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丹云战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天火鳞体

丹云战起 赵家十一少 4105 2020.11.25 07:52

  “那我们就说说,你妹妹吧,他的体质是一种变异体质叫《天火鳞体》一生要遭受无数次内心鳞火焚身,每一次焚身都是无尽的折磨”。

  “我知道少爷一定有办法,一定能救我妹妹”。

  他就这么一个亲人,他不想失去,不想在失去这唯一的亲人,他失去的实在太多了,一年的颠沛流离让小小年纪的他饱经风霜,现在这个少年给了他希望,甚至能够解开她身上的禁止。

  “老大,难道我们错了吗,这个时代怎么会出现在这么多适合《焚天诀》的功法,《天火燚灵体》后又出现一名《天火鳞体》,难道天火灵体就这么不值钱”李泰这一生是《天火燚灵体》,要知道三万年前整个仙源大陆连一个天火体都找不到。

  在这一刻,他甚至有一种错觉,难道三万年前他真的错了吗?可从苏醒之后,他不只一次问自己这个问题,他没错,他绝对没错。

  即便现在是这样,可是在那些人眼中,这只过是他们的垫脚石,这种现象也就只是一个假想,垫脚石而已,永远成不已了登山梯,只是为了那临门一脚而用。

  “既然她和小六有缘,就让他们做个师徒也好,小六一身炼丹的手段,两大天火灵体,这《焚天诀》或许真的能够焚天煮海”。当年《焚天诀》只是他的一个猜想,可是现在不一定,除了他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人修炼这《焚天诀》。

  说着他看向身边的这个少年,不管他是什么身世现在他就是青锋的手下,仅此而已“我可以介绍一个师傅给你们,这世间若是有人能够救她的话,也就只有这位炼药师了”。

  “少爷,不只是哪位炼药师是什么等级,当年一名五品炼药师也……”说道这里项泽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他的身份,他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少主,现在的他只是奴隶,他的自由生命,都掌握在面前这个少年手中。

  “现在他的品级不高,但是你要相信我,五品炼药师,连给他提鞋都不配,若是他没有办法救你妹,这片大陆,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对于自己的弟子他还是很信任的,最少在炼药上,小六的资质一点不差与他,就算是丹帝,那也不是不可能。

  这样一说项泽才算放心,小六之前没有收徒,只是在他突破仙王之后才收了一个小道童,为他看炉火,项泽的妹妹也就成为他的开山大弟子,最少现在的小六,还不知道有没有弟子,但是李泰有弟子,而且还不止一名,毕竟在川汇城他代表的就是炼药师的“巅峰”。

  先不说李泰对青锋言听计从,就单单看着女孩的体质他就已经心动了,天生灵体,这样的资质就算是不服用丹药,也是龙凤资质,可灵体还有灵体的缺点,没有高评级合适的功法,灵体的资质会下降,甚至的延误反噬。

  “师尊,这小丫头的体质简直太适合这《焚天诀》了,要不还是您收着,我做个师兄就好,这样的资质,弟子怕耽误了他”。李泰现在虽然也灵体,可他多年的沉寂,就算是有洗髓丹体质也不如这个小丫头。

  青锋伸手狠狠的敲了三下他的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万年时间你的锐利哪去了,喂狗了吗,当年你从万千弟子中脱颖而出,以21云的资质成为为师的亲传弟子,曾扬言要成为仙源大陆最强炼药师,三年周元、十年归真、三十年入圣,随后七十年便已经半步仙王,现在的你竟然怕被一个小丫头超越,还不敢收他做弟子,是不是师尊说的话你现在已经不听了”。

  当年虽然小六从小就跟在他的身边,可那也只是普通弟子,想要成为亲传弟子,还是他自己的努力,看来时间真的能让一个人发生改变。

  “师尊弟子错了,弟子迷失了本心,弟子一定会好好教导她,共同推演出完整的《焚天诀》,定然不会让师尊失望”李泰神色坚定,虽然灵魂变化,可是对丹药的痴迷依然没有改变。

  青锋不是不想收徒,只是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分心教育弟子,若是不能细心教导不如交给李泰,他也是有着万年记忆的大佬。

