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漫游修真世界952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杜理佐的警告

漫游修真世界9527 075 3726 2021.08.17 08:07

  牛栏坑一战数日后,华安县重归安宁。

  李丘至今方才能下地行走,这几日来都是久卧在床上休养,或只能半倚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

  大战虫母当日,李丘不计后果,超载自身灵力释放了一次元气弹之后,浑身肌肉已有半数以上处于撕裂拉伤的状态,虽然当时也依靠着杜理佐的丹药一时镇住了伤势,但他之后又玩了命地跑动折腾并再次耗尽了自身灵力,于是伤上加伤,终于等到他次日昏睡醒来后,伤势彻底发作了。

  当时是,李丘又被送回了这座清风山别院中。他一觉醒来,因为神念也消耗严重,所以是混混沉沉的状态。他醒来后,就是想要抬起手抓抓额头,忽然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冲上脑门,将他的大脑神经都要扯断了一般,直叫他体验了一把原地升天的感觉。“啪”的一声,李丘又倒下了。

  ...

  又是三日后。

  “咚咚...吱呀...”侍女端着药液走了进来。

  “李公子,我来帮你喝药了。”侍女细声说道。

  “嗯,谢谢姐姐。看,我今天已经可以活动手臂了。”李丘在侍女面前大胆尝试挥动了一下手臂,“诶,哎哟哟哟,疼疼疼,还是差了一点。”

  “哈哈,李公子今天精神真好,这才几天就生龙活虎了。”侍女掩嘴笑道。

  “是啊,多亏了姐姐照料得好。只是这几天稍微一不小心,就会扯到筋肉,这日子过得真苦闷。”李丘抱怨道。

  “可医生们都对你的体质也是惊叹不已。全身筋肉撕裂拉伤,这种伤虽然不至于要命,但是容易落下病根,恢复起来也慢。你看现在,不过才服用了几贴药液,你就已经快要可以下地行走了。昨日医生来检查过了,都很惊奇你的伤势恢复得这么好。好了,那你也快把今天的药喝了吧。”侍女把药端了过来。

  李丘挠挠头,笑道:“可能是因为我是山里的孩子,所以命比较硬吧。对了,我之前拜托你打听关于山居村的事情,现在那边怎么样了。”

  “恩,听说了。那边是消灭虫潮的前线一带,虽然虫母是现身在了牛栏坑,可其中大半数量的虫潮却被投入在了山居村一带,所以那边的受损情况特别严重,特别是在数场大火之后,回来的官兵们都说那一带十年来的心血都毁了。”

  “原来是这样。”李丘听完,很是低落地喃喃道。

  李丘静静地趴在窗边,看向山居村的方向。

  ...

  又是次日。

  不得不说李丘的身体确实恢复力惊人,仅又过了一天,他的伤势又好了许多。虽还有一些阵痛感,但只要他稍微注意点,现在简单地下地行走也是无妨的。

  “咚咚...”侍女今天端着药来了。同时,她还捎了一份口信来,是杜理佐也是刚刚伤愈出关,便要李丘等会到院子里去一趟。

  李丘一听是杜理佐,便急忙起身。

  李丘动作麻利,很快就下楼,当他到院子中时,看见杜理佐已经在等他了。

  四月末的春光,生机明媚,山里鸟鸣啾啾,略显吵闹。

  杜理佐一身长裙净练,顾盼生姿。

  但李丘却能感觉到杜理佐身上的气息明显强大了许多,是她体内的灵力有了别样的变化。

  李丘走到杜理佐身边,向她打了个招呼。

  杜理佐见到李丘走来,转过头向他展以笑颜。

  李丘也回之以笑容,这时,杜理佐伸出手将李丘的手抬起,搭在其手腕上,就像是医生诊脉一般。

  李丘紧张,杜理佐这是在做什么,他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

  杜理佐先开口道:“我今天让你来,主要是想告诉你关于你身体灵力的事情,你必须牢牢谨记,因为其中甚至可能和你的性命相关。”

  李丘一听,有些发蒙,但看到杜理佐如此严肃,便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有什么事?”

  杜理佐接着说道:“在告诉你之前,还需要跟你讲一些常识。”

  “在上古时期,各氏部落名族散居于世界角落,但都形成了各自描述世界组成的学说,比如两仪四象,五行八卦,又或者有地火水风四元素说等等。这些学说无一不是将这个世界的存在解构成各种元素。所以,与之对应的,修真者的天赋的灵力系统也与这几种学说相似,根据其特点,可以被区分成各种属性类别,常见的便是金木水火土等五行灵力者,当然也有一些奇特少见的灵力天赋者,诸如风雨冰电之属。至于一些更加稀有的灵力,虽然极其罕见,但也可在古籍传说中寻得。只是你可知道你身俱何种灵力?”

  李丘这么听杜理佐说完,疑惑道:“照你这么说,难道我的灵力属性有问题?或者说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

  “是的。”杜理佐点点头,继续说道,“我现在几乎已经确定你体内的灵力,是一种几乎不可能在动物之中存在的纯粹灵力,或者可以称之为游离态灵力。”

  “纯粹灵力?游离态灵力?那这灵力到底是什么?”

  “打个比方,看这池子里的水,虽然清澈见底,但却是处于一种干净,却不纯净的状态。”杜理佐指着前方水池说道。

  李丘望去,目露困惑,“干净而不纯净?”

