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漫游修真世界952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虫母之死

漫游修真世界9527 075 2547 2021.07.26 08:56

  “咔嚓咔嚓...”

  众人只觉得这声音是如此的瘆人。

  此刻,那只重伤的虫母腹部被撕开,而另一只虫母竟然在大口大口地在啃食着它的残躯,漆绿色的浆液和粘稠的脏器混合,从破开的创口中淌下,满地污秽。

  虽然那只重伤的虫母早已气息奄奄,但从其微弱的目光和不时弹动的肢体动作中可以判断出这只虫母还未彻底气绝。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同类间的活体侵食!

  只是这选择是伤重虫母的被迫无奈,还是一场自愿的献祭?

  随着每将一口同伴血肉吞咽下肚,这只虫母气息变得愈发强盛,身体也发生了明显变化,本是白釉般的躯壳如今已是墨绿发紫,结着巨痈,身形也更巨大,尤其是腹部以下不断膨胀,如今更显臃肿,同时腹部两侧的气孔也变异成肉眼可见的气孔,向着四周一直排放出黄绿色的气体,浓重而诡异,虽不知这些气体的成分,但肯定知道不能轻易触碰这些气体。

  ...

  众人皆感到从背脊传来的冰凉惊悚感,都不知道虫母发生了什么异变。

  “是恶变。”杜理佐低语。

  所谓恶变,可理解是另类进化,是事物受到污染或者在强烈刺激下,不遵循良性的天地规则,以某种肉体或精神的扭曲为代价,强行打破自身进化的桎梏,获取更强的力量。

  所以,现在这只虫母现在可能是一只灾兽期的妖兽了。

  杜理佐知道必须即刻动手,在众人仍迟疑之际,她已果断运功,一剑向虫母削去。

  这道剑光炽热而锋利,并非试探之举,求的是一剑破敌。

  可虫母却像视若无睹一般,展开结界,任由其斩来。

  剑光飞遁,转眼便斩至,两者相撞在一起,顿时剧烈爆炸,尘烟滚滚。

  烟幕扩散,众人都直勾勾地盯着,急切地想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

  “咔嚓咔嚓...”

  随着爆炸声落,啃咬声响,众人透过未散尽的烟幕看见虫母仿若无事一般地闷头吮吸着地上的浆液的轮廓,皆心头一怵。

  而此时,虫母双眼突然发出夺目橙光,上身一仰,抬起双镰将那只死去虫母彻底撕成两段,死去虫母的血浆再次飞溅。然后这只虫母张开口器,头往地上探去,如鲸吞牛饮般将地上所有的浆液血肉一吸而尽。

  现在,这只虫母已经完全蜕变,原本令人印象深刻的如白釉般乳白光滑的躯壳已完全畸变,如今它的外骨骼带着肉皮般的质感,上面附着稀疏刚毛,这只虫母这般蜕变之后,已是物是虫非,其外表与其说是像虫类,反倒更容易让人联想到巨大熟烂的芭蕉花。

  虫母终于将所有的浆液吸食殆尽,它就像是烟民吸食尼古丁之后吐着烟圈,虫母腹部两侧的气管也在长长地吐出大量的雾气,就像是在回味强大后的愉悦感。

  时间像是凝固住了,其实不过是一瞬间。

  火光慢慢落下,虫母振翅鸣响,后腿一蹬,猛然暴起,消失在阴影里。

  ...

  眼见虫母消失,杜理佐迅速左手再打出一道照明火焰,右手握紧长剑,时刻提防着。

  凡是有战力者皆以周县令和刘家老四为前,自觉朝向左右两侧,抱团结阵。

  虫母并没有直接冲入阵中,而从天而降落于众人跟前,口器大张,如同在狰狞咆哮,并且伴其而来的一道强风,卷着它身上的淡淡毒雾向众人飘来。

  炼气期修士们率先动手,众人前方浮现出一道屏障,想要将这片毒气推出。这片屏障看上去挺厚实的,与毒雾刚一接触,虽然也能与其僵持,将毒雾推远了一些。但不久,屏障表面就如焦糖糊化一般,剧烈冒起气泡,整个屏障就好像要融化了一般。

