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漫游修真世界952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虫母之死

漫游修真世界9527 075 5565 2021.08.12 08:46

  李丘看着虫母肆虐,又看向调息中的杜理佐,目露担忧。

  仅是这些虫母所随意释放的毒雾已是如此难以招架,而正面应对虫母又可想而知是一件多么骇人的事情,如今却只能寄托于杜理佐身上,李丘不由得生出一股复杂的情绪。

  …

  随着时间的推移,毒雾越聚越多,李丘发现他每刻所需释出的灵力也更多了,不免感到十分吃力。但现在,如果能让杜理佐多一些恢复的时间,他就会竭尽全力地坚持下去,况且他所能做的只有这一些。

  这些黄绿色的毒雾已经浓得可以化成痰了,这层浑厚的屏障表面不断起着浓稠的泡沫。屏障内的众人皆是面色发虚,热汗直流。这样下去,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就在众人感到山穷水尽之时,一道明亮的月光射下,上方传来一阵巨响。

  众人纷纷抬头仰望,此时这块穹顶上方又开了一道圆形口子,不断有碎石落下。又是两声炸响传来,众人发现在左右两个方向也破开两个圆洞。

  众人这才想起应该是之前离开的刘家四爷和两名炼气期修士,这应该是他们所为,这才让这巨蛋之内的空气与外界流通,借以冲散毒雾。可现在这毒气已经浓稠至此,郁积在屏障四周,就算开了这口子又如何,远水解不了近渴,他们只怕是坚持不到毒雾消散的时候。

  “很好,剩下的就由我来吧。”杜理佐忽然站起,美目一睁,明亮的瞳眸中闪过坚毅的光芒。

  众人皆注视着杜理佐,她手中之剑当空一挥,一只巨大的火鸟浮现,尖啸一声,划破毒雾的笼罩,向夜空冲去。随着这只火鸟冲天而起,此地忽然卷起一阵上升的火焰旋风,滚滚强风从两侧灌入。一瞬间,此地的毒雾或被火鸟卷上高空,或被大风搅散,余下的淡淡一层已不足为惧,众人大感压力一解。

  头顶上的树层中枝叶成片掉落,众人熬过一劫,这才有心思向四周看去。

  这棵曾经遮天蔽日的肉桂树在毒雾侵蚀之后,已是惨不忍睹,亭亭如盖的树叶卷曲枯萎,纷纷败落,只有零星几片残存,不过也是一副萎靡的样子。粗壮结实的枝干更是凄惨,干枯脆化,举手便可折断,而刚刚杜理佐那冲散毒雾的一剑更是一下将树冠削去一面,这棵肉桂树就变成了如今这般可怜模样。

  ...

  众人仍心有余悸之时,虫母可不会给喘息的机会。它一见辛苦消耗了大量灵气释放的毒雾被如此化解,顿时大怒,振翅扑来。

  杜理佐恢复了些力量,便又冲上前去,将其引走,与之展开游斗。

  周县令则扫视在场众人,眉头一皱,迅速说道:“你等跟我来,我将你们送离此地。”说罢,他带着众人走到一片空地上,接着从袖中取出一粒种子,打入土中。

  他手下这些人纷纷听令,将伤员搀着来到空地上。

  周县令这时手中掐诀,一道灵力往土里种子打去。忽地一下,一株碗口粗的青藤破土而出,通天长去。这些人也不是第一次见这门法术了,都很熟练,一部分人先走过去,任由青藤伸出的藤蔓将其卷住,缓缓向上送去,然后是将伤员运上去,最后再把殿后的人送离此地。

  待这些人都离开之后,这棵青藤顿时缩水枯萎,化成黑灰,如同幻物一般消散在空气中。办完这些事后,周县令来不及抚去额头的汗,急忙往虫母方向赶去。

  ...