  仙源大陆仙王级别的九品巅峰炼药师,想要拜入他门下的天资,何止万万千千,项琪能够拜在他的门下,已经是机缘,至于她身上的病,那根本就不是病,而是他的身体正在自行吸收火焰的灵力,小丫头无法承受这种力量而已。

  “好了,既然收她作为丹门弟子,那就好生带她,也是一个苦命的小丫头,慢慢的你会发现,教人也是一种修炼,书读千遍,其意自鉴”。

  青锋从房间里走出,李泰把手放在项琪后背,《焚天诀》运转,引导她修练《焚天诀》至此仙源大陆已经有他们祖孙三人修炼这焚天诀。

  或许这就是缘分,只是三天的时间,小丫头从一个凡人成为了练气六层的修士,一天级,这种修炼速度就算是青锋也没法与其相提并论。

  “师尊,这个是什么药材啊”项琪跟在李泰的身边,拉着他的衣角,就像是当年小六跟在青锋身边的场景及其相识。

  李泰也是耐着性子传授,一个愿意学,一个愿意教,没有火焰的威胁,项琪也就只是一个小丫头,一个和青檀大小相当的小丫头,所以两人很快就建立了友谊。

  接下来的三天,青锋都在这里,他的修为真的可谓是一日千里,现在的他已经是化辰中级巅峰,化辰六层修为,最主要的是三天前他的飞剑炼制完成,这三天青锋一直都在熟悉飞剑,三天下来他的飞剑已经完全融入自己的身体。

  “小疯子,你的飞剑已经初步融合,剑出随心已经到达极致,对付那林东小子简直就是手到擒来”说着他看向身边的青年,继续开口道“齐儿,你要跟着门主多学习,若是门主愿意指点一二,就够你受益终生”。

  轩齐,剑痴最疼爱的孙儿,也是他们家的小天才,洗髓丹也是被他服下,原本他以为自己是一个天才,剑道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翘楚,可是他遇到了青锋,他的自信被一次次踩碎“是爷爷,我会用生命保护好门主的”。

  “门主,要是您绝的齐儿还算应手,还请多指点一二,他若是能够拜你为师,那简直就在合适不过了”剑痴明显没有求过人,但是为了他的孙子,他愿意去做。

  “轩长老,不是我不愿意收徒,而是我不能收,我的敌人很强,没有那个能力的事情,我不能分心,若是齐大哥愿意的话,我们就一起修行怎么样”。

  一起修行,虽然不是师徒,但也很是不错,毕竟跟在一起剑法大师身边只要不是傻子,因为都能被感染,接下来剑痴就更加卖力了。

  在剑痴来到青家的第八天,剑痴直接让剑道馆加入了丹门,成为丹门一个堂口,丹门、剑堂,他也顺理成章成为丹门的长老,幻影门、醉仙楼都还在观望,他们想要看青锋怎么处理林家的事情,这才能决定他们要不要全部归宿丹门。

  翌日清晨,天边微亮、李松推掉所有的商业会谈,因为今天是青锋和林东生死战的时候,作为他的兄弟,李松必须出现,不管什么事情都没办法阻挡他。

  “锋哥,小弟没有来晚吧,现在已经有一百三十个大小势力愿意和我们们合作,其中寒月宫愿意全面联合,观雨楼,听风谷也已经和我们达成协议,方圆三十多座城市已经来到这里协商过,锋哥说的简直太对了,要不了一年我们的商会会是现在的十倍百倍”。李松拿出一箱子契约,里面可都是契约,其中有一等势力,也有二等势力,甚至还有一些四等或者五等势力。

