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6. 再度离开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466 2019.07.06 19:57

  “我带你离开。”面具后的眸看向她额上的伤口,深沉一片。

  “嗯。”

  她不知道为何浔邺会突然出现,他的出现让茕茕孑立的她有了依靠。

  她咬紧嘴唇轻轻点头,鼻头一酸,大颗大颗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染了他的衣襟。

  她还是那样安静,就连哭都如此隐忍,浔邺将她轻柔的抱在怀中。

  “滚出我们村!”

  外面站满村民,每人手里都有石子,这些人一个个狰狞着脸,丝毫不觉如此对一个孩子是多么残忍。

  “吱吖!”紧闭的木门从里面被人推开,村民一愣,一双双眼都看向门口。

  “怎么?终于有胆开门,不躲了?”有人冷哼着讽刺,不过在看到走出来的人时,愣住了。

  一个面具男人抱着女娃走出,女娃的脸孔埋在他的胸前,男子面上的面具勾画着诡异的图案,在阳光下泛着森寒的芒。

  他什么时候进去的?众人大惊。

  有的人高举的石子都吓掉了。

  浔邺站在门前,目若寒星,扫视一圈,每个村民心里都是一突,害怕的退后几步,让出了一条道。

  他抱着她远去,女娃搂紧他的脖子,埋在胸前的小脸蹭了蹭,露出一双眸,看着越来越远的农家院,泪眼婆娑。

  “爷爷奶奶,再见。”

  浔邺带她又回了宫殿,她站在门外,看着熟悉又似变得陌生的地方,不过半年多却恍如隔世。

  “既如此,便留下吧。”里面有一道女声传出,声音淡然没有起伏。

  “是。”

  是浔邺的声音,女娃立在门外静静听着。

  里面安静了一会,又有声音传出。

  “带她离开这里吧,在这里她不会开心,去晏庄,她在那里会过的很好。”

  “好,我把她送到晏庄便回。”

  “你在那里陪她吧,我想要去游历一番。”

  “是,”只听浔邺的声音顿了顿,“宫主会去吗?”

  “累了,我便去找你们。”女子的声音带了一丝惘然。

  “属下明日了,明日便带她离开。”

  “去吧。”

  脚步声起,接着门扉轻启,浔邺从中走出,顺着门缝,她看到了一袭青衣女子,不盈一握的腰肢,纤瘦的肩膀。

  女子恰好转身看来,紧接着门扉关闭,虽只有一刹那,面容没来得及看清,可那双淡淡斜看来的眸似泓清泉,又如苍穹月,清冷流转间带着淡淡的孤愁映入女娃的眼帘,充斥了满目惊鸿。

  浔邺前面走着,女娃后面乖巧的跟着,忽然抬眸跑到那房间门口,轻轻道了一声“谢谢”。

  翌日一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浔邺再次带着她离开宫殿。

  出了宫殿,女娃回头再次躬身拜了拜,这次不同的是,浔邺也转身抬头看去。

  山风凛冽,吹拂着漫山烟岚,一座宫殿在雾中若隐若现,宫殿下女娃仰头看着面具男子,男子一袭黑衣,斗篷被风吹落,露出一头黑发于风中飞扬,他仰头看去,看向沐夭所在的一角廊宇。

  这一刻似被定格,女娃仰头看他,他仰头看她。

  女娃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不知他此刻的内心感受,只知他看了良久才牵着她转身离去。

  “浔邺,我们去哪?”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她问。

  “去一个麻烦的地方。”

  麻烦?

  可那姐姐好像不是这么说的。

  她不解,却没有问。

  。。。

  虞城街道人来人往,快晌午了,浔邺带着女娃随意寻了个客栈。

  还未走进,就看前方一阵骚乱。

  女娃抬头看去,前头站满了围观的人,她看不到里面,只听到有鸡叫声,接着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出。

  “你!你们别跑!给我等着!得罪了我!甭想出虞城!”

