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漫游修真世界952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黄土巨浪

漫游修真世界9527 075 4243 2021.07.20 08:51

  一刻钟过去。

  杜理佐虽然在与两只虫母的战斗中,依然能稳定住局势,可狡猾的虫母开始故意将高速的激战拖入慢速的骚扰战之中,就是要慢慢消耗掉杜理佐的力量。

  两只虫母,一只不急不慢、大开大合地不断向杜理佐攻来,另一只则躲在近处盘旋,只要等到杜理佐稍稍放松,它便会冷不防地从暗处袭来。

  虫母就是要逼着杜理佐时刻都保持全神贯注的状态,不能有丝毫松懈,这样就能在短时间内消磨杜理佐的精力。

  杜理佐也察觉到了虫母们的阴谋,但越是紧要关头越不能着急,只能先顺着虫母们的游戏规则,她再慢慢想办法。

  杜理佐又是身形一晃,避开了虫母的俯冲,她看了一眼远方的肉桂树,忽然眼睛一亮,计上心来。既然虫母想要慢慢消耗,那她也乐意奉陪,只要她一步一步将虫母诱离此地,那虫母必然会先着急起来。毕竟虫母是不敢离这棵肉桂树太远的,它们还要利用这个时辰的月华之力,成长进阶。

  杜理佐便打便退,还要留意着阴暗处的那只虫母,她一脚跃起,便微转身形,又是一剑挥出,借剑势可以退开数米。就这样,杜理佐将两只虫母从肉桂树旁越拉越远。

  又缠斗了一会儿,两只虫母也发现怎么离肉桂树越来越远了,终于是发现了杜理佐的对策。诚然,它俩的计谋虽然有效,但在实战交锋中给予杜理佐的压制力不足,以至于杜理佐有充分的时间和空间可以闪躲位移。

  两只虫母见此,也心急起来。于是,两只虫母齐齐发起攻击,并同时使用土行法术,此地地形顿时变得如海面一般起伏不定,地陷丘升接连不断,就是要封锁住杜理佐的移动路线。

  ...

  此时。

  李丘二人速速追了过来。

  孙县丞对李丘说道:“小兄弟,我现在要出手干扰虫母的行动,你自己注意安全。”

  李丘点点头。

  孙县丞双手聚气,慢慢在两掌间有一道冰锥成型,又过了几息时间,这道冰锥完全成型,散发着凛冽寒气,孙县丞当即双手一推,冰锥当即向着一只虫母的腹部射去。

  这只虫母也是刚刚施法完毕,所以并没有躲开冰锥的弹道,它以升起三面土墙锁住杜理佐向外逃去的路线,刚想起身发起攻击,却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何时被冰面冻住了,一时间被冰面拉扯了一下,错过了进攻的时机。

  此后,孙县丞又偷偷释放了几次冰弹。

  李丘看着孙县丞施展法术,发现他这招式有点类似元气弹,但是他所消耗的灵气明显要少得多,这是怎么回事了?李丘心中存疑,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眼前必须要先解决掉这两只虫母才行。

  再看虫母几次被干扰后,终于是发现了这边的两道人影,两只灯笼大的黄色虫眼凶光一闪,吓得二人有些不敢轻举妄动。对视不过几息,突然,虫母发难,两爪朝地一叉,一道密密麻麻的地刺向二者涌来。同时,虫母双足擦擦地面,轻易地就将冰面铲开,再一蹬,猛地向二人袭来。显然,虫母是觉得解决掉眼前这两只碍事的虫子花不了多长时间。

  孙县丞一看虫母这般攻势,顿觉惊悚,立刻招呼李丘道:“小兄弟,分头跑。”说罢,孙县丞又回头抬手,升起几道水枪向虫母刺去,然后自己也迅速闪离此地。

  李丘听孙县丞这么一说,果断地撒腿就跑。

  李丘跑路的速度当真一绝,边跑边回望,还是一口气就跑出了数百米之外。

  只是孙县丞成功拉走虫母的仇恨之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法与虫母比速度,只得依靠地势,在这些小土丘之间与虫母躲躲藏藏。

  李丘也心急,赶紧停下来想办法,正巧看见有一队二十几人的队伍正朝战场赶来。他想到应该是刚刚集结完毕的炼气期修士,他当即马不停蹄地追了过去。

  ...