  杜理佐立刻喝止:“收手,我来。”说罢,一剑轻削而出,剑光将这圈毒雾完全荡开。

  众多练气期修士停下灵力输出,神色顿时一缓。

  杜理佐紧接着说道:“这里被虫母完全封闭起来了,暗无天日,毒气聚集,对我们不利。我试着缠住虫母,你们想办法将这穹顶打开。”

  刘家老四答道:“没问题,金土之道,颇有些相通的地方,我可以将穹顶打开,但要给我一点时间。”

  周县令也说道:“那我就协助牵制这只虫母。”

  杜理佐点点头:“就这么办。”

  话音刚落,这只毒雾虫母已经张开双爪,向此飞扑而来,其速度比之前竟要快上一半,真叫人猝不及防。

  “荆棘藤鞭。”

  周县令迅速结印,而后双手朝下打出两道法术,两道碗口大小的青藤从地面升起,向着虫母打去。这两根青藤各向左右一偏,避开虫母的锋利双镰,再抽打在其腰腹上,像使用鞭子一般,顺势在其周身绕了好几圈,使其行动受阻,然后青藤硬化,又长出了许多硬质木尖,要将这只虫母紧紧锁住。

  杜理佐这时从空中闪现,手中长剑拖着赤红焰尾,朝虫母脸上一斩,一股汹汹的火焰如大浪打在了虫母脸上,总算将虫母的攻势打住。然后杜理佐落在了虫母的侧面,又向后跃出几步,吸引虫母仇恨的同时,又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必须将虫母从此地诱开,因为此时树下还有好几名伤员,在这里打斗,她也受到掣肘。

  刘家老四见局势稍微缓和,手中两柄短兵赶紧往地上一划,地上顿时长出一面矮墙,将伤员与虫母视线隔开,而后在余下练气期修士中点出两人:“你俩跟我走。”

  ...

  虫母吃此一击,似是毫无痛觉,只是在其行动时,身上的荆条拉扯缠绕,反倒使它行动不便。

  虫母转过身,朝向杜理佐,想向其扑杀过来,但是这一蹿动,还没爬几步,反倒使身上的荆条将它越捆越紧,荆条上的木刺将它倒勾住,划破了些血肉。

  虫母奋力扭动身躯,依然动弹不得,顿时怒意更盛。腰腹一鼓,顿时大量黄绿色气体从尾部和腹部气门喷涌而出。其缠绕在其周身的荆条,原本坚硬似铁,一旦触碰到这些气体就纷纷老化蔫掉,化作一堆枯枝败叶纷纷从它身上落了下来。

  “想不到这毒气竟有腐朽之效!”杜理佐惊道。

  此地密闭,没有大风化解毒雾,只会越聚越多。转眼间,虫母周围布满了毒雾,但虫母仍在肆意地翘起尾部喷洒着毒气。忽然,虫母的双眼朝杜理佐看来,鸣声大作,虫身一仰,就向着杜理佐直冲而来。

  虫母这次冲刺的速度又提升了一两成,而且周县令短时间内无法释放两次荆棘藤鞭,杜理佐眼见虫母冲来,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硬接下这一击。

  “乓!乓!乓!”

  杜理佐没有想到接下第一击就如此勉强。

  虫母一连斩出三击,每一击皆是势大力沉,相比之前足有五六成以上的提升。虫母一记下劈,杜理佐双手持剑迎击,虽是运用了一些卸力手段,但还是被一击直接压退了十余米。虫母再一记劈下时,杜理佐还未从半僵直状态中脱离,尚来不及做出调整,又得匆忙以剑御敌,岂料这一击是直接被打得跪下,但好在她身经百战,扛住了这一击后,急忙侧滚,总算化解了被这虫母巨爪碾碎的危机。虫母见杜理佐敏捷得像只小猫一样,索性两只最为强健有力的后肢朝地面一蹬,整只虫母以极快地速度贴地平推而来,交叉的双爪与杜理佐的剑身撞在一起,擦出一道火花,仅是两兵相接片刻,虫母突然两爪又向上一甩,即将杜理佐从地面倒掀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