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5. 叩拜,离开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165 2019.06.25 19:45

  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瘦弱颤抖的背影上,是那么的孤苦可怜,令人心生怜悯。

  秋风渐起,冷风似带着地府无尽的冤鬼低语哀鸣声在这大地上飘过,卷着残叶尘土肆意横行。

  她的发丝凌乱,轻抚着她冰凉的脸颊,就像一双温柔的手替她擦拭着落落无声的泪珠。

  两行泪痕在这死寂的深夜中反着亮光,她就那么跪着,呆愣着。

  “师父,好了。”

  六月寒扬了最后一铲子土,拿着铲子立在玉空玦身后。

  她浑身一颤,抬头看去,孤零零的坟头在这冷风呼啸,残叶纷飞的夜里,更显苍凉与孤寂。

  那个一回家到就缠在两姐妹身边的男人,那个每到夜晚就为两姐妹讲故事的男人,那个一心扑在家里,与祖父下棋,与阿娘谈心的男人,那个最怕孤单最怕家人不理他的男人如今却孤零零的沉睡在这冰凉的土地里。

  她踉跄着,蜗行牛步般向着那座坟行去。

  她无声的哭泣,泪水渗在翻新的土里,她趴在坟上,脸颊贴在上面感受着土的冰凉,热泪滑落,她仿佛感觉又扑进了父亲温暖的怀抱里。

  不知过了多久,起身跪在坟前,那就那样看着,目光仿佛穿透了泥土穿透了棺木,落在了那个安睡的男人身上,长长的睫毛扔挂泪珠,发丝掠过,破碎。

  她深吸一口气,重重的磕了头,额头抵在泥土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喉间又是一股腥咸,一滴红色自唇齿间溢出,她用袖子重重的抹去,眸光慢慢变得坚定。

  什么自尽于祠堂,她才不会信。

  “阿爸,女儿不孝,还不能为您立碑,您放心,女儿一定会手刃仇敌,到时候我来接您回家。”她的声音不大,可以说很小,可声音透着的坚忍与决心仿佛穿透了秋风,渗入了地底。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深邃的目光一直投注在她身上,安静看着她的玉空玦忽的笑了,唇角微扬,刚刚那一刻,她变了。

  她缓缓起身,走到他的身边,目光如炬,“我要报仇!你和那太子都是我的敌人,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玉空玦点头以示赞同,“嗯!有志气,可你拿什么找我报仇?更何谈几年后太子登上帝位,整个王朝都将是他的。”

  “你有办法。”

  “我?”他笑,低沉舒缓的笑声自薄唇溢出,“我可没有让人来杀掉我的办法。”

  “那你为何留下我,又兀自收我为徒,拿来观赏吗?”她冷冷的与她对视。

  “观赏?若你没那印记到还可以勉强看看。”他揶揄道。

  “我没有心情和你在这你开玩笑。”她恶狠狠的盯着他,她讨厌他的笑。

  “唔,”他眉宇轻蹙,仰头,深邃的目光飘向半空中那轮散着朦胧光辉的弯月,轻飘飘的说道,“我武功不外传,除非真正的成为我的徒弟。”

  她看他,他亦看她,她冰冷,他微笑。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阿爸,原谅我!她咬紧嘴唇,对着他拜了三拜。

  他负手而立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她的三拜,至此收徒才算真的作数,他浅笑吟吟,“好!我会教你最上乘的武功,至于能不能杀的了我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黑发飞扬,白衣舞动,黑与白在月中交织,他的眸光光芒闪烁灿若星辰。

  “小六,明日我们出门一段时间,或许会很长时间,店里就交给你了。”他似乎很高兴,就连声音都比往常高了一丝。

  六月寒点头称是,想了想又问,“师父,要不要通知其他师兄弟,让他们为师父和小师妹饯行。”

  摆摆手,“不用,这么久都不回来看我,没良心的很,正好失踪一下,让他们知道并非他们一回头我便在身后。”

  “哦对了,她的事不要与他们多说,只说是乞儿,看着可怜便收了。”

  “知道了师父。”

  “好!回家!”

  夜,如墨,风声依旧,伴着虫鸣呜咽而过。

  两日之后,天刚蒙蒙亮,一辆马车出了王城,行驶在宽阔平坦的官道上。

  冷相知驾着马车,一身青色劲衣的少年装扮,头上青白相间的额带系于脑后,不俗的外貌倒真有意气风发之感。

  袖口卷到手臂,小臂上青筋凸起绷得很紧,可以想见她拉着缰绳的手多么用力。

  “十三,你去问问断云山怎么走。”

  车厢内,玉空玦倚着靠垫,前面一个木桌上一盏茶正散发着沁鼻的清香,他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想了好半天,可就是想不起来断云山的路线。

  “吁!”停下马车,冷相知走到田地里,询问一个正在劳作的老伯。

  玉空玦修长的手指掀起车窗帷裳的一角,平淡的眸子看去,眸光微动,不远处一个老农伸着胳膊指着西南方,少年装扮的冷相知正颔首感谢。

  见她回,他放下车帷,“问清楚了?”

  “嗯,”她跳上马车。

  透过薄纱车帘看了看她孱弱的背影,再次闭眸歇息,懒懒的声音透过,“那便走吧。”

  “驾!”马车转了方向,向着老农指出的方向前进。

  天已大亮,路上的行人渐多,即使如此,马车的速度也并未有所下降,甚至比之前的速度还快上一分。

  行人见罢听听靠边让路,看着远去的马车,嘴上也是不住的抱怨。

  昏昏欲睡的玉空玦被颠醒,隐约听到马车后有人抱怨的声音,唇角微微勾起,“十三,你若是撞了人,还要为师收拾摊子不成?”

  冷相知瞥了眼身后,速度未停,“那便接着从我月钱里扣。”

  “唔,让为师想想,之前你在店里打碎了些盘碗,驾着马车驶进了田地,这些算起来,你的月钱可扣到了二十年后了。”

  帘子珠穗轻响,他掀帘在她身后轻道,“难不成小十三想为我终身免费服务?”

  脖子后的气息温热,冷相知下意识的旁边躲去,驾马车的速度又快了一丝,试图把身后的人摔进车厢。

  忽的一只冰凉的手覆盖在她的手上勒停了马车,她看他,“你干嘛?”

  “你走错了,师父可是及时纠正你,免得离那断云山越来越远。”他笑看她。

  他的眸子深沉似海,仿佛早已穿透她的内心,窥视着她的想法,冷相知一颤,下意识的揪紧衣摆,避开他的眼神,“我不知你在说什么,那老伯说是这个方向。”

  “可你询问的是虞城并非断云山,想回家?”他歪头看她。

  “是!”

  知自己的伎俩被拆穿,她也不在闪躲,语气坚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