  “是的,这池水清澈干净,你用眼睛看不到其中的杂质,你用器皿蒸煮之后就能放心饮用。但这些水仍不可说是纯净的,等到器皿中的水完全蒸发之后,其中的渣滓就会被析出而显现出来。这就是干净而不纯净。当然,纯净的水并不是不存在,我们在经过过滤蒸馏之后,也能获得几乎纯净的蒸馏水。而你所具有的灵力,就好比蒸馏水般的存在。”

  李丘满脸疑惑,歪着头想了一下,又恍然大悟,颇有些兴奋地说道:“我懂了,你的意思是,我的灵力和那些蒸馏水一样,不夹杂着其它属性?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那这能使我变得和你一样强吗?”

  杜理佐见他实在过于粗线条,有些无语,干脆道“咳咳,这可不一定。就已知的情形来看,附有各种属性的灵力反而更容易与其相对应的事物产生共鸣,施展各种法术手段。就像纯水几乎绝缘,而含盐水更容易导电,水中的杂质也有其独特的作用的。但就像自然界中是几乎不存在不具任何属性特征的凡物,所以也从未有过修士诞生出你这般的体质,至少如今的修真典籍中是未曾记录过你这种情形,那么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就产生了,现在可能连适合你学习的法术都寥寥无几。”

  李丘傻了:“啊?连我能学习的法术都没有嘛?这也太咸鱼了吧。不过,这样的话,我又怎么会和性命之忧扯上关系了。”

  杜理佐解释道:“那是因为任何物质的普通,都只是因为还未被人发现到它珍贵的一面。众所周知,修真者之间的战斗最紧要的就是自身的法力多寡。而丹药就是修真者最好的法力食粮,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补充数成法力,这种紧急补充甚至能够帮助其实现战斗的逆转。”

  “你的意思是我的灵力能在战斗中发挥出这种丹药的作用?”李丘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一想到杜理佐有提过类似的要求,便立马想到了这点。

  “或许还要胜过一般的丹药药力。一般品质的丹药只能作为补充法力之用,起效虽然比吸收灵石要快,但此后服用者体内仍有剩余药力需要消化,仍有一些人对此不满。前辈大能们就开始研究更快恢复灵力的方法,比如在战斗中借用他人的灵力。但人与人终究是有区别的,人体内的灵力不同于丹药等无意识死物,是一种活性灵力。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即使同系修真者之间,同属性的灵力也会有因人而异的区别。传功疗伤这种,因为过程缓慢柔和,受益者有时间能够运功同化外来的灵力。而战斗间隙的短促瞬间,根本不足以消化掉这狂暴吸收后的外来灵力,稍有不慎,就会引起灵力排异,轻则经脉逆乱,重则当场爆体而亡。所以这种在战斗中随意吸收未经同化后的灵力的想法,经过彻底研究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既然不能随意借用他人的力量,那我...不对,难道我的灵力没有这种限制?”

  “差不多是这样。让渡灵力的限制在于,过量的驳杂灵力在人体内互相扰乱引起的灵力暴动。虽然如今也有一些手段可以勉强达成借用他者力量的能力,不过其中要么条件复杂严苛,要么极其邪恶,反噬的代价远大于收益。这些手段也无非着眼于两个方向,一是无限地拔高过程中接受灵力的阈值,而另一种就是完全地净化灵力中引起排异的杂质。所以...”

  “所以我身上的灵力就属于后者,对不对。”李丘还是不解“就算这样,我为什么就有性命之忧了?”

  “对于真正强者而言,他们自有各种资源和手段,是无需动这种心思的。”杜理佐说完,眼神中露出了自傲的目光。“但是,并非所有人都顾忌于尊严道义,也没有背后的财富支持。即使是一些高阶的修士也会窘迫于囊空如洗的现实,特别是战斗中所服的丹药,往往是消耗巨大又价格不菲的。如果让一些心怀邪念之人发现了你的天赋体质,那就像发现了一座用之不尽的丹药宝藏。总有办法研究出利用你这种体质的方法,或许干脆抽离你的神识,将你培养炼化成一具化身般存在也未尝不可。现在,你懂了吧?”

  李丘听完,虽不是很懂名词,但也知道了其中利害,顿时头皮一麻,大感惊悚。“那...我有什么办法可以救自己吗?”

  杜理佐认真且果断地对李丘说道:“现在也并非全是死门,毫无生路。你可以选择碌碌无为,泯然一生,自然无人会关注到你,也可以潜龙在渊,一鸣惊人。只要你成长起来,成为盖世无双的强者,自然就没有人敢对你妄生邪念。好在,你如今只是一介凡人,也无身份背景,只要尽力隐藏住自己,就不会有人来主动探查你,你也有蛰伏待起的时间。所以,那你对自己的路,可有什么决定了吗?”

  李丘低着头看着地面,眉头紧锁犹豫着,像是在做一次重大的抉择。不一会儿,他仰起头,眼神中露出坚毅光芒,“我想要把握住自己的命运,所以,我想要力量。”

  小时候,爷爷希望他能够去村子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但他需要希冀于童子灵试之中;半月前,虫母来袭,虫潮肆虐,他却无能为力;如今,虽然拥有可以修行的体质,却也给他系上了一柄悬顶之剑,使他不得安宁。一次又一次,命运的摇摆不定,他就像一只跟随着大象在蹦床上起舞的虫子,彷徨而受苦。现在,他终于决定了,要脱下命运的桎梏,不再做命运的奴隶。

  “看来你准备好了,那我们走吧。”

  “去哪儿?”

  “县府别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