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永劫长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死和尚

永劫长生 沉入心底 2016 2019.09.22 12:00

    张谋两人原本还想着探查一番此处荒院。

  可是当瞧见月光之下那干瘪瘪的死尸时,心中不由的便是一寒。

  两人都没有看清那团黑雾究竟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团黑雾会藏在荒院之中!谁也不能肯定那团黑雾不会再折返回来杀掉他们二人!若是那黑雾真的回来得话,张谋两人根本也无十足的自信可以能在那黑雾之中活下来。

  诸念转过,张谋自知自己现在受了重伤,若是真等到那团黑雾回来的话,自己若是与同伴两人遇敌的话,最有可能遭遇意外的便只有自己了。

  若是自己一旦死掉,那么之前所做种种不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了吗?

  想到此,张谋便心有不甘,连声对着一旁的同伴嘀咕了两声,然后两人重新着好夜行衣,将此处荒院内的行踪给清扫干净,将现场布置成了两人互相搏杀的现场。

  等到再次云遮月时,两人连忙从荒院内朝外溜了出去。

  因为那黑雾是从瓦背上飞过,两人都不敢确定那黑雾是否还在那屋顶等着自己两人自投罗网,所以两人极为罕见的选择了步行。

  确认张谋两人已经消失,李道玄从梁柱之上翻身而下,快速朝着那刚刚死去的人看去。

  死的是个和尚,满头的青痕,看其模样不过二十出头,与李道玄年龄相仿,应该是刚入寺没多久。

  只见其此刻死状怪异,满身的皮肤紧紧贴着肌肉,整个人仿佛被风干了一般。

  若不是李道玄刚刚瞧见了这家伙准备祸水东引的模样,李道玄还真不敢相信,那只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其全身的血液居然就这么没了。

  全身上下唯一的伤口便仅只脖子处两道牙印。

  只见这和尚面目狰狞,双眼微凸瞪得极大,仿佛是瞧见了什么极为惊骇之物一般,难以相信,可也就在心中生出此念时,其便没了命,所以此刻满脸的表情自然是怪异无比,其这般模样,与昨夜刚死的俆琼差不到那里去。

  李道玄见状,心中也是暗惊。

  一是惊讶于那团黑雾的实力,居然能在片刻功夫之内便吸光一人的鲜血。

  二是看这模样,那团黑雾似乎并不打算就此停手,而是需要更多的人血。

  想到此,李道玄便回忆起几人搏斗的整个过程,想要知道是什么地方引得那团黑雾忽然来袭。

  如果是因为距离原因的话,那自己当初躲在那走廊梁柱之上时,那团黑雾为什么没有动手?而是选择了从门外掠过的年轻和尚?

  或者还是说,那团黑雾根本就没什么目标,只不过刚好苏醒过来,或者是躲在此处,见着那年轻和尚送上门来,便直接吞了其体内鲜血。

  那黑雾吞噬鲜血的目的是什么?是因为受了伤正在疗伤?还是说正在练习什么功夫?

  李道玄想着这些问题时,翻身便来到了荒院屋顶之上,四处打量着,想要寻找到黑雾。

  可是这黑夜原本就是黑雾的天然遮蔽物,李道玄望穿了四周都没找到任何黑雾动静。

  再瞧了几眼后,李道玄便回到了荒院中,朝着那黑雾出现的房间内瞧了去。

  经过刚刚瞧见那黑雾行凶举动,李道玄大致已经猜出,那团黑雾可能就是任务所说的邪影。

  进入房内,李道玄便召出了火鸦。

  再见李道玄,火鸦极为亲昵的便朝着李道玄蹭了蹭,随后便照着李道玄所说的,收敛火光,只将周身各处地方点亮即可。

  李道玄原本以为此处荒院既然无人,房间内也肯定是少人收拾,屋内应该布满了扬尘,既然这般便可以按照扬尘多少来分析刚刚那团黑雾藏在这房间的什么地方,又为什么会特意藏在此处,而不是人多的客房等地,选择猎物。

  可是当个火光亮起,将房内照亮时,李道玄首先便是一愣。

  整洁!整个房内一切物件都摆放的整整齐齐,而且各处都光洁靓丽,这房间那有半点荒院房间的模样,分明就是每日有人居于此地,而且日日勤打扫才有得此番模样。

  可若是如此的话,为什么会有人将房间专门置于这荒院之中?而且对房外的杂乱荒芜根本置之不理,只管得房间内的整洁有序?

  李道玄此刻正想着在房间内找找主人的痕迹,可是那知,就在此刻,忽听得门外一阵异象声。

  李道玄连忙出门查看,只见不远处一道护寺僧人正举着火把从远处快步朝着荒院汇聚而来,只见其队伍极长,仿佛长龙一般贯穿各处。

  张谋两人将消息泄漏了出去?

  眼见护寺僧人快速靠近,李道玄心中便是大恨,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明明就是一副不愿让自己得逞的意思!

  李道玄见状,只能一咬牙,学着张谋两人将自己行踪清除赶紧,然后暗暗将此处房间位置记下,打算等到明晚再来。

  然后接着夜色,李道玄翻身上了屋顶,然后快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警戒各处!防止任何人进出!”还没等来得及停下步子,领头的护寺僧人便连声喝道。

  一众护寺僧人连忙应声,极为有序的化作数道快速将整个荒院给包围住,不让任何人有机会进出。

  可是这行僧人也就仅仅站在门外,并没有推门进入荒院之中。

  直到片刻之后,法海的前来。

  “大师兄!”领头的护寺僧人连忙朝着法海作揖示礼。

  法海没有如往常那般摆手阻止,而是快步贴上前来,直接推门便进入荒院之中。

  门一推开,几人便赫然瞧见,月光之下整个荒院内的一片狼藉。

  满地的尸体残骸,以及那位身着夜行衣死于此处的年轻和尚。

  “宁震”见着那年轻和尚的脸,领头的护寺僧人一下子便叫出了名字。

  一旁的法海瞧见院内模样,面色暗沉,仿佛夜色下的荷池一般,静谧晦涩,无人知道法海在想什么。

  “这宁震是那一院的弟子?”

  “尚还未分,其是两年前进入的,刚过了两年的杂役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