  杜理佐其实并未恢复多少灵力,只是碍于当时形势,她毫不犹豫地选择站了出来,将虫母引开。

  这一番追逐下来,杜理佐被虫母苦苦紧逼,但所幸仍未受伤。虽说这其中有虫母也消耗严重,状态不佳的缘故,也因为杜理佐她身手矫捷,反应灵敏,自然其中也掺杂了许多侥幸。

  虫母左一划,右一斩,一路碎石横飞。

  杜理佐根本不能与之硬拼,只能以身法与其周旋。

  不过总是闪躲的一方更加容易精神疲劳,也总归是会露出破绽。

  杜理佐此前施展那般火阵,她便消耗了大量的灵力。之后虽是在众人的竭力掩护下,方得争取到些许调息时间,但远不足以弥补内在亏虚。杜理佐集中注意力地招架着虫母的攻击,不知不觉汗水湿透了衣襟,慢慢有些失神,开始依靠本能躲闪着虫母凌厉的招式。她瞄到周县令已经将伤员等人托至此巨蛋之外,一下子有些神情恍惚,大脑麻木了一下。

  “不好!”等杜理佐再回过神来,虫母巨大锋利的镰爪已经扑面而来。

  这道黑色的镰影从杜理佐上方落下,越变越大。

  杜理佐此时浑身发凉,时间就像被静止了一般,无法动弹,只有心脏猛地剧跳起来。

  在此危急存亡关头。

  “pu~~~”一道身影横空闪过,随之巨爪斩下,而杜理佐已被紧紧搂住,两人险之又险地躲开了这一记致命的斩击,这道身影以背触地,接而向侧面沙地滑出许远,擦出狭长的磨砂声。

  待杜理佐目睹这些后,发现自己竟被人所救,瞬间回过神来,冷汗淋漓,异常清醒。

  她从这道救命身影的怀中趴起,一看,赫然是李丘。

  ...

  李丘并没有随那些人离开,而是悄悄地摸到了杜理佐与虫母游斗的近点位置。

  他刚刚就想着自己的灵力还存有五成左右,他可以承受住肌肉撕裂的疼痛,也要尝试着再凝聚出一颗元气弹。

  毕竟刚刚就是这么杀死一只虫母的,他还想再这么赌一次。

  李丘不能说是不胆大,竟敢一路尾随在他俩后面,就藏在几十米外的地方。也就可能是虫母早已发现,只是不将他当做一回事,继续专注攻向杜理佐。

  李丘很早就注意到杜理佐愈显疲态,面色苍白,虚汗直流。他看得直着急,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突然,李丘心生不祥预感,他仿佛在幻觉中看到了杜理佐分神恍惚的画面,这应该是一种预判,但又更像是一种直觉。“危险!”李丘心中急道,可杜理佐此时已是来不及反应,一道利爪黑影已化作一道黑线向她照下。

  李丘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不论后果如何,他都一定要救下杜理佐,这种想法就像脑浆中炸出的一股巨大电流。他当即起身向前飞射而去,只觉得一股热流流经全身,就好像一股蒸汽要从体表倾泻出来了,李丘的速度也变快到了之前数倍。这几十米的距离,他也好似天降一般将杜理佐从原地扑开,将她紧紧抱住,自己则背部贴地滑出数米远,终于是成功将杜理佐救下。

  虫母可能视李丘为蝼蚁,然而就是这么一只连炼气期都没跨过的凡骨,居然有在它致命镰爪下救人的勇气,并且还成功救走了。

  虫母双目一亮,狂怒再上心头,再一记劈斩向这地上的二人索命而来。

  ...

  空中忽然出现两根藤鞭,打在虫母的前爪小臂上,将其缠绕住,不断拉扯。这藤鞭确实使虫母的爪击在空中停滞了一瞬,但并不能将虫母的攻击锁住,虫母的爪击势大力沉,藤鞭在其面前很快如纸巾一般被扯断。不过也好在有了藤鞭的阻绊,虫母这一击受这么干扰,居然用力一扯,就斩歪了,险险地插入了李杜二人身旁的土里。

  “还愣着干嘛?快跑!”杜理佐立刻拉起李丘,背朝虫母一跃,飞出数米,然后杜理佐又往虫母身前挥出一道剑气,顿时虫母面前拦起一道尘沙。

  这两根藤鞭正是周县令所发,他也是刚刚赶来,眼见情况危急,慌忙施术救人,终于看到李杜二人躲进尘沙中,这才擦了把汗。

  ...

