时间过去,这座柴堆仍在燃烧着,只是木料即将燃尽。火堆之下的虫母虽然气息愈发微弱,但仍能感受到它散发的气机。

  有人疑惑道:“这只虫母还没死去,难道这阵法的威力还不足以炼化它?”

  旁人说道:“不可能,这只虫母再怎么皮糙肉厚,终究是个生物,被这大火焚烤这么久,那还能幸存的道理。”

  也有人既是补充也像是自我暗示道:“就算还活着,这只虫母应该已经重伤,现在只是在苟延残喘,不必太过惊慌。”话刚说完。

  “吧啦...”火堆之中忽然发出一丝声响。

  刚刚还在私语的众人猛地心头一紧,纷纷张目向火堆望去。

  “咚咚咚...”火堆一抖,有了更大的动静,堆叠在上方的一些木块滚了下来。

  而后,众人看到了黑影之中显露出发着亮光的两只恐怖大眼,都止不住向后退了一步,不少人开始冷汗直冒。

  “轰隆隆!”这一刻,火堆已经步入熄灭,只剩下漆黑一片的余烬残渣。藏在焦炭之下的这双橙铜色大眼一摇,整座灰烬木堆地动山摇,所有木块尽数滚落,显露出一只巨大的黑色蝗影。

  ...

  刚刚众人齐心协力设下的火阵陷阱竟然不能将虫母灭杀。

  此刻,虫母舒展身躯,目光闪闪,翅膀剧振,发出刺耳强响。虽然虫母身上遍布黑色烬灰,其腹部结成斑斑点点的脓汁火疮,但经过此番烈火的灼烧,它仿佛也更加适应了这副强大的身躯。

  杜理佐则趁此空隙,急身后跃,退回众人身边。

  所有人此时都十分紧张地盯着虫母,大气都不敢喘。

  周县令小心翼翼地问道:“杜小姐,现在怎么办?”

  杜理佐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从虫母的伤口来看,刚刚那般攻击并非没有效果,只是不能一举将其灭杀。相信只要再制造一次这般攻击,虫母便再也起不来了。”

  众人一听,纷纷咋舌,他们现在的灵力所剩无几,还要释放刚刚那般强度的招数,简直是难如登天。

  不过就算虫母也没有即刻近身发难,而是与众人相隔百余米对峙着,显然还是忌惮着人族这一方层出不穷的后手。

  虫母这次没有选择近身攻击,而是口器大张,腹部鼓起,同时腰腹位置向上一翘,所有气孔尽数打开,一时间,滚滚黄绿色的气体喷涌而出。

  众人立刻都意识到了虫母想做什么,它想利用这封闭的空间,释放大量毒气,先将这些碍手碍脚的低阶修士耗死在这里。

  这些毒气都有腐朽侵蚀作用,之前在空气中的浓度比较低,所以众人释放的灵力屏障所消耗的灵力并不太明显。现在虫母趁众人灵力不支之际,在如此之近的距离内释放大量毒气,其意图不言而喻。

  众人将伤员围在中间,再次结阵抵御。

  这下众人可真就把各自压箱底的宝物都掏出来了,每个人手上都有大小不等的灵石。有些人财力丰厚的,取出一粒保命丹药,眼露珍惜不舍之色,一咬牙将其服下,当然也有一些囊中羞涩之人,从怀中取出一些整株草药,用手一揉,取草汁服用之。

  周县令见情况这般恶化下去可不行,如果每个人都把灵力消耗在抵御毒气之中,那么谁又能站出来抵挡虫母的正面进攻了?所以,他必须得对杜理佐说道:“杜小姐,这里我们先撑着,你赶紧先调理一下。”

  杜理佐也知道其中利害关系,不做推辞,点头同意,当即打坐恢复起来。

  李丘此时已经吸收了大半药力,只能说杜理佐所赠之药果然有立竿见影之效,他此时的状态好了不少,也加入到给屏障提供灵力的队伍中。

  又是半刻中过去,众人都已是强弩之末,有一些人甚至已经绝望地昏厥过去。

  “怎么办?怎么办?”

  “难道我就要这么死在这里了吗?我不甘!”

  “不!我一定要活着离开这里!”

  每个人都心思各异,但却一样表情难看,苦苦支撑着。

  这道灵力屏障也在吞噬着李丘的灵力,但他的情况与这些练气期修士相比,竟然还算是可以的。杜理佐很早就发现李丘这几日来展现的灵气量远比常人要多得多,吸收灵力的速度更是惊人,如今看来李丘竟然能以初窥灵力的水平比肩炼气期小成修士的修为,看来在修行方面的潜力如一块浑金璞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