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 夜深,悲凉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458 2019.06.24 20:53

  “空空如也”后院一道刺耳凄厉的声音穿透而过,正在吃饭的客人吓得一个激灵。

  询问小二,小二回说是有位客人要进“音漪戏社”,正在吊嗓子。

  不过听那声音那么悲惨凄厉,还伴着哭声怎么也不像在吊嗓子。

  当然疑惑归疑惑,没人追根究底管那闲事。

  一个上锁的房间门口,六月寒透过门缝看着桌上一动未动的碗筷,转身去了书房。

  “师父,小师妹还是不吃。”书房中,正书写的玉空玦抬眸,“情况怎样?”

  “好在是安静下来了,没有像之前那样哭喊,否则咱店的客人怕是都要被吓跑了。”

  玉空玦放下笔,“你让厨子再去准备一些饭菜。”

  “好。”六月寒点头。

  当玉空玦来到房间,她便是那副样子,披头散发的抱膝坐在墙角,泥塑木雕般一动不动,脸上泪痕犹在。

  “两天不吃不喝,怎么?想下去找你父亲作伴?”他搬来椅子坐在她前面打趣。

  “我父亲没死,我父亲也不是那老者的儿子,他们长的一点都不像,你不过是为了让我死心,找人做戏罢了,否则你为什么把我关在房间不让我出去?你就是怕我查到真相。”

  雕塑般的人影动了,她抬头看他,眼神似狼一般。

  “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我为何找人做戏?对我而言有何好处?你又有何值得我如此大费周章?”

  “那你就不要拦我。”她扶着墙缓缓起身,还未踏出一步,却又跌在地上,两日未吃喝,又是干嚎又是哭喊,她的体力早已消失殆尽。

  “你这个样子怎么探寻真相?”他双臂环胸,居高临下的扫视。

  “不用你管。”她再次摇摇晃晃的站起,这次她没有让自己倒下,一步一步咬牙努力的向着门口走去。

  他挑眉看她,在她就要走过他时,突然伸出脚,她一个始料不及砰的一声面朝下摔在地上。

  “连这个门口都走不到,就不要逞能了。”他笑。

  “你不是人!”她趴在地上怒目而视,这一刻,她心里迸发了想要杀人的冲动。

  “我也是为你好,省的你出去晕倒被人捡到卖到山沟沟里去。”他似没看到她的怒意,笑呵呵道。

  “师父,饭好了。”六月寒端着饭走了进来,“师妹怎么了?”

  他赶紧把饭放在桌上,把冷相知扶了起来。

  “饿晕了。”他回。

  慢条斯理的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弯腰对视,“你想要真相,我便带你去寻真相,你不死心,我便让你死心,养足精神,我晚上带你去见你父亲。”

  他负手离去,六月寒扶着她做到桌前,“吃饭吧,师父一向言而有信,只是结果怕不是你想要的。”

  六月寒的话她并未往心里去,这两天她想通了,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父亲还活的好好的。

  夜深人静,星月都隐藏在云里,天色阴沉一如冷相知此刻的心情。

  左家大院后山,一座小坟孤零零的立在半山腰上。

  前面立着三人。

  “小六,这便是左卿言的坟?”

  “是。”

  “真是可怜,得罪了太子,为保左家荣誉就算不入祖坟,却连个墓碑都没有。”玉空玦遗憾的摇头。

  “你胡说!我父亲没死!”冷相知纠正他。

  “你是真真的不见棺材不落泪,”他摇头,“小六挖坟。”

  六月寒一声不吭的开始挖坟,随着坟越挖越深,冷相知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玉空玦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师父,到底了。”

  一个漆黑棺木呈现在三人眼前。

  “打开。”