  孙县丞跳进一片地坑之内,周围到处都是三四米高的小土丘,很适合躲藏。他迅速双手结印,再向两边一展,两手迅速喷出无数水汽,将小半片地坑全部遮掩住。这下,虫母就更难发现他了。

  虫母绕着这雾气地坑连续冲击数次,然而并没有效,于是又飞到高台上停了下来。虫母恼怒,两爪又是对着地面一击,这道地坑顿时“隆隆”向上抬起,顿时形成一道小坡,于是水汽也就向周围散去。

  虫母仍嫌这速度太慢,干脆自己向雾气中飞去,以飞行的气流将雾气一吹而散。

  很快,藏在雾中的孙县丞发现自己无处可藏,心思急转,不如放手一搏,豁出去了,他一下从雾中蹿出,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看到哪里就往哪里跑。

  可他一个练气期修士哪里跑得过化妖后期的虫母,虫母一见他从雾中跑了出来,立刻提起速度,像一根飞针一样扎了下去。

  孙县丞拼了命地跑,面前时不时升起一根一人高的土柱,干扰他的逃跑路线。

  不过几息时间,虫母便与他只差几个身段,孙县丞想到这里,头一晕,竟摔倒过去。

  虫母巨大的黑影将压向他。

  “咚、咚、咚...”一阵巨响。

  孙县丞发现自己竟然没事,心有余悸地回过头,发现虫母侧身中了数十道各式法术,硬生生被推飞了出去,再转头朝法术飞来的方向一看,原来是李丘带着集结的练气期修士赶到了。

  这可真是千钧一发,孙县丞冷汗流了下来。

  ...

  “当当当当!”是兵器交锋声。

  这时,杜理佐与另一只虫母一路缠斗,竟也来到这。

  杜理佐面对一只虫母时,明显是稳占上风,一路追着虫母在打。这只虫母身上多了数道焦痕,看样子是吃不住杜理佐的猛攻,只得向这只虫母求援来了。

  杜理佐也见众人在此,心中一喜,大喝一声:“诸位,助我这只虫母困住。”

  两方相距不远,孙县丞此时也回到了人群中指挥着防御,其群体法术总是可以击退虫母的攻击,他听见杜理佐远远喊话,便要指挥众人转火。

  哪曾想,就在此时,这两只虫母相遇后,忽然就都放下眼前的敌人,身形一加速,汇合到了一起,紧接着飞向了肉桂树的树根上。

  这两只虫母是想要干什么?

  杜理佐也飞身一跃,落到众人旁边,眉头紧锁地望着这两只虫母。

  ...

  这两只虫母显然知道随着时间发展,人类援军会逐一感到,它们的处境只会越来越不妙,所以像是开始在酝酿起什么大招来。

  杜理佐与众人皆不敢贸然攻击,纷纷借此空隙调整气息,准备下一轮攻击。

  但虫母可比他们着急,不过几息时间,在它们脚底便同时生出一道道土黄色灵波,迅速向外传导出去。

  显然,这一轮的战斗开始了。

  还未等人群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杜理佐便下令道:“快结阵,别走散了。”

  众人一听,惊觉之间,仍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听杜理佐这么一说,赶紧聚拢,围成一个圆阵。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阵型摆好,只听从坑外方向传来如闷雷般滚滚巨响。

  怎么可能?!众人定睛一看,那是外围方向升起数道黄土巨浪向他们压了过来。

  就在“巨浪”未至,众人心神不定之际,哪料到异变已从脚下开始。

  这块地面一阵起伏颠簸,众人皆如坐船过浪,重心不稳,东倒西歪,刚刚合起的防御阵也就逐渐散开。

  而此时,浪峰已至,就如同一只大手强力推过。众人先是被这地面摇得晕头转向,如今面对这巨浪有些无力抵抗,更有数人避之不及,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不过众人都算是经验老到之人,越是面对这种情况,知道越是不能分散。众人在抵御巨浪的同时,也互相支援,对跌倒之人施以援手,不至于使其被黄土吞没。不过,随着支撑不住的人越来越多,众人还是在巨浪的裹挟之下,越离越远。