  杜理佐发丝凌乱,她对着李丘笑道:“谢谢。”

  李丘现在面色通红,浑身冒着热气,被杜理佐这么一看,更像个猴子屁股一般,羞道:“哈哈,是你先救过我的。”

  二人现在躲在一处地沟,四面有遮掩的小丘,上方传来巨大的虫鸣声,是虫母来回低空掠过,不断地搜索着他们。

  李丘看看了天上的虫影,他转头看向杜理佐,面露坚毅神色,说道:“我感觉我体内的灵力又恢复了一些,我应该还能再发出一枚元气弹。”

  杜理佐微微摇头,说道:“没用的,元气弹其实是一种非常低效的攻击方式。或许你刚刚以消耗浑身力量为代价释放的元气弹能够对化妖期虫母奏效,可眼下这只虫母毕竟已跨入灾兽期,你这种攻击也已作用不大。”

  李丘眉头一皱,不愿服输道:“那也要试一试啊,不然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杜理佐没继续说,她再次取出一粒丹药服下,眯起眼睛,轻轻深呼吸几下,似是理顺了一些气息,而后又转头看向李丘,正色道:“不,我倒是有个办法。”

  李丘眼神一亮:“什么办法?”

  杜理佐决定道:“你将你现在的灵力全部渡给我。”

  李丘转动眼珠,虽有些疑惑,但情况紧急,他只能选择相信,便也没再多问,当即说道:“好,那我应该要怎么做。”

  杜理佐面向李丘,盘坐起,抬起双手,说道:“把你的手给我,然后只需要温和地将灵力慢慢释放即可。”

  李丘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道:“啊?”

  “快!别磨磨蹭蹭的,事不宜迟。”

  “噢...哦。”李丘赶紧将两只手贴了上去。

  李丘闭上双眼,静心屏息,调转丹田中的灵气,将腹中暖流沿着双手缓缓释出。李丘的掌心贴着杜理佐的掌心,他只觉得那一边传来一股悠悠的吸力,速度虽不快,但却有一股难以抗拒的暗劲。李丘也不紧张,仍然很安心地仍由这股吸力将他的所有灵力尽数抽出,随着丹田中的灵气逐渐枯竭,李丘感觉自己的丹田至眉心一线似有一股热流被吸去,手臂突然感到一阵微凉。

  这时,杜理佐轻轻撤去这股吸力,双手往回一收,呈打坐冥想状。

  李丘虽然天生灵力丰盈,可与一般练气期修士等视之,只是一旦与杜理佐这位筑基后期的修士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所以说,杜理佐若想要暂借李丘的灵力补充自身的亏缺,那只能用杯水车薪来形容。那杜理佐到底想要做什么呢,自然是她刚刚忽然有感应到了李丘又在无知无觉中散发出的那种奇妙的进化灵气,使她心生所感,生出了借这绝境冲击瓶颈的念头,以逆转当前局势。

  杜理佐周身散发的灵气尽数内蕴,或有些许逸散蒸发,李丘通过神识观察,只能看到她体表还存有一层橙金色光圈。这层流转的光圈忽明忽灭,就似那极光一般,杜理佐仿佛进入了某种灵身归一的状态。

  这时,外面的虫母仍在肆虐着,并离他们的藏身地越来越接近,虫母不断俯冲,同时从天空轰炸着各式土行法术,不断有地刺突起,乱石横飞,附近的土地都被翻了一遍,就是要将他们二人揪出来。

  周围那是地摧山崩,土石横飞,李丘不免心惊肉跳,即便心中惊惶,但一看到凝神中的杜理佐,他决心一定,将杜理佐身旁的长剑执起,一定要守护住她。

  杜理佐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李丘不敢让她有丝毫分心动摇。

  杜理佐静心冲关,不一会儿,李丘感应到了一阵无中生起的灵气之风,从四面八方向杜理佐袭来,将杜理佐的发丝衣裙轻轻吹起,这风就像凿出的山中泉流一般,汩汩涌动,清新提神。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空中虫鸣大作,似是有一道凶光照来,显然虫母也感应到了。李丘脊背一凉,忙转身一看,原来此地遮掩已被撕开,他们如今暴露在了虫母的视野中。虫母现在正悬停在空中,目露恶光,怒视着他俩。

  李丘直面着虫母,顿时愣在原地,但他仍下意识地移了一小步,举起剑,将凝神打坐中的杜理佐挡在身后。

  虫母分毫不犹豫,从空中俯冲而下,当即挥爪一劈。

  李丘在虫母这一击面前,不由得生出一股蚍蜉撼树般的无力感,但他也毫无畏惧地迎击上去。

  如果因为力量渺小就屈服于强大,那凡人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

  李丘生来就被村中乡亲们教导着山民的生存法则,勇敢与奉献已经成为流淌在他血液里的意志。李丘清楚他甚至浪费不了虫母一两秒的时间,但他仍旧双手紧握剑柄,弓步作出抵御的姿势。

