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漫游修真世界952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失控

漫游修真世界9527 075 2243 2021.07.12 17:24

  李丘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脸上的泥土,看着右手边齐刷刷倒下的一排大树,喘着粗气,暗自侥幸的同时,不禁有些心惊胆战。

  ...

  李丘回想起刚刚他正想要将制造出的灵气团转移到右手上,可是手中的灵气团陡然失控,先是颤动不已,而后不断加剧,扭曲成一团变形虫一般的形态,而且还不断贪婪地攫取着李丘身上的灵气以壮大自身。李丘第一时刻见势不妙,就想要抽手脱离,赶紧收住灵气,无奈这团失控的灵气团的吸力过于强劲,李丘已完全驾驭不住。眼见这团灵气团的气势愈加猛烈,李丘心中大呼糟糕,如果再放任这团灵气团壮大下去,恐怕...

  李丘其时当机立断,将右手猛力一甩,同时卸去缚在灵气团上的念力枷锁,狠地鼓起浑身灵气向右手聚集,大喝一声,用尽浑身气力从右手喷出一道灵力波,这团如定时炸弹一般的灵气团当即喷射而出。

  瞬时,大树倾倒,木片横飞,李丘也被弹回的气浪掀翻在地。

  李丘稍一休息,便起身站起来继续,李丘在山里长大,山里艰苦,穷山恶水都没怕,还有什么能难倒山里的汉子(李丘自诩道)。

  ...

  一个时辰内,李丘不断像皮球一般不断被炸飞出去,树木成片倒下。

  此时,坐在树上的杜理佐仿若无事发生,抬起头望向那片倒翻的灾后现场,目光看向了树干的创伤部位。

  修真者的身体经过灵气洗灌强化,各项身体机能远超凡人,特别是杜理佐这等修为,能清晰地看见几十米外的树干细节,自然也不是什么难事。

  杜理佐之所以会关注这些树干被破坏的地方的样子,是因为元气弹是一种未附加任何咒语之力,纯粹以自身灵气汇聚而成的杀伤手段,其对目标物产生破坏的具体方式会因释放者的灵力属性而产生差异,比如杜理佐作为一个火属性修真者,她释放的元气弹就会对目标附带一些燃烧爆炸的效果。至于其他常见灵力属性,比如水系会产生高压水刀般的冲击力,树木遇之则破碎,金系的元气弹击中目标,其切口会似利器切削般干净利落,土系就会表现得如钝器击打,树干炸裂的同时,一些部位会因钝器敲打而变得紧密,而木系就比较奇特,被其击中的生命体,体内的细胞会膨胀爆炸。

  只见被李丘甩出的灵气团击倒的几棵大树身上,其伤口部分一片焦黑碳化,似是被一团高温物体击中,其一排的倒树身上都有这种碳化的创口,而那最后一棵被击中而未倒下的大树树干上,伤口呈碗状而焦黑,同时能辨别出一些纹理感。就算是现在这些树木的伤口呈现高温灼烧后的痕迹,但杜理佐依然可以肯定地认为李丘所释放的灵气团绝对不是火属性的特征,因为依据杜理佐对火系灵气的了解,如果是火系的元气弹,其触碰到第一棵树的一瞬间,就会引发爆炸起火,而不会体现出这般强劲的穿透力。

  杜理佐心生窦疑,到底是什么属性的灵力才会产生这般剧烈的高温,而且还具备如此之强的穿透力了?杜理佐忽然想起有一种旷世罕见的变异光属性灵气,普通的光属性虽然罕见,但这一界中也不乏流淌其血脉天赋的世家宗门,但持有这种变异光属性的人物就不同了,极其稀少,而且无一不是带着天地异象诞生的绝世天才,甚至此界都未曾记载过存在的记录,只在上界流落的书籍中有寥寥的记载,而他们所持有的灵气就具备这般高温与穿透的特点。

  但杜理佐立刻就否定了这一点,她心想道,李丘所扔出的灵气团近乎透明,仅外层有一蓝圈,这可与传说中那种叫作激光的东西大有不同,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具有很强的能量。

  “咦?能量?”杜理佐忽然想到了什么“这家伙具备有可能是...”

  ...

  “好家伙,我今天差点就被这几发元气弹带走了。”李丘现在头有点晕“还好只是被锤出脑震荡,问题不大。”

  李丘还想站起来,但是身体像是被透支了一般,虚弱无力。

  杜理佐远远地说道:“元气弹消耗的是施法者的至纯元气,一般炼气期一天也不过使用三四次,像你这多次释放还失控反噬的,我劝你还是休息一下的好。”

  杜理佐说的话一向都很有道理,李丘之前也吃过不少逆反的苦头。

  “算了算了,还是先躺下休息会吧。”李丘实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瘫倒在地上,开始思考该怎么解决灵气失控的问题。

  …

  天上浮云飘动。

  李丘单手盖住眼皮,闭目养神,盘算道,以他现在的丹田运转,怎么着也须以两手协力才能勉强支撑得起一颗灵气球的灵气消耗。全因李丘的基础太过糟糕,能有如今这般水平,已经是突击训练了几天,才达到“凑合能用”的效果。如果还要求他习成杜理佐那般单手施法,真的是太过为难,除非还能有充裕的时间让他去夯实基础。

  李丘也意识到了自己基础薄弱的问题,“那能怎么办呢?”李丘彷徨道。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李丘自问道。

  可李丘当然不是一个这么容易就泄气的人,他一想起乡亲们对他的恩情,立刻就坚决了一定要想到办法的念头,默默念道“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李丘此时四肢难以动弹,想问题想得有些恍惚了,不知不觉小睡了过去。

  ...

  迷迷糊糊,仿佛有一道人影。

  李丘睁开惺忪睡眼,看见一道模糊的人影正俯视着他,原来是杜理佐啊。

  李丘的眼睛是实在睁不开,这几天有些肝得过头了,熬得他现在身体燥热,虚汗涟涟。他的眼睛似是无神,与杜理佐四目相对,又上下扫视一遍,最后像是下意识般停留在了杜理佐的脖颈处,两道锁骨之间,那片嫩白悠悠的领域,好像还有股温暖的香气扑鼻而来。

  “哈~”然后,李丘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在看着什么,只觉得这个位置很是顺眼,他感觉如果一直看着这里,但凡多看一会儿,应该可以把这几日来的疲劳一吐而尽。

  杜理佐本来只是突然少女心起,想要调皮一下,捉弄一下李丘,结果看到李丘这家伙一醒来,眼睛竟然不自觉往不该看的地方瞟,还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是什么意思?真是讨打。

  杜理佐突然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炽热,面色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她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怒不可遏,于是恶从心头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