  数息之后,巨浪终于停下,此地再度陷入了沉默。从空中看下,巨浪合围,最终形成了一道如同火山口一样的地势。

  四周逐渐传来疼痛的呻吟。

  杜理佐倒是无恙,她本就可以无视掉这种攻击,只不过因为要护住众人的原因,所以才感到棘手。

  众人的情况就不太好了,个个皆被震得七晕八素、浑身淤青,情况好些的也吃了不少皮肉之苦,而那些一开始就跌倒的,被这些黄土夹着拖着如此之长的距离后,甚至都晕了过去。反倒是李丘竟然没什么事,他本就是身手矫健之人,身体皮实得很,很快就适应了这种地震摇晃,甚至还帮其他人拉了一把。

  虫母发动了如此大范围的法术,自身也不好受,需要静一下,所以就算这时候是一举扑杀孙县丞等人极好时机,但它们也是有心无力。

  修士们自然都有些压箱底的手段,凡是还有一丝意识的,趁此机会,都立刻坐起,取出药物灵石,恢复起来。

  不过虫母损失的仅是自身灵力,比这些人情况要好得多,于是不等这些修士恢复如何,马上就卷土重来,两只虫母再次发起了攻击。

  这个危急时刻,杜理佐挺身而出,孤军一人迎了上去,挥出一剑,将两只虫母拦了下来。

  但虫母们的目的可不是与杜理佐继续打斗下去,它们唯一的机会便是迅速出手将孙县丞这些修士尽快除掉,而后才有反转战局的可能。

  就算这时候不容易越过杜理佐这道防线,它们还有别的手段。

  比如,它们只是略一施法,这片黄土巨浪凝固成的围城上不断有巨石抖落,同时地面上接连刺起土锥,就逼得这些修士负伤逃窜,无暇喘息,还有一些人被砸成了重伤。

  李丘也是夺路而逃,既得当心上方的落石,还须注意脚下的地刺,好在他身手和运气都算不错,只是受到了些擦伤。

  忽然,他看到前方坡上有个修士艰难行动着,其腿部被石刺击穿,裤子被染红,不断有鲜血从裤腿淌下。此时,其头顶上有一块巨石摇摇欲坠,即要落下。李丘大呼不好,在这九死一生之际,李丘只要看见了,就哪顾得了许多,一个箭步冲过去将其扑倒,二人滚离了此地。

  “轰!”只差一息时间,身后就落下巨石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李丘回头看了一眼,不禁心惊肉跳,直叹惊险。

  伤者反应过来,惊慌且感激道:“多谢。”

  李丘笑道:“不必客气。”

  李丘搀着这名伤者躲避着一路危险离开此地。不过该往哪里跑了?李丘张目四望,他也注意到了那棵肉桂树方圆百米内竟然完好无损,没有任何毁坏的痕迹。像是虫母在刻意保护那棵肉桂树,他脑海中许多之前未曾注意到的细节,一下串联起来,他想明白了那棵肉桂树一定是对虫母而言非常重要的存在,所以之前虫母宁可以肉体硬抗杜理佐的攻击,也不可让这棵肉桂树遭到破坏。

  李丘扶着伤者往肉桂树靠了过去,离这树越近的地方,落石与地刺等等越少,果然虫母是很重视这棵树的,于是他们便很快地到达了树干底下。

  ...

  李丘帮这名修士包扎好伤口之后,站在树下,观察起战场局势。

  现在,场面又回到了杜理佐以一对二的激斗,她一人站在一根石锥顶上,以攻代守,一剑挥出,将一只虫母逼退一段距离,才终于拉扯出了进退的空间,之后像踩着梅花桩般,又跳到了另一根石锥上,但这样下去,对于疲态渐露的杜理佐而言,恐怕马上就难以为继了。

  所幸的是,周围的阴影里不断有各种法术击出,应该是分散了的练气期修士们各自躲起来,在暗中给杜理佐打掩护。

  但这些法术少有真正能击破虫母防御的,大多都只能起到干扰虫母动作的作用。

  李丘只能干着急,他忽然想起杜理佐曾评价他释放出的元气弹穿透力惊人,如果他学会了元气弹的话,如今应该可以对虫母造成有效杀伤。

  可惜!就算到了现在,他也未曾想到要如何解决压制住元气弹的后坐力的方法,如果不能控制住方向,误伤了己方可就过错大了,所以他还真就是一点作用都发挥不上。再说了,一击元气弹就足以抽空他的灵力,让他在此趴下,就会拖住大家的后腿,这使他更不敢没有把握就乱来了。

  “我到底能该怎么办啊?!”李丘心急如焚,额头不断有汗水滑落,开始思考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