  随着声落,一人捂着脸从人群中跑了出来。

  手上被浔邺牵着,她收回视线,跟着进了客栈。

  客栈中吃客不少,自他二人刚刚踏进门槛,齐刷刷的目光带着好奇与怪异朝二人投射而来。

  浔邺身姿挺拔,一身黑色紧身衣袍没有一点花纹,头戴斗篷,面上戴着黑白鬼脸面具。

  右手牵着粉妆玉琢明眸皓齿的女娃,怪异的组合总会引来别人侧目。

  二人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随意的点了几碟小菜,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很快饭菜上齐,众人又纷纷将目光投过去,都在等着看面具下的面容。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浔邺修长好看的手缓缓的摸上面具,只听得啪嗒一声,面具下半部分被他拿下,露出棱角分明的下颌以及紧抿的薄唇。

  叹息声骤起,众人仿佛对这结果颇为失望,皆收回目光。

  浔邺并未动筷,只是随意的喝着茶水,女娃吃的缓慢,这一顿饭下来店里的客人走的也差不多了。

  不过就在刚刚店里又涌进来一部分人,各个眉头紧皱,口中抱怨不断。

  “几位客官这是怎么了?”小二见他们愁眉苦脸不由得好奇询问。

  “唉!东西城门口戒严,马车孩子一律不放行,我这老婆还等着我们回去,这倒好...”那人一摊手,无奈的叹息。

  “怎么会突然戒严?”小二更好奇了。

  “谁知道呢!”

  浔邺眉宇轻轻一皱,看来,一时半会出不了城了。

  他将目光投向乌云盖顶的天空,“看这天将要下雨,我们便在这里稍作休息。”

  “嗯,”女娃乖巧的点点头。

  大雨袭来,倾盆而下。

  浔邺看着床上安然入睡的女娃,替她拢了拢被角。

  抬眸时目光触及到了她额上已结疤的伤口,眼神有了一丝道不明的变化。

  半晌收回目光,坐到半掩的窗口前,看向外面的雨幕,眼神飘渺,透进来的雨点打湿了衣襟都不管不理。

  雨停,浔邺下楼询问,得知城门依然戒严中,他怕她无聊带她去了市集。

  自然,所过之处又引来齐刷刷的目光,两人早已见怪不怪。

  女娃第一次面上有了笑容,牵着他的手穿梭在人群中。

  “嗯?”不远处的茶棚下,王丈生正喝茶休息,忽的目光一凝,看向女娃,目光登时大亮,“啪”的一声重重放下茶碗,大叫了个“好”字。

  “王哥,怎么了?”与他同坐在一起的人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好奇的开口询问。

  “你就禀告小姐,说人找到了!”他端起茶碗一仰而尽,看向远处的两个人,狞笑着擦了擦嘴。

  “哎哎,”那人面上一喜,赶紧去通知自家小姐。

  不知被人盯上的女娃正惊呼的看着老人手中渐渐成型的糖人。

  她身后的浔邺微微侧身,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远处的茶棚。

  被人盯上了...他又垂眸看了看心情不错的女娃。

  算了,先看看再说。

  此时的虞府。

  “废物!给我继续找!滚!”

  伴随着怒吼和瓶瓶罐罐摔碎的声音一个下人弓着身子退了出来。

  刚跑回来的小厮听到声音瑟缩了一下,不等那人关门,便跑了进去。

  “小姐!人找到了!”

  “你说什么?米麓儿找到了?”虞缪双眸大亮。

  “不,我没看到人,是王哥...王丈生看到了人,让我赶紧回来禀报。”

  那人颤颤巍巍。

  “在哪里?”她柳眉一蹙。

  “在西宁街的集市上。”

  柳眉越蹙越深,“米麓儿他们掉进了河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西宁街?”

  “这,小的也不知。”

  她冷哼一声,声音冷冽,“那个王丈生最好没骗我,否则直接投湖喂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