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漫游修真世界952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蝗影

漫游修真世界9527 075 3259 2021.07.06 09:05

  李杜二人一问一答,不知不觉间,就穿过曲折盘旋的山路,来到华安县边界的一处高山上。时值当天午后的最后一点时光,临近黄昏,天色微醺,近空更有无数虫群飞舞,遮天蔽日。

  杜理佐说道:“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黄昏之际,正是虫群最为活跃的一段时间,在这里正好可以稍微了解一下虫潮的情况和动向。”

  此时,他俩居高远眺,远方的黑暗里伸展出数十道乌黑醒目、细长绵延的虫云,异常聒噪,成群褐斑蝗扑动翅膀发出的声响竟能传到此地。

  而那不可看清的黑暗里侧显然是蝗虫母巢所在。

  一道一道虫云形成的黑色触手在母巢外围伸出,在前方几公里外山下横行肆虐,像发出巨大声响的皮鞭,飞起,落下,每一鞭抽打在大地或树林之上,留下一道焦黄的伤口。每个地方总会经过数次虫云的掠食,每一鞭都在加深大地丛林的伤势,直到变得寸草不生,完全荒芜。甚至有茎叶已被啃食得精光的树木,连枯蔫的枝干部分也遭受重创,哀鸣吱呀,终于不堪重负而折断。

  李丘眼见此景,揪心不已。这片昔日生机勃勃,树木葱郁的山林被蹂躏至此。虫群所过,一片焦土。而等几天后,虫潮就会进入华安县内,不知位于这场战争前线的山居村以及他心中那群亲切可爱的乡亲们又要遭受怎么样的损失了。想到这里,李丘突然深切感受到自己的力量过于弱小无力。

  杜理佐朝着虫潮观察许久,转头向李丘问道:“李丘,你怎么看?”

  李丘有些低落,只觉得眼前这虫潮数量恐怖,没看出其他端倪,遂疑惑地看向杜理佐,摇摇头。

  杜理佐指着前方说道:“那团黑暗阴影就是褐斑蝗母巢,虫母就藏身其中。虫巢内的蝗虫数量十分庞大,大量蝗虫紧密堆叠,抱作一团。所以,你别看这些伸展出来的虫云,蝗虫遮天蔽日,但其实与全部虫潮相比,只算是少数,或许这虫云的蝗虫数量只占了母巢的十分之一左右。”

  李丘听完,更是吸了一口凉气:“这些虫云的蝗虫遮天蔽日,数量已经如此惊人,那母巢内的蝗虫数量竟还十倍于此,这么一比较,母巢内的蝗虫岂不是无穷无尽了。这也太吓人了,这...我们可怎么对付这么多的蝗虫?”

  杜理佐倒是毫不在意这个问题,说道:“这你应该也知道的,刚刚在山居村的会上提过,华安县已经打算牺牲掉附近一带的部分果树灵植作为诱饵,设下陷阱,以范围性的灭杀手段扑杀蝗群。比如火攻、毒杀等,这种范围片伤的方式对付虫群最是有效。而且据我所知,因为此次虫害已经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危害,上至州府,下至周边各县都将在三天之内抽调人手予以增援,所以目前来看,对付这些虫潮虽然凶险,但并非毫无胜算。”

  李丘听闻,惊讶于杜理佐的渠道灵通,增援之事,周县令在会上未曾提及,显然他也没收到消息,但杜理佐居然能比周县令还更早些获悉此事。

  李丘还是觉得有些疑惑:“可是就算有范围杀伤的手段,外有增援的人马,一旦与这无穷无尽般的虫**战时,那又必然会是一场持久战。这样看来,我们村子周围的果园还是免不了被夷为荒土,唉,看来是没办法了。”

  杜理佐冷静地说道:“战斗哪有不损失的,只是有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把损失降至最低。”

  说罢,她伸手一指,从不远方凭空摄来一只两指长的褐色斑块蝗虫,递给李丘,说道:“这种蝗虫,你可曾见过?”

  李丘接过这只褐斑蝗,看了又看。这种蝗虫身黑体大,个性凶猛,其结构也有明显变化,一般蝗虫前肢短小无力,只用以支撑或进食,但眼前这只黑蝗虫的前肢竟变化为镰刀状,可以很容易地在人的皮肤上留下血痕,明显已是变化为武器之用。李丘疑惑道:“真是奇怪,我从小在山林里长大,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只又如此凶狠的蝗虫。”

  杜理佐嘴角一弯:“当然不可能见过。因为这种虫子就不是自然先天存在的生物,其本身原来也是一只普通草蝗,是受到了虫母的影响才产生如此变异。”

  李丘眼睛一亮:“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杜理佐叙述道:“这事说来话长,得从头说起。”

  “所谓虫潮皆因虫母而起,但却无人可知虫母何来。迄今为止,大多数观点都猜测虫母很可能也是某一只微不足道的草蝗变异的,不过这种变异不是先天因素,而是某只蝗虫有感于天地而发生进化,也就是说这是后天突变。之所以得出如此结论,是因为从来就没发现过虫母会产下能孵化出虫母的虫卵。而在消灭虫灾之后,一般地方附近数百里内,百年之内也难再发生虫潮灾害,所以推测它是后天变异的可能性极大。”

