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坠崖与小村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633 2019.07.05 20:02

  呼呼!

  她小心的吐着气,心口剧烈的跳动,耳边都被风声与心跳声充斥,只觉得一个不注意心脏便能从口中跳出来。

  冷相知全身都被汗浸透,鬓发也湿答答的贴在脸上,痒痒的,可她无暇去管。

  手心濡湿一片,她用衣袖覆着,才不至于手滑,她不知自己下滑了多久,只知道双手已没了力气,不过是复仇的决心在支撑着她罢了。

  她眯着眼焦急的在崖壁上寻找,又下滑了十米,终于看到了他们口中的“翡翠恋人”,茎白叶绿,叶上还挂着露珠,更显枝叶晶莹剔透,两根茎如鸳鸯一般互相缠绕,分舍不开。

  冷相知大喜过望,小心的用脚尖勾住左边凸起的石块,肩膀蹭着崖壁一点点的挪过去,终于手可以触碰到根茎,谨慎的连根拔掉把它揣入怀中。

  她苦笑一声,此时的手臂酸胀的如同坠了千斤锁,她抬头看了看,崖顶隐在雾中,看不到尽头。

  无论如何!

  自己一定要成功!

  她暗暗打气。

  这时又一阵狂风呼啸着袭来,这次的风比之前更甚,锁链剧烈抖动,她“啊”的一声口中惊呼着,身体不受控制的跟着锁链飘了出去,好在她手腕缠着锁链,即使双手被勒的生疼,也没有松手,所以并没有被甩飞,只是她还未来得及庆幸,锁链带着她又撞向崖壁,后背狠狠的撞上,这一撞恰好磕到了手肘上的麻筋。

  她手上一松,终是没有抓住,口中高喊着坠入悬崖。

  耳边风声消失,心跳声也不再,此时此刻,她竟不再感到害怕,只有无法报仇的痛苦感。

  也好,她终于可以去陪伴家人了。

  嘴边一绽解脱的笑,眼前呈现着家人的音容笑貌,她缓缓的闭上眸子。

  忽的一角白衣映在她半阖的瞳孔里,白衣似带着流光向她飘来,下一刻她感觉自己跌入一个温暖带有一点熟悉的怀抱里,不知是否在梦中。

  她想要睁开眼看清楚来人,可一股黑暗朝她涌来,接着便陷入了昏迷中。

  “小十三,睡够了,该醒了。”耳边的声音低沉舒缓,让她觉得好似冰冷的湖面注入了无尽的暖流,温暖着她已冰冻的身心。

  冷相知蹭了蹭怀中温暖,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正打算继续睡,忽感觉有人正在轻拍自己脸颊。

  她不悦的睁开眼看去,一张笑脸带着昏黄的光映入了眼底,一双含笑的眸看进她的眼底,熠熠生辉。

  她一愣,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坐在床沿上,自己怀中正搂着他的胳膊。

  她嫌弃的甩开他,斜眼看去,外面天已黑了,桌上一盏油灯忽明忽暗。

  “啊!我不是死了吗?”她噌的坐起身。

  “谁说你死了?你若死了难不成我看到的是鬼?”玉空玦拍了拍她头顶,站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她。

  “不对,我记得很清楚自己掉入了悬崖,”她拧着眉,一脸认真。

  “你爬上来就陷入了昏迷,怕是做了噩梦吧,噩梦真实有些分不清了。”玉空玦眼神示意她接过水杯,“喝点水。”

  “翡翠恋人!”她惊呼着摸向怀中,空空如也,小脸泛了白。

  “那翡翠恋人我拿走了,你完成的不错,”他的话让她松了口气,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你通过了最后的考验,恭喜你,正式成为我的关门弟子。”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玉佩。

  “这是你的玉牌,日后若遇到生命危险,捏碎它,可救你一命。”

  她接过,入手冰凉,玉佩不足她手心大,白璧无瑕,晶莹剔透,不过细看似乎有丝丝血色在里面流动。

  她翻转着,这才看到后面刻着“十三”两个字。

  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六月寒端着饭走了进来。

  他看去,一眼便扫到她手中的玉牌,“恭喜师妹,正式成为师父的小徒弟。”

