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白子黑子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60 2019.07.14 22:02

  “不知姑娘可否告知受雇于何人?”范樱忽的问道。

  “老范!”魏展炎声音一沉,怕他的问题惹恼了乐出云,毕竟,像她们这种杀手天天在刀刃上舔血,喜怒无常,指不定哪一两句话就能令她们翻脸。

  “雇者定是我们这方的人,等到了目的地自然便知。”

  范樱与魏展炎一起几十年,他的话中意思自是听出来了,干笑一声,“是我愚钝了。”

  魏展炎小心的观察她的表情,见她并未有何不悦这才放下心来,转而问向苻偲过,转了话题,“对了,偲过,你怎么知道那些黑衣人是‘死门’的人?”

  “因为那个人说话带有匯(hui四声)北口音。”

  “匯北口音?”魏,范两人对视一眼,“什么意思?”

  “传言,死门这个组织起源地便是匯北。”乐出云淡淡得看了一眼苻偲过接口道。

  “什么?竟是那个地方?”两人有些震惊。

  震惊过后,二人心中再次萌生一个疑问,“出云姑娘知道并不奇怪,可偲过你是如何得知的?”

  月光照在苻偲过安静的脸上,眼神迷蒙,似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中。

  在一个少年身上,他们仿佛看到了沧桑,这很奇怪,两人都没有开口催促他,就那样沉默的等着,气氛逐渐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幼童嗯哼一声打破静默,一个翻身露出一条小肉腿,苻偲过回过神来,起身给他腋了腋被角,才缓缓开口,“我来自那个地方。”

  二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想过各种可能,却都没有想过他会来自那里,一时间两人有些哑然。

  倒是乐出云依旧,不曾因为他的话有一点波动。

  二人再次对视一眼,眼底的震惊还未消退。

  虽然从他口中说的那么平静,可其中的艰难他们虽未亲至却也能想象的到。

  匯北那个地方很特殊,在武越王朝的最西北,土地贫瘠,生活艰苦,那里多是被发配的罪臣或是刀尖上舔血的亡命之徒,那里无人管辖,无官无兵,那里的人自由却是以命搏命。

  不过那里也是富贵之地,因为很多不能出手的宝物都可以在那里重见天日。

  谁都可以拥有,当然,要有命在的前提下。

  杀戮在那里每天都在发生。

  弱肉强食,为了争夺自身利益,就算亲生父母都杀。

  也难怪这两年的逃亡生活,无论多么血腥的场面都不曾见他害怕过。

  看来这孩子身上也是个谜啊!魏展炎暗暗思付,不过想归想,却没有一丁点怀疑他,毕竟羽先生的人绝对信得过。

  “那后出现的女子也是死门的人?”范樱问道。

  乐出云点点头,道,“没错,她是死门十五杰之一的舞妖娆,一套鞭法出神入化。”

  范樱声音一沉,咬牙道,“没想到对方竟然雇佣死门的杀手,看来势必要致我们于死地。”

  “那我们更不能如了对方的意,”魏展炎冷哼一声。

  几人没有再多说什么,苻偲过轻手轻脚的上了床,躺在幼童旁边休息,剩下的三人皆是靠在椅子上养精蓄锐。

  时间一点点流逝,青楼门口,老头耷拉着脸从里面走出,手里拿着一个钱袋唉声叹气。

  忽的神情一动,仰头看向东边。

  浔邺也是睁开眸子,眼神透过窗缝扫向东边。

  在那边一道黑影正如鹰隼一般极速的向着这边掠来。

  最后无声的落在客栈屋脊上。

  乐出云猛地睁开眸子,刹那间闪过浓郁的杀气,只留下一句“呆在这里”便飞身从窗口飞出,一跃到了房顶。

  魏,范二人瞬间紧张起来,围在床边,守护着苻偲过与幼童。

  老头咧嘴一笑,又来了精神,急冲冲的跑进客栈,回了房间。

  屋顶之上,乐出云一身白衣胜雪,黑发飞扬,月光洒在她的身上,如谪仙一般圣洁。

  她缓缓抽出剑刃,指向前方,那里一人一身黑衣似融在夜中。

  那黑衣人全身裹在黑衣中,只露出一双眼睛,因为她的出现,那双眼睛有着凝重。

  “姑娘果然厉害,我这么小心还是被发现了。”黑衣人声音嘶哑。

  “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乐出云冷笑一声,手腕一抖,剑气如虹直像黑衣人而去。

  黑衣人见状,腰间利剑猛然出鞘,剑锋流转迎上前去。

  一黑一白,在屋顶缠斗。

  浔邺眉头一缩,看向睡着的苡归,但愿屋顶上的动静不要吵醒她。

  正想着,老头砰的一声推门而入,怀中抱着一个棋盘。

  “来来来,下棋,黑白你选。”他坐到窗边木桌前,麻利的摆好棋盘。

  “你会吵到她。”对于老头的突然闯入,浔邺有些不悦的瞥了他一眼。

  “嘿嘿,我太兴奋了。”老头干笑一声,随后压低了声音,摆手催促,“快快,黑子白子你来选。”

  说着他推开半掩的窗户,外面黑白两道身影跃上了别处屋顶,正好对着他们,月下二人周身一圈朦胧,两人的剑带着寒光,招招致命,斗的惊心。

  浔邺无奈的看着老头,最后拿起一个白子落于棋盘之上。

  “唔,我也想选漂亮姑娘,不想选臭男人。”老头嘴上抱怨着,可还是拿起黑子与浔邺对弈起来。

  外面打的难分难解,屋内黑白棋厮杀的不相上下。

  “哎哎哎,那黑衣人吃了一招,不过好在有惊无险。”老头惊呼一声,颇有些着急,随后又哀叹一声,“本身就差之一截,这一受伤动作迟缓,更打不过了。”

  “该你了。”浔邺淡漠的道。

  老头垂下眼看去,整个棋盘已布满了棋子,而他的黑子已被白子包围。

  “也不说让着点我这老头子,”老头吹胡子瞪眼,不悦的道。

  而后拿起一个黑子,却发现已无路可走,无论怎么走,最后都会被白子吃掉。

  忽然对面两道身影骤然分开,黑衣人一个踉跄倒了下去。

  老头一看,失望的放下黑子,叹了口气,“我输了。”

  远处屋顶上,乐出云扭头朝他们看去,浔邺眼中无波无澜与她对视。

  老头见她看来,嘿嘿一笑,跟她招手打招呼。

  对视良久,回剑入鞘,一个飞身回了客栈。

  “怎么样?”见她安然的回来,魏展炎二人松了口气。

  “没事,不过此地不宜久待,必须赶快离开。”

  范樱恨道,“没想到死门的人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对方不是死门的人。”苻偲过这时睁开眼,轻声道。

  “你怎么知道?”

  “舞妖娆回去定会上报此事,连她都受了伤,又何必派一个不如她的人来送死?”

  “有道理。”魏展炎点点头,“可那黑衣人是谁?”

  苻偲过的眸子看向幼童,眸子深处似一点火光迸发,“除了那个人之外,还有其他人想要他的命。”

  魏,范二人倒抽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