  李丘啧啧道:“神奇,这虫母的来历可真是诡异,竟然是后天变异而来。”

  杜理佐继续说道。

  “不急,关于虫母的情报还没讲完。擅长操纵的妖兽,往往智力较高。虫母即是如此,在其开始从一般蝗虫向虫母转变之时,就会聪明地躲藏到远离人烟的地方,秘密发育成长。只有形成庞大母巢,才会露出狰狞面目。”

  “因虫母是后天变异,难以预防其诞生,成长期又善于躲藏,也不易被发现,所以关于褐斑蝗母巢早期阶段的资料几乎没有,据唯一可以查阅得到的资料记载,现在发现的最早阶段的母巢是一个筑基期修士在野外偶然发现的,他先是偶然发现了一只褐斑蝗,并一路追踪,终于在一个罕有人至的沼泽里挖到了一团屋舍大小的球状母巢,这虫球自然就是至今发现的褐斑蝗母巢最早形态。”

  “在将最原始的母巢剖开后,在其中发现了一只一米大小的白色的虫母幼体。可惜的是,白色虫母从母巢取出后不久,就莫名其妙地死亡了,成为一具无用的虫蜕。有人说是因为虫母发育离不开虫巢的特殊环境,也有人认为这是虫母的智慧本能,是为了族群秘密不被研究而选择了牺牲,所以才自绝生机。在这不久之后,也有好奇的大能者听说了此事,于是花了一大笔灵石买下了这具虫母尸体,以及整个母巢。最后经过研究,他生出一点疑惑,是因为在母巢内发现了一个死卵。”

  杜理佐说到这里停顿了下,看着李丘,像是提示这里有重点。

  李丘摸摸脑袋,回应道:“不就是个死卵吗,有什么奇怪的。...不对不对,是有点奇怪,真的只有一个死卵吗?”

  杜理佐笑道:“聪明,问题就在这一个死卵上,关于虫潮的一个关键秘密就此解开。通常,褐斑蝗虫潮数量少则数以亿计,每只普通的褐斑蝗都有不俗的破坏力,如果按照人们旧时的观点,认为蝗虫个体都是由虫母所生,那对于一只也仅有筑基期灵力的若虫体虫母来说能产下这亿万只褐斑蝗的能力,可真就是逆天了。”

  李丘两只眼睛一亮,猜道:“所以问题又回到了这些普通褐斑蝗是怎么产生的了。”

  杜理佐继续说道:“是的,所以后来,那位大能者觉得很其中有很多疑问需要解决,就深入研究起来,务求刨根问底。数十年间,他一人就追寻并击溃了数次虫潮灾害。他之所以能够有如此战绩,并不是因为他一人就能消灭所有虫群,而是因为他在过程中发现了一个规律,每次只要击杀了虫母,不久后虫潮就会涣散,最后彻底溃败。”

  李丘听到这里大喜,显然这就是这次化解危机的关键之处。

  杜理佐微笑道:“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虫母自诞生起就一直在散发着一种人类难以察觉的气体激素,并以此控制族群。这种气体能将普通草蝗吸引到其身边供起役使。这种气体不仅有奴隶普通草蝗的作用,还会导致普通草蝗变得性情狂暴,同时开始迅速繁殖。最终,这些巨大狂化的草蝗就形成了数量惊人的褐斑蝗虫潮。当然,如果虫母死了,那这些气体激素也就会消散。到时候,所有普通的褐斑蝗都会在虫母死去的几个时辰后陷入混乱,最后虫潮也会树倒而散,普通个体更是只会因发狂力竭而亡。也是这一特点,我们在抵御虫潮只要能找到虫母,就会立于有利位置。不过可惜的是,这位大能最后发现这种气体激素只对普通草蝗有效,对于其他虫类,哪怕是近亲同属也并不完全适用,所以这项研究结果对他来说是毫无价值,最后只将其写进冷门的野史怪谈里了。”

  李丘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确实看来只要击杀了虫母,虫群便会瓦解。诶,那么那只死卵又是什么了?”

  李丘话音刚落,远方忽然传出一道巨大哀嚎,二人远远望去,一只奔跑的黑熊从地穴之中蹿逃了出来。

  李丘目力还算不错,看见那头黑熊正在被一道三米多长的巨大黑影追击。

  好家伙!这竟然是一只巨大怪异的乌黑蝗虫,外壳哑光,之前混在虫群中时是难以看清的,现在飞到了虫潮外围,竟显得如此大只。

  只见那只巨大黑蝗速度飞快,一下便将黑熊追上,同时猛然向下一扎,黑熊厚实的皮肤竟被轻易划开,黑熊想要挣扎,但已牢牢被黑蝗锋利的爪子锁住。最后黑蝗夹住已经失去意识的黑熊,冲天而起,直朝母巢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