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筷入酒杯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329 2019.07.13 22:02

  气氛一时间安静下来,女娃乖乖的喝着面前的粥,过了好半晌,忽的扬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浔邺。

  “浔邺,我没有名字。”

  正在喝酒的浔邺动作一顿,挑眉看她,不知她为何冒出这么一句。

  “他说,名字很重要,是亲人取得,有意义。”

  老头捋捋下巴的胡须,“不错。”

  还未等浔邺开口,女娃再次说道,“你为我取个名字吧。”

  “我不会取名,宴庄有很多才学的人,到时候让他们起吧。”浔邺想了想。

  “不要,”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可拒绝的斩钉截铁,“他们不是亲人。”

  浔邺一怔,看着女娃的那双眸深邃如海。

  一时间沉默下来,半晌,浔邺的声音才又起,还是那句,“我不会起名。”

  “我来!我起的名字可好了。”老头眼中一亮,自告奋勇,然后凝眉开始想名字。

  “那我便不要名字了。”她低头安静的吃着饭,声音轻柔一如往常,没有一丝一毫的失落与难过,好像并未放在心上。

  正苦思冥想的老头一怔,失望的撇撇嘴。

  太阳高照,楼下街道小贩卖力叫喊,有妇人与他们激烈的讨着价,卖食物的摊贩下有只黄皮狗躲在下面,贪婪的吐着舌头,等着小贩不小心掉落下的食物,远处几个孩童围着一个瞎眼算命先生嬉笑玩耍,算命先生拿着探路的拐杖不停的驱赶。

  浔邺安静的看着他们,神情有一阵恍惚,忽眸子一动,回过神来。

  薄唇轻启,“苡归。”

  正在专注吃着饭的女娃抬头看向他,有一瞬的不解。

  倒是老头眼珠骨碌碌的转了转,恍然的“哦”了一声,“苡归花的苡归?”

  他轻点头。

  老头摸摸下巴,“苡归花很漂亮,这个名字很好。”

  女娃这时候并不知道浔邺话里的寓意,只知道自己喜欢这个名字,眼眸都有了亮光,就像黑暗中的珍珠忽然注入了星光,熠熠生辉。

  不点而樱的唇噙一抹笑,她看着老头,“爷爷,我名苡归。”

  女娃灿烂的笑容似一抹粉红点缀了这喧嚣的小城。

  老头眉眼一弯,“爷爷记住了。”

  浔邺翻转着手中酒杯,面具下的嘴角同样扬着一抹优美的弧度。

  “噔噔噔”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从楼梯那头传来,有几人上了楼来。

  苡归斜眸看去,咦?这不是昨晚树林中碰到的那几个人吗?

  不过他们都换了打扮,就像平民百姓,那劲衣女子也换上了普通的白布衣,脸上的黑纱变成了白纱,既如此,依旧无法掩盖她身上冰清玉洁的气质。

  眸一转,落在苻偲过手中领着的幼童身上,唇红齿白,黑瞳闪亮,煞是好看。

  魏展炎一行人显然也发现了他们,对他们微微点头示意,便寻了处安静的角落坐下。

  “呦!那姑娘漂亮!你们认识?”老头看见乐出云眼睛一亮。

  “不认识。”浔邺回的随意。

  “胡说,刚刚对方还和你打招呼,”老头吹胡子瞪眼,见浔邺若无其事的继续喝酒,歪着头评价道,“不过那姑娘真是好看,比青楼那些风尘女子有味道。”

  他并没有避讳自己的声音,再加上习武之人耳力一向很好,他的话自然直接入了乐出云的耳里,眸子倏然转冷,圆润修长的手指瞬间摸上腰间的剑柄。

  “出云女侠不可!节外生枝,会引来敌人。”魏展炎赶紧出口拦下,心里有些紧张。

  乐出云的脸阴晴不定,紧握拳头,最后忍下了。

  “生起气来都那么好看。”老头嘿笑着又加了一句。

  他的话刚说完,只听一声利响穿透而来。

  恰好小二端着盘停在他的旁边,老头一个转身拿起端盘上的一盏酒杯。

  砰!一根筷子直直的插入酒杯中,穿透的那头筷子离老头的脸不足一公分。

  老头咧嘴一笑,“功夫和人都俊。”

  他们的动作很快,快到周围人都没有发现异样,只是有人看到老头拿着酒杯插着一根筷子,颇为不解。

  乐出云凝眸看去,眼中渐渐漫上了一抹凝重。

  筷子直入酒杯,可酒杯上却无一丝细缝,她在筷子上注入的力道不大,却足以把酒杯打碎。

  这老头...

  魏展炎与范樱也看到了,皆是脸色一变,“出云姑娘...”

  他们自然是希望乐出云息事宁人,可她又不是自己的手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劝说。

  “姐姐?”幼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看魏展炎二人都很紧张,而他们紧张的根源都在这漂亮姐姐身上,他仰着头,小脸皱在一起。

  乐出云垂下眸子看去,怒气渐渐散去,“我没事。”

  “努婆。”

  看乐出云已收敛了自身,老头还颇为遗憾的摇摇头,还欲说些什么,可浔邺轻飘飘的两个字顿时让他缩了缩脖子,老实了下来。

  “努婆是谁?”这个名字出现两次了,苡归好奇的问。

  “是个爱管闲事的老婆子。”老头轻声嘀咕。

  不过因为努婆的存在,成功的转移了老头的注意力,一顿饭下来也算相安无事。

  夜,满天繁星相伴弯月,给沉寂在夜幕中的小城投下大片银白。

  与周围的寂静相比,“欢乐楼”莺燕同庆的氛围正逐渐升温,室内一片欢声笑语,互相逗弄声,酒杯碰撞声,划拳嬉笑声,不绝于耳,身穿纱衣的艳丽女子们欢喜的依偎向心已飘飘然的客人们,半掩的娇躯无限诱惑。

  门外一个老头背着手,哼着歌,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白天的那两个大汉看到,凶神恶煞的挡在他的前面,老头不疾不徐的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然后在两个大汉咬牙切齿下得意洋洋的进了门。

  “悦来客栈”三楼正对这边一扇半掩的窗扉,浔邺随着老头走进了里边收回了目光。

  床上,苡归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睡的正香。

  他坐在椅子上闭目休息,刚刚阖上眼便又缓缓睁开,淡淡扫向右边。

  在右边的房间中,魏展炎几人正悄悄的说着什么。

  幼童在床上睡的香甜,狡猾的月光从半白的窗纱溜进来照在幼童粉嫩的小脸上,更显娇嫩,似能掐出水来。

  “我们已找到了一些游民,明日我们便假装一份子,与他们同路,”四人围坐在桌前,小声地谈着一些事。

  “魏叔,范叔,你们的身体还好吗?不如在这歇息两天。”苻偲过拧着眉,担忧的看着二人。

  “嗨,这点小伤不碍,”魏展炎不在意的道,甚至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还摆了摆手臂,却恰好牵动了包扎好的伤口,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

  他轻轻的笑笑,无声的抽着气,以此缓和伤痛。

  乐出云淡淡看去,并未揭穿他,接口说道,“就这么说定了,他们什么时候出发?”

  “卯时。”

  “好,卯时一到,我们便出发。”

  三个人点头,魏展炎干笑一声,“不过还得委屈姑娘,要装做我的妻子。”

  “无所谓,只要保你们平安的到达涤域就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