  “小六为你煮了饭,你吃点,明日开始便跟着小六学习做饭。”他起身刚要转身离去,衣角便被拉住,他垂眸看去。

  “什么意思?”她冷着脸问。

  “学做饭。”他语气加重,又笑着重复了一遍。

  拧眉,“我会做饭,不用学。”

  “不好吃,”玉空玦拍掉她的小手,“小六过段时间便回王城,在那之前你必须学会我最爱的那几道菜,否则我便扫你出师门。”

  他昂着头,甚是得意的走了,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师妹,明早我叫你起床。”六月寒留下一句也转身离开,顺手为她关上了门。

  烛火摇晃,将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她怔愣了好长时间,心里堵堵的,好似有一团棉花塞在了心里。

  她重重的喘了几口气,起身推窗而望,远处一座高峰呈独角之势直入九霄,一轮弯月挂在半空,散发着朦胧的光。

  “啊!”她大吼,借以释放心中的怒火与憋闷。

  在其旁边的房间中,幺鸡咯咯叫了两声,不断的扭着脖子,寻找着声音来源,玉空玦合衣躺在床上,唇角牵起一抹笑,“精神不错,”抬手轻挥衣袖,桌上蜡烛摇晃两下,熄灭。

  另一个房间中,六月寒正凝眉沉思,忽听外面大叫声。

  “也罢,明日便先从师父最爱吃的炸酱面教起,简单易上手。”

  翌日一早,还在睡梦中的冷相知便被六月寒叫醒,说是要为师父准备早饭。

  从此后,冷相知开始了为期一月的厨子生活。

  。。。。

  落庄村,一个农户家的院落里,一个瘦小的身影抱着膝盖坐在一个小板凳上。

  黑白分明的眼眸怔怔的看着空荡的院子,眼中一片茫然,初春的阳光并不炙热,温柔的倾泻而下,洒落在她身上,勾勒着那道小小的孤单身影。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两位老人相继离开人世,她卖了家禽,用换来的银钱弄了个简单的丧葬,也算是感谢两位老人的照顾。

  唇畔一丝苦笑,短短时日物是人非,满院温馨化为乌有。

  “你给我们滚出村子!你这个丧门星!”

  门外一声怒斥,紧跟着砰砰的踹门声响起,女娃从愣神中回过神来,外面骂声不断,她将脸紧紧的埋在双腿间,身体蜷缩成一团。

  “你个丧门星!刚来不足一年就把两位老人克死了,赶紧滚蛋!”

  “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你待在这里还想克谁?把我们都克死吗?”

  “滚出村子!滚出村子!”

  外面咒骂声无孔不入,任她捂紧耳朵,骂声还是源源不断的传入耳中,屏蔽不掉。

  忽的一粒石子夹着风声正从她头顶划过,“砰”的一声打在她身后那紧闭的屋门上,她一惊回头看去,石子骨碌着停在她的身旁。

  她瑟缩了一下,把石子捏在手中,曾经那些人对她也是关怀备至,嘘寒问暖,可自从两位老人不在后,他们便换了一副面孔,之前的温暖荡然无存。

  “赶快滚!这里不欢迎你!”那些人一边拿石子打她,一边恶语伤人。

  有了第一粒石子便有第二粒、第三粒,一粒接一粒的石子从外面激射而来,砰砰的打在地上、墙上、窗纸上,窗纸破碎,石子进了屋,里面有破碎声,似是打在了茶壶、水杯上,应声破碎。

  “咻,”一粒石子直冲她而来,正好打在她的额角,她痛哼一声,鲜血顺着脸颊流到了下巴。

  外面的人或许听到了她的痛哼声,察觉到了她在院子里,更多的石子向着她射来,她瞳孔中映着那些即将打在她身上的石子,痛苦的闭上微红的眼眸,等待着身上的疼痛感传来。

  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抹去她心底的疼。

  忽觉肩膀被人搂住,接着便被带入温暖的怀抱中。

  来人替她挡去了石子的袭击,那些石子还未碰到他,便似失去了重力,皆皆落在地面。

  她睁开眼看去,一张熟悉却不曾想过还能再看到的面具映入眼底。

  “浔邺。”她轻呼着刻在心底的名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