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2.入夜,冷芒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73 2019.07.02 19:58

  入夜,寒气袭来,一辆马车安静的停在树下,时不时一颗水珠从树枝滚落,滴在车顶发出沉闷的一声。

  一阵凉风袭过,吹动了窗幔,皎洁的月辉透过斑驳的枝叶缝隙,洒落于车厢中安然入睡的男子身上,他白衣胜雪,周身似镀了一层月华,光华如水般流动,不染纤尘。

  纤细修长的手指抵着额头,完美的侧脸似勾画出的一般没有一点瑕疵,一道月光恰恰照上那双闭着的眸,浓密的翘睫抖了抖缓缓睁开了眸。

  乍睁开时,那双眸染了月辉,却仍是不含一点人间烟火气,冰冷的如万年寒冰,可仅一瞬,眸光一转,又有了光泽,虽仍是清冷可有了一点温润。

  他斜眸看了看被风卷起的窗幔,最后落于旁边的人儿身上。

  冷相知缩在车厢一角,紧搂着幺鸡瑟瑟发抖,小脸泛白柳眉紧蹙似睡的极不安稳。

  他俯身上前,掀去她盖住胎记的额带。

  被抱在怀中的幺鸡睁开了眼,看着面前笼罩的一团黑影,刚要鸡鸣就被捏住了尖喙。

  “嘘!”他轻声。

  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幺鸡的圆眼颇有灵性的眨了眨,最后再次闭上,假装看不见。

  嘴角弧度微扬,摸了摸鸡头,伸手抚上冷相知的额头,真气再次入体。

  睡梦中的冷相知只觉身体一股暖流,冲走了刚刚的寒冷,苍白的面色都有了一丝红润,柳眉舒缓,睡得安稳了些。

  收回手,又拎了张薄毯盖在她的身上。

  伴着清晨的第一缕光,冷相知睁开了眼,起身,薄毯滑落,拾起薄毯愣愣的看了一会儿,眸光微转。

  “幺鸡,来,吃肉。”

  外面传来玉空玦的戏谑声,她掀开车帘看去,外面一人一鸡围着火堆,上面烤着一只野兔。

  而玉空玦正拿着一小块肉往幺鸡嘴里塞,幺鸡拍打着翅膀,远远的躲开。

  身后脚步声响起,玉空玦抬头看去,见冷相知下了车,嘴角一弯,“起来了?正好我烤了兔肉。”

  他一指林子北方,又道,“那边有条小溪,你去洗漱一下,回来差不多就可以吃了。”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露宿野外,可却是他这半年来第一次起这么早,甚至还破天荒的准备了食物,她有些怀疑自己在做梦。

  她揉揉仍惺忪的睡眸,看去,玉空玦正往火里扔木柴。

  昨天下了场大雨,大清早露气又重,也不知他哪找来的干柴,冷相知扭扭有着酸麻的脖颈,向着他指的那条小溪走去。

  林中朝雾未散,斑驳的阳光洒落,留下点点金辉,身在雾气中,使得她周身都似镀了一层金,她深吸口气,清新的泥土草木味扑鼻,心情也不似之前那么苦闷。

  行了百米左右,便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她快走两步,一条溪流映入眼帘。

  蹲在河边,伸手去解头上的额带,却摸了个空,应该是昨晚睡觉时蹭掉了,她想。

  溪水冰凉,在这还未退去寒意的初春,她打了个颤。

  掬一捧水,弯腰洗脸,却看到了水中倒影。

  她定定的看着水中那张并不难看的脸,有些不敢相信,额上的胎记竟浅了许多,不知什么时候眉心的一个月牙印记已重过了那大片红色胎记。

  她想起了相依的话,原来眉心处真有个月牙印,她以前厌恶胎记从未正视过,难不成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片红胎就会彻底消失不见吗?

  她心中一时百感交集。

  若这片胎记消失,想必最开心的莫过于她的家人,可惜,父亲再也见不到了。

  大滴大滴的眼泪滴入水中,激起一小圈一小圈的涟漪。

  林子另一边,兔肉已烤好,玉空玦手支着下巴,时不时的向小溪那头望去。

  “幺鸡,去看看小十三怎么还不回来。”他一指不远处捉虫吃的母鸡。

  母鸡咯咯两声歪头看他。

  “笨鸡。”

  玉空玦骂了一句,忽的耳中一动,转头看去,冷相知已走了回来。

  “小十三,尝尝为师的手艺。”他给她撕下了一块兔肉递向她。

  “我不饿。”她直接回了车厢,在车板上发现了掉落的额带,拾起,系好。

  “哭了?”玉空玦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的身边,趴在窗框上,眨眼看她红透的眼眸。

  “不用你管,吃完了我们便上路。”冷相知冷冷的回了一句。

  “真不可爱。”

  他嘀咕。

  又行了两日终于在临近傍晚时,行到了邵阳镇,越临近家,冷相知越沉默,两天来她甚至一句话都没说。

  行走在邵阳镇街道,冷相知默默的扫视四周,虽只来过邵阳镇两次,可都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第一次她被所有人当怪物看,面对的都是嫌恶的眼神,第二次不用承受别人异样的眼神,尽情的玩乐。

  回想着之前的一幕幕,她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驾!”她大喝一声,排出心中的浊气,没有丝毫停留,向着花枝村驶去。

  镇上行人纷纷躲避,怨声载道。

  到了!马上就要见到娘亲!祖父!还有依依了!

  眼泪模糊了眸,她用力的擦去,可泪水却像是擦不完一般,大颗大颗的往下落,濡湿了大片衣衫。

  她好想家人!她好想家!

  此时太阳已落山,她行到了花枝村外。

  看着眼前熟悉的小河,她仿佛又看到了与相依在河边嬉笑打闹的场景。

  远处的村落,宁静,一如往常,她突然有些害怕,她怕家人知道父亲的去世。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人。

  过了木桥,就到了。

  她深吸口气,就要过河。

  “呀!幺鸡!”车厢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就看到一个鸡影扑棱着翅膀跳下了马车,向着远处跑去。

  “快停车!”玉空玦突然开了车门,一把勒停了马车。

  “你干什么!”她回头怒视。

  “幺鸡跑了,”他笑,跳下马车。

  她懒得理他,刚要驾马车行去,就被玉空玦拽下了车。

  “随我一起追幺鸡。”他头也不回的拉着她,向着幺鸡跑掉的方向走去。

  “你放开,要找你自己去!”她用力的挣扎,却始终无法甩开手腕的那只手。

  “不行哦,幺鸡与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一起找。”他不容分说。

  “我要回家!”她怒吼。

  “嗯?那不是你家人吗?”他忽的驻足,扭头看去。

  她一愣,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河那边,三个身影正朝河边跑来,只是他们神色慌张,身后似有什么在追赶他们。

  没错!虽然天已快黑了,又隔着一条河,可那就是她的家人!错不了。

  “娘...唔...”

  她刚要大喊,就被玉空玦捂住了嘴拉着她蹲下身子,岸边的蒲草遮住了他们的身影。

  “别出声,有情况。”他压低了声音。

  她下意识的看去,忽的双目一凝。

  在河的那头,一伙黑衣人正拿着长刀追赶三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