  冷相知紧握着拳头,眼睛闭的死死的,她想要去看,可她不敢看,她想转身离开,跑的远远的。

  随着“嘎吱”一声,棺盖被打开,她心没来由的一抽。

  突然紧握的拳头覆上一双冰凉的大手,让她恢复了一些理智,玉空玦拉着她走到棺前。

  “睁眼。”他冰冷的命令。

  她急促的喘息,不住的安慰自己,里面绝对不是自己的父亲,如此再三,她猛然睁眼看去。

  弯月冲破了云的桎梏,跑了出来,倾泻满地银白,也照亮了棺木之中躺着的男人。

  里面的人安静的像睡着了一般。

  容颜依旧,只是苍白的不像样子。

  那个俊逸的面容自她懂事起,便刻在了心里,可这是她第一次不想看到自己的父亲。

  她突然发疯般的去抬棺盖,“这不是我父亲,快盖上!快盖上!”

  “你不是想探寻真相吗?”

  玉空玦冷眼旁观,倒是六月寒眉宇轻轻一皱,有些不忍直视。

  “真相?真相就是我父亲还活着。”她喃喃自语,使劲的抬着棺盖,可任她如何努力,棺盖始终纹丝不动。

  她哭了!大滴大滴的眼泪滚落,她跑到六月寒身边揪住他的衣襟,“求求你,把棺木盖上吧,那不是我父亲,我们擅自挖别人的坟是不礼貌的。”

  她求他,六月寒把头扭到一边。

  “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她跪下磕头,不断的磕头,额上有血渗出,与泥土草木汁混合在一起。

  “小六,把棺材盖上吧。”玉空玦淡漠的看着她,最后下了命令。

  六月寒身材一点都不魁梧,看上去还有些瘦弱,可他却一手就把沉重的棺材盖拎起。

  “不!不要!不要盖!”冷相知又变了,她一下子跳进坑里,扑在棺木上,“不要盖!我不让我父亲离开我!”

  她撕心裂肺的低吼。

  “你看也看了,我们该回了。”玉空玦淡然而立,以往的笑容不再。

  “不要!我不要回!”

  “阿爸!我是相知啊!你快醒醒!”她死死抱着棺材板,哭的肝肠寸断。

  “阿爸!你醒来啊!你带我回家!阿娘!祖父还有依依都在家等着我们回去呢!”

  “你快醒来啊!”她哭喊,声音令人动容。

  “他死了,不会醒来了。”玉空玦立在她身后,毫不留情的打击她。

  “你胡说!阿爸只是睡着了。”她咆哮,摇头,“我要等他醒来。”

  玉空玦一把拎起她,任她如何踢打始终都不能挣脱开。

  “不要!你放开我!我父亲没死,他只是睡着了!”她疯狂的挣扎,嘶吼,刚有些好转的嗓子再次变得嘶哑。

  “认清现实,你父亲已经死了。”玉空玦拎着她,淡漠的说着。

  棺木重新盖合,看着六月寒一下一下的埋着土,她变的安静下来,停止了挣扎。

  嗯?他扬眉看去,还突然有些不适应,他把她放下,她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蹲下身子,眨了眨眼,在她无神的双眼前伸出手晃了晃。

  她抬头,满是血丝的眼眸充满了恨意,突然发疯般的扑向他,张口便咬向他的手臂。

  他一指点在其额头,轻而易举的挡住她的攻势,“小十三属狗的?张口便咬。”

  “都是你!是你害了我父亲,若不是你把他抓来,我父亲根本就不会死!你还我父亲!”

  她大吼,声音嘶哑,泪水再次夺目而出。

  他低下头看进她充满恨意的眼眸,“若不是我,也自会有其他人把你父亲抓来,他照样会死,可若不是我,你也会死。”

  “那又如何!我不在乎!我只求我父亲现在在我身边!”

  玉空玦嗟叹,失望的摇摇头,“死都不怕,可想你父亲在你心中的分量,可你却不曾想过报仇。”

  她蓦然一怔。

举报

作者感言

四月耳

四月耳

不好意思晚点了。   抱歉

2019-06-24 20: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