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8. 院落,密室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00 2019.06.18 19:58

  此时一个身着华丽的男子踏踏上了楼来,刚刚送走一位客人的戏社老板眼尖的扬着笑迎了上去,“杨官人,今儿又来了。”

  老板约三十出头,身材妖娆,面容姣好,她本也是戏社的一位名伶,不过是上了些年岁,便退了下来,既入得了社戏,自然容貌不俗。

  “于老板,我这还不是为了时闻姑娘而来。”男子与老板客套了两句,便直入正题。

  这音漪戏社有九大响绝王朝的名伶,被称为“九娘子”,而他口中的时闻姑娘便为戏社第一娘子—柳时闻。

  “哎呀,不巧了,我们时闻今日也被人包下了,这不正在“芳苑轩”唱曲呢。”于倩娘歉意一笑。

  “唉,我连来五日都未睹其芳容,实在遗憾。”男子一听便垮了脸,连连叹气。

  “谁让我们时闻是个香饽饽呢,我就敢直接夸口,整个王朝都无出其右,下次您赶早。”

  于倩娘哄着又为他找了一位虽不及时闻,但戏曲也是一绝的人为他献唱。

  “芳苑轩”,一女子端坐在木椅之上,纤长手指拨动手中琵琶,清脆悦耳,顾盼流离的眸子偶尔扫向屏风之后的人影,口中一曲“鸳鸯醉”,声音时而高昂,时而低诉。

  屏风之后的人影支着下巴,似已沉醉其中。

  此人约在四十上下,相貌堂堂,头戴碧玉紫金冠,身着一件紫色腾云祥纹锦服,身材不胖不瘦却给人一种威严之感。

  在他身侧还坐有一人,四方大脸,面相粗狂,一身衣着面料似也不俗,而就是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在面对那正闭目听曲的中年男人时,却显得拘谨,似生怕自己发出一点声响,扰了那人听戏的雅兴。

  “叩叩。”一阵敲门声恰在此时响起,中年人并未睁眼只是浓眉微微一皱。

  在他们两人身后站着的一个小厮赶紧小跑至门口,询问敲门之人何事。

  两人私语一句,小厮摆摆手那人便离去了,关上房门,他走到中年人身侧,弯腰再其耳边上报听来的事。

  中年人缓缓睁开了眼,一双虎目炯炯有神,内敛坚毅。

  隔着屏幕看向那有着曼妙身姿的女子,口中赞道,“时闻姑娘果然不同凡响,一曲“鸳鸯醉”真是绕梁三日而不绝,赏。”声音威严浑厚。

  柳时闻在这呆了六年,自是知道对方的意思,俯身拜了拜道了谢便推门离去,至于那赏,到时候自会有人交到老板手中。

  “殿下,可是有何事?”那方脸大汉等柳时闻退了出去,才开口问道。

  “我们的左卿言左大人回来了,方石可随我去看看?”

  “是。”被称为方石的男人点头,声音多了一分肃穆。

  月已高悬,一顶华贵的轿子借着月光走在长街上,周围十个随从,一双双眼睛鹰一般谨慎的巡视周围,方石手抵在剑柄上,全身紧绷,以防危机的突袭。

  又穿过了两条小街,来到了一个无人的胡同,轿子落于一户院前。

  此宅院看似不大,门外两对石狮,门口一颗粗壮的大槐树,院墙上有藤蔓爬出。

  小厮上前扣门,可手还未触及,木门便吱吖一声在里面被人打开。

  两个小厮跟着一人走了出来。

  为首之人眉眼带笑,白衣胜雪,周身笼罩在一层薄薄的月辉之中,仙人一般气质绝伦。

  轿帘打开,太子李衍行弯腰下轿,看见玉空玦,一向不苟言笑的脸竟有些恭敬下来。

  “太子殿下。”玉空玦微微颔首,从容不迫。

  “玉先生,这几个月舟车劳顿,辛苦了。”

  “就当是游山玩水了。”玉空玦淡淡一笑。

  “这次多亏有先生帮忙才能抓住那叛贼,不知他现在何处?”叛贼二字咬的尤其重,那个人是第一个挑战他权威之人,他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殿下随我来。”

  一行人踏进了院,院落很大,里面种了一些瓜果蔬菜,还养了一些家禽,拴着两只看门狗,路过时许是被突然出现的陌生面孔吓到了,一时间鸡飞狗跳。

  玉空玦这一方人早已习惯了倒还好,只是太子那一方的人面色着实有些精彩。

  他们本想动手,可见太子虽也是眉头微皱,却并未说话,他们也只能忍了。

  “把那些鸡鸭鹅赶到笼子里,都入夜了竟还不睡觉,不听话明日便吃了它们。”玉空玦转身朝一个人说道,似没看到其他人怪异的眼神,面不改色。

  “是。”那小厮领命去圈家畜。

  他回身向太子颔首谢罪,“惊扰殿下了。”

  说是谢罪,可面上始终噙笑,倒不见一点歉意。

  “出来几个去帮忙。”李衍行吩咐了一声,方石点了几个人去帮那小厮的忙。

  “我替小伙计谢殿下了。”

  李衍行看着浅笑吟吟的玉空玦,颇有些无奈,“先生何时能改了这趣味,上次要为先生建一府邸被先生拒绝,偏偏要在这院中过农户生活,这若传出去,倒让人觉得本王苛待先生。”

  “就是。”太子身后的方石暗暗嘀咕一句。

  玉空玦笑道,“谁人不知太子殿下一向海纳百川,宽以待人,对待属下向来赏罚分明,这豢养家畜,不过是我的一点乐趣。殿下可不能剥夺了我这唯一的乐趣啊。”

  李衍行无奈摇头却也不再多说,跟着又穿过了一道拱门,过了一个别院,来到了一间书房。

  书房中只有他与太子殿下以及方石三人,其余人都被命令守在屋外。

  书房不大,也只是简单的陈列,墙上挂着一副仙鹤图,玉空玦走到画前,对准画上仙鹤的眼睛猛地往里一按,旁边的墙壁尘土簌簌,一道石门向里开启。

  玉空玦踏着石阶前方带路,密室两侧有烛火照路,并不暗。

  深处似有说话声,隐约还有孩子微弱的哭泣声。

  “爹,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会被人抓来这里?我想娘,想外公,想依依,我好想回家。”昏暗潮湿的密牢内,小相知依偎在冷泗奚的怀中,小脸挂满泪痕。

  “知儿别怕,他们只是把爹爹认错了旁人,与他们说明,我们一定可以回到家中与他们团聚的,爹爹会保护你的,不要怕。”

  温柔的为她拭去泪水,轻声安慰着,可是他的面容暗淡,愁容一片,或许连他都觉得事情并非认错人那么简单,因为他确实十几年前的记忆全无。

  不过,对方为他治好了腿,想来并不会要他的命。

  忽的耳中一动,似有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

  他抓着牢门,借着昏暗的灯光向着声音那头望去。

  “是谁?快放我们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