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6. 静谧小村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162 2019.07.16 22:02

  “哎呀!浔邺!你终于想着回来了!”刚刚还满面怒容的婆婆再看到浔邺的刹那,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偌大的戒尺被她看似随意的插在地上,可细看,周围土地多了一些裂痕。

  “努婆,好久不见,”浔邺安静的道,话中也多了一些轻松。

  苡归看着她飘飘然的落地,惊讶的小嘴都合不上,惊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从坡上一溜烟的跑下来,站在浔邺身侧仰头打量,原来这个会飞的老婆婆就是浔邺口中的努婆。

  只见他一头白发轻挽发髻,色泽如漫山冰雪,皑皑间不染一丝杂色,白的纯粹干净。

  一身白净素衣,没有多余的修饰,消瘦的肩上一缕散发随风搅动,似与肩头的白净融为一体,红润的面容上一双眸锃亮,一笑温柔如春水,殷红的唇微微弯着,神采奕奕,仅有嘴角与眼角的细纹诉说着岁月在她身上的温柔。

  还未过多的叙旧,努婆看向一身湿透的幼童,身上的衣服紧贴着皮肤,在浔邺的怀抱中缩成了一团,“哎呀!这孩子落水了?快,先回去再说。”

  “等会在收拾你。”努婆嗔了眼身后躲藏的老头,沉着声音留下一句便抱过浔邺怀中的幼童,如一只展翅的白鹤凌空而起,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向着来时的方向掠去。

  留下淡淡的清香于风中慢慢消散。

  苡归仰着小脸,揪了揪浔邺的衣角,“浔邺,她会飞。”

  “嗯。”

  她的眸中一抹光亮,似夜中升腾而起的火光在深处炸裂,“她好厉害!”

  “嗯!”

  浔邺领着兴奋的她渐渐走远,剩下老头与插入地面的戒尺在风中静立。

  “喂!”老头不满的抱起戒尺追上前去。

  坡下,草缕茸茸,在冲破云层桎梏的日光照耀下,草尖浅涂一抹光辉似璀璨的繁星,风吹过,舒缓的摇摆如徜徉的绿色海洋下晕开的片片涟漪向着远方延伸。

  天幕湛蓝,白云朵朵,感受着草的温柔,身处这片草原,苡归只觉自己的心都一点点静谧下来。

  过了草原是一条小溪,溪水涓涓清澈见底,中间一条木栈桥。

  小桥流水畔,一间间茅草屋整齐的绕着溪畔排列,安静独立于世,没有城镇的喧嚣。

  还没有等他们踏上木桥,草屋中走出十几个老人各个精神抖擞,面含喜色的迎了上来。

  “浔邺!你回来了!”

  “你可回来了,这一别,还以为你忘了我们呢!”

  “就是!再不回来我们都入土了。”

  “去去,你一个人入土可别拉上我们。”

  “就是!”

  “哈哈!你们都是糟老头糟老太,浔邺没事在这跟你们呆着干什么!养老吗?”

  “你才是糟老头!”

  众人将他们二人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热闹。

  浔邺那兜帽下的鬓发轻轻扬着,一向波澜不惊的黑瞳有了一点笑意。

  “咦?这孩子是哪家孩子?生的真漂亮!”寒暄过后,终于有人看到了苡归。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她,眼前顿时一亮。

  “爷爷奶奶们好,我名苡归。”苡归瑟缩了一下紧贴着浔邺,可还是鼓起勇气向众老人问好。

  她的乖巧立马赢得了众人的喜欢,立马一个个问题都转向了她。

  “这名字好听,哪里人啊?”

  “多大了?和浔邺怎么认识的?”

  “你看看明眸皓齿,粉嫩粉嫩的,长的真是漂亮。”

  “...”

  “好了好了,你们收着点,看把孩子吓得。”一个圆润的老婆婆笑着拦下了众人的七嘴八舌。

  “喂!我说你们一个个怎么还这个德性,可别把我的苡归吓着。”身后抱着戒尺的老头赶了上来,嗤笑一声。

  众人又一齐向后看去,“呦!你个老不死的没死在外面啊?”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见他撇了撇嘴。

  “嘿,你齐老头都活的好好的,我当然不能在你前头。”

  姓齐的老者吹胡子瞪眼,双手叉腰的走到老头面前,“你死我前头!”

  老头也不甘示弱,“你死我前头!”

  “你先死!”

  “你先死!”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谁都不让谁。

  其他人看都不看他们,这情景早就见惯不怪了。

  “真是让娃看了笑话去,两个一起死不得了。”其他人打闹。

  “哎!你们都围在那干什么!先让浔邺和孩子进屋歇歇。”努婆从一间屋子踏出来,扬声道。

  其他老人似乎很听努婆的话,都嘿嘿一笑收敛了一些。

  “对对,先进屋。”

  于是二人被众星捧月的拥进了门。

  “你先死!”

  “你先死!”

  桥那头,两个老人还在那小孩吵架,毫不相让,似要争个高低。

  屋内,幼童睡在里屋,身上已换了一身干净衣衫,是努婆用剪子把自身衣服剪短了,先凑合着穿。

  苡归坐在床边守着他。

  。。。。

  傍晚时分,苡归趴在床边睡着了,浔邺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睡在了幼童的身边。

  其他人早已散去,努婆站在他身后,也知道了他此次回来的目的,看着两个瓷娃娃般的睡颜,眼中怜惜一片,“唉,两个都是可怜的孩子。”

  “所以,在这里他们会过的很好。”浔邺轻声道。

  “我们这里可是好久没有孩子来了,那些人指不定怎么抢呢。”努婆笑道,似想到了日后众多人争抢孩子的情景。

  她的话让浔邺也弯起了嘴角。

  “你和宫主这么多年一直呆在离宫?”

  “嗯。”

  “她还是放不下。”

  “怎么可能放下,那是执念。”老头哑着声音抱着戒尺进了屋,最终二人没分出胜负,约定以后再吵。

  倒了杯水一饮而尽,顿时觉得舒服多了,用手擦去嘴边的水渍。

  努婆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看两个孩子正在睡觉,她早拿起尺子抡他了。

  浔邺为他们腋了腋被角,停顿了一下方道,“努婆,他们就先拜托你了。”

  努婆与老头对视一眼,“怎么?你这意思是,你又要走?”

  “我回去看看。”

  “唉,宫主有执念,你也有。”

  努婆哀叹一声,浔邺转身看向她,目光微动。

  “这么多年,你一直跟在宫主身边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老头抢先道。

  努婆瞪了他一眼,转了话题,“你什么时候走?”

  “把他们安顿好了便走。”

  “浔邺,你什么时候回来?”

  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两人看去,苡归睁着干净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很快。”他回。

  “我会在这里乖乖的等你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