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0. 风雨欲来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79 2019.06.30 20:01

  “他们为何不让你检查?定是你又仗着是我虞家人,恃强凌弱。”自她八岁起,这王丈生便跟在身边,她自然清楚他的为人,不过平时一直看在眼里,从不管教,导致他越来越变本加厉,百姓对他厌恶至极,她也是一清二楚。

  “小姐,您冤枉小的了,我好说歹说只是检查一下,还亮了身份,可谁知,他们竟说虞府在他们眼中什么都不是,甚至对老爷夫人出言不逊,那话可难听了,小的听了都气炸了,上前理论,这才被他们伤了。”

  “现在想来,那丫头定藏在车里,否则他们为何不让小的检查?”

  王丈生添油加醋的乱说一通,心中冷笑连连,他摸着脸上的伤,火辣钻心的疼,又想起大夫说自己根本未中毒,这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哦?你说了是虞府的人,他们还出言不逊?”虞缪听信了他的话,眉目浅扬,眼神转冷。

  “是啊!小的哪敢拿老爷夫人作假,小姐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王丈生又是一通哭诉。

  “行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脸长的也不怎么样,划伤就划伤了。”虞缪白了他一眼,被他哭的心烦意乱。

  王丈生这才闭了嘴,怯怯的看着自家小姐。

  “哼,那个米麓儿一定不能让她跑了,我倒要看看,是何人将我虞家如此不放在眼里。”

  王丈生心中一喜,不动声色的又道,“小姐英明,事发在大街上,周围人都看了笑话了,若我们不给他们一点教训,定都觉得我们虞府好欺负,以后指不定怎么在背后议论我们呢,我们可不能当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资。”

  他又在后面激了一句。

  “如今,我爹娘都在李大人家中做客,此事不要惊动他们,你去找二十人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何能耐。”虞缪站起身,抚平衣衫,貌美的容颜上尽显狠辣。

  “是,小的这就去,”他还未离去,就看到府中李庆叫嚷着被几人抬着过来了。

  “你这又是怎么了?”虞缪视线向下,看到了他脚踝处的伤,双目一凝。

  “小姐,小的知...道米麓儿在哪,她被万...万商镖局的人带走了,小的听到那人好像叫童武。”李庆面色苍白,咬牙忍着痛把在街上看到的叙述了一遍。

  “可看清楚了?”

  “小人绝对没有看错。”

  “不错,你做的很好,你们把他抬下去,再去把城中最好的大夫叫来为他诊治。”

  “是。”几人抬着他下去了。

  “小姐,那臭丫头之前果然藏在马车里,难怪他们不让我检查,还伤了我。”王丈生若说之前没有被揭穿后的害怕那是假的,而此时只念上天佑他。

  “你可知童武?”虞缪眼眸半眯,声音也阴沉了下来,刚刚听李庆的转述,那童武可是重要角色,找到他,自然也就能找到米麓儿。

  “小的知道,他之前是米家护卫,本以为他已经死了,谁知竟做了万商镖局的一个镖师。”

  “很好,现在他们想必还未出城,你去找人打点一下,让东西两城的城门守卫看紧一些,只要是孩子还有马车都不许放行,我们去城门口守株待兔。”

  “小的马上去。”王丈生按吩咐照做,去了。

  “哼,米麓儿!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虞缪冷笑一声,眼神看向池中。

  刚刚那些惊走的鱼又聚了过来,互相争抢离她最近的位置,她喜欢极了这种围绕在她身边转的感觉,她拿起放鱼食的空碗转了转纤细的手腕,重重的把碗扔在鱼最多的地方,看着他们惊吓的游走,她哈哈大笑。

  “跟我作对,都该死。”

  冷相知赶着马车出了城,就在他们刚刚消失在远方,城中守卫便下令孩子马车一律不放行。

  这让很多人哀声怨道,却无可奈何。

  “小十三,为师饿了,为何不在虞城吃了午饭再离开?”玉空玦瘪嘴。

  他话刚落,车门开了一条缝,咣当一声,又是一块冷硬的干粮从外飞来。

  “若不是你耽搁,我早就到家了,干粮随你吃,只要别烦我。”冷相知冰冷的回绝。

  “幺鸡,你饿,先吃。”玉空玦拿起干粮递到幺鸡嘴边。

  修长白皙的手指捏起窗帷一角,深邃的眸子看向半空。

  天上灰蒙的云渐渐聚拢,怕是有一场春雨即将袭来。

  此时的虞城城门口,城卫正仔细的排查。

  一个伙计装扮的大汉带着斗笠推着辆板车随着人流一点点向前蠕动。

  “停下,你车上是什么?”守卫头领将他拦下,刀鞘杵杵上面摞着的麻袋。

  “大人,小的是隔壁镇子的采买小二,这不店里没米了,就来这采购几袋,店里急着要呢。”那人点头哈腰的打开一袋,白花花的米粒映入眼眶。

  “你把那几袋都打开我看看。”

  “您放心,小的绝不敢欺瞒。”他麻利的把那袋系好,很是听话的打开另一袋。

  “大人,您看这天马上就要下雨了,我得赶紧回去,您行行好。”四处扫量两眼,悄悄的在官兵手里塞了银子。

  那领队接过银子颠了颠,把银子收好,谁知面上冷笑一浮,大声喝道,“不行,我们秉公办理,打开!”

  “你!”

  大汉见状一股怒火往上翻涌,牙齿咬的咯吱作响,恨不得把这护卫咬个稀碎,可他忍住了,强压下怒火,手上缓慢的拆解着麻袋的绳子,一双眼暗暗的打量周围环境。

  守卫领队站在他的右后方,对面还有一个小兵正在排查另一排的行人,前方有四个手拿兵器的官兵。

  还有一队官兵离得稍远一些。

  “麻利点。”领队的不耐烦的催促。

  他连声称是,手上动作快了一分,绳子一松里面的大米露出,“大人,您看。”他错开身,方便那领队上前检查。

  领队弯腰上前,可还未凑近,他突然扬起手中大米,正对领队的脸。

  领队的一时不察,大惊之下别过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一个鞭腿带着凌厉的劲风直扫在他肚子上。

  他闷哼一声重重的跌在地上,向后擦出好几米远。

  “你做什么!”对面的官兵怒指他,还未抽出佩刀,大汉抓住车辕猛地用力,板车狠狠的撞向那个官兵。

  前方四个官兵刷的抽出佩刀,向他攻来,说时迟那时快,他随手抓起一袋米,那袋米在他手中似没有重量一般,被他狠狠的扔向朝他攻来的官兵,其中一人躲闪不及,连带着他身后的那个官兵都被撞倒在地。

  另外两人在他手下不过几招就被打趴在地,这些官兵平时只是稍作检查进城的百姓,懒散惯了,再加上袭击突然,没有做好准备,一眨眼功夫便一头倒的败下阵来。

  那人扛起最里面的一个麻袋就跑出了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