  “等会你在生死擂台旁边,部下一个对赌台,这样的话我们能在赚一笔”青锋诡异一笑,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蚂蚁再小也是肉。

  暗夜森林中,叶紫拿着手中的项链,脑海中都是那个人的影子,想到他的修为恢复,叶紫嘴角便会多出一丝笑意。

  “紫儿妹妹,是不是又想义父了,其实三年时间很快的”叶龙从他的身后走出,他的眼中也是担忧,他担忧的不是川汇城,而是养他教他的义父。

  叶紫连忙收起手中的项链,眼中满是认真“哥,我们不应该留在这里,林家影计划了那么数年,这场仗不好打,我们不该留下父亲和五伯,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叶龙曾经不是一次想要回去,这半个月来他过的多么煎熬,可是他知道这是义父给他的任务,他要保护身边这个女孩,这是他的妹妹,因为她们自己才有新的生命,否则他早已经饿死街头。

  “修炼吧,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叶龙说完之后便已经开始准备带人进入暗夜森林,在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们能够有无尽的对手,因为这里最不缺的就是灵兽。

  这半个月他们一直都在和野兽对战,修为也提升了不少,尤其是他们改善体质之后,在加上暗夜森林的条件,他能感觉出来,修为正在快速的增长。

  “五伯,看来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了,那小子只用了一招就打破了林家的部署,人头换洗髓丹,我要不是城主,我都想杀几个林家的人头去换洗髓丹了”。叶天站在城中的瞭望楼上,看着城中的那些变化,嘴角满满的都是笑意。

  “这样的点子也就锋少爷能想出来,青家闭门不出,有他们四个老家伙在,林家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五伯口中的四个老家伙就是剑痴等人,有他们在,林家还真没有出手的机会,在加上各方势力都在寻找落单的林家人,尤其是林家直系,那简直就是香饽饽。

  “城主,你看是不是派人请少主和小姐回来”。既然林家已经构不成威胁,那么也就没必要让叶龙他们在暗夜森林中躲避。

  “现在还不是时候,林家还没有结果,让他们在那里面好好历练”。叶天看着面前的局势,还没有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最少现在林家还没有展现出全部的实力。

  林家绝对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不然的话林家也不会想着吞并整个川汇城,既然他们已经出去,不如就让他们在外面的好。

  现在的林家,想要发作可竟然不敢走出家族的守护大阵,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自己的家中以为小姐外出踏青,至今没有回来,听闻她的脑袋已经被换了洗髓丹,林渊敢怒不敢言,他想出去可是却不愿向杀死他儿子的人低头,现在林家的希望也都压在林东的身上。

  现在整个林家的想法就是,只要林东杀了青锋,那么他们的人头也就保住了,现在的他们还不到破釜沉舟的时候,所以他们还不想独孤一掷,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护送林东的侍卫在路上全部被杀,若不是林东要上场比赛,可能他也要死在路上。

  一路之上,出手的势力不止百家,要知道现在整个林家周围有无数爽眼睛都在鼎和他们,林家周围的房屋一夜之间全部易主,都被高价手工,被一个不知道的实力收购,成为了观望点,时时刻刻观察这林家的一举一动。

  只要林家人出来,就会有人一拥而上,片刻之后就只剩下一具无头尸,不管是练气期、化辰境、还是一线境的修士,都是这样的结果,现在的林家就好像是被围在困兽场力的野兽,四处都是一双双瞪着眼睛的财狼。

  林渊召集林家上下,在祠堂前等着,他在等着亲生骨肉死亡,若是林东这一战胜利,林家这这次的噩耗或许会结束,可是他们林家的计划就会泡汤,所以这一战林东只能战死,为了他林渊,也为了整个林家,为了活命,林东必须死,就算是他或者回来,林渊也会出手杀死他。

  虽然他不愿意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但是为了林家唯有拼死一战,他不由紧了紧手中的那块黑色小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