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空空如也”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67 2019.06.22 20:05

  “空空如也”位于武越王城主街道,是王城最名闻遐迩的客栈。

  每一个入栈的客人都是心满意足的离去,因这里的饭菜最为可口,花样百出且不贵。

  曾有一位吃过宫廷菜的大臣偷偷的对比过两者,只四个字,犹有过之。

  足可见那位大臣对这客栈饭菜的评价之高。

  正是吃饭的点,客栈人满为患,不过每个人都很有礼貌,即使谁碰到了谁,也是不在意的笑笑便过去了。

  小二哥们呼哧带喘的来回奔走,忙得不可开交。

  柜台旁边一貌美男子躺在躺椅上似睡着了。

  不点而樱的唇畔始终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纤长卷俏的浓睫在眼睑上投下了羽毛般的弧度,面容静谧美好让人不忍打扰。

  偶尔有风透过大敞的门扉跑进来,额上几丝乱发轻拂他挺立的鼻尖,他睫羽微颤,皱了皱鼻,慵懒的翻了个身,继续安睡,白衣黑发完美的似画中人一般。

  柜台上放着一个银钱罐,有结账的客人结账,小心翼翼的上前生怕吵了睡觉的男子,什么也不说,便直接往罐里扔银钱。

  偶尔有人从罐里拿了钱找个零,大部分人扔了钱也就直接走了。

  这客栈如此做生意古怪的很,倒是来店的客人对此好像已习以为常,丝毫不觉得奇怪。

  除了有女子悄悄的偷看那貌美男子,其余人却都把目光投向了楼梯上,一个小二哥扮相的小娃身上,他手中正拿着抹布,处在即将爆发的边缘。

  “哎,卷毛,那小子站那干嘛呢?”

  “是啊,这都一盏茶功夫了,你们掌柜的也是大度,这都不责骂,莫非有后台?”

  有人忍不了好奇,拉住名为卷毛的小二哥小声地问。

  “不过是新来的,人傻有点范懵,你们勿怪,吃好喝好。”卷毛点头哈腰的笑笑,又去忙了。

  “小十三,来为师这。”

  客人的话被那貌美男子听了去,嘴角噙笑,睁开好看的眸子,对着那小二哥招了招手。

  小二哥走近,一脸不悦的看着他。

  店里吃客抬头看去,怪不得那新来的小二如此猖狂,竟是掌柜的徒弟。

  “十三,这待客只讲究一个字,那便是笑,所谓笑迎八方宾客,你面带笑容,客人看了才会舒心,舒心才会吃的开心。”

  无视他那喜笑颜开的俊颜,冷相知攥紧抹布,怒目而视,“我已当了两天的小二了,什么时候带我去见父亲。”

  “不急,他家人,也就是你的爷爷还没做好决定。”玉空玦微微摇头。

  “你在耍我吗?”她的声音低了几分。

  “师父说的都是真的。”玉空玦微微蹙眉,面带委屈,看的某些暗生情愫的小姐心都碎了,恨不得上去关怀安慰一下。

  她看他,忽的自嘲一笑,“是你把我们父女抓来了这里,你是敌人,我却偏听了你的话,真是愚不可及。”

  说着,一把抓下头上的小二帽甩在他的身上,“我自己去找。”

  “哎呦,这新来的小二哪找来的?太丑了!快把帽子戴上,别影响我吃饭。”一个大汉看见小相知额头上露出的胎记,口中大声叫喊着,面上是一阵嫌恶。

  他这一喊,店里其他人都看向小相知,议论纷纷。

  贝齿紧咬着唇,冷相知愤恨的看向那满嘴嘲讽的大汉,想不到王城里的人也如此狗眼看人低。

  “臭小子你瞪什么?找打不成?”那大汉瞪大铜铃般的大眼。

  “小六。”轻飘飘的声音带着丝丝凉意响起,。

  玉空玦的声音并不大,可以说很小,都被店里议论的声音盖住了,可话音方落,一道身影鬼魅一般瞬间便到了那大汉的身边,其他客人只觉眼前一花,那人已抓住大汉的衣领,一个甩手就把那大汉当街扔了出去。

  冷相知抬眸看去,六月寒一身厨子打扮,手里还握着一个勺子,勺上面还挂着一根菜叶。

  做完这一切,看都未看那大汉,便转身回后厨继续做饭了。

  大汉哎呦一声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起身站在街头破口大骂,“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不想开店了不成!”

  街上行人驻足观望。

  “什么客人?我看的起你,你便是客人,看不起你,在我眼中一根狗毛都比你来的可爱。”玉空玦起身,站在门口,清冷的眼神中一抹嘲讽。

  阳光倾泻在他的身上,全身都似笼了一层赤金。

  她站在他的背后,那一身白净替她挡了刺目的光,也替她挡了尖酸刻薄,闲言碎语。

  “这丑丫头是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来冷嘲热讽,你刚吃的那些饭菜,我全当喂了狗,从此后我这店里不许你踏进一步。”

  “你!”大汉被堵的哑口无言,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客满,关门。”

  玉空玦一个转身又坐回躺椅,店小二快速的关了门。

  店里其他人也不敢再议论,纷纷低头吃饭。

  “我说带你去见你父亲,自然说到做到,你可愿相信?”

  两人对视良久,冷相知避开了视线。

  “你不应该为了我这个陌生人这么对待客人。”她的声音已没有了之前的怒气。

  “在我这里没有应不应该,只有值不值得,若连自己的徒弟保护不了,那这个师父哪来的资格做。”

  他的声音慵懒却认真。

  “我忙去了。”

  冷相知拿起自己的小二帽,回后厨端菜去了。

  玉空玦笑了笑,躺在椅子上,再次闭目养神。

  这时,一个人开门跑了进来,在玉空玦的耳边低语几句。

  他睁开眼,摆了摆手,那人离去。

  抬眸看向端菜的冷相知,舒心日子不过两天而已,微叹,唇齿浅笑,轻轻阖上了眼。

  早上,一辆简单宽敞的马车晃悠悠的行在偏僻安静的小路上,车夫看上去不过十岁的小少年,他小心的驾驶着马车,坚毅的小脸上沁出一层细小的汗珠。

  他轻轻的吐着气,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分神,生怕马匹不听话的跑到别处,毕竟之前他可是将马驾到了一农户的田地里,赔了好些钱那农户才把他们放走。

  那些钱可是小二好几个月的月钱,当然钱是从他每月的月前扣的,不过银钱对她来说本身就没什么用处,倒也无所谓。

  “十三啊,你赶马车的技术提高了,莫非心疼之前的那点月钱了?”

  马车里悠悠扬扬的传出一句戏谑的话,少年不予反驳选择直接无视。

  “不是为师小气,只是有代价的教训才会让你吸取,否则哪来的进步不是?”

  车厢内的声音又大了一些,还隐隐透着一股笑意。

  “驾!”小车夫猛然一声,手中马鞭重重的挥在马屁股上,那马嘶鸣一声放开马蹄,朝前疯狂跑去。

  车厢内一声轻笑似乎对突然的加速丝毫不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