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7.北京,幺鸡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06 2019.06.27 19:58

  掌柜的带着玉空玦去了后厨,小二因为好奇也跟了过去,一时间客栈大厅只剩冷相知一人坐那乖巧吃面。

  说是吃面,也不过是把那水煮蛋吃了,面动了一口便没再去碰。

  她很好奇,这个店直到现在还开着,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

  “哇!这怎么做的?好香!”

  冷相知支着耳朵听着,后厨方向有着各种惊呼声传出。

  不一会儿,玉空玦被三人簇拥着回来了,他手上端着两碗面。

  冷相知看过去,不曾见过,无汤无水的,上面有些碎肉酱汁和蔬菜。

  他搅拌均匀,把其中一碗端到她面前,“尝尝。”

  “这是什么?”她好奇。

  “老北京炸酱面。”玉空玦神气十足,颇为自豪。

  她摇头表示没听过。

  “好奇怪的名字。”

  掌柜的也是一脸费解。

  “先尝尝口感。”

  玉空玦挑挑下巴,迫不及待的想看她惊讶的表情。

  她鼻头嗡动,很香,似乎味道不错,她挑起面...

  转头对上玉空玦热切的视线,顿了顿,虽然不想承认,可还是道了句“好吃”。

  “客观能否让我也尝尝?”掌柜的被那香味勾的食指大动,不住的咽口水,犹豫了好半会儿才厚着脸皮问道。

  “自己做。”玉空玦丝毫不客气的拒绝。

  “您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做?”掌柜的隐约这么觉得,可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要知道个人手艺一向是不外传的,他有些摸不准。

  “那还在此打扰我们吃饭?”玉空玦微蹙眉宇。

  “哎哎,”掌柜激动的拉着小二与大宝去后厨尝试做炸酱面去了。

  “其实我的手艺比不上小六一半,他的炸酱面才让人回味无穷呢,不过我还是最喜欢他做的烤鸭。”

  冷相知回想前两天的吃食,确实好吃,还有几种菜式她未曾见过。

  “好想去他的家乡看看,他说那里有很多这里不曾有的美食,真是令我心神向往啊。”

  “据他说很多美味佳肴的做法都是他跟度娘学的。”

  “我想那度娘定是位奇女子,竟做出如此美味而新鲜的东西。”

  见冷相知只安静的吃面,并不理睬,玉空玦自说自话。

  ...

  入夜,二人在这凤来小镇住下。

  月色皎洁,夜风清凉似水,万籁俱寂时,一道黑影自窗口进入,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床榻那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上面的人睡得正深。

  黑影走进,一袭白衣在穿透进来的月光笼罩下,似渡了一层光辉,来人正是玉空玦,他背对月光看不清表情,只是那清冷的眸定定的看了熟睡的女娃一会儿,便伸出手掌覆上女娃的额头。

  一股浓厚的真气自他手心奔涌而出,进入了女娃的身体中。

  半晌,手掌收回,转身悄然离开,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只是在他走后,女娃额头上那一片胎记似浅了一些,而眉心处那一个小小的月牙似加重了。

  翌日一早,冷相知驱车离开。

  掌柜的三人感激的出来相送,他们的身影刚消失在远方,小二的就进屋拿了一个牌子出来。

  上面写着“老北京炸酱面不好吃不要钱。”

  从武越王城到虞城,两人用了足足半年的时间,除了不熟悉路以及驾车技术不熟练之外,最主要的便是玉空玦。

  不是这不舒服,就是那不舒服。

  所以本只有三个月的路程,硬是让他们从秋走到了初春,走走停停,耽搁了不少时间,好在玉空玦出手阔绰,给她置办了很多冬衣,不至于冻着,倒是他自己始终只着单衣,似不惧寒冷。

  此时,马车停在道边,冷相知正恶狠狠的瞪着那个与妇女相谈甚欢的罪魁祸首,刚刚行到这个村落,正好那农妇家的鸡仔和羊趁她喂食时,跑出了圈,玉空玦见到立马叫停马车,主动的上前帮忙抓鸡追羊,这又耽误了不少时间。

  冷相知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早已把玉空玦骂了好几遍。

  忽然抬眸时看到玉空玦抱着一只鸡正与妇女道别。

  然后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她视线下移。

  那怀中母鸡全身雪白,只有头顶一缕红色夹杂在白色当中,眼珠黑亮,水灵灵的似有灵性一般,看上去倒是一只颇有姿色的鸡,难怪被玉空玦看中。

  “十三,这下我们不愁会挨饿了。”玉空玦嘴角噙一抹笑,说着,抚了抚鸡毛,那鸡很享受的在他胸前蹭了蹭。

  “前面就是虞城,你若再耽误时间,我便直接驾马车离开,不会再等你。”冷相知收回视线冷言冷语。

  “真不可爱。”玉空玦瘪嘴。

  待他上车还未坐稳,她一声驾,驱着马车猛地朝前方虞城奔驰而去,惊的怀中母鸡扑棱了一下翅膀。

  他安抚的摸摸鸡头,“幺鸡,莫怕。”

  幺鸡是他取得名字。

  虞城并不算大却热闹繁华的很,以前原名为衔城,可十几年前出了一女子,去了宫当了嫔妃,如今正得宠,而当今皇上为了为讨那嫔妃欢心,特地把衔城命名为虞城,足以想见那嫔妃是如何圣眷优渥。

  进了城,冷相知把马车停在一个拐角处,上前去问行人去往邵阳镇的路。

  在她背后,一道瘦弱的身影缩着身子蹲在马车后,衣衫褴褛,在这寒气未褪的天气,身上被冻得青一块紫一块,这还仅是冻伤,最触目惊心的是那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有着一条条粗大的伤痕,有新有旧。

  一双乌黑的大眼满是惊恐,她小心翼翼的四处看看,最后趁没人注意快速的跳上了马车,后又迅速关上车门。

  车厢内一人一鸡正在睡觉,见突然闪进来一个女童,幺鸡一个惊醒吓得扑棱着翅膀咯咯叫个不停。

  “求求你叔叔让我躲在这里,有人要杀我。”女童瑟缩在车厢一角,一脸乞求,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玉空玦并未睁眼看去,只是把手放在鸡头上,“幺鸡,安静。”

  那鸡咯咯两声便真的安静下来。

  “谢谢叔叔!”女童心中大喜,她用袖子擦去眼泪,压低身体,恨不得趴在车板上。

  “谢谢大伯。”

  冷相知向周围人问了路,再次跳上马车,心中越发激动,挥动马鞭,向着那方位驶去,行人纷纷退避。

  “喂!前面的!站住!”她并未走出多远,身后隐有人叫喊,不过她并未停下,因为她并未觉得身后的声音是在喊她。

  “说你呢!驾马车的小子!你。。。给我停下!”

  那人急喘着,似累的不行。

  “哎!李队长!把那马车拦下!”

  前方路口恰好有一巡逻队穿过,身后的声音隐含一丝喜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