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双生有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翡翠恋人

双生有恨 四月耳 2266 2019.07.04 19:58

  雾越来越大,可见度已不足五米,玉空玦赶着马车一会向东一会向西,一会向左,一会向右,弯弯绕绕。

  冷相知掀开窗帷一角向外看去,浓雾缭绕,偶有光辉透过缝隙洒下,金辉一片,给这葱郁静谧的丛林带来一些神秘之感。

  她放下窗帷,抱着双膝靠在软塌上,神思恍惚。

  脑中闪过玉空玦的话,谁会那么残忍的杀害老弱妇孺?甚至还补上一刀?事后甚至屠戮整个村庄,一把大火燃尽一切证据?

  多么显而易见,一切矛头都指向那个高高在上的一朝太子。

  她闭上眸子,泪水滑落,再睁开时,眸光坚定,带着一丝一往无前的恨。

  她必定让所有人付出代价,包括他,她的眼眸灼灼的看向车门,那扇门后的人正百无聊赖的挥赶着马车。

  “到了。”玉空玦敲响门框,她不知行了多久,只知道现在已听不到兽吼虫鸣,她抱着幺鸡下了马车。

  此时已出了丛林,前方山峦起伏,上空山岚笼罩,看不到顶峰,她站在山脚,抬头看去,前面是个山洞,洞口不大,看上去不过能容3个人并排走,马车是进不去了。

  玉空玦解了马的缰绳,“放你自由,去吧。”

  马喷着鼻息,原地踏了几步,最后放开马蹄向着丛林奔去。

  “走吧,”玉空玦抱着幺鸡,率先向山洞走去,冷相知抱着包裹跟在后头,还未出山洞,前方一股饭香传来,鼻翼嗡动间,香气扑鼻。

  “小六!”走在前面的玉空玦惊呼一声,脚下快了几分。

  出了山洞,这才发现,此处竟是一处山谷,地面绿草如茵,不知名的野花香气四溢,四周山峦形成了最天然的屏障。

  不远处一处湖泊清澈无暇,湖边一颗参天古树,周围被野花、浅草所包围,一枝干横跨半个湖泊,酷似柳叶的枝叶微微沾水,风一拂过,树叶相互摩擦,一股清新香味扑鼻而来,与蓝天浮云相应,使人心旷神怡。

  在远处几间茅草屋,静静而立,一间有炊烟袅袅,饭香正是从那传来。

  似是听到动静,房门从里被人推开,一人站在门前向这边看来,一袭青衣,翩然而立,微风拂过面上的发梢,露出一双冰冷如寒星的眸子,可就是那样的眸子落在玉空玦的身上时,瞳孔深处迅速的掠过一抹欣喜与暖意。

  “师父。”他迎上前来。

  “小六,你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我怕师父离开了我,吃什么都不合胃口,这次来是特地教师妹厨艺的,等她学会了,我便离开,”六月寒接口回应,“哦,七师弟回来了,有他在,“空空如也”不会有事的。”

  “也好,”玉空玦点头,吸吸鼻子,“正好我也饿了,你做的什么?”

  “我在这等了师父四个月了,不知道今日师父会到,就随意做了一点,”六月寒有些歉意,那略带冷意的眸子恰在此时扫向玉空玦怀中的幺鸡,他眸中一亮,双手抱过,“没想到师父带了只鸡,正好我采了蘑菇,可以做小鸡炖蘑菇。”

  “咯咯!”幺鸡似乎能才懂他话中的意思,惊恐的拍打翅膀,想要从六月寒的双手中逃脱。

  “算了,留着它吧,我想吃老北京炸酱面。”

  玉空玦莞尔一笑,算是救下了幺鸡。

  “对了师父,太子殿下找过您,见您出了门,什么也没说便回了。”

  再听到太子两个字时,冷相知的眸子蓦地冷了下来,瞳孔深处迸发出杀人的冷芒。

  “那便没事,不用管他。”玉空玦摆摆手,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冷相知,她的表情自收眼底。

  “从现在开始,那间房是你的,我们要在这里呆很长时间。”一指最右边的茅草屋,对冷相知说道。

  她一声不吭,抱着包裹乖乖的进了最右边的屋子。

  “师父,师妹怎么了?”六月寒低声询问。

  “家破人亡,以后对你这师妹好点。”

  “知道了,”六月寒点头,“我去做炸酱面。”

  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玉空玦便把冷相知带到了一处悬崖峭壁上,六月寒静静的站在其身后。

  山顶雾霭蒸腾,风势猛烈,吹得三人衣摆猎猎作响。

  他二人倒还好,只是冷相知身子瘦小,若不是玉空玦眼疾手快的拉住她,只怕都被吹走好几回了。

  站在她前面,替她挡去一部分风力,玉空玦敛了平日的笑,正色道,“当我弟子还需最后一步,这最后一步凶险万分,你若想要退出,还来得及。”

  他俨然一副严师的派头,居高临下的看向她,不过还未等她开口,立马接着道,“只是,若退出,想必报仇也是无望,你自己选择吧。”

  “要我做什么?”她握紧拳头眸光清亮,不见一丝退缩。

  “不愧是我关门弟子,”玉空玦眯眼含笑,走到崖边,一指崖下,“我要你去崖壁为我采一株翡翠恋人。”

  “翡翠恋人是什么?”

  “是一种药草,一株两叶,根茎如恋人一般纠缠环绕,遂有了翡翠恋人的名字。”六月寒解释。

  “我不会飞檐走壁,做不到。”她摇头。

  “这里有根锁链,你顺着攀爬下去,那株药草就在半山腰。”

  冷相知顺着看过去,确实有一根锁链,一头系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另一头隐在了崖下烟岚之中。

  “当然,你可以拒绝,只是你的家仇怕。。。”

  “我做!”冷相知打断他的话,语气坚定。

  “你要考虑清楚,这壁立千仞,奇险无比,若摔下去,可就一命呜呼了。”玉空玦提醒她,“你若死了,可是一点报仇希望都没了。”

  “既如此,又何必试探我。”冷相知说完这句话,就小心翼翼的攀上锁链。

  悬崖陡峭,她趴在崖边,双腿紧紧的勾住锁链,双手抓住锁链慢慢的往下噌。

  狂风呼啸着往上滚,冷冽刺骨,她冷汗岑岑,瑟缩着脖子冻的牙齿都控制不住的打着颤,整个锁链被风卷着咣啷作响不住的敲击崖壁,她屏住呼吸,等待着这阵狂风过去。

  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冷相知紧紧抱着锁链,双手缠绕了好几圈,生怕一个没抓住链子掉入悬崖。

  待风稍微小了点,这才一点点的向下移动。

  低头看着她的身子渐渐的隐在雾中,六月寒眉宇微微一皱,这才道出心中顾虑,“师父,为何让师妹做这么危险的事?这山上露重,云雾缭绕,这铁链只怕容易打滑,稍有不慎,掉下去便是粉身脆骨。”

  “若她连这点冒险的勇气决心都没有,以后怎么面对真相。”玉空玦看向远方的崇山峻岭,眸光平淡。

  真相?六月寒不知道他口中的真相是何,可没有再问,只要是师父做的决定,自然有他的道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