  仅是一瞬间,狂暴的力道由剑身贯通李丘全身,李丘甚至记忆只停留在了挥击长剑的一瞬间,下一刻便脑海空白,双臂剧痛,身体横飞而出。

  李丘被横扫而倒飞出去,他就像一棵被连根拔起的小草,拼死以赴但却无能为力。

  突然,李丘感到飞出的身形缓了下来,似是有一股力慢慢托住了他,然后他被轻轻地放到了地上。

  李丘硬挨了虫母这一击,此时身上已多处骨折,躺在地上难以动弹。他勉强地转过头,看向身后,杜理佐已经站起,与他对视一眼,露出了令人心安的笑容。

  杜理佐的气息尽数内敛,但李丘只通过一些她身上的气息流露,却已经能清楚地感受到此刻她身上的气势与之前有着云泥之别,这是一种质的变化,显然杜理佐此时跨过了一道宛若蝶变的门槛。

  杜理佐轻身一跃,落在了李丘身旁,也将李丘挡在了身后。杜理佐盯着虫母,却对身后的李丘说道:“你放心吧,已经没事了。”说罢,杜理佐伸手一招,掉落在李丘身旁的长剑飞回她手中。

  从杜理佐苏醒来,身形移至此处,局势变化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虫母天生有野兽本能,能趋利避害,它也像李丘一样感受到了杜理佐身上的气息变化,一时间也有些举步不前,停了下来。

  杜理佐此时手执长剑,面色平静,却有一股无名气势巍巍然如一座小山从她身上散出,她虽身形瘦小,但却给人一种比虫母还夸张强大之感。杜理佐就这般站在虫母面前,任由身上的气息肆意释放,灵压狂涨。李丘的灵觉敏锐,顿觉如临雷渊般压抑。

  虫母也感觉到了杜理佐此刻的气势压人,只是恶变后,源自本能的凶残易怒的个性再次上涌,将它的残存理性完全支配。于是,它也将所有残存的灵力爆发出来,一阵灵压之风再次扫过此地。虫母双目骤亮,俯身,翘起虫尾,黄绿色的毒雾滚滚涌出,其双爪也缠起数圈浓至发黑的毒气,显然这是其一决胜负的招式。

  双方都将自身灵力彻底燃烧,意欲将招式威力提升至最强。此地短暂僵持着,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但爆发在即。

  杜理佐手中的长剑赤焰卷动,随着一阵烈烈作响,收作一团赤金色火炎,甚至能听见其中有噼里啪啦作响声。

  杜理佐意动而攻,起身跃起,一剑向虫母斩去。

  虫母挥爪相迎,四足立地,两爪相叉御敌。

  两者利刃相接时,在一片黑暗中,一道强光爆发,激波炸裂,将弥漫在此地的黄雾笼罩顷刻扫尽。

  杜理佐的长剑被虫母的两爪接住,一时难以寸进。

  杜理佐不急不恼,反而露出笑意,轻喝道:“青炎斩!”杜理佐身上的气息再一次爆发开来,其气势威能竟又凭空向上提升倍许。此时,其手中赤金炎剑竟迸发出了闪闪蓝光,似带有一丝雷霆之威。

  杜理佐与虫母僵持仅是片刻,当杜理佐手中之剑爆发出惊雷剑气的瞬间。杜理佐的剑斩向虫母,就好似长刀劈开西瓜一般,一剑破防,再一剑,一斩两断。

  这一剑所带着极致高温,顷刻间将虫母的双爪消融,虫母所有的防御也在这一剑之下完全瓦解,片甲不留。

  终于,杜理佐一剑贯通,从虫母腹尾射出,其过程丝滑,如抽丝剥茧般流畅。

  虫母最后化为两瓣而裂开,脓液器官纷纷散落一地,好不恶心。

  ...

  李丘瘫在地上无法动弹,亲眼见到杜理佐一剑劈开虫母,将其斩杀,不免大气一喘,晕了过去。

  杜理佐挥剑斩穿虫母坚躯,此时如释重负般,轻叹一口气。

  “没想到虫母的虫核已经融化,本来还打算收取了炼化为冲关宝药,不过现在也不需要了。”

  她侧目回望,看见李丘已经晕倒,对其露出温柔一笑。

  随着虫母死去,周围尘埃落定,谷内平和宁静。

  夜空洒落的月光澄澈似水,有叶片随风扬起,若空明游鱼。

  “今晚月色真美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