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永劫长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李二狗之死

永劫长生 沉入心底 2152 2019.08.26 12:00

    修士一途,为求长生不老各有万法。

  李家等走的练气一途便是万法之一,也是大道之一。

  除了练气之外,李道玄目前所知道的另一大道便是武道一途,大成者手摘星辰,另有小道则是炼尸、御魂一途,大成者可与天地同寿。

  当然这些大成者的种种威能,李道玄也只是在家族古籍上看到过,平日里见到更多的还是一些在此道上苦苦挣扎的苦修之士。

  武道一途跨入先天便意味着进入了练气一途,再往后便需要不断的打熬身体,以突破到下一阶段。

  李道玄刚刚朝着那张县尉看去时,便能明显瞧见其体内滔滔不绝的血脉之气,此种浓度便正是武道一途跨入了先天的象征。

  在李家因练气无望而走上此道的族人可不在少数,不过这些人往往担任的职务便是处理族中琐碎之事,或者是代李家管理族中凡人们,总而言之是不得大用。

  但如今,在此方世界能瞧见这么一位进入了先天的武者在此,李道玄还是颇为兴奋,毕竟这证明此方世界还是有等同于练气般的修行者的,而不是如同崔府那般见到的都是一些招摇撞骗的江湖人士。

  想着这些事情,李道玄便除了官厅外出巡逻。

  其名为外出巡逻,实则是找店用早餐。

  李道玄等一行捕快往往喜欢去的便是位于官厅东边百食坊,其中的杂碎汤味道极其辛辣,配合着油果吃食味道极佳。

  一行捕快行在路上,起初话题是张县尉刚刚所说之话,可慢慢的话题内容开始转移,最后直接变成了谈论那位县衙老爷的事情来。

  “说实话,我还以为今生都要见不着那位县衙老爷来了,没想到现在居然要出府了!我记得上次我见县衙老爷的时候都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依我说,要我是李主簿,现在听说这个事情肯定被吓得六神无主!”

  “指不定人家现在正在想办法,如何让县衙老爷别出府!”

  “出不出府,岂是由得他一个小小主簿来做决定!”

  “我跟你们说,我此前可是遇到过一个案子,女方的丈夫常年瘫在床上不能行人事,可好在夫家家中颇有余财,可保其十余年的寿命!可就在某一天,一位神医上门说是他有秘方可以治好其丈夫的性命!可还没等神医第二天上门正式施药,这丈夫便在当天夜里暴毙死去……”

  “你是说……”

  “唉!我可什么都没说……”

  听着眼前几个捕快就这么大咧咧的谈论着县丞与主簿等事情,李道玄倒是对此方世界的政治开明程度算是有一定的了解起来。不过即便几人再怎么高声阔论,说**谋。李道玄却都置之不理,低头想着自己事情。

  既然现在出不了城,那么任务所说的人间鬼蜮便一定是处在这县城之内了。

  “疯子,没想到你平日里挺老实一家伙,遇见了县尉却开始油腔滑调的了?是那位高手给你指点的?”

  “想知道?”李道玄斜眼朝着一旁的同伴看去。

  其余几人见状,原本正说着话的,纷纷闭嘴不言,侧耳朝着李道玄探来,似乎也是想要从高人手中得到指点。

  “一百两”

  “一百……我说疯子,你是活到钱缝里头去了吧!”同伴听言,连忙唤道,其余几人见状也连忙帮言说了起来,一下子李道玄倒成了众矢之的。

  “想不给钱也行,我问你们一个事情,谁能说得上我就告诉谁”李道玄朝着眼前几人瞥眼看去,摆出一副信不信都由你们的模样。

  “什么事情?”

  鬼……蜮,李道玄手中沾了一抹茶水,在桌上写了这两字。

  “谁能给我找出这两字所说的地方或事或人,我不仅将高人指点尽数告知,而且还县尉老爷给的五百两白银双手奉上!”

  “此话当真!”

  “我李疯子说话,一言九鼎!”

  “好!”几个捕快见状纷纷点头应声道“李疯子,你就准备好你那五百两白银吧”

  “当然!不过你们可不能拿个假东西来糊弄我!若是让我发现其中有假,不仅这高人指点与白银得不到,我们之间兄弟之情都保不住!到时候可不要说我李疯子不讲情面!”李道玄一口把话给说死,不给几人糊弄自己的机会。

  几人听言也纷纷有些侧目,似乎是有些没想到李道玄竟将此事说得如此严重。

  不知这鬼蜮二字中到底蕴藏着什么。

  “你们若不想这五百两被别人夺取了得话,那就不要声张此时,否则若是一旦有旁人来告诉我此事消息得话,我会不论其什么身份,只要是真,都将将白银奉上,诸位可都记住了”

  “好!”几人纷纷点头应答。

  一方面通过一伙捕快帮自己私下打探,另一方面李道玄便打起了县衙的主意。

  刚从官厅出来时,李道玄便瞧见了厅内一处地方趁着今日天晴,正将藏着的案卷一一搬出来晒太阳除霉。

  李道玄见状便留了一个心眼,用完早餐在巡逻坊市内转了一圈并无大事后,便朝着官厅走去,打算去给晒书的同事帮帮忙。

  可还没等进门,厅外的几个衙役正一连神奇的朝着自己看来,仿佛是没想到自己会出现一般。

  一人见状,快步上前,逮住李道玄便问“李疯子,我问你,昨夜你去那了?”

  问话人便正是今日早间,李道玄刚见过的跟在张县尉身旁的徐典吏,张县尉身旁的得力助手。

  “在家休息”瞧见这徐典吏来势不详,而且张嘴便问自己去了那,李道玄便觉得不妙。

  随即,果不其然只听的徐典吏连声问道“昨夜,你没去李二狗家?”

  “没有”

  “没有?尽早有人发现李二狗死在自家床上!而且还是被人给杀死的!”

  李道玄听言,脸色也是微变。

  “昨天下午,我与李二狗兄弟相交,昨夜便是多聊了两句而已!兴致极佳!我怎么可能加害于他?”

  “兴致极佳?我可听说昨天你们可是大吵一架,差点动起手来!而且你还扬言,李二狗不得好死!”徐典吏说话间,李道玄余光朝着一旁瞄过,只见两个衙役正带着一人从县衙内出来,那人抬头瞧见李道玄便吓得根本站不稳脚跟来,吓得连声道“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杀的李二狗!”

  李道玄听言,双眼微睁,这说话人便正是昨日给自己